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云起岚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脱险

云起岚兮 陆梦粱 2141 2019.06.14 16:30

  谢天仪闻言,举剑刺向冷迁。

  冷迁一个点足,跃起避过,未及落地,展刑风立即趁机进攻,朴刀斜劈。

  楼百深想起方才伤于他手,心下发狠,猛地连发数十枚暗器,直逼向他周身。

  霍惊阳大笑,笃定冷迁纵使躲得了展刑风的这一刀,也必伤在楼百深手里。

  眼看局势危急,冷迁陡然一个后空翻,避过这一刀,同时甩出长鞭……

  楼百深的暗器本是又快又狠,然而他已受了内伤,出手先就弱了三分。

  冷迁这一鞭之疾,简直超乎想象,他的暗器刚出手,便叫他的鞭梢卷住脚腕,拉下房梁,坠落之快,远超暗器之速。

  没等暗器落下,楼百深已先被拉至半空,数十枚暗器尚未展开攻势,先笔直地落向自身。

  他撑圆双目,恐惧令他不知所措,只是狂喊着举臂护住面门。

  一声声刺耳的暗器破空之音,“嗖嗖嗖”地接连没入他那肥硕的身躯,俄而连同喊叫一并戛然。

  “砰”地巨响,身躯如同烂泥般坠落在地,碎了身下一地地砖,喉间鲜血直冒,身上血流如注。

  他两脚一蹬,头一歪,竟死不瞑目。

  受此震慑,众人不由怔住,“秦长卫”见势头不对,连忙高呼:“还等什么,为楼三侠报仇!”

  岚兮一听,气都不打一处来。

  她猛然一挣,脱离即墨云的保护,随即纵身一跃,单手一探,便向“秦长卫”脸上抓去:“冒牌货,我倒要看看你的真面目!”

  “岚岚!”即墨云随即飞身跟去。

  “秦长卫”双手摸向腰间,待她靠近,忽地从腰带里抽出两把飞凫镖,狞笑一声。

  岚兮眼前一亮,原来适才那婢女是命丧他手!

  她心下愤恨,右掌一翻,暗扣两枚银针,左手摸进袖中,她已拿定主意,大不了同归于尽,也能免了即墨云的后顾之忧。

  “冲天大盗!拿命来!”

  “秦长卫”不屑地轻笑。

  “咻咻!”

  两道寒光一闪,几乎是同时,岚兮手里抖出一袖白粉,不闪不避,手里的银针径直扎向他的眉心。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那飞凫镖将中未中之时,即墨云追上并搭住了她的腰。

  他搂住她,侧身一避,躲过一枚暗器。

  岚兮手一歪,借着即墨云的余势,划向“秦长卫”的脸。

  “秦长卫”躲避不及,一声嘶叫,退向墙边。

  即墨云带着岚兮退向一旁,柔声斥道:“岚岚,你太冲动了!”

  岚兮回过神来,却见他的肩膀上多了一道血口,那伤口一看,便知是飞凫镖所伤。

  原来那“秦长卫”料定即墨云必定会全力救她,第一枚暗器是朝着岚兮出的,而这第二枚,却是冲着即墨云来的。

  两人之中必有一人受伤,所幸即墨云眼疾手快,没伤在要害。

  岚兮看着他伤上加伤,心疼、懊恼、自责,诸般情绪齐齐涌上心头。

  她不由自主地湿润了眼眶:“云,你不该拦着我的,我不想再拖累你了。”

  那面,“秦长卫”猛地揭开人皮面具,露出一张狰狞黑瘦的面孔。

  他捂住冒血的半边脸,破口骂道:“贱蹄子,待老子抓了你,卖窑子里去,叫千人踏万人骑!”

  他这一开口,连声音都变了,变得难听至极,好似乌鸦在叫丧。

  即墨云怎容得有人辱骂岚兮,刚想出手,竟突然头晕目眩,浑身沁出冷汗,一股腥甜直冲喉头。

  他倏然将手一松,放下岚兮,捂住胸口,一张嘴,便是一注鲜血。

  岚兮连忙挽上他的胳膊搀紧他,满面急色:“云,你怎么了?”

  即墨云勉强抬眸,面色却已惨白如纸,唇瓣竟然发紫。

  岚兮大惊:“云,你中毒了!什么时候?怎么会中毒呢?”

  她赶忙查看飞凫镖的伤口,血色鲜红,并无淬毒迹象。

  即墨云想起了那颗在喉间有些化开的药丸,只是自嘲般地苦笑了下。

  这当口,冷迁陡然挥出长鞭,摔向门口,“乓”地一响,击碎了木门,对即墨云使了个眼色。

  即墨云立即会意,他当机立断,强提一口气,搂紧了岚兮的腰,便纵身蹿向门外,心想着等她脱险,再回头相助冷迁。

  只听得“秦长卫”高声喊道:“休得放他们走!”

  事情到了这一步,不拼命也着实没退路了。

  霎那间,鸳鸯剑,朴刀,柳叶刀齐齐向二人招呼而来。

  冷迁舞鞭掩护,一一化解了即墨云和岚兮身后的危险。

  正当二人踏出门槛时,冷迁却突地脚步一虚,扶额晃了晃,才重又立定。

  “不好!方才的烟雾是迷烟!”冷迁恍然呼道。

  紧接着,即墨云与岚兮便听见“嘶啦”一声响,以及冷迁的闷哼声。

  即墨云余光斜视,却是“秦长卫”抡起不知何时,已被他抄在手里的飞凫刀,趁着冷迁头昏之时突然偷袭。

  冷迁左臂一挡,便血口长开,鲜血淋漓。

  即墨云心中一惊,脚下微滞,不由迟疑。

  冷迁重又挥起长鞭,一面应战一面厉声道:“快走!去府衙禀报知府大人,速来拿人!我冷迁岂是轻易倒下之人,有我在此,他们一个也逃不了!”

  即墨云本不是临阵脱逃之人,更何况冷迁还是因为自己才被牵连进来。

  但此刻心有牵挂,总归要护岚兮周全,再思量其他。

  他蹙眉颔首,回之以感激的眼神,旋即身形一晃,脱离险地。

  出得浣花轩,身后嘈杂渐渐远去。

  即墨云强压住自身的不适,一鼓作气带着岚兮奔向府外。

  岚兮想要言语,皆被迎面而来的疾风堵了回去,连睁眼都不易。

  忽然,迎面劲风肃杀,有巨物向二人袭来。

  即墨云眼尖,立即跃上,单手提住一角,强运内力徐徐化解这股冲劲,再缓缓落地。

  待立稳后,即墨云这才放开岚兮,扶住巨物。

  那巨物原来是个人。

  “老于!”

  岚兮认出他来,不禁惊叫。

  只见老于抿唇瞪目,神情痛苦,一动不动,唇角还挂着新鲜而发乌的血丝。

  即墨云伸指一探鼻息,心下凉了半截。

  岚兮本想去探他脉搏,但看即墨云的神态,心中一梗,便知自己已不必再多此一举了。

  果然,即墨云轻声道:“死了。”

  言毕,他慢慢将老于平放在地,好似担心,死人也会被磕痛。

  岚兮尚未及伤感,即墨云冷冽的视线,先将她牵引至踏步而来的人身上。

  一个手提短枪,身着蓝袍的大汉——雷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