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云起岚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寻欢

云起岚兮 陆梦粱 2056 2019.05.27 16:30

  四人又驱车返回城里,挑了家岚兮满意的客栈入住。

  老于走在前面先行打点,岚兮其后,即墨云紧随,秦长妤落在最后。

  进门时,秦长妤不慎绊到门槛,身子不由自主地望前歪向即墨云,即墨云侧身一避,秦长妤不由花容失色。

  眼见得便要跌倒,即墨云托起剑匣,向前一挡,一股劲风拂去,将她撑起,她踉跄几步,重又站稳,轻抚云鬓,稍定惊魂后,方盈盈屈膝,声若莺啼:“多谢公子出手相助。”

  即墨云只微微点头,便往前走了。

  四人各回房中,稍事休息之后,岚兮来找秦长妤,提议携她外出购置衣裙鞋袜。

  秦长妤不好意思,但思及若无合身衣物,总披着即墨公子的外袍终究不妥,便忸怩着答应了。

  二人先去了趟成衣店,为秦长妤挑了几套合适的行头,秦长妤换上新衣新鞋,顿时焕然一新,丽色更增。

  岚兮啧啧赞叹,老板更是目瞪口呆,岚兮付完帐,吩咐店家将所购衣物,以及即墨云那件外袍,一起打包好送至客栈。

  自己则牵着她的手,在城中闲逛,至黄昏,秦长妤挣脱了她的手,道:“岚姑娘,我们快回去吧,天都快黑了。”

  岚兮笑道:“天黑之后才好玩呢!”

  秦长妤又道:“可是我们一声不吭就出来,到现在还不回去,即墨公子会着急的。”

  岚兮道:“这城才多大,城南走到城北,两个时辰都花不到,他要是想寻我们,那也容易得紧。”

  她说着,不经意地斜眼一瞟,心中有数。

  秦长妤为难道:“可是这样还是不太好。”

  岚兮伸手勾上她的肩,爽朗一笑:“没什么不好的,我们一直都是这样,他早习惯了。”

  秦长妤瞥了一眼她的手,眉心微蹙,又立即舒展:“听起来,岚姑娘与即墨公子相识很久了。”

  岚兮放下手,目光落向远处,感概道:“久,很久了,久得我都快忘了,我们是怎样结识的。”

  秦长妤低眉道:“即墨公子心性高洁,凡夫俗子难以接近,也只有姑娘这样与众不同的人,才能与他交上朋友。”

  岚兮面露暖意,眸光盈笑:“你不了解云,他这个人虽然对外人冷冰冰的,可一旦他把你当自己人,那就是披肝沥胆地对你好,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秦长妤不解道:“既然二位青梅竹马,情投意合,为何不结为连理呢?”

  岚兮唬了一跳,收回思绪,连连摇手:“你想哪里去了,我们只是肝胆相照的兄弟,我可从来没对他动过歪心,他对我也只有朋友之谊,虽然在外人看来,我们的确太要好了些,但我们自己清楚,我们只是好哥们儿,断没有其他念头。”

  岚兮说着思绪又飘回了过去:“并且我们已经约好了,等将来各自婚嫁时,一定不能落下对方这杯喜酒,说起来那都是三年前的约定了,如果不是他后来闭关铸剑,说不得我已喝上他这杯喜酒了。”

  她的脑海里,忽地飘过身着大红喜袍的即墨云和何慕生,顿时忍俊不禁。

  秦长妤掩唇一笑:“你们的感情的确太好了些,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新婚燕尔,相伴出游,也难怪没有女子敢接近即墨公子,原是顾忌你这位夫人在场。”

  岚兮闻言,若有所思,喃喃自语:“是这样吗?因为我在,所以没有女子敢接近他?”

  所以,他才变成了断袖?

  秦长妤道:“岚姑娘,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

  岚兮道回神道:“诶,你怎么到现在还叫我岚姑娘,太见外了,我们还是以姐妹相称吧。”

  秦长妤垂首道:“岚姑娘是长妤的救命恩人,长妤怎好高攀?”

  岚兮比了番二人一般齐的个头,笑道:“什么高攀,我哪有比你高了,快告诉我,你几岁了?”

  秦长妤娇笑:“长妤虚龄十九。”

  岚兮道:“我比你虚长几岁,你得管我叫姐姐。”

  秦长妤盈盈一拜:“如此,长妤厚颜了,姐姐。”

  岚兮连忙扶起:“不必行这些虚礼了,倒叫我不好意思了。”

  秦长妤含笑而起,忽见不远处有座小楼,楼上牌匾书着“群玉馆”三个金字,大门两旁,鲜花盈门,灯笼高悬。

  里面走出几个聘聘袅袅的美男子,著粉施脂,倚门回首,眉目含春,莺莺燕燕,挥袖迎客,楼中丝竹弹唱,靡音撩人,花香扑鼻。

  秦长妤奇道:“姐姐,那是什么地方,怎么这么多……”她脸上一红,话音一塞,不敢再往下说。

  岚兮噗嗤一笑:“那是南风馆。”

  秦长妤问道:“什么是南风馆啊?”

  岚兮美眸微眯,笑得古怪:“你是大家闺秀,当然没见过这种地方,怎样,要不要姐姐带你,进去见识一番?”

  秦长妤面红耳赤,频频摇头:“还是不要了,这里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地方,我们快回去吧。”

  她说着转身便走,岚兮拉住她,挑眉道:“诶,既然路过,何必错过。”

  岚兮拖着她便往里进,南风馆里虽都是小倌,但历来只有男客进出,陡然来了两位美人,众人皆是眼睛一亮,甚是新奇。

  老鸨只道二人来意不善,横加拦阻,直到岚兮掏出张百两银票,老鸨才笑逐颜开,热情招待道:“哟,两位女公子要点哪位相公呢?”

  岚兮朗声道:“开间上好厢房,多弄几个模样标志的来,银子短不了,诶,对了,你们头牌是谁,记得把他叫来,重重有赏。”

  她说着,又掏了张百两银票,挤眉弄眼,老鸨笑得合不拢嘴,满口应承,差人好生服侍。

  当下五六个眉清目秀的小倌,簇拥二人入了暖阁,请到上座,燃起沉香,铺上果品,奉上美酒,一屋子香烟缭绕,笑语欢音。

  秦长妤哪里见过这等场面,又羞又怕,躲在岚兮身侧,不住相劝:“姐姐,我们还是回去吧,这里实在是……实在是……哎……”

  虽然她是闺阁小姐,但此刻也大约明白这是个什么地方了。

  岚兮拍拍她的手,宽慰道:“放心,有姐姐在,不会有事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