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曾有师尊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青色印记

曾有师尊顾 穆清风至 2075 2020.07.25 23:10

  白楚这千百年来,只是修炼并不是很懂这人间和妖界发生的事情,也没有见过这种奇葩的事情。

  虽然这些年在雪昼的威逼利诱下啃了不少《妖界通史》啊,《妖界编年史》呀什么的,掌握了妖界的发展流程和未来的发展趋向可是这种奇葩事情,她是真的第一次见。

  风镜下意识的拉住她,说道:“别靠近她,你会被吸进去的。”

  风镜面色严肃,一改之前的漫不经心。

  白楚好奇的问道:“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啊?雪昼她是发生了什么变异嘛?多了什么特殊能力?这种变异对她来说是好是坏?”

  一连串的问题劈头盖脸的砸向风镜。

  风镜皱着眉头,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雪昼,眉头越拧越深,他看看白楚,欲言又止。

  白楚被他看的有些发毛,不禁问道:“到底有什么事瞒着我呀?你告诉我呀?我什么都不知道好心焦的。”

  风镜想了想,轻轻的按住白楚的肩膀说道:“接下来我说的事情可能很大程度上影响你和雪昼的关系,但是你不要因此对雪昼有什么隔阂,她是真心实意的对你的。”

  白楚看风镜突然严肃了起来,心中迷迷糊糊的有了一个预感。她的小脸拧巴了起来,委委屈屈地看着风镜说道:“雪昼不会是发生什么坏的变异了吧?”

  见风镜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眼神,白楚心中有些东西轰然倒塌。

  她捂了捂额头,有些心塞的跟风镜说道:“你先研究一下怎么治疗雪昼,我想一个人静静。”

  然后自己拖着一个小板凳,捧着腮帮子,一个人念念叨叨的说碎碎念:“完蛋了完蛋了,雪昼这次清醒过来,知道自己被我气的发生了坏的变异,一定会杀了我的。”

  “我不就是把我喜欢的人带回来了吗?雪昼怎么突然这么激动。”

  “唉,雪昼果然是年纪大了,扛不住惊吓。”

  风景一边想着该如何缓解雪昼这种异常情况,一边偷听白楚的碎碎念。听到白楚一个人嘀咕到雪昼年纪大的了的时候,不由得失笑:“你这般编排雪昼要是被雪昼听见了少不得要被他拎着耳朵教训。”

  白楚瞥了一眼风镜,有些郁闷:“你不要理我,让我一个人安静会儿。”

  风镜:……刚刚我还是你的心你的肝你的宝贝甜蜜饯呢?

  就这?

  见自己说的话有些重,风镜有些委屈都不吭声了,白楚又巴巴地跑到前面道歉。

  “风镜,对不起呀,我刚才说话有点重,我只是有些担心她,所以……”

  白楚给了风镜一个“你懂得”的眼神,便不说话了。

  风镜看了一眼白楚,用身体力行的表示自己不懂,不想与白楚说话。

  白楚有些无奈,怎么好好的一高僧就变成这个样子了?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白楚转过去看,风镜风镜转头表示不想搭理白楚。白楚毫不气馁的又转了过去,风镜地将头转向了另一边。

  电光火石之间,风镜发现了雪昼额发覆盖下的一个青色的印记。立刻收了与白楚玩笑的心思,正色道:“小白,过来看。”

  白楚:……?之前还叫白姑娘来着?现在叫小白?所以爱会消失对不对?

  但是他抬眼看了一下风镜,一脸严肃不像开玩笑的样子,便用,转了过去看向风镜:“怎么了?”

  风镜抬手指了指雪昼的那块青色印记问道:“你见过这个印记吗?”

  白楚有些震惊,自己与雪昼相识将近三百年,雪昼的脸上一直都是白皙通透,一尘不染不似人间俗物,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一块青色的印记。

  她摇了摇头,表示了自己的震惊。

  风镜却是笑了为了安全起见,他又接着问道:“是从来都没有见过,还是雪昼的头发挡着你没有仔细看?”

  白楚十分严肃的摇了摇头说道:“相信我,我的记忆力是从来不会出错的。”

  风镜想了想白楚当年调戏自己的事情调戏完就跑路在见到他时表示没有见过他的事情。对白楚的记忆力表示很是怀疑。

  白楚很明显地看到风镜眼中的不信任。气鼓鼓的说道:“就算我的记忆力不好,可是雪昼之前也是换过发型的呀!我总不能连随着我逛街的额头上有没有一块青色印记都不知道吧?”

  风镜点了点头,表示了解。

  随即发力,不在统一排查,直接将金色的“*”字印在了雪昼的额头上。

  既然一切都没有问题,那么这个就是问题的关键。

  说时迟那时快,金色的“*”字一靠近我,那个青色的印记就开始游离了起来,白楚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震惊的将刚才的情绪抛之脑后,愕然的说道:“这个印记,是活的?”

  风镜点了点头,加重了力道,在“*”字金光笼罩下,青色的印记很快就停止不动了。

  彼白楚松了一口气,说道:“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对这个印记?打散?”

  这个印记害的雪昼差点没命,和雪昼情比金坚的白楚自然对这个东西没有什么好的感官,只有厌恶。

  风镜点了点头:“这个东西大概就是导致雪昼昏迷的罪魁祸首,”他看了一眼蠢蠢欲动的白楚有些无奈的说道:“打散是一定要打散的,但是现在当务之急我们要查清是谁做的这些事情。这个青色印记似乎可以给我们带来一些线索。”

  白楚挑了挑眉,十分上道的接话:“你的意思是这一切的事情都有联系?”

  风镜点了点头:“不错,从我们在后山相遇的时候,我们似乎就掉入了某些人的陷阱里边。无论是和浮烟的相遇,还是我们轻而易举就打碎的杀阵,还有现在昏迷不醒的雪昼。这一切的一切都特别的诡异。”

  “那要不我们先将这个青色的印记用法力给它逼出来再好好研究?”白楚实在忍受不了它在徐州的脸上呆着。

  风镜想了想,点头:“也未尝不可。”

  得到风镜的允许后,白楚磨拳擦掌的准备动手,身后一个声音传来,带着急切和紧张:“住手!万万不可!”

  白楚惊讶的看着这个火急火燎的人的到来,震惊的说道:“浮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