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云起岚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一章 诱敌

云起岚兮 陆梦粱 2005 2019.06.18 16:30

  原来那石砖上另有夹层,有人悄悄揭开一块砖,正在探头窥视。

  那人摔到了地上,虽然密道不高,并未伤筋断骨,但也被吓得魂飞天外。

  她额上肿了个大包,顾不得吃痛,哆哆嗦嗦望着两人发抖,嘴里一个劲儿的求饶:“大侠,别杀我啊,求求你们,放了我吧,嘤嘤嘤……”

  岚兮一见,诧异地脱口而出:“春喜!”

  那女子正是秦长妤的贴身丫鬟——春喜。

  岚兮陡然想到,自己初初被押进浣花轩时,还看见这丫头,可不知什么时候起她便消失了,只是当时情况紧急,不及细想,也没人注意到她。

  思及此,岚兮一把揪起她的衣襟,问:“这上面莫非是浣花轩?”

  春喜已然六神无主,只一味哭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放过我吧,求求你们了,放了我吧……”

  岚兮愤然道:“你诓我时,连眼睛都不眨,这会儿倒是吓得屁都不敢放了!”

  春喜哭道:“我我我……我都是被逼的呀,是他们让我这样做的,真真不是我愿意的,若我不照做,那唯有死路一条,我只是怕死,并非存心诬陷啊……”

  她哭着哭着,忽然心念一动:“不然我带你们出去,你们就放过我,好不好?”

  她乞求着望着两人,想要将功折罪。

  岚兮与即墨云对望一眼,即墨云轻轻点头,岚兮道:“我姑且再信你一回,你可别耍什么花样。”

  春喜泪眼汪汪,楚楚可怜:“我半点武功不会,能耍什么花样?”

  岚兮自兜里摸出一粒药丸,趁她嘴没合紧,投入她口中,紧接着两指一伸,将她下颏一抬,药丸便不由自主地咽入了喉下。

  春喜惶恐地看着岚兮:“你给我吃了什么?”

  “毒药。”岚兮双臂环胸,不轻不重地答道。

  果然如此!

  春喜连忙张大了嘴,一手捏住喉头,一手使劲抠着喉底,不住往外呛咳。

  岚兮嘻嘻笑道:“你放心,这毒药虽然发作起来会肠穿肚烂,七窍流血,死状凄惨,但只要在半个时辰内得到解药,便可安然无恙,所以,你只剩半个时辰的命,能不能继续活着,就看你够不够聪明了。”

  春喜眼见无法抠出毒药,不禁浑身瘫软,绝望至极,又听得有解药,心中又燃起了希望。

  她扯住岚兮的裙角,连声道:“好好好,我什么都听你们的,跟我走,我带你们出去。”

  春喜连滚带爬地站起,便往密道里去,岚兮揪住她的后领,悠然道:“等等,你明明是从上头下来的,为何现在却往这里边儿走?”

  春喜埋着头,抹着泪,毕恭毕敬道:“岚姑娘,这上头确实有通道通往浣花轩,可眼下那机关进得来却出不去,所以我才想从其他地方离开,却不想遇着了你们。”

  春喜生怕他们不信,又赶紧解释道:“这密道错综复杂,我也不全然清楚,里头有很多机关,只管进不管出,又或者一时用得,一时又用不得,春喜愚笨,实在找不出规律啊!”

  即墨云忽然发问:“你家小姐先前被关于何处?”

  春喜如实回答:“先前是和老爷关一块的,后来为了……”

  她说到这里,偷偷瞄了即墨云一眼,见他神色如常,才又埋头继续道:“为了构陷即墨云公子,便被那姓罗的恶妇提走了,关在了上头。”

  春喜说到那恶妇,不由浑身颤抖起来:“是她……是那个姓罗的恶妇杀了小姐,那个恶毒的女人!小姐被那姓陆的畜生百般凌辱不够,最后还,还……”

  她说着,便嚎啕起来,似又瞧见了那一幕幕可怕的画面,竟双腿一软,跪在地上,掩面大哭。

  岚兮心中一动,没闲功夫等她哭完,再次拉起她的衣襟,喝道:“别哭了!”

  她陡地被吓了一跳,抽抽嗒嗒,想哭又不敢哭。

  岚兮急忙问道:“你是说秦长卫也被关在这里?那他可还活着?”

  春喜点了点头,道:“老爷虽然被关在这里,但我已三天没见到他了,我也不知道他现下如何,可我知道他被关在哪儿,我带你们去找他,你们救救他,老爷是个大好人,你们救了他,他定会好好报答你们的。”

  岚兮斥道:“混账,人命关天,你当我们是什么人,给好处才肯救人吗?”

  春喜连连摇头:“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少废话,快带路!”岚兮懒怠多言浪费时间,索性将她往前一推。

  春喜不敢怠慢,领着他们往前走去,即墨云哭笑不得,自身难保也不忘行侠仗义,娶了这般侠肝义胆的娘子,将来的日子怕是热闹非凡。

  岚兮想姓罗的恶妇必是那冒牌货了,那姓陆的畜生十有八九定是那冒充的秦长卫,这两人之间又有何瓜葛,姓陆的是冲天大盗,姓罗的是毒宗弟子,这两人怎么给弄一块了?

  她一面看着在前面领路的春喜,一面忍不住问道:“那个姓罗的恶妇,还有那姓陆的畜生都是什么人?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

  春喜一听到她提及这些,就不由自主哭出声来,岚兮照着她后心一推,嫌恶道:“不许哭!”

  春喜边走边泣:“岚姑娘,我……实在是控制不了自己啊,嘤嘤嘤嘤……”

  “好啦,好啦,我不问啦,你专心带路吧。”岚兮不胜其烦,不敢再轻易提问。

  春喜带着二人走过一条又一条密道,终于在一处停下。

  她拧了拧墙上的油灯,石壁翻开,领着二人走入另一条密道,这条密道不似其它,窄了许多,也短了许多,一眼便望到了头。

  他们身后的石壁在转了一周后,又自动地合上了,一条红影紧紧贴在石壁上,随着那墙体翻转回归了原位。

  红影如同黑夜中的蝙蝠一样蛰伏着,血腥的双眸里倒映出三人的背影,唇角弯出美丽又瘆人的弧度,一根细长的铜管自唇中慢慢伸出,管中长钉悄无声息到地露出一点冷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