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云起岚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夜奔

云起岚兮 陆梦粱 2153 2019.06.03 16:30

  此时,城门早已关闭,岚兮观察了番城墙高度,心中暗喜:还好,这还挡不了我。

  她退后数丈,气沉丹田,猛然运力,一声断喝,发足力奔,近墙根,身形一纵,轻巧如燕子般直窜上去,顷刻消失在城外。

  一个人开溜逃命的经验多了,轻功总不会差的。

  即墨云紧跟不舍,来到城郊野林。

  忽而林中深处,隐隐传来乐音,待靠近些,辨得是陶埙所发,音色朴拙抱素,吐音清晰圆润,曲调深沉婉转,一吐一纳,抑扬顿挫,悠远绵长,余音袅袅,不绝如缕。

  即墨云脚下一滞,竟惊觉此曲与自己此刻心境无比吻合,呜咽往复,柔肠百转,复杂难言。

  他微微一顿,又跟了上去,穿过一片林子,便闻溪流潺潺之音。

  溪畔,一道清俊的人影长身玉立,背对着他们。

  他惊讶地发现这个吹曲人的气息连绵不绝,竟似用之不尽。

  他立知此人内力深厚,毫不亚于自己,再靠前,非被对方察觉不可,当下足尖轻点,悄然落于树梢,隐于夜色之中。

  岚兮见得那人,脚步一凝,忽地张臂力奔,扑向那人,自身后紧紧环抱住他,脸颊贴着他的背心,鼻尖翕动,嗅着他身上天生的,淡淡的香气。

  即墨云胸口遽然一痛,如被铁锤重击一般,呆在当场,闷疼不已……

  “吟香哥哥。”岚兮轻唤。

  那人缓缓收了气息,将陶埙坠回腰间,修长有力的指节抚上那双纤巧细腻的手,饱满的唇瓣微微一掀,唇角上扬,声色低哑若私语:“我的岚岚终于来了,你让哥哥足足等了两个时辰。”

  岚兮松开手,顽皮地一笑:“嘻!对不起,让哥哥久等了。”

  那人转过身来,抚着她的脑袋,笑道:“只要你来,哥哥等再久都甘之如饴。”

  月光淡淡地笼下轻纱,在他一身玄衣上结出薄薄的白霜。

  他整个人仿佛也是隐藏在这身玄衣下的,由内及外,透露着难言的神秘。

  长眉斜入云鬓,狭长的眼眸藏在浓卷的睫毛下,将无数神思遮掩,唇角常带的那抹不羁笑意,虚虚实实,让人难以捉摸。

  三千青丝只用墨色丝带随意一绾,垂在颀长挺拔的躯干上任其飘扬。

  鞶带束腰,上面点缀着六枚鸽蛋大的美玉,一柄墨扇斜插入鞶带里,下系乌漆陶埙,脚上一双缁色皮靴,虽饱经风霜却纤尘不染。

  这人就是梅吟香,梅家三爷梅傲雨的独子,人称梅五公子,而岚兮,便是梅花坞里那唯一不姓梅的梅家人——温岚兮。

  “哥哥,你怎么来了?”岚兮欢声问道。

  梅吟香道:“当然是为你而来。”

  “我?”岚兮诧道。

  梅吟香轻轻刮了下她的鼻梁,笑问:“这么久了不回家,你说谁最担心?”

  岚兮捏了捏自己的鼻子,省得被他刮扁了。

  她微作沉吟,嬉笑道:“外公以为我去了梅花坞,爹爹和娘亲以为我在滴翠谷,所以只有吟香哥哥你最担心。”

  梅吟香伸指在她额上轻弹一下,低声嗔道:“亏你还知道,竟不肯与哥哥联络。”

  岚兮摸了摸脑门,讪然一笑,问道:“可是吟香哥哥一直呆在关中,怎会知道我不在家呢?”

  梅吟香道:“这有何难,白云公子在哪儿,你就在哪儿,他护剑西行,人尽皆知,身边还带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不是你,是谁?”

  岚兮嘻嘻笑道:“那还真不一定是我,哥哥你知道吗,那潇湘第一美人秦府的小姐,好漂亮呐,若是入了武林,指不定还是武林第一美人呢。”

  梅吟香不以为然,凝眸其笑靥,轻笑道:“胡说,天下女子,有谁能及得上我的岚岚半分?”

  岚兮笑道:“那是哥哥疼惜岚岚,才会这么说的。”

  梅吟香浅笑着摇了摇头,握起她的双肩,上下左右仔细打量:“快让哥哥看看,你瘦了没有?”

  岚兮道:“没有没有,岚岚还是跟以前一样。”

  “不对。”

  梅吟香抬起她的脸仔细端凝,心疼地道:“小脸都尖了,肯定是一路舟车劳顿,未曾好好休息过。”

  岚兮捉下他的手,扁了扁嘴:“哥哥净瞎说,在哥哥眼中,除非岚岚胖成球,否则便会认为岚岚瘦了。”

  梅吟香玉指轻拂,再次托起她的下巴,俯首望入她的眸,柔声道:“岚岚,玩够了,就随哥哥回去吧。”

  岚兮眼观鼻鼻观心:“我现在不能回去。”

  梅吟香追问:“为何?难道你不想你爹娘和吟歌?”

  岚兮抬眸望了他一眼,挣脱了他温热的手,踹着地上的杂草,犹豫道:“想,可是我答应了即墨云,要陪他送剑到梅花坞,这把剑是爹爹嘱托铸造,说起来我也责无旁贷,更何况这一路往西,最后也是回去,不过迟些而已,总能赶上爷爷大寿,也没什么区别嘛。”

  梅吟香心中一悸,眸光微沉:“你要带他一起回梅花坞?”

  岚兮摇头道:“我打算到了阆州再设法开溜。”

  他闻言胸中一舒:“为什么?”

  “我,我,因为我一直没有告诉他,我是谁。”

  她低头搅弄起袖口,道:“从前,我接近他,是为了潜进藏剑楼,一睹长渊剑的风采,要是让他知道我是温岚兮,这个秘密就藏不住了,这么丢人的事如果被发现,那温梅两家的脸面,就都被我丢光了,因此我不敢说。”

  “后来,我怕他会因为我的身份,而刻意对我好,所以我不愿意说。”

  “那现在呢?”梅吟香又问。

  “现在……”

  岚兮走了几步,在溪畔坐下,抱膝埋头:“现在,我已经完全说不出口了,都过了这么久,如果突然说了,他一定会以为我把他当成势利小人,才不肯告诉他我的身份,那样他一定会生气,我不想失去这个朋友。”

  梅吟香一撩袍角,在她身旁坐下,漫不经心地问:“你们真的还只是朋友?”

  岚兮转头看他,不解地反问:“不然还能是什么?”

  梅吟香不经意地瞥了一眼她的颈项,见其领口处,露出一段红线,这才舒颜笑道:“能和白云公子成为朋友,自该好好珍惜,你的顾虑哥哥明白,不说就不说,英雄不问出处,何必在意来历,即墨庄主不同凡俗,定不会非知道你的身份不可。”

  岚兮展颜一笑:“哥哥与我想的一样。”

  有这般通情达理的哥哥,她的心宽慰了不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