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我能复制一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 热血

我能复制一切 雁南征 2228 2019.07.05 06:04

  林天依稀记得。

  黑暗时代后期,进化类生物跟人类强者之间,渐渐成了一种亦敌亦友的关系。

  有时候。

  进化类生物在野外会与人类相互攻杀。

  有时候。

  双方却会进行一些默契的合作。

  到了黑暗时代后期,进化类生物的智慧变得越来越高,在领教了人类的厉害之后,除非饿急了眼,或者在数量上拥有绝对的优势。

  要不然。

  进化类的变异生物绝不会轻易攻击人口众多的希望之城。

  绝不放过任何的血肉之躯,只知道杀戮的仅仅是感染者类生物。

  因此在黑暗时代中后期。

  只有感染者类生物才是进化类生物与人类的共同敌人

  “一个大老爷们,遇上屁大点事,便像个娘们般哭哭啼啼。我们东三省所有男人的脸,都被你这个软骨头给丢光了。”

  面对不远处一名不断哀嚎的彪形大汉,宗人王露出了一脸愤慨的表情。

  他一拳将那名彪形大汉打翻在地,并对着那个人不断的拳打脚踢起来。

  就算那名东北大汉被宗人王打得很惨,却没有一个人为那个人出头,或者为那个人说句求情的话。

  宗人王一看模样就知道十分不好惹。

  再者。

  大部分人自己的小命都有可能保不住了。

  这个时候。

  还有谁有心情去管别人?

  林天也始终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他注意到。

  宗人王看起来下手挺狠,不过却避过了那个人身上的要害,也没有使用太大的力气。

  宗人王如果真的下死手,那个东北大汉早就已经挂了无数次了。

  往日宗人王一直以东三省的身份为荣,觉得东三省的人都是硬骨头。

  结果今天。

  却遇上了一个操着东三省口音的窝囊废。

  恨铁不成钢之下,他才会暴揍那个人。

  直到宗人王打得那个彪形大汉身体曲卷成了一团,连哭声都不敢发出,他这才停下了手。

  “我有办法救所有的人!”

  宗人王的这句话出口,瞬间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就连林天也不由自主的看了宗人王一眼。

  他虽然不惧那些变异昆虫或感染者苍蝇,却很想知道,宗人王究竟用怎样的办法帮周围人脱困?

  在所有人疑惑的目光中,宗人王脱了下身上的皮甲,重重的丢在了地上。

  他一身古铜色的健康肌肤,以及无数块棱角分明的结实肌肉,在阳光下,犹如钢水浇灌出来的一般。

  看到宗人王突然脱掉了上衣,林小研不好意思的将头扭到了一边,俏脸也变得红红的。

  楚潇也用手指头轻轻捅了身边的沈天佑一下,“那个东北牲口下一步会不会将自己的裤子也脱了?我们这里可是还有好几个女生,他如果这样做,岂不是等于公开耍流氓吗?”

  “他如果连裤子都脱了,岂不是正合你意?”

  “滚。”听出了沈天佑的弦外之音,楚潇大吼了一声,“哥的取向很正常!”

  对面。

  宗人王并没有脱裤子,而是取出了锋利的弯刀,并在自己的胸口交叉着划了两道长长的口子。

  顷刻间,血水布满了宗人王的胸膛,他的脸上却没有露出半点痛苦的模样。

  不少人勃然变色。

  就连林小研看了这一幕之后,也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惊呼。

  林天依然一脸常态,“人王,你是想利用身上散发出的血腥气味,吸引走那些变异昆虫与感染者苍蝇,达到帮我们脱困的目的吧?”

  “我们现在所有人都已经走投无路了,与其全部死在这里,还不如牺牲了我一个人。我牛高马大,身上的肉也多,只要奔向跟你们完全相反的方向,一定能吸引那些可恶的虫子们离开。到时候,你们说不定能够找到机会逃生。”

  在说这番话的同时,盛世美颜的倩影闪过他的心头。

  宗人王粗犷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无法形容的忧伤。

  宗人王虽然没说什么豪言壮语,不过周围人却依然听的很明白。

  那就是宗人王想以身体做诱饵,牺牲自己,拯救别人。

  林天也没想到,宗人王竟然在危机关头,做出这样一个选择?

  高空处的那些虫子们,对血腥气味十分敏感。

  宗人王才主动划破了自己的身体,打算用他身上散发出的血水的气味引开那些虫子。

  到时候。

  就算是周围人得救了,宗人王自己依然会死的很惨。

  宗人王能够想到这个办法,当然可以想到,如果在那些素不相识幸存者们的身上划上几刀,而后逼迫那些人离开队伍,大部分人依然可以达到脱困的目的?

  就算是那些人不肯离开,宗人王依然可以拿着刀子强行威逼那些人离开,那些人坚决不走,他可以直接威胁杀死他们。

  那支幸存者小队的人离开大队伍之后虽然有可能会死,但是如果不走便会立即死掉。

  他们最终只能选择离开。

  黑暗时代中。

  大部分的强者遇上这种事,差不多都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这与人性的自私无关,而是一种纯粹为了活下去的天性。

  可是宗人王却没有那样做。

  除了认为众生平等,还有便是他是一个真正的好人。

  哪怕他的性子有些不好,给人的感觉也像个穷凶极恶的坏人一般。

  “人王,你如果牺牲了自己之后,依然救不了大家,下一个用这种方法救的人就是我!”沈天佑也在一旁表态了。

  楚潇想起这几天,经常嘲笑讥讽宗人王,他顿时露出了一脸自责的表情,“东北爷们,我以后再也不骂你是东北牲口了。”

  “所有人都不用死。”

  林天强大的声音突然响起。

  “嚓,你怎么不早说?”宗人王看着自己胸前划出的两道深深的伤口,欲哭无泪。

  林天并没有回答宗人王的话。

  他如果不一直保持沉默,又怎么知道,宗人王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好兄弟?

  “东北爷们,将我交给你背了好几天的的那只铁桶,立即丢到天上去!”

  在一开始上路的时候,林天猎杀了一头变异怪兽,而后将它体内的血放了出来,密封在了一个铁桶里面,并有牛高马大的宗人王背了好几天。

  宗人王虽然不知道林天这样做的用意是什么,大老板有命,却不敢不听。

  在背了这个沉重的密封铁桶走了好几天之久,今天终于可以丢掉这个累赘,宗人王兴奋的大吼了一声,随手将放在地上的铁桶抓起,并用力掷到了几十米处的高空。

  见了这一幕,周围人依然一脸的疑惑不解。

  他们不明白。

  林天说得所有人都不用死,跟这只丢到了半天空的铁桶之间又究竟有什么样的关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