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曾有师尊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曾有师尊顾 穆清风至 2077 2020.07.10 22:42

  白楚眼睛直直的看着他,倔强的等风镜回答她。

  风静悄悄的,后山本就少有人来,又因为今年天气寒冷,更是人烟稀少。广袤天地间,一片寂静,似乎就剩下他们两个。

  风镜看着面前的小姑娘,鼻尖红彤彤的,眼圈也红红的,突然有一种自己在欺负她的感觉。

  风镜心头下意识排斥了这个想法,语气却温柔了很多:“我没有要杀了他们的打算。”

  语气有些僵硬,一看就知道他从来没有哄过人。若是他同门的师兄弟看到他们师兄这么温柔,一定会惊得下巴掉下来。

  然而某个小姑娘还是不依不饶:“那你说捉妖是?”

  风镜耐下心,慢慢的解释道:“寒生它们这种妖,妖力微弱,必须在阴寒之气下才能生存。而且它们在没有外力的借助是不可能挪动它们的生存环境的。现如今此地虽然寒冷,可已是万物回春的时节,如果没有外力帮助它们换生活环境,它们也活不了多久。”

  他声音淡淡的,如同阳春三月的微风,温和且慈悲。

  “我说的捉妖,救它们。”

  上天有好生之德,万物都有其存在的道理。举手之劳若能救它们一命,也不枉他讲经布道,宣传佛法,普渡众生了。

  白楚见自己误会他误会了个彻底,脸刷的一下就红了,尴尬的想找一个地缝钻进去。但同时又有一丝说不出来的开心和释怀。

  风镜见白楚不吭声,便知道白楚已然明白了他的意思。

  白楚正在怔愣时,便看到一只修长白净,指腹带着薄茧的手冲自己手中的寒生招了过去。白楚随着手的举动抬头,便看见风镜口中念念有词的念着什么,眉目如冬天凌冽的泉水,不沾世间俗事半分,不似人间俗物。而他眉宇间又尽是悲天悯人之态,两种状态完美的糅合在一起,犹如天神下凡一般。

  “你在看什么?”

  声音在她耳旁响起,如淙淙流水一般叮咚作响。

  白楚回顾神来,看见面前的风镜一脸疑惑的问她:“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白楚笑意盎然的回道:“风镜你长得真好看。”

  这话说的是真心实意,不参半点水分。

  风镜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他从小长在寺庙里接触到人不多,更是甚少与女子接触,这次是他第一次随师父下山讲经布道,顺便除妖卫道,见过的女子大多温婉,就算有什么也只是私下和旁人说,从未有像白楚一样这么直白大胆的将心里话说出来。

  白楚落落大方的看着面前的风镜。见他耳尖红彤彤的念了一声“阿弥陀佛”义正言辞的对自己说:“佛法云: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红颜枯骨,白姑娘不要耽于皮相。”

  说完,单手拎着寒生的脖颈,左手化出一个上面绣着缠枝牡丹的锦囊来,将寒生放了进去。

  他双手合掌,行了一礼说道:“小僧还要去寻其他的寒生,先行一步。”

  说完,转身便离开了。

  白楚歪了歪头,看着远去的一袭白衣,突然意识到美人好像生气了。

  风镜说这番话的样子与雪昼生气时的神态一模一样。

  风镜似乎不是很喜欢别人说他好看呢。白楚心想着,每次夸他好看他都是神情冷淡。

  白楚细细的回忆了一下,雪昼生气时自己如何哄她的,想了半天挑了一个最为合适的方法准备去哄风镜美人。

  风镜来这里的目的便是为了将散落在这里的寒生收集起来,送到适合它们生存的地方去,那她帮他收集寒生,减轻他的工作量他应该会高兴一些吧。

  白楚默默的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便动力十足的开始了哄美人的征程。

  风镜看着面前嬉笑翻滚,肆无忌惮的玩闹着的寒生们皱了皱眉,怎么如此之多。

  古书中有记载,寒生一族,聚集而居,常见,一种阴气化生的小妖。每个地方的寒生都不过百,否则容易出现蚁多食象之景。

  但这次……多的有些不正常。

  光面前的寒生少说也有几十只,更遑论整个院子连着后山如此之大,里面的寒生更是数不胜数。

  风镜突然想到自己以为后山就只有一只寒生,便放心离开,留白楚一人在后山。风镜想了想,终是觉得留她一人于此太过危险,便打算折身找她。

  这时,一只憨态可掬的小寒生滚到了他的脚下。

  风镜:“……”

  他往后退了几步,这么大规模的寒生,普通念咒太过麻烦,大规模念咒又怕伤及无辜。风镜想着等找到白楚,再另做打算。

  只是他往后退了一步,那圆滚滚的寒生亦步亦趋的粘着他的衣角,似乎不愿放手。

  ……突然觉得场景很眼熟。

  风镜扶额,见它实在呆萌,心头一软,弯下腰将它拎了起来,叹了口气道:“既然如此,你便随我一起去找她吧。”

  “你要去找谁呀?”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风镜转身,看见一个一袭红衣,因为赶路有些急而气喘吁吁的女子,僵在了原地。

  白楚看着少有的呆在原地的风镜,不依不饶的问道:“你要去找谁呀?”

  风镜整只耳朵都红了起来,他顿了顿,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便转移话题道:“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白楚气鼓鼓的,略微有些委屈,自己巴巴的来找他,结果刚到就听到自家美人要找其他人?

  好气哦,可是还要保持微笑。

  但是自家美人问话,不情不愿的回答道:“你身上有股梅花的暗香,我跟着香味来的。”

  风镜下意识举起袖子嗅了一下,只闻到微不可闻,几乎没有味道的暗香。不知为何,突然有些烦躁。

  ……你是属狗的吗?鼻子这么灵?

  白楚有些懵逼,看着脸上有些薄怒的风镜,还不知道有个词叫做恼羞成怒,以为自己哪里说错话了。

  啧,美人果然都是喜怒无常的。

  风镜正在生气,突然意识到自己情绪的多变。之前的自己都是心如止水,万事无澜的样子,怎么一遇到她就这么情绪化?

  白楚看着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某人,不知道在想什么。就转身看了看周围。

  这一看不打紧,白楚震惊了:怎么这么多寒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