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云起岚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砸场

云起岚兮 陆梦粱 2069 2019.05.29 10:30

  在场的客人见势头不对,担心殃及无辜,纷纷逃窜,楼上正办事的,听闻响动,也陆续开了房门走出来,有的瞧热闹,有的趁机开溜逃帐。

  老鸨好不容易爬起,大急道:“银子,银子,你们还没给钱呐!”

  众人哪里管她,走的走,溜的溜,老鸨拦不住,掉过头来,对众打手扯起嗓门吼叫:“你们这群猪头,错啦错啦,怎么自己人打起自己人来了。”

  众打手打红了眼,哪里听得见,老鸨见喊叫无用,知道岚兮厉害,不敢动她,瞥见角落那一女一少,歹心顿起,提起裙角,肥肉一颤一颤地向二人跑去。

  青衫少年心中一凛,不退反进,顺手抬起摆在一旁的花瓶,以作防备。

  岚兮瞅见,三两步掠去,飞起一脚,又将老鸨踹翻在地。

  她自怀中针袋里摸出一枚银针,看似随意地,在老鸨右手手背上迅速一扎。

  老鸨手背一抽,竟身不由己,“啪”地,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自己脸上,接着又噼里啪啦,接连打个不停,须臾,她的右脸便肿得老高。

  岚兮俯身笑问:“谁错了?”

  老鸨边掌掴自己边道:“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岚兮又问:“错哪儿了?”

  老鸨哭道:“放,放,我放人,只要姑娘肯饶命,姑娘想带谁走,就带谁走!”

  岚兮笑道:“那把所有人的卖身契都拿出来吧。”

  “所有人?”

  老鸨听后大惊,这一犹豫,岚兮又摸出一枚银针,在她眼前比划着,嬉笑道:“你左手上是不是还想挨一针啊?”

  老鸨顿时吓得釵环乱颤,面如土色:“不想不想,小的不敢。”

  继而眸色狡诈地一闪,为难道:“只是姑娘须得先将针拔了,我好去拿。”

  岚兮佯作不解地问道:“你腿断啦,走不动道儿?”

  老鸨只好摇头。

  岚兮又问:“那拿东西需要几只手啊?”

  银针又在她眼前晃了晃。

  老鸨面如白纸,冷汗直流,眼睛随银针聚焦,成了斗鸡眼,颤声道:“一只,一只就够了。”

  “那还不快去!”

  岚兮斥道,一记飞腿,将老鸨踹起,她翻了几个筋斗,踉跄爬起,哪里敢在耽搁,不甘心地跑入后堂,右手抽搐着依然掌掴不停。

  岚兮嘻嘻一笑,这才收回银针。

  大堂中,一片狼藉,十几条壮汉倒地不起,呻吟不止。

  众小倌平日没少受他们欺凌,此刻几个胆大的率先报冤报仇,余者渐渐被带动,挥棒的,抡拳的,砸人的,接二连三上阵,一帮人被打得鬼叫狼嚎,无力还手。

  岚兮扯开嗓子提醒道:“喂喂喂,打归打,别闹出人命啊,惹上人命官司,赔了小命不值当啊!”

  秦长妤早惊骇得呆了,青衫少年心中痛快,忍不住扔下花瓶,拍掌叫好,却半步不离,仍护着秦长妤。

  这面,老鸨战战兢兢地回来,左手抱着个木匣,右手抽着筋,软绵绵地往脸上拍,她伏低做小,低眉顺眼,颤巍巍地将木匣子递给岚兮。

  岚兮伸手要接,忽地匣底寒光一闪,老鸨目露狠意,陡地一声断喝:“去死吧!”

  青衫少年与秦长妤同时惊叫:“小心!”

  “咚”地,木匣落地,匣底的匕首猛然刺向岚兮。

  老鸨尚不知发生什么,但觉手上剧痛,不由放声大叫,待看清时,原是已叫岚兮一把扣住脉门,施力狠捏。

  匕首落地,发出铿锵之声。

  岚兮一脚将之踢出老远,笑道:“和我玩图穷匕见啊,这招我早就见过了,一点都不新鲜。”

  老鸨霎时蔫了,跪地讨饶:“饶命,姑奶奶饶命啊!”

  岚兮抬起一脚,踩在她肩上,她身子一歪,趴在地上。

  “统统住手!”

  岚兮高声大喊,声震大堂,众人停手,向她看去,除打手们的哭号,小倌们的喘气声外,再不闻他响。

  岚兮朗声道:“都别打了,把自己的卖身契找出来,看看落了谁的!”

  回头又对老鸨令道:“你,自个儿把他的卖身契找出来,你知道我说的是谁,别装傻。”

  老鸨见状傻了眼,冷汗涔涔,只瑟瑟颤抖个不停,假意在其中翻找。

  众小倌清点过后,果然少了不少卖身契,包括那青衫少年的,也没寻着。

  岚兮脚下施力,狠狠踩了老鸨几脚,冷笑道:“跟我玩心眼,姑奶奶我什么仗势没见过啊?剩下的呢?”

  “在,在,还在里边儿……”

  老鸨哆嗦着,央饶道:“姑奶奶,小的不敢了,这回真的不敢了,姑奶奶饶命啊……”

  “那还不快拿去,快去!”

  她喝道,又踹飞了老鸨,同时指着其中几个小倌,令道:“你们几个,跟着她,防她再做手脚。”

  这时的小倌们,个个将岚兮视作救命菩萨,所言无不依从。

  老鸨眼见没法,如何还有花样,只好老老实实将所有卖身契交出来,清点过后,确认无误。

  岚兮又命众人将契约堆在一处,她一推烛台,火舌舔舐,顷刻便将契约烧个干净,老鸨心疼不已,闭眼不忍直视。

  “好啦!你们都自由了,从今以后,何去何从,都随你们。”

  岚兮此言一出,众小倌一阵欢呼,潮水般涌出群玉馆。

  老鸨这时,脸已肿成猪头,嘴角鲜血直流,大牙都打落了两颗,手却仍然不受控制,她泪眼婆娑,看向岚兮,痛得汗流浃背,险些昏厥,咬字不清,也要跪地求饶:“姑,姑,奶奶……饶……”

  岚兮懒怠废话,将银针一收,从怀中掏出一张银票,递给她,老鸨初时还不敢接,见她面露不豫,连忙道谢接过。

  只见票面上写的是朱笔字,不由定睛一看:“五千两!”顿时两眼放光,呆在当地。

  岚兮道:“这张银票已足够你收拾善后,回乡养老了,若你仍不知足,横生事端,再度为恶,姑奶奶我定斩不饶。”

  说着作了个劈的手势,老鸨身子一抽,连忙挪后两步,片刻回神,连饶带谢。

  岚兮这才招呼了声,和青衫少年,秦长妤一起,走出群玉馆。

  临门一脚,瞥见门口堆放的酒坛子,顺脚勾起一坛,提在手中,她心情大好,揭了泥封,开怀畅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