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曾有师尊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后山竹林

曾有师尊顾 穆清风至 2082 2020.06.24 23:10

  浮烟和白楚对视一眼,眼中尽是震惊之色:难道这个梦境还能够保留记忆?

  浮烟做贼心虚,瞬间想到梦境里的事情若是传到现实生活中的话,白楚也就算了,风镜会怎么对她,简直不敢想象。

  白楚倒是没有这些顾虑,她唯一想到的就是这次的风镜会是个什么性格,最初见到的风镜是清冷的,但心怀苍生的悲天悯人的青年;第二个风镜是刚出家不久软软糯糯不谙世事的小白包子;这个风镜虽然刚刚接触却有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

  白楚心里盘算着,这个梦境里面到底会有几个风镜?

  一时间,山风吹过,带着淡淡的竹叶的清香撩过风镜三人的衣袍,又毫不留恋的去往别处。

  风镜见白楚二人沉默不语,便不再过多言语,冲二人点头致意,然后抱着焦尾款款离去。

  白楚刚刚缓过神来,就只看见一抹青色的背影翩然离去,越走越远,只剩下一个小点,渐渐消失在他们视线范围内。

  浮烟:“......”

  就这?没了?这就结束了?

  浮烟转头,看见魂不守舍的白楚,戳了她一下,声音中藏着一丝连她都没有察觉到的宠溺:“别看了,人都没影儿了。”

  白楚头都不回的摆了摆手,一本正经的说道:“嘘,别说话。”

  浮烟疑惑:“怎么了?”

  白楚见人影彻底消失在尽头未曾回头看过一眼的风镜,转头说道:“你说,风镜到底有没有保留刚才的记忆?”

  浮烟一瞬间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要是他保留了记忆,那她别说大计了,啥也不行,出不了这个梦境估计都要被弄死。

  白楚继续说道:“他要是保留了记忆,为什么不回头看我一眼呢?”

  她转身,抚平衣服上的褶皱,心中的疑问如同杂草一般蔓延丛生。

  浮烟听此,也不禁想到,对啊,别说是认识的人了,就说不认识的人在他练琴的时候突然出现,也会有所好奇吧?被打扰淡然的走掉,没有丝毫的不悦和好奇,连交流的欲望都没有。这个类型的风镜简直是淡漠世俗,看破红尘的最终版本啊。

  和她之前见到的风镜简直判若两人。

  白楚看浮烟表情严肃的深思,问道:“你也感觉到了?他是不是和之前的很不一样?”

  浮烟说道:“他这个阶段是泯灭凡心俗性的阶段,任何人都入不了她的眼。在他的眼里,他即是万物,万物即是他。”

  说完,他也有点好奇:“他若不是真的对你有印象,像他这种人,应该不会主动打招呼的啊。这倒是奇了怪了。”

  白楚疑问道:“什么万物不万物的,他为什么会有这个阶段?”

  浮烟看着山脚下坐落的巍峨挺拔连绵不断的寺庙,心中有些疑惑,她解释道:“所谓泯灭凡心俗性,就是将自己的一切都供奉给他们所信仰的神明以此得到更高的修为,不被俗事所扰,方可一心证道。”

  白楚不甚了解,但也察觉出来了其中的不妥:“供奉神明,一心证道?那他们的思想和愿望都要摒弃吗?太可怕了吧?这样子和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

  浮烟感叹道:“每一个门派都有他们不同的方式提升修为,而风镜所在的万佛寺属于国寺需要护卫天下苍生。他们的责任比其他门派的责任更大,他们的修为也要比其它门派的深厚。”

  她顿了顿,接着说道:“这就是为什么万佛寺的弟子在修为小成之前都不会轻易下山的缘故。有多大的能力就要肩负多大的责任。”

  白楚忍不住替风镜叫屈:“可是,这样子对他们来说太残忍了吧!从一出生开始就被关在这里修炼,将自己的心都困在了这里。没有见过大千世界的繁华,没有经历过万丈红尘的缱绻,这些都不是他们的选择啊,为什么要让他们从小就接受这些,要比别人少经历那么多事呢?”

  浮烟眼神微微闪过一道亮光,转眼消失不见,她轻轻叹了口气:“有些人,从一出生就得背负他们已有的使命。”

  她笑着看着愤愤不平的白楚,说道:“你去过人间,那里是不是很美好?”

  白楚不明就里的点点头:“对啊。那里的太阳是暖的,人的笑容是和善的,那里的糕点是甜的。那个地方,滚滚红尘,简直让人眷恋忘返。”

  浮烟声音中带着往事:“岁月静好,那是因为有人在替他们扛着外边的一切啊。”

  白楚沉默了,低下头在思考着浮烟所说的话。她说的明明白白,通俗易懂,白楚不可能不明白。

  可是还是不甘心。

  不甘心风镜从小就受这些苦,不甘心风镜还没出生就被赋予拯救苍生的责任,不甘心风镜从来没有享受过人间繁华。

  “可是,为什么是他呢?”

  浮烟冷然反问“为什么不能是他呢?天下万民皆可使得,为什么他不行?”

  白楚心头那些言语叫嚣着翻涌至唇边又被她生生咽了下去,浮烟说的对,天下的苍生需要如此,从古至今,都是如此。

  可白楚还是忍不住问:“可万一他不愿意呢?他也有选择的权利吧。”

  浮烟见她语气软了下来,又不是很甘心的样子瞬间觉得有些好笑:“那你怎么知道他不愿意呢?”

  白楚见浮烟笑了,便知她是故意逗自己的,便抗议道:“你不可以这么堵我的!这么下去还怎么聊天!”

  浮烟哈哈大笑,声音悦耳如同铃铛在林中响起,惊起清晨还未苏醒的万物,她笑着说:“到时候再见到他你就问他拯救天下苍生他可愿意不就得了。”

  白楚抿了抿嘴,有些气不过,但是读书太少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便回头看风镜走过的那条崎岖山路,小路的尽头便是寺庙,因为距离太远,她并看不清山下的样子。

  白楚回头,赌气的说道:“还等什么下次,咱们下山,去庙里找他直接问出答案不不就好了吗?!”

  浮烟正笑着的脸有些僵:“有缘自会相见,何必非要强求一时呢?你还没见过其他地方吧,不如我带你走走看看?”

  白楚有些奇怪的看着浮烟,并未说什么,便点了点头,下山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