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曾有师尊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曾有师尊顾 穆清风至 2020 2020.07.28 23:07

  声音袅袅,带着漫不经心的诱惑。

  白楚沉默着不说话,看了看风镜,眼中有种奇异的神色一闪而过。

  那个声音似乎可以看到屋子里的情景,她见白楚微微有些动摇,便接着说道:“他对你很重要吧。”

  “他是个和尚,一心向佛,你若不采取行动,这辈子都只能远远的看着他了。”

  那个女子的声音盘旋在白楚耳边:“你那么喜欢他,能忍住不靠近他吗?”

  声音幽幽的叹了一声,似乎替白楚在惋惜:“我吧,最恨这人间情苦,想要为天下人凑成美好姻缘,让有情人终成眷属,这才给你筹备了这张婚礼。可惜啊,你看那人,不愿意和你拜堂成亲呢。”

  “你看,他不愿意呢。”

  白楚眼神一晃,慢慢的坚定了起来。她看着一身红依旧清冷绝尘的风镜,一心一意的在念经超度,没有分给她半分目光。

  他心怀苍生,也只有苍生。

  白楚垂下眼睑,鸦羽般的睫毛轻轻颤抖,倏尔抬眼,她在心底说道:“你帮我。”

  那个声音带着笑意,很是愉悦:“好呀。”

  白楚沉吟了一下:“你有什么要求吗?”

  那个声音勾勾的拖着尾音,像是诱人灵魂的鬼魅:“先帮了你再说啊~”

  声音空灵,飘忽不定,尽量表现的非常真诚。

  那个声音知道白楚刚修成人形不久,不知人间世事,心性不稳,所以选择先从白楚这个地方攻破。

  白楚很是惊喜:“真的?那就多谢你了。”

  果不其然,白楚就和她料想的如出一辙。

  “我应该怎么做?”立于原地无法动弹的白楚仿佛一个只关心如何让得到情郎的心的痴情女子一样,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处境,只想要知道那个声音的办法。

  那个声音娇笑了一声,很满意白楚的反应。

  “你拿着这面镜子,我施法,不要心中抵抗。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骤然,白楚觉得自己身体稍稍有了点暖意,手腕可以稍微活动。那个声音还比较谨慎,没有将她身上的禁制全部解除。

  白楚拿着那面铜镜,上下翻看了一下,除了年代久远留下的痕迹,铜镜边缘又一丝微不可见的生锈之外,一切完好无损,可以看出它的主人很是爱惜。

  “准备好了吗?”那个声音有些严肃,“不要心存杂念。”

  白楚听她的这句话,心中一颤,想到风镜之前的嘱咐,冷冷清清的不带人间烟火。连忙收敛了情绪,正色回道:“这是自然。”

  手于痛经接触的地方突然传来一阵灼热感,如同烈火燃烧一般。幸好,在她下意识松手之前,白楚就已经到了另一个

  帷幔无风摇晃,一张桌子上摆着喜庆的食物,屋子的窗上贴着大大的喜字剪纸,龙凤花烛在床边的灯座上静静的燃着。

  和她刚才见到的房子一模一样,连龙凤花烛上那道细微的不平整也一模一样。

  白楚这时已经可以随意走动了,她一脸震惊的看着这个地方,惊讶的问:“这个房间怎么和刚才的那个一模一样?”

  一阵风拂过白楚,飘向了她的身后。

  白楚猛然回头,看见了一位身着华丽繁复的嫁衣的女子懒懒的半倚在美人塌上,凤冠霞披美艳的不可方物。

  那女子皮肤白的透明,五官精致的恰到好处。

  她就那么斜斜的靠着,涂着丹蔻的手指纤长细白,握着一把团扇悠悠的摇着。

  见白楚不见掩饰的将心中想法说出来,女子丝毫不以为意:果然不加掩饰,心如赤子啊。

  她将手中的团扇收了起来,笑的风情万种:“这里啊,是镜中啊。”

  看着白楚微变的脸色,似乎被逗乐了一般,女子以手捂嘴咯咯的笑了起来。

  “这里啊,和现实中相连,自然与刚才的屋子是一样的。”女子心情大好的解释道。

  “和现实相连?”白楚接着问,“那这个镜子就是连接二者的媒介了?”

  “不错。”那女子赞赏的看着白楚说道。

  “既然与外界一模一样,那风镜呢?”

  那女子愣了愣,转而心中暗笑,果然是个一心系着心爱之人的单纯女子。她也没往其他地方想,无论是那人所说的还是这两天白楚的行为完全表明她就是对这个尘世不甚了解,一心扑在风镜身上的傻白甜的小姑娘。

  于是,她好心安慰道:“你是被我召进来的,风镜自然还在外边。放心,他很安全。”

  白楚这才放下心,不再担心独自在外的风镜,她接着说道:“那......这里有什么可以让她喜欢我的办法吗?

  白楚神色少见的紧张,她静静的站在那里,等着她的回答。

  只见那个女子眼神烟波微转,轻轻的笑了一声:“这个自然。你听说过情人蛊吗?”

  “情人蛊?”

  “妖族边界中盛开的月昙,与蛊虫相生相伴,经由特殊的炼制,分为子蛊和母蛊。你将子蛊放在他的身上,自己留着母蛊。他就会不可自拔的爱上你。”

  白楚有些担心:“会不会对他有什么伤害?”

  她只想和风镜长长久久的在一起,可不想伤害到风镜。

  那女子神色淡淡的,脸上满不在乎的说道:“这种东西,强制改变人的心思和愿望,必得付出代价。要么是你,要么是他,你自己决定。”

  她并不想听白楚的回答,她也不是没有诱惑过其它的痴情女子,人性大多自私,在不触及自己利益的情况下,表现得特别深请,可一旦触及了她的生命安全,选择让对方活命的人少之又少,简直凤毛麟角。

  白楚思衬再三,权衡了一下利弊,深吸了一口气,下了很大的决心:“那就我吧。”

  “......?”

  见那女子有些震惊,像是不理解自己的选择,白楚一本正经的跟她解释道:“我是妖,他是人,而且他那么娇弱我自然要保护他了。”

  说的一脸认真,言之凿凿。

  那女子一阵无语:身体娇弱?这是形容男子的吗?这是形容风镜的吗?你没见他一个佛印撕开结界的场面是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