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曾有师尊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问心镜

曾有师尊顾 穆清风至 2002 2020.06.20 23:19

  浮烟声音淡淡的,神情也淡淡的,似乎在说今天天气很好一样。

  只是白楚心头一窒,她从浮烟的身上感觉到了浓重的悲伤铺天盖地的压了下来。

  气氛略微有些压抑。

  白楚静静的坐在凳子上看着浮烟的悲伤,虽然心里明白她只是为了让自己同情,但以真实事件为例子,在勾起白楚同情时,也引出来了自己长年隐在心底的那道疤痕。

  夜凉如水。

  室内一片安静,两人对坐着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灯影摇晃,灯芯时不时的噼啪一声。屋外乌云渐渐散去,月光照在月桂树上,斑驳的影子映在窗上,更显清幽之意。

  白楚皱了皱眉头,觉得哪哪都不太对劲。又不知是哪里不对,看着眼前美人悲伤逆流成河,自己又是个见不得美人愁苦的。以前雪昼英气十足,脾气豪爽。跟她吵架都是直接不理她,她哄哄哄的她回心转意也就好了。

  实在没见过这个阵仗。

  白楚有些头疼。

  虽不知要说什么,但是说点什么总比什么都不说要强一些。白楚想了一想,硬着头皮尬聊道:“你们之间到底为什么闹矛盾啊?不妨说来听听,找找郁结所在?”

  话音一落,白楚自知失言。这本来就是浮烟的伤心事,自己又叭叭的提起来,着实有些过分。

  在白楚深刻反省自己时,浮烟也有些意外。她原本以为从白楚这里下手会容易一点,所以自己先以助人为乐的声音做引;又听说白楚对美人有极大的兴趣,便以倾城之姿出现;想着女子心软,又用悲惨故事作饵,本来以为这些可以让白楚对自己产生信任,进而帮助自己实现目标。

  结果……

  白楚倒真的是个傻白甜,见的世面颇少,自己做的局她一个也没往里钻。

  话术好是好,可别人不按套路走啊。不仅不按套路走,还别出心裁的提问了,提的问题还让她不知如何回答。

  浮烟内心天人交战,表面却一副平静的会忆往昔。

  想了许久,想出来了一个相对比较能让人信服的理由:“我当年自仗着美貌,以为所有人都会为自己的美貌折服,拜倒在我的裙下。妹妹劝我谨言慎行,我不仅没听还故意气她,找了一个人间的男子在一起。之后发生了很多事,妹妹一气之下便不再与我联系,不愿回头。”说完,还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甚是心痛的模样:“都怪我当时不辩是非,明善恶,导致这一事情的发生。”

  白楚愣了愣,见她真的将陈年往事和盘托出,却不觉得是个大事,安慰道:“这么些年过去了,想着妹妹应该也不生气了。等她气消了,会回来找你的。你就不要太难过了。”

  听到白楚这句话,浮烟的眼角突然闪现出一抹红色,因为她的着装大片大片的红色,突然出现于眼角又一闪而逝的红色自然没有被注意到。

  浮烟眉眼有些古怪的妖异,她笑了笑,有些欣慰:“你也是这么想的啊。”

  她顿了顿,声音中终于带着点轻快:“我也是这么想的,借你吉言,托你的福,想必妹妹一定会早些回来的。”

  客气话很多,白楚总是觉得哪里怪怪的。

  浮烟站起身来,腰若扶柳不赢一握,她走至窗前,稍一用力便推开了窗子,皎白的月光顿时洒满了整个屋子。

  浮烟转头笑着看着白楚,说道:“我帮你获取风镜的真心,你也要帮我一件事情。”

  白楚点头道:“好,你说。”

  正襟危坐,严阵以待。

  浮烟又笑道:“你不要那么紧张啊,我要你帮我办的事情必然不会超出你的能力范围的。放心,很简单。”

  说着,手一挥,一面和白楚身旁一模一样的镜子便出现在了浮烟手里。

  晚上的院子里时常有风,吹的帷幔上下翻飞。

  浮烟莲步轻移的走向白楚,像一个好心的大姐姐一般:“知道你进此处已大半天,担心风镜的处境,呐,这是与外界相连的问心镜。在这里你可以看到所有你想见的。”

  浮烟越走近白楚,心中的古怪就越上下翻腾。不知为何,虽然面前的女子相貌与妹妹完全不同,但她的一些行为举止,一些爱好,慢慢走进甚至连妹妹身上的特有的香味也是一样的。

  这不禁让浮烟有些多心。

  她是想让族人重新回到那个温暖而富饶的地方,并且愿意为此付出所有的东西,哪怕肉身化为尘土,灵魂归于十八层地狱也在所不惜。

  但,这个代价不能包括妹妹。

  白楚身上有很浓的妹妹的味道,但不管是灵力波动还是其他都和妹妹完全不同,且丝毫不知道她的样子。

  若是妹妹再看到她,肯定恨之入骨,怕生啖其肉也不解她心头只恨。怎么可能装作不认识?

  难道……

  一个大胆的想法出现在浮烟的脑海中:难道妹妹已经投胎转世变成了摆出这个模样?

  想到这里,浮烟就有些举棋不定了,万一白楚是妹妹的转世,她用妹妹生祭,岂不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嘛。

  为了安全起见,该是试探一下为好。

  短短几步路,浮烟大脑中已是九转回环。

  她将问心镜放置一边,有些慈祥的看着白楚。白楚被看的发毛,问道:“怎么了,你这么看着我?”

  浮烟压下心底的期待,随意的说道:“越走近越觉得你和我妹妹神似非常。一个恍惚,倒觉得是我妹妹回来了呢。”

  白楚:……这个女人阴晴不定的好可怕。

  浮烟没有理会其他,接着问:“你修行这些年,可对鲛人一族有所了解?”

  白楚实诚的摇摇头,实话实说:“我一心修炼,不大了解。”

  浮烟也不气馁,继续问道:“那你听到鲛人一族有没有一丝好感和喜欢?”

  白楚道:“自然是喜欢的。”

  鲛人族多生美貌之人,白楚洗好美色,自然对鲛人一族心生向往。再者雪昼也是鲛人,也算爱屋及乌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