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曾有师尊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入梦

曾有师尊顾 穆清风至 2044 2020.06.21 23:12

  浮烟还想要进一步确认,却被白楚一句话打消了念头。

  “我修行这么多年,见过不少种族,只有鲛人族的样貌是世间顶尖的。古人云,食色性也。我见着长的好看的自然心下欢喜。”

  “那……”浮烟刚想接着问,突然反应过来,鲛人一族被灭已有三百多年,而据白楚自己所说她一心沉迷修炼,修出来了人身之后才出关。

  浮烟眉头一皱,可是白楚修出人身才两百多年,怎么会见过鲛人一族?

  刚才丢失的理智突然上线,浮烟的心思活络了起来。

  难道鲛人族还有其余幸存下来的族人?

  “你也见过鲛人族?”

  浮烟知道问了一句废话,但是还是想从白楚口中得到答案。

  “对啊,千真万确。”

  不仅见过,还朝夕相处呢。白楚心中想着。

  雪昼她是鲛人族的事情只有她,龟爷爷和婆婆知道。雪昼很不愿意提及以往的事情和她自己的身份,对外的身份也只是鲤鱼精。知道她身份的人并不多。

  白楚也从来没有和别人说过雪昼的身份。

  见浮烟一直问关于鲛人族的身份,白楚想着很有可能和雪昼的过去相关,便下意识透漏一些消息引着浮烟继续说下去。

  果不其然,浮烟笑道:“你怕不是被骗了。鲛人三百多年前已经被灭族了,全部身亡无一例外,你怎么可能见过真正的鲛人?”

  “三百年前就被灭族了?”白楚摸了摸下巴,有些心疼雪昼:怪不得雪昼从未提过自己的家人,难过她的性子古怪孤僻。

  原来是经历了这样惨烈的事情。

  白楚心里暗暗想着,等这次回去了,一定给雪昼捎好多好吃的抚慰她受伤的心灵。

  “与其它妖族不同,鲛人有自己的骨气和自傲。旁的妖怪化了人,自然要越像越好,所以环肥燕瘦高低胖矮各不相同,和人类几乎无甚差别。只有鲛人一族,化性必定要是最好的皮囊,且所有鲛人的右耳上都有一个莹蓝色小巧的花纹,这是鲛人族特有的标志,其旁的学也学不来。”

  浮烟说着,无比骄傲。

  白楚低头想了想,雪昼右耳好像的确有一个样式古怪的花纹,她说的也倒不错。

  不过浮烟是怎么知道这些的?白楚猛地抬头,只见对面美人的右耳上赫然是一个莹蓝色的花纹。

  浮烟见白楚突然看向她的耳朵,便知她已经知道她是鲛人一族。

  “你……”

  “不错,我也是鲛人一族。”浮烟对着白楚的眼睛,大大方方的承认了。“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我的同族现在在哪里,她过得怎么样吗?我着实有些好奇。”

  白楚下意识想要张口说出来雪昼的下落,但想到雪昼平日里郁郁寡欢,甚少提及她的族人,似乎不想将自己的过去展现给别人。

  于是自以为很巧妙实则非常生硬的转了话题:“你说这个可以见到想见的人?”

  桌上的铜镜安安静静的躺着,和普通的镜子别无二致。

  浮烟:……

  好气啊,可是还要保持微笑。

  “自然,此物名为问心镜可以借助此物去见你想见的人,甚至可以进入对方的识海或睡梦中。”虽然心急想知道同族的下落,但是还是要以大事为主,不能太急躁,徐徐图之,徐徐图之。浮烟在心中这么安慰着,耐心的解答白楚的问题。

  “那我们现在要干什么?”

  浮烟勾起唇角,将镜子推到白楚面前:“你心中想着谁,就默默地念着他的名字,他就会出现在这个镜子里。”

  白楚不做他想,乖乖照着浮烟的说法去做。果然镜子中出现了风镜所在的地方。

  大半天已然过去,风还没有完成超度仪式。面若冠玉的脸上神情严肃,艳俗的大红色穿在他身上,有一种特别的味道。

  白楚静静的看着他,虽然现在风雨欲来,但见着他总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白楚转头:“接下来要怎么做呢?”

  浮烟又半倚在椅子上,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这就要看你的选择了。你是要入梦还是要进识海?”

  “入梦和入识海的区别是什么?哪一个伤害比较小?”

  浮烟懒懒的,有些不上心,觉得自己这次的事情办的已经是十拿九稳了。

  她没有告诉白楚的是:问心镜虽神通广大,但也只是一件物品,只有真正心中有彼此的人才会出现在这个镜中。

  所以她压根儿就不担心这次的行动。无论对风镜种不种情人蛊,风镜对白楚都是有情的。

  既然有情,情人蛊的效力也就越大,风镜毁的也就越快。

  风镜毁了,她的大计就完成了一半。

  “无论是识海还是睡梦,都能种情人蛊,只不过识海的效果比较强,而且不易被发现。”

  “那哪个伤害大?”白楚不依不饶的继续追问,非要问出个究竟来。

  浮烟有些头疼,这丫头太倔了,不依不饶的要问出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浮烟想着,要是不告诉她实情,白楚这丫头难念死心眼的认为自己害了风镜,到时候再做出偏激的事情。

  接下来白楚还有用,浮烟心中略有遗憾:估计是不能种识海了。

  “效果越好,伤害越大。”

  浮烟还是不死心,挣扎了一下:“可是识海是最有效的啊。”

  白楚笑着摇头拒绝了。自己只是想跟风镜两情相悦,并不想伤害他,自然要选择对他伤害最小的来。

  浮烟僵持了一会,见白楚心已决,便无可奈何,妥协道:“好吧。”种梦境就种梦境吧,总比没有强。

  浮烟与白楚的各执铜镜一段,浮烟施咒,神色严肃。白楚静静的看着镜中的风镜,眼神忽明忽暗,不知道在想什么。

  忽然,白楚眼前一白,周围的光过于明亮,白楚下意识闭了闭眼。

  过一会儿,浮烟的声音响在耳旁:“好了,睁开吧,到了。”

  白楚这才睁开了眼。

  眼前的景色刹那间迷花了她的眼。

  白楚一直以为风镜是那个高高在上不可亵渎的得道高僧门下最得意的弟子,梦境也应是古板教条,冷冷清清的。

  谁知……竟有如此景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