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曾有师尊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曾有师尊顾 穆清风至 2024 2020.07.14 23:21

  说话期间,风景已然松开握在白楚手腕上的手,抬头看了看如今的天色。

  本来一片晴朗的天色瞬间变的阴沉的不行,天上本来稀薄的云一层层的压了下来,空中的雪花大片大片的掉落,像是瞬间变了一个时节一样。

  经历了这多次的幻境和阵法,白楚表示一点也不慌。她看了看周围的景色:层乱叠翠的树林,连绵起伏的山脉盘亘在眼前。

  “难道又是幻境?”白楚有些无奈,但是已经习惯了,并没有太大的波动,只是随口吐槽道。

  说话期间,风镜上前,看了看天色,表情淡然。他伸手接了几片雪花,看着它们在手中融化成雪水。

  触感冰冰凉凉的,与真实无疑。

  头顶传来淡淡的声音,像是微风轻轻拂过耳旁,又像是心头被微微刺了一下。白楚瑟缩了一下,抬头看着风镜,有些发懵。

  风镜说道:“这个是真实的世界。”

  白雪悄然无声的下着,微风轻轻拂过。风镜看见白楚瑟缩了一下,下意识问道:“冷吗?”

  白楚摇了摇头,好奇的问道:“不冷,你怎么知道的呀。”

  声音小小的,有些娇弱,语气中有些不解,还多多少少带着点崇拜。听在风镜耳朵里面,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风镜也没有多想,拉开他们二人的距离,一副传道授业的样子。他指了指天上的雪花,又让白楚看着远处的样貌:“幻境之所以称为幻境,其中很大的原因就是将原先的场景刻画其中,让人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再者,这种杀阵的建立,根本上就是在被害人心头布下一个阵法,让他们在熟悉的地方,不知不觉的死去。而这里,”他看了看一脸蒙圈的白楚:“你眼熟嘛?”

  白楚摇了摇头,有些傻眼:“我们走之前不是还风和日丽的吗?我还以为……”

  她顿了顿,又说道:“我听说有的阵法是可以操控四季的啊,设置出来的季节和真实的一模一样。”

  风镜赞许的看了她一眼,说道:“的确有的阵法可以将四季囊括其中,可是需要的时间也十分长,他们的时间不够。”

  风镜将手中的雪水倒掉,想着既然白楚想知道,那就多说一些,给她补充一下知识。

  “你可知咱们离开是什么时间?”

  “太阳刚刚升起。”

  “不错,卯时三刻。可现在也才刚刚过去了一个多时辰。就算那些人是在我们刚刚离开就布下这个阵法,时间也是不够用的。”

  白楚有些震惊,眼睛圆圆的看着风镜:“我们在那里呆了那么长时间,怎么才过去一个时辰啊。”

  “因为,在浮烟的管辖空间内,一切都是静止的。”

  ……静止的。

  白楚以为自己经历了那么多,早已有了抗压能力,结果还是被打击到。她有些郁闷:“怎么我不知道啊。”

  风镜眼睛也亮晶晶的,看着有点垂头丧气的小姑娘,心中有些柔软。自己和她呆的时间久了,也慢慢领悟到该如何哄着她,如何顺着毛捋。

  他摸了摸她的头发,说道:“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你之前一心修炼,自然不是很了解这些,以后慢慢来就好了。”

  白楚从他手底下出来,一脸向往:“那你教我吗?”

  风镜看着一脸天真的小姑娘,本想拒绝,他在此只是和师傅一起讲经布道,度化世人。

  说到底,只是一场修行而已。

  他虽然放下了人妖之间的观念,可是他的师傅,他的宗门并没有。他与她做朋友已经是有违寺规,若是将她带回去教导,怕是会将自己的师长气的半死。

  但看着白楚一脸的期盼,风镜始终没有说出他心底的想法。只是默默点了点头:“等我们出去,我便好好教你。”

  白楚特别开心,拉着他的手说道:“那我们走吧。”

  刚走了两步,突然又停了下来:“诶,浮烟怎么还没有回来?”

  风镜看了看远方,那个黑影连同浮烟一起消失不见了。

  他默默的说道:“她怕是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了。咱们先走吧。”

  白楚想了想,点头说道:“那给她留一个纸条吧,省得她回来找不到我们。”

  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张羊皮纸,折掉一只小花枝,随手附带点灵力,将自己的地址写了上去。

  白楚拍的拍自己的杰作,十分满意。她又想到:“幸亏浮烟的时间是静止的,否则我要是这么久不回去的话雪昼非把我的腿给打断。”

  风镜有些可笑的看着拍了拍胸脯,一脸劫后余生的小姑娘:“你现在要回去吗?省得她把你的腿打断。”

  语气中带着淡淡的笑意。

  白楚点点头说道:“你要和我一起吗?我带你去见见我的朋友。”

  风镜想了想,点头答应。

  白楚继续说道:“等到了那里,你就把这个带上,可以遮掩你的气息,你就不用怕他们排斥你了。”

  她在风镜面前晃了晃手上的手镯,一脸的“我真聪明,快夸我”的表情。

  风镜看着眼前小姑娘手腕上的手镯,眯了眯眼问道:“这个手镯是从哪里来的?”

  白楚不疑有他,非常淡定的说道:“这是我家雪昼的啊,她从我见到她的时候都带着的。怎么,你见过吗?”

  风镜摇头:“没见过,这就是为什么我当时没有感应到你的妖气的原因啊。”

  风镜想到了其中的关节,便释然了。不再多想。

  雪昼看着面前的二人,心情有点复杂。

  有一种女大不由娘的感觉。

  婆婆和龟爷爷也是一脸的沧桑。

  白楚拉着雪昼,一脸兴奋的介绍:“这是我的好朋友雪昼,”又指了指风镜:“这是我之前跟你们说的风镜。”

  听了白楚的介绍,雪昼更是有些胃疼。她忍了几忍,挤出了微笑,对风镜说道:“我找白楚有事,先失陪了。”

  说着拉着白楚紧到一个角落里,压低声音忍无可忍的吼道:“你以为你把我给你的镯子让他带着我就不知道他是一个和尚,是一个所谓的正道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