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云起岚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招亲

云起岚兮 陆梦粱 2061 2019.05.19 16:30

  一瞬,周围全安静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她这强烈的反应上,她发觉不对,支吾了一会儿,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说,我常在江湖上走动,耳目自然灵通,梅家又是武林第一大族,招婿这么大的事,我理所应当知道。”

  徐典打了个哈哈:“这消息也是刚传出不久,想是岚姑娘过于劳心月影剑被盗一事,才无暇顾及吧。”

  她干笑两声,坐回座位,借坡下驴:“哈哈,说的也是。”

  何常邕瞟了岚兮几眼,越看越觉得这毛毛躁躁的丫头配不上庄主。

  他斗胆起身一揖,肃然道:“庄主,这温小姐乃是梅傲雪梅四爷的掌上明珠,母亲又是药王温世庭老先生的独生女儿,虽说因要承袭温老先生衣钵而随了母姓,但也一直被视作梅花坞里唯一不姓梅的梅家人,能得梅温两家悉心教导,那定然是位秀外慧中、德才兼备的大家闺秀。”

  “此次梅家设擂比武,广邀群雄,便是要在这武林新秀之中择一青年才俊,将小姐终身托付,庄主您龙章凤彩,文武全才,若您出手,其他人必是望尘莫及,若能与梅温两家结得三姓之好,于藏渊山庄百利而无一害。”

  他将这番话娓娓道来,即墨云表情淡淡的,没什么反应,只将余光瞥向岚兮。

  岚兮暗咬银牙,等他说完,拍案叫道:“老何啊老何,没想到你也这般市侩,我本以为藏渊山庄的人,个个高风亮节,与那等趋炎附势之徒截然不同,今日才知,我竟看走了眼。”

  徐典待她说完,生怕她太过激动,连忙抢过话头道:“是啊,老何,我们藏渊山庄向来遗世独立,不屑于与那些豪族大家攀亲道故,再者,那温小姐要是真有你说的这般好,也不会年过双十,还嫁不出去啊。”

  岚兮听得徐典此言,初时还频频点头,至末句却突然一噎,如鱼刺哽喉,说不出话来。

  何常邕驳道:“药王传人,无论男女,皆要年满二十方可婚配,此事人尽皆知,况且梅家仅剩这位小姐尚未出阁,择婿自然格外谨慎,多延迟两年,有什么好奇怪的。”

  徐典促狭一笑:“我可是听说过,那位温小姐之所以嫁不出去的缘由,前两年,上梅家提亲的人络绎不绝,都快把门槛给踏烂了,直到那次贵阳金枪李家的李老爷子,亲自带孙儿上梅家提亲后,便再无人敢上门提亲了。”

  “哦?”

  即墨云来了兴致,他端起茶盏呷了一口,问道:“这是什么缘故?”

  徐典笑道:“只因那位温小姐,那时恰巧也在梅家,又恰巧在李公子的茶里下了点东西,这李公子回到贵阳之后便泻得昏天黑地,请了多少郎中都无济于事,整整半月,床都下不来,婚事没谈成,还险险将命折了,最后是李老爷子派人向梅家求助,梅家及时送来解药,才救回李公子一条小命。”

  何常邕辩道:“那其中定是有什么误会,我相信,梅家的小姐,是断不会做出那种事的,即便做了,也定有难言的苦衷。”

  即墨云对他这番抢白笑而不理,道:“从阆州回贵阳,这一路没个五六天是到不了的,我还是头次听说,这泻药也能算着日子发作,这温小姐还真不愧是药王传人呐,那后来呢,梅温两家知道后,又是如何处置这位小姐的?”

  徐典又继续道:“这梅家本是让五公子押着温小姐,一道去贵阳送药赔罪,谁知温小姐半途逃回温家,只剩五公子梅吟香一人,到李家赔礼道歉,还将梅家在贵阳的生意转让给李家,此事才算作罢。”

  “至于温老先生嘛,呵呵呵……庄主想必也听过,这一代药王温世庭,他本人有个外号叫怪医,他老人家做事素来没个章法,只凭喜好,他知道这件事后,不仅不加以责怪,还极是护短,竟公然称赞外孙女做得好,说是李家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就算那姓李的小子被药死了也是活该,气得李老爷子险些呕血身亡,至今,还同温家交恶。”

  “梅吟香?”

  即墨云喃喃,记忆里翻涌出一位着玄衫,执墨扇,不羁洒脱的年轻人,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见到那人,是在父亲的灵堂上,他与长兄梅吟川代表梅家前来吊唁。

  当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梅吟川,那位温润如玉的长公子身上,唯有他,看见了与众不同的梅吟香。

  那人,有着和其他梅家人截然不同的气质,一股隐隐的邪气,还有一身淡淡的异香。

  岚兮一直默然听着,此刻忍不住抱胸插口道:“温家与李家本就没交情,哪里谈得上交恶不交恶,再说,温老爷子何许人也,那些市侩之徒,他老人家见一个打一个,又岂屑于交往?”

  “还有,要不要成亲,那是温小姐自己的事,由她说了算,你们这些外人,有什么可七嘴八舌的。”

  即墨云收回思绪,听她这话说得古怪,好像他们是外人,她自己就不是外人似的,思及方才她过激的反应,再加上此刻的发言,连徐典和何常邕也都不禁纳闷。

  即墨云放下茶盏,目光闪动,玩味地笑道:“岚岚,你是不是认识那位温小姐?我怎么觉着这种事,比较像你干出来的,莫不是你暗地挑唆的吧?”

  “我,我……”

  她吞吞吐吐,沉吟了片刻,才毅然道:“好,反正被你看穿了,我就实话实说吧!”

  “不错,我是认识温小姐,那年我游历阆州,巧遇温小姐,我们年纪相仿自然谈得来,一来二往就成了朋友,我看她很苦恼的样子,就问她为什么,她告诉我她还不想嫁人,可是每日里有许多人上门提亲,令她烦不胜烦。”

  “所以,我就给她出了这个主意,虽然令她得了清净,但也害她被长辈责骂,她对我心生埋怨,我因着事情没办圆满,也好生歉疚,这一次梅花坞之行,我担心会遇上她,所以才,才……”

  她说着,亏心地低下头,伸手挠了挠颈侧,接下去的话,没说也等于说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