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曾有师尊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天裂

曾有师尊顾 穆清风至 2017 2020.07.07 23:39

  “原来你在这里,倒是让我好找。”那人一袭白衣,紫金冠将头发高高束起。其余装饰一应皆无,显得尤为素净。

  来人面容俊美,眉眼含笑,好一幅翩翩公子温润如玉的形象,任谁见了都会忍不住想跟他亲近亲近。

  除了陆之道。

  陆之道往后推了一步,神情严峻,如临大敌一般。摘下面罩的陆之道露出的面容也不过一二十岁的样子,容颜昳丽,一双桃花眼眉目含情,也是人间少有的好容颜。

  可是与这个人相比,总归是少了一些清贵稳重之感。

  陆之道瞥了一眼浮烟,上前一步,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崔珏,又是你搞的鬼?!”

  崔珏笑了笑,素白的手掌骨节分明,凭空多出来了一把扇子。他摇了摇扇子,扇走飘到他身旁的雾气,有些可笑地说道:“陆兄请不要老是对我有偏见啊,不能每次出问题了都是我干的吧。”

  不知为何,浮烟在他语气中听出来了宠溺的味道。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摇了摇头,赶走了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继续默不作声的看着事情的发展。

  她终于明白陆之道为什么老是喜欢站在一旁看热闹了,因为,看别人的热闹实在是很爽啊!

  陆之道哼了一声,语气有些气急败坏:“不是你干的还是我诬赖你了不成?每次我这边出了问题你总是第一个出现,怎么,来看我笑话?”

  崔珏听了这些无理取闹的话也不恼,依旧轻摇扇子走至他们身边,看着地下零落的补天鼎的碎片,捡起仔细看了看,不禁有些咂舌:“啧,这天雷来的可真是实在,虽说不是真的补天,可好歹也算是高仿,也是用千年的乌石锻造而成,居然被劈的碎成这样,”他转头有些好奇的问道:“这位姑娘,你到底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能让天道下这么大的雷来惩戒?”

  浮烟有些尴尬。果然热闹不是一般人能看的,保不齐就引火上身了。这个人看起来温润如玉,一身的公子做派,可这说的话却是句句扎心。

  虽然在这口大鼎炸裂的时候陆之道心里就有了计较,也想着自己被骗了,可是这么明明白白的被崔珏说出来多少有些伤颜面。况且浮烟也算是自己的人,以后的事情还需要她才好进行,自然还是要维护一下她的脸面的。

  陆之道脸色很是难看,在崔珏面前总觉得自己像是个小丑一样的无力感让他很是愤怒:“崔珏,你来这里到底要干什么?”

  见陆之道着实动怒了,崔珏脸色不变,依旧淡然:“我听说你要利用天裂来对付我,便过来瞧瞧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语气轻描淡写,好像在说今天的天气不错,你吃饭了吗这些话题。在陆之道耳中,却尽是嘲讽之意。

  他说这些,不过就是想告诉他陆之道你做的一些他都知道,他只是不把你放在眼里罢了,你的大计对他来说不过就是小打小闹孩子玩的游戏一样上不到台面。

  这般想着,陆之道有些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完全不想再跟他废话直接上手好了。

  崔珏依旧泰山崩而面不改色:“按你的野心,你想除掉的不只是我一个吧。自然,有这个想法的不只不一个,小陆我们同僚一场,自己的事情关门解决即可,要是咱们内部自相残杀让别人捡了便宜,岂不是辜负了你的一番苦心。”

  陆之道听此,也觉得有些道理,但不想在他面前示弱,冷哼道:“你又怎么知道有人想要浑水摸鱼?”

  崔珏有些无奈的笑道:“地上的碎片。”

  陆之道也是个聪明人,况且二人共事几百年,一句话便知道对方的意思。

  他刚才吃惊于崔珏的到来速度如此之快,便忽略了一些细节。他在此之前一直以为这个鼎是真的,而且很少有人知道在他手里。可是崔珏来的时机,和他来之后的行为无一不是在暗示他他的所作所为已经被人知晓。

  虽然不是很想承认,但崔珏明显是过来保护他的。

  见陆之道神色变了几变,总于定格在铁青的颜色上,崔珏便知道他已经想明白了这些关系。

  于是笑着说:“怎样?要不要我们先合作一下?一致对外?”

  陆之道点头,神情严肃:“那魏大哥他们呢?”

  “他们马上就到了,不如我们先商量一下对策吧。”

  崔珏说完,见旁边一脸懵懂的浮烟还在原地,神色有些怜悯,他衣袖挥了挥,说道:“至于她就不要参与这些了,就先让她在幻境中呆着吧。”

  浮烟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送进了一个幻境中,唯一看见的便是崔珏洁白若雪的衣袖上绣着一条张牙舞爪的龙的暗纹。

  ……

  浮烟缓了缓神,从回忆中抽身出来,语气冷淡,神情淡漠地说道:“我出来后已经过了好些年,天裂早已过去,听说崔珏就死在了那场浩劫中。他的徒弟为此还杀了不少人,直面天道将那些参与到天裂中围杀崔珏的人一一屠尽。而陆之道则是在这场浩劫里面生还了,只是性情大变,有些喜怒无常。我一直呆在这里,等待他给我下达命令,我一一替他执行。虽然他从来没有说过要干什么,但我模糊的感觉他要复活谁。”

  风镜站在她的对面,有些疑惑:“那这些事情与我们何干?需要我们这些凡人参活进去?”

  浮烟笑了笑,有些揶揄:“风镜大师,你就别自谦了,你可是这百年来旷世奇才啊,怎么算的上凡人。”

  “况且,你是陆之道最后的希望了。我能很明显的感觉到陆之道他精神力的匮乏,所以才会不听他的命令私自对你动手。”

  “着实抱歉。”

  浮烟向他行了一礼,颇有她生之前的样子。

  “既然被你识破,我也没有打算要或者回去了,只是可惜,我还没有找到我的妹妹,这是我唯一的遗憾。”

  浮烟神色平静,冲风镜点了点头:“动手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