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曾有师尊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陆之道

曾有师尊顾 穆清风至 2082 2020.07.05 23:39

  那女子见浮烟冲上来时已经下意识收了剑势,可浮烟太过虚弱还是没有躲过。

  “姐姐……”

  “阿烟……”

  两个声音同时在浮烟耳旁响起,聚焦的眼睛慢慢又迷糊了起来。浮烟费力的套头,寻找声音的方向。

  那女子执剑的手微微颤抖,想往回收又怕对浮烟造成二次伤害,又见浮烟事到如今还一直护着孟然,心中的痛苦与内疚相纠葛,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孟然震惊了,浮烟因为他才这么虚弱,如今又以残躯替他挡剑。

  他有些哽咽:“阿烟,你放心,我一定找好的大夫救你,你一定要好好的,我们以后都好好的……”

  浮烟心中“咯噔”一声,抬眼就看到妹妹满是痛惜的眼神。她怕妹妹不听,又对孟然下手,有些着急的想说什么,可是太过虚弱,发出的声音几乎听不见。

  孟然听见浮烟很小声的在说着什么,仔细听又听不清,他俯下身,半托着浮烟的身体让她舒服一点:“阿烟,你说什么?”

  浮烟心中百感交集,一边担心妹妹的冲动,又对孟然如今的举动恶心无比。

  孟然低头对上浮烟的眼神,本以为是柔情如水,却发现是仇恨,他心头一痛,手下又加了几分力道,心中很是痛苦:“阿烟,我做这些有我的苦衷,事情都过去了,让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我知道你恨我,我会用我以后的行动来感化你的,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浮烟摒弃心中的其他感觉,使劲儿向躲在一旁的看戏的黑衣人使眼色:你再不出来,我就要死在这里了!

  黑衣人弹了弹身上落的灰尘,收敛了自己看戏的嘴脸,大步走向浮烟,路过那个女孩身旁时顿了顿,无视了女孩手中的剑,看了看“一脸情深”的孟然,冷笑了一声。漫不经心的抬脚,一脚踹了过去。

  “你再用些力气,直接把她捏断就好了。”黑衣人手疾眼快的接住摇摇欲坠的浮烟的身体,一脸嘲讽。

  被踹了好远的孟然脸上面子挂不住,勃然大怒:“你又是谁?放开阿烟!”

  黑衣人上下打量了孟然,眼中尽是对他的不屑还有与生俱来的高高在上:“我是谁你不配知道,你在这里装深情不觉得恶心吗?你这么深情你屠她一族的时候那么干净利落?杀了他的亲人还想和她有以后,你怎么这么大的脸?你怎么不上天呢?!”

  “我与她之间的事,与你何干?!”孟然被说的脸红耳赤,却愤愤不平。他虽然干了这么多坏事,但是浮烟是爱他的。她恨他,所以杀了他的族人泄愤,可是因为对他的爱意又献祭就活了他们,又在垂危之际不顾自身救他于水火,她对他的爱他很清楚。

  所以,哪有你这外人插嘴的份!

  黑衣人看着理直气壮的孟然,心中知道他的想法,浮烟也被气的内心作呕,只有她的妹妹一脸绝望:“姐姐,连外人都知道的道理,你还要执迷不悟吗?”

  日头慢慢升了起来,女子手越来越透明,她一点也不在乎,等着浮烟的回答。

  黑衣人见此,也不好直接出言提醒,默默给了浮烟传音道:“先让你妹妹离开,她受不了阳光的直照。”

  浮烟在心中大大的翻了一个白眼,却又无可奈何,她知道妹妹这个性子只有她亲口说才会听,别人根本就劝不动。而事到如今,最重要的是先保护住妹妹的性命,其余的都靠边站。

  浮烟提着一口气,慢慢放开妹妹的剑,她看了看自己的手——伤口那么深,却不见血流。低头自嘲了一下,眼中净是对妹妹的祈求:“你先离开这里,我以后再跟你解释。”

  先,离开这里。

  那女子见浮烟如此坚持,心中某个地方轰然倒塌,破碎的声音震耳欲聋。她笑了笑,很是气馁,但现在实在不是在纠结下去的好时机,她明显也感觉到自己逐渐的透明了起来。只得苦笑的说了一个字:“好。”

  衣袖翻飞,带着血的衣服逐渐消失在浮烟视线之外。

  妹妹走了,也安全了。

  他们都复活了,也无人会对他们下手,他们也安全了。

  浮烟只觉得自己好累,无论是肉体还是灵魂,好像大睡一场。

  可妹妹的状况又让她担心不已,于是想催着黑衣人赶快带着她离开。经过多次眼神交流,黑衣人很精准的接收到浮烟发出的信号。一个公主抱就打算带她离开。

  一只手拉住浮烟的袖子:“你要带她去哪?”

  黑衣人回头,很是不耐烦:“与你无关,放手。”

  孟然咬牙切齿,眼圈红红的,今天发生的一切太打击他的尊严了,事到如今他还想带浮烟走,简直狂妄!

  “这是我的未婚妻!我们以后要拜天地!生同衾死同穴!你要带我的妻走,这还与我无关?”

  黑衣人简直被气笑了:“未婚妻?你的一面之词,有人证明吗?”

  所有能证明的人都被他杀了,他怎么好意思提浮烟是他未婚妻的?他怎么敢?

  孟然期待的看着浮烟,希望她能认同他的话。浮烟闭了闭眼,心中的痛苦蔓延如听坠入无间地狱。

  浮烟摇了摇头,转头看着黑衣人,无言的让他带她走。

  黑衣人点了点头,无视了孟然,大步向前走去。

  “弓箭手!准备!”

  一瞬间,训练有素的弓箭手密密麻麻的出现在了他的府邸。

  “你再敢向前一步,我就让你有来无回!我再说一遍,放下她!”

  孟然歇斯底里的吼道,九儿躲在一边看着眼前陌生的男人,心中尽是恐慌。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那个黑衣人绝对不是凡人。可她太害怕了,只能躲在一旁瑟瑟发抖。

  黑衣人被他烦的不行,本来这个人是天选之人,他不能动他,也不想动他。但他太烦人了,他低头看了看浮烟苍白的脸,心情愈加烦躁。

  无视孟然的警告,黑衣人抱着浮烟大步走去。箭头如蝗虫一般迸发,却在三尺的地方停了下来,掉落了一大片箭雨。

  黑衣人头也不回的离开,声音冷冷的传进孟然的耳朵里:“我叫陆之道,你要是真的是个男人,等你死了再来找我较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