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曾有师尊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白楚马甲掉了

曾有师尊顾 穆清风至 2203 2020.06.13 23:12

  饶是白楚这么迟钝一人,也察觉出来了一丝不对劲。

  光这里就有这么多寒生,那那么大的后山,得有多少寒生?

  细思恐极。

  风镜收了收情绪,看出白楚的疑惑和震惊,开口说道:“这里似乎被设下了阵法,这些寒生是被硬生生催生出来的。”

  一阵风吹过,一大堆透明中带着蓝色的寒生笑嘻嘻的被吹的东倒西歪,似乎特别享受这种力度的风。它们嬉闹着,追赶着,在白楚和风镜两人周围活蹦乱跳,一点也没有危机降临的恐惧。

  白楚有些头大,看着这些寒生,想着还有源源不断的寒生被催生了出来,有些头皮发麻。她气势不足的说道:“这么多寒生?得运到什么时候啊。”

  她转身,明眸皓齿中染上一层淡淡的忧虑:“风镜,你说有人故意制造出这么多的寒生,那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风镜看着有点怂包的白楚,心情好了很多:“当务之急,应先找到阵眼。毁了阵眼,就暂时克制住了寒生的诞生。之后再稍作打算吧。这里比较危险,我先送你出去吧。”

  白楚大手一挥,豪气冲天:“不用不用,我留在这里帮你。”

  笑话,危急关头,我怎么可能临阵脱逃,留我家美人一个人面对。

  更何况,她还想知道,风镜想去找谁呢。白楚咬了咬牙,心中暗想着。

  看着冲天斗志的白楚,风镜暗暗叹气,却没有了一开始的那种过于震惊的反应。

  甚至会产生一种错觉:虽然一般女子都会害怕这些山精野怪,但是他面前的这位可是白楚啊……

  她就是她,张扬放肆,合盖就与旁人不同。

  风镜想着,冲她点了点头,说道:“那你躲在我身后。”

  说完,便不再管白楚作何反应,闭目席地盘膝而坐,双手飞快的结印。

  白楚看着地上一脸宝相庄严的风镜手中结出一个个金色的印记,虽不知道这是什么,但出于妖怪天生对佛光的恐惧,下意识觉得很危险。

  她看着风镜脚下圆滚滚的寒生,在努力的往风镜身上爬,便好心的随手将它拎了过来,省得它被余波震到。

  风镜手中的印记渐渐形成一张复杂的符咒,初时金光闪闪,刹那归于平静。它悄然的立于空中,似乎不能对任何东西造成威胁。

  突然间,风镜眼睛中金光大盛,朝前方某个地方斥道:“破!”

  轰鸣声四起,原本无形的阵法突然显形,上面附着古古怪怪的文字,散发着银白色的光去抵御风镜的攻击。

  金光与银光相互碰撞,激烈交锋。

  渐渐的阵法的抵御微弱了起来,上面慢慢出现了蜘蛛网般的细纹,随着一声清脆的声响,阵法碎掉了。

  白楚还没来得及松了口气,便看到阵法消失之处有一个光影飞速的向风镜飞来,孕育着巨大的能量,抱着同归于尽的架势,势头惊人。

  白楚见风镜刚施展完法术,似乎没有反应过来有东西向他袭来,无法进行抵御。

  白楚心头一紧,情急之下跨出风镜的保护范围反手一股纯正的妖气澎涌而出,与迎面而来的光影相撞。

  电光石火之间,白楚的妖力刚和光影相撞,就像落在了漩涡里一般,与光影一起凭空消失了。

  世界归于一片平静,寒生增长的势头逐渐减弱,趋于平和。它们也不嬉笑欢闹了,看着刚刚施展法术的二人,老老实实的站好,瑟瑟发抖。

  白楚心中长舒了一口气,幸亏出手及时,免得风镜受伤。又有一丝疑惑:明明那个光影来势汹汹,怎么后续这么虚弱?

  正想着,白楚后背寒毛乍起:等等,自己刚才干了什么?!

  白楚身体有些僵直,她刚才情急之下好像动用了妖力来着?

  一时间,雪昼的毒舌,婆婆的一再叮嘱,龟爷爷的好心劝慰涌至心头,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

  出门在外,千万别让人知道你是一个妖怪。

  白楚心头发酸,得,这次不禁让人知道自己是妖怪,还在降妖除魔的人面前暴露自己是妖怪的。

  甚是心有戚戚焉。

  白楚想转身看看风镜的反应,又怕转身后的场景自己控制不住,一时进退两难。

  正在她纠结该如何才能处理得当时,身后的风镜站了起来。

  他刚才也是看到了白楚那一击之下汹涌澎湃的妖力,少说也有近千年的修为。

  一时间一位行事大胆,张扬放肆的女施主突然变成了神秘莫测的女妖怪,风镜心中五味杂陈,好大一会儿才消化掉这个事实。

  他心中警戒骤起,表面却不动声色的等白楚下一步反应。

  白楚背对着风镜纠结了好久,终是决定将事情全盘托出:他才说只要没有恶念不杀生的妖都有生存的权利,众生一切平等嘛。那是不是就代表有转圜的机会?

  白楚刚刚转身,被身后的风镜下了一跳。

  她看着面沉如水的风镜,长年哄雪昼的经验告诉她:你完了,美人真的生气了。

  说时迟,那时快。白楚还没来得及开口,周围的景色以白楚他们二人为中心迅速变换了起来。

  白楚:……这是个什么情况?!

  风镜脸色一变,环顾了一下周围的镜框我,又看了一眼刚才光影消失的地方。

  “中计了。”语气微凉。

  白楚:“……啥?”

  风镜看着一脸迷茫的白楚,哽了一下,下意识解释道:“你刚才发出的妖力,正好落入了他们的计谋中。”

  他环顾四周,像是在分辨这是哪种阵法:“原先的阵眼就是一个幌子,真正的阵法是那道光影,他们计划好了的这一切。”

  白楚有些方,这个阵法是借自己的手启动的?

  风镜看出了她心中所想,宽慰道:“不必过于自责,就算你不出手,我也会接下那道光影,结局还是一样的。”

  “那现在怎么办?”白楚脸色也随着气氛绷得紧紧的,颇为正经。

  风镜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说道:“这似乎是一个传送法阵,我们先静观其变吧。”

  只见天地间风云变幻,阵法正式启动,一时间狂风大作,小小方阵飞沙走石,瓦砾四起。

  白楚常年在湖底修行,才出水面来到人间哪见过这种场面,慌乱的不知该如何应对。

  这时,耳旁传来一个温凉的声音,接着眼睛就被蒙了起来,手掌被一只大手包住。

  那个声音响在耳边,白楚瞬间心里有了底:“失礼了,姑娘。”

  一阵狂风吹过,后山这一方寸之地枝零叶落,二人不见了踪影,只剩下这一群瑟瑟发抖的寒生一脸懵逼。

  吱,人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