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云起岚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五章 助纣

云起岚兮 陆梦粱 2049 2019.06.25 16:30

  冷迁大笑道:“好,好,好,冷某不察,上了公子的恶当,成了除去情敌的利器,冷某无话可说。”

  梅吟香道:“你苦心经营的,不过是为父报仇,此乃人之常情,在下深以为然,愿助阁下一臂之力。”

  他说完,伸手从腰间摸出那把青铜钥匙,丢向冷迁。

  冷迁伸手一捉,张手一看,不禁眸中生光,继而生疑。

  梅吟香道:“令尊一定告诉过你,要取长渊剑,必需一把钥匙,否则只会被困在藏剑楼底,你处心积虑布局,三番五次出手相助,要的不正是即墨云的感激和信任吗?”

  “有了这把钥匙,你便不必在他面前惺惺作态了,藏剑楼底,你想去就去,想走就走,谁能拦得住你?”

  冷迁并没有因为得到钥匙而高兴,反而皱起了眉头。

  梅吟香笑道:“怎么,眼下得来全不费工夫,冷捕头反倒不高兴了?”

  冷迁摩挲着这把青铜钥匙,眉头又渐渐舒展开来:“冷某几番出手搭救温小姐,虽非出自善心,但也无意间成全了五公子的美事,温小姐虽是梅家的女儿,但到底姓温,即便再与梅家缔结婚约,也无不可,他日佳偶天成,五公子可莫忘了这其中,也有冷某的一份功劳。”

  他主动示弱,出言示好,实则是委曲求全,请梅吟香高抬贵手,莫伤害他的母亲。

  梅吟香了然于胸:“冷捕头这说的是哪里话,你我从来井水不犯河水,阁下的所作所为,我一不知晓,二无兴趣,若论交情,那更是无从谈起,这钥匙,在下一直保管于房中,如何却丢了,在下委实不知啊。”

  他这是打算装聋作哑,不想与冷迁有丝毫牵扯。

  冷迁收起钥匙,扯了扯唇角,笑道:“五公子说得不错,自淮西一别,至今缘浅,无从得见,冷某偶然想起,也甚觉遗憾。”

  梅吟香但笑不语,他满上酒,一仰脖子饮尽了,再低头时,冷迁已然无踪。

  ×××××××××××××××××××××××××××××××××××××××

  岚兮是被一场噩梦惊醒的,梦里,无穷无尽的黑暗正在吞噬着她,她拚命狂奔,却始终不敌黑暗席卷的速度。

  忽然,她看见了即墨云在黑暗的尽头等着她,她欣喜若狂,她坚信,只要到了他身边,便能重返光明。

  她顿觉浑身又充满了力量,步履如飞,即墨云离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近到她一伸手就能拉住他。

  她也的确是这样做的,可是,当她的手接触到即墨云时,他竟然化作一缕白烟,消散在这无尽的黑海里……

  “啊!”

  她崩溃地呼喊,猛然从梦境中回到现实,一下子坐了起来。

  靠坐在她身边闭目养神的梅吟香,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动。

  他抱住颤抖不已的岚兮,抹去她额上的冷汗,哄道:“岚岚别怕,哥哥在这里呢,哥哥会保护你的。”

  岚兮茫然地转过头望向梅吟香,无神的双眸逐渐聚焦。

  突地,两行眼泪“唰”地流了下来,她埋进梅吟香怀里,哭道:“吟香哥哥,我梦见即墨云不见了,他不见了,他消失了,我再也找不着他了,呜呜呜……”

  梅吟香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慰道:“只是个噩梦罢了,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会凭空消失呢?”

  “不!”

  岚兮猛地抬起头来,抓住他的胳膊:“吟香哥哥,这不是梦,是真的,他掉进了陷阱里,生死未卜,他是为了救我,才舍弃自己的,我要去找他,我现在就要去救他!”

  她说着,手脚并用,下意识地就想往外冲。

  梅吟香紧紧拥住她:“岚岚!岚岚!你冷静一点!”

  “吟香哥哥,你别拦着我……”

  她魔怔了般,一心想赶去救即墨云,浑然不顾其他。

  梅吟香也不知,她哪儿来的这么大力气,险险就从自己怀里溜出去。

  突然,他的唇凑了上去,封住了她的哭喊……

  声音戛然而止,如同被定住了般,她动也不能动,泪睫蹭着他的眼,泪水染湿了他的脸,彼此鼻尖交错,气息相融。

  一股淡淡的香气逐渐弥漫开来,岚兮倏地被惊醒。

  她一把推开了梅吟香,扭过头,擦了擦自己的唇,一时好不尴尬:“吟香哥哥,你干什么?”

  “我……”

  梅吟香刚开口,便被自己发哑的嗓音唬住,他深深吸了口气,才如常笑道:“我只是想让你冷静一下,总不好动手伤你吧。”

  方才他情急之下如此,完全出于意外,连自己都被自己骇了一跳。

  岚兮不敢回头看他,一贯熟悉的吟香哥哥,好似突然间变成了陌生人:“吟香哥哥,我没事了,你能先出去一下吗,我想换衣服。”

  梅吟香急问:“你要去哪里?”

  岚兮道:“去救云啊,他现在很危险,我不能不管他。”

  梅吟香和颜悦色道:“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吗?”

  岚兮四处张望了番,桌上燃着一支蜡烛,窗外黑漆漆,静悄悄的,她记得她脱险时还是白天,现在都到了晚上了。

  她的心陡地揪紧,连忙问道:“我睡了多久?”

  梅吟香如实相告:“两天一夜。”

  “什么?”

  岚兮险些蹦跳起来,她居然睡了这么久!

  梅吟香却接着道:“往日你这般折腾,是非睡个三五日不可的,今次醒得太早,身体必然尚未复原,真想救人,也得先养好身子再说。”

  岚兮的心扑通扑通跳得厉害,即墨云可还等得及她?会不会已经……

  一想到那密室里的险恶,她的呼吸便几欲停止。

  梅吟香又道:“即便你等不及了,也该先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哥哥,否则哥哥怎么帮你呢?”

  岚兮转头望向他,泪眼汪汪地央求道:“来不及了,三言两语解释不清,他现在一定很危险,片刻工夫都耽搁不起,吟香哥哥,你快跟我去救他好不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