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云起岚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故人

云起岚兮 陆梦粱 2170 2019.05.13 16:30

  “看暗器!”

  一声脆喝,岚兮素手一舞,玉指一弹,一道银光迸出,向他疾飞而去。

  他正笑得得意,听她这声断喝只道又是虚张声势,毫不在意。

  直到那银光一闪,满脸乱颤的横肉,这才骤然一僵,急急挥刀格挡,向后退跃。

  可半晌,除了一声低不可闻的脆响,自地面传来之外,什么也没有发生。

  他放下大刀,低头朝那声源一望,有些无语地看着那枚银针,虚软无力地躺在地上。

  比那银针更无力的,是岚兮那张几近绝望的脸。

  她本也知道,自己的暗器功夫简直差到家,但是也不能这么不给面儿啊!

  银针初始还飞得好好的,却在半途失了劲头,“叮当”一声细响,洒脱地掉落在地。

  这……这叫她情何以堪?

  她欲哭无泪地看着眼前这个丑陋大汉,他脸上的表情很是复杂,先是嘲笑,而后又不禁凝重。

  末了,竟是一声长叹,那悲悯的眼神,就像看着一个白痴那样满是同情,不想自己的失误,竟令对方如此为难。

  她霎时面现歉意:“不好意思,马有失蹄,人有失手,要不,再来一次,看暗器!”

  她话音刚落,右手便伸进左袖里,看似要掏暗器。

  那大汉被她一句话点醒,脸色一沉,也浑不将她那点微末伎俩瞧在眼里。

  他大喝一声,抡刀纵身一跃,迎面便向她天灵盖上招呼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他距自己不过两步远时,袖里的东西被猛地掏出,望空中一洒。

  不是银针,却是一些不知名的黑色粉末。

  大汉惧是毒物,避之唯恐不及,慌忙改攻为守,刀身一反,护住脸面,无暇他顾。

  得了这空隙,岚兮回身一转,往树丛一钻,又开始了新一段的逃亡。

  然而她知道,自己是断然逃不掉的。

  方才那一包黑色粉末,不过是平日里调配来恶作剧的痒痒粉,一点杀伤性都没有。

  等他明白后,只会更加恼羞成怒。

  被他捉住是迟早的事,到时她还要使什么主意来拖延呢?

  该死,他这次怎么这么慢,难道是三年不见,情义淡了?

  又或是,存心要等自己被玩死了才出现?

  好吧,她承认,自从认识他以来,她带给他的一直就只有麻烦,他忍无可忍也是理所当然。

  可是他也不能这般整自己呀,毕竟这次她的所作所为,至少有一半是为了他,为了他这个相交十年的老朋友啊!

  岚兮啊岚兮,你怎么能这么想自己哥儿们呢,他才不会这般没义气,一定是这林子太大,他一时找不着自己而已……

  她胡思乱想着,脑海里飘过他那俊逸出尘的身影。

  她突然觉得,对她而言,他就是一道光,总在最无望的时候,给了她坚持下去的勇气与信心。

  他一定会来,只要她再多坚持一刻……

  可这一刻,实在太慢,简直比她活过的二十三年加起来,还要漫长。

  她的身体已疼得麻木,凭着信念才能勉强往前走。

  可走不了几步,便越挪越慢,脑子也变得昏沉。

  她很渴,很饿,也很累,可是却不能真的倒头睡去,否则,就真的长眠不醒了。

  “咚”地一声,脑门撞上硬物,她一吃疼,瞬时清醒了几分。

  不及抬头细看,她扶额踉跄了几步,总算稳住身子,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不会吧,撞树啦?

  跑路时,迷了路。

  逃命时,被树藤绊倒,摔得满膝乌青。

  施展轻功时,又挂到枝桠,划破一身衣衫。

  方才跌倒时,又抓到荆棘藤,弄得一手血窟窿。

  此刻又一头撞到树干!

  不是吧,她这点儿也太背了,难道是她今日命里犯冲,诸事不宜?

  “岚岚!”

  清冽悦耳的声音,轻而促地响起,暗藏了一丝难以置信的讶异和喜悦。

  陡然听到这个声音,仿佛饮了甘泉般,由心及身立时精神了不少。

  她霍然抬眸,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在这瞬间,变得黯淡无光。

  天地之间,只有眼前这一袭雪衣的主人是明亮的,宛若冬日暖阳,驱散了所有阴霾与寒冷,温暖地照耀着她。

  三年不见,他依然如故。

  “我就知道你一定能及时赶上,对了,月影就在那厮背上。”

  她往后指了指,又对着他微扬鼻尖,笑得得意,仿佛在说:“你看,我可不是净会给你添麻烦的,这回,可帮了你大忙了吧。”

  岂料,他面如严霜,未有一丝喜色,一双墨眸牢牢盯在她身上。

  指腹轻抬,擦过她面上沾染血渍的泥灰。

  强忍澎湃心潮,他轻斥道:“不过是把剑,也值得你拿命拼吗?万一我没赶上呢?”

  明澈的声音里,竟不可控地隐了丝后怕的战栗。

  他这一脸肃杀令她心中不悦,她驳道:“月影是你这三年的心血,我不能……”

  一言未毕,脑中突然“嗡”地一声响,双腿一软,立足不稳,立刻便要栽倒。

  他眼疾手快,将她一把扶住,一息无奈苦叹:“撑不住就不必勉强,既然我来了,余下的事,就都交给我吧。”

  她的确是撑不住了,方才绷得紧紧的一根弦,在见到他之后,早就不知断作几截了。

  此刻多说得两句,便像是抽走了最后一丝气力,摇摇欲坠。

  她靠在他身上,借力极力稳住,几乎是以鼻息,在吐出最后一句话:“你才刚出关,我本不想这么快麻烦你的,但这次,还是只能劳你找个地方让我躺躺……”

  她话声渐弱,尚未说完,便身子一软瘫了下去……

  他手臂一捞,将她抱在怀里,眸色复杂。

  眼见得她一脸血污,满身挂彩,他只觉有把尖锥扎在心头:“哎……你若当真不想麻烦我,就不该总弄得自己遍体鳞伤。”

  “白云公子即……即墨云!”

  忽然,前面传来一声惊呼。

  他眸光一冷,短暂地抽离了她,抬眼望向那来而复去的持刀大汉。

  大汉背上,那被包裹得严实的三尺青锋,在他落荒而逃的身影上,一颠一颠的。

  那大汉逃不过两步,树上蓦地落下两道青影拦在他面前,长剑出鞘,三尺秋水寒如冰,杀气逼人。

  他后退两步,想从旁突围,身前又落下两道青影。

  身后一阵风过,他急忙回头,却见又多了两名青衣人。

  六人将他合围,结成剑阵。

  他知道今番必定有一场恶斗,一个不慎性命难保。

  当下不敢懈怠,摆出架势,谨慎应对。

  “若是不能活捉,杀了也无妨。”

  他冰冷彻骨的声音悠悠响起,缓缓回荡在这深山老林里。

  “是!”

  六声齐应,语气里,是比手中长剑更加森冷犀利的锋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