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曾有师尊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浮烟

曾有师尊顾 穆清风至 2021 2020.06.19 23:57

  那女子想了想风镜的前不久的暴力行径,俊美的脸上有些狰狞。她深吸了一口气,压下自己的情绪。

  白楚一脸单纯的看着那个女子变了几变的脸色,有些疑问道:“难道不是吗?”

  一口老血梗在心头。

  见白楚一直盯着她,那女子脸僵了一下,笑的有些勉强:“是是是。”

  白楚听此,笑眯眯的冲她点了点头。

  心满意足。

  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突然肚子叫了一声。白楚不好意思的冲她笑了笑,径直走到喜桌旁,拉开一个小凳子大大咧咧的坐下,说道:“我已经好久没吃东西了。”说着拈起一块桂粉糖糕问道:“这东西能吃吗?”

  并不是她死守规矩有礼貌,只是镜子中存在的东西,大多也是幻境所化,保不齐是什么东西变成的,还是问一下为好。

  那女子有些无语的笑了笑,眼神中似乎回忆往昔,自己曾经有一位故人,也是如此。

  她调笑道:“你一个修炼了这么多年的妖怪,还会挨饿吗?怎的如此馋嘴?”

  见她这儿么说,白楚便知道这是可食用的,便放心大胆的咬了一口,她嚼了几下,咽下之后一脸“少见多怪”的表情:“我是修行的妖怪,可我也没有辟谷啊。再说了,没有美食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说的那叫个义正言辞,大义凛然,不容反驳。

  白楚咬着糕点,蒙头苦吃,神游天外。

  那女子也没什么举动,安安静静的倚在美人塌上,神色温柔的看着她。

  白楚吃东西的时候,前方有束目光炯炯有神的盯着她,饶是她心理强大,不动声色的吃着自己东西。

  室内罕见的沉默。

  对那女子来说,这场面有些温馨,但对白楚来说,就是如芒在背,如坐针毡了。

  白楚一开始吃的还比较斯文,到最后已经是风卷残云了。她吃完最后一口,抬眼便看见设计将她困在幻境里的人一脸温柔的看着她,寒毛乍起。

  许是灯光的缘故,白楚吃惊的表情加上嘴角的残渣也显得可爱了许多。那女子看着她,眼神直直的像是透过她再看一位故人。

  “你很像我的一位故人。”

  声音淡淡,如月光溶入院落,桃花绽放枝头。

  白楚吃饱喝足,慵懒的像只小猫:“你也像我的一位故人。”

  那女子略微有些惊奇,感兴趣的问道:“哦?是吗?”

  白楚点点头,很是骄傲:“她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那女子心中不知可否,甚至有些好笑,她身为鲛人一族,在族中也是为人称道的美貌,鲛人族族长甚至如此夸赞她:三百年内,无人容貌可在你之上。

  再好看,能有她好看吗?

  她眼中带着矜持且有些傲慢,大大方方的说道:“我的名字是浮烟。”

  那女子一脸傲娇,坐等白楚的夸赞,六界之中,浮烟已不再是一个名字,而是一种形容词。她之前的美名远扬,有段时间甚至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白楚低头念叨了两遍她的名字,抬眼一脸真诚的说道:“浮烟,好名字。”

  等待夸奖的浮烟:......就这?

  浮烟脸抽了抽,她在白楚念自己名字的时候已经想好了那些曾经对她赞叹已久的溢美之词,想着白楚再怎么也会说上几句,然后自己谦虚一下,赞扬一下她的美貌,完成这项有重大意义的社交。

  结果......

  就这?就名字好听?你就听出来名字好听了?你不想想别的?

  美艳的新娘在遇见白楚这短短半天的功夫被气得两次变了脸色。

  她和那个人果然,不仅是个吃货,还是个嘴残!

  凭借强大心理素质迅速平复了心情的浮烟在心头默念好几次“莫生气”后,微微咬牙切齿道:“你真的没听说过我的名字?”

  白楚甚是诚实的摇了摇头:“不曾,几日是第一次。”

  浮烟弯了几次嘴角硬是没弯下来,她知道白楚沉迷修行无法自拔,不甚关心是世间俗事,也知道自己那个时代过去了好些年,但还是咽不下这口气!

  到底是多孤陋寡闻才会连她这个被誉为“神的旗帜”的名字都没听过啊!

  浮烟内心疯狂吐槽,面上保持着冷静,这个时候不能凶,不能凶,不能破坏计划。

  想着想着又觉得自己有点可悲,当年众星拱月的她居然沦落到要像一个不知人情世故的小姑娘身上找存在感了。

  不过,等这次事情完成,计划实施。自己的心愿得偿所愿之后,自己就能回到那个万众瞩目的人间了。

  回到那个花是香的,树是绿的,心是暖的的人间了。

  浮烟心底叹了口气,收拾好自己的情绪,看着一脸天真无邪的白楚,已经停止跳动的心脏突然有些发酸,她是无辜的啊。

  可是,她们又何尝不是呢?都是自己当年的一念之差才造成今日这个局面,也只有自己可以挽回这个局面。所以,无论有对不起白楚,浮烟还是选择了下手。

  浮烟眼神飘忽,声音有些懒散:“我之前有个妹妹,”她笑了笑,“和你很像。”

  “你俩都喜欢吃甜食,都不谙世事,很是天真无暇。她很善解人意,是我们家最温柔的姑娘。”

  白楚心中好奇:“啊?那她现在在哪里啊?”

  浮烟依旧笑着,只是笑意中带着深沉的悲伤,她低下头回忆过去:“她啊,是个特别爱吃唐的小姑娘,每次我出去,她都要我给她带各种各样的甜食,若是不带,便会和我耍小脾气,每次都是自己气消了再过来找我。每次我伤心难过的时候,她都会陪着我......”

  她像是沉浸在自己的过去中,丝毫没有听到白楚的问题,自顾自的想着,自顾自地说着,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弱,直至听不见。

  白楚被她的悲伤感染,沉默的看着她,也不再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白楚以为她不会再说的时候,浮烟开口道:“她生我的气了,去了很远很远的地,不愿意再回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