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云起岚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三章 定情

云起岚兮 陆梦粱 2048 2019.06.19 16:30

  即墨云骤眉责备道:“岚岚,从前遇上事,你都是第一个逃的,怎么这次这般不听话?”

  “从前身陷险境,我知道你一人应付绰绰有余,若我在场,反为你凭添负担,但此次不同,他们处心积虑置你于死地,不会轻易让你脱身的,我明知你有难临头,当然不该离你而去。”

  岚兮说到此处,不禁埋下头,小声嘀咕道:“况且夫妻一体,不是应该同生共死吗?”

  她只觉脸上烧得慌,浑身都羞得发热,头便埋得更低了。

  “温岚兮,你终于承认愿意嫁我了!”即墨云双眸发亮,欢喜之情,溢于言表。

  岚兮眼观鼻鼻观心,羞赧地点了点头,娇柔无限。

  突然,她注意到不对:“你刚才叫我什么?”

  即墨云娓娓道来:“温岚兮,梅花坞里唯一不姓梅的小姐,滴翠谷温老先生的传人,自幼性情顽劣,专好打抱不平,惹是生非,年十三,私赴藏渊山庄,觊觎长渊剑,有感庄主赤诚,遂弃念离开。”

  “年十五,再探故人,结为莫逆,年十六,煽惑吾心,携手游戏江湖,而后,每隔半年,必生事端,上门求救,至双十,阔别三年至今,鸳盟方订,岚岚,吾,盼之久矣。”

  他每说一句,岚兮便愣得一愣,至言毕,已是目瞪口呆,她傻傻地发了一会儿呆,才渐渐反应过来。

  一回神,她不禁连珠炮般地发问:“你知道我是谁了?还知道我当初为何而来?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为何到此刻方才戳穿我?还有什么是你知道,我却不知道的?”

  她瞒了这般久的事,竟早被他看穿了?

  亏她还苦苦隐瞒,到底瞒个什么劲儿啊!

  “有太多蛛丝马迹,我却执着地,只想等你亲口告诉,十年了,我不能再等,否则你便要从我身边溜走了。”

  即墨云缓缓牵起她的手,眼角眉梢,尽是情意:“初初邂逅,我便知红尘缘定,将你留在身边,只待年满及笄,便论婚嫁,你可知当初你不辞而别,那懵懂少年,为你心伤憔悴?”

  “你可知,闭关三年,每每得闲,无一刻不在思念,十年来,我小心翼翼,不敢表明心迹,生怕将你惊走,直至前夜,长沙城外,野林溪畔,你私晤令兄,我将你们误作情侣,方知情事煎熬,妒火难抑,这才越轨唐突。”

  “岚岚,我以后不会再伤你吓你,只会爱你惜你,皇天在上,后土为证,此心不变,此情不灭,生生世世,不离不弃。”

  即墨云的声音好似枯燥的雪地里忽然开出的朵朵山樱,漫天漫地,皆是红粉一片。

  岚兮思潮如涌,随他一言一语,涟漪迭起,她也在想,为什么每次有事想的都是他,难道只是单纯地,不愿让亲人知晓她的胡作非为?

  她也在想,为什么他闭关三年,她对外事意兴阑珊,只一心于谷中钻研医药,难道少了他,江湖便不再有趣?

  她也在想,为什么她总刻意与他称兄道弟,难道只有言行上的疏离,才能抑制自己内心的悸动?

  悸动?

  她原来就对他心动过吗?

  蓦然回首,往事历历,多少不经意印刻在岁月里,伴随懵懂,一路成长,不敢妄想,却无意间,已然情深。

  突然间,她好似魔怔了般,喃喃自语:“从前行走江湖,只为心中正道,求个明白,从前谷中习医,只为继承衣钵,悬壶济世。是何时变了初衷?”

  “我在江湖游走,盼世道不平,不为行侠仗义,只为惹是生非,若不生事端,怎有借口寻你?我在谷中习医,看四季更迭,不为采草碾药,只为算你出关之日,恭贺铸剑告成。”

  “即墨云,我可能,很早之前,便喜欢上你了。”

  时空,仿佛在这瞬间凝固,两两相望,周围的一切好似化为乌有,只余下两颗鲜活的心,活泼地跳动着。

  他们望入彼此眸里的温柔,心化作水般柔软。

  蓦地,泪雾蒙上双眼,即墨云的手有些颤抖,他克制着力量,猛地将她拥紧,拥紧,再拥紧,哪怕揉进身体里也还不够,喜悦满满地充溢着身心,有生以来,他第一次感觉,自己是真真正正活着的。

  “岚岚!皇天不负,上天终归是眷顾我的。”泪水沾湿了眼角,他翕动着双唇,动情地道。

  岚兮安静地埋在他怀里,任泪珠打湿脸颊,她说不出自己此刻的心情,有些酸,有些甜,有些喜,有些忧,还有些不安。

  若有人想对他们不利,此刻,两人都非死不可。

  岚兮将眼泪在他的衣襟上蹭了蹭,抬眸道:“云,等这些事都结束,我便带你去见我的家人。”

  “好,到时我们就成亲。”即墨云低眉微笑。

  岚兮噗嗤一笑:“你想得美,过不过得了我家人那关还不知道呢,尤其是我外公,他可不是一般的难缠。”

  “只要你非我不嫁,外公他老人家,定也不会忍心棒打鸳鸯。”即墨云勾起一抹笑容,璨如暖阳。

  岚兮捏起拳头轻轻一锤他的胸口,嗔道:“什么外公,人还没见着呢,他也没有承认你,你便没羞没臊地自顾唤起来了。”

  “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我迟早得这么唤。”即墨云爱屋及乌,理所当然地道。

  “没想到你也这般贫嘴,等见了外公,我看你还能不能唤得这般顺溜。”她口里数落着,脑袋却深深埋在他的心头上。

  即墨云突然问道:“岚岚,我的玉佩可在你身上?”

  “哦,我差点忘了,我这就还你。”岚兮推开他,自怀中将它取出,摊在掌心。

  即墨云拿起玉佩,反系在她腰带上:“这是即墨家祖传的玉佩,历代庄主的标志,但从不轻易示人,现在,它归你了。”

  他说完这句话,蓦地心念一动,想到了什么。

  岚兮听得此言,连忙推拒:“这样的信物,我怎么能收,你还是自己收着吧。”

  即墨云回过神来,捉住她的手,柔声道:“岚岚,以后,我的就是你的了。”

  岚兮双颊飞红,不再拒绝,任他将玉佩系好,将穗子理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