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曾有师尊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铜镜

曾有师尊顾 穆清风至 2089 2020.06.17 21:12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白楚下意识的向风镜看了过去,风镜沉默着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观察她们下一步的行动。

  白楚静静地立在原地,等着那些婆子们的动作。

  她们笑嘻嘻的向白楚走来,七嘴八舌的说道:“新娘子你的盖头呢?”

  “新娘子真好看啊……”

  “两个人好般配啊……”

  “白头偕老,百年好合……

  白楚僵直着身体,听她们一连串的好听话不要钱似的说了出来,一股奇怪的念头冒了出来。

  他俩好似马上真的成亲了一样。

  风镜见白楚神游天外,那些婆子姑娘们又围在白楚身旁,眼见又要被蛊惑。风镜担心他们的对话会被幕后之人听见,又想着白楚身边嘈杂不堪,这是说话怕也是听不见的。便传音入密道:“静心。”

  声音如同惊雷一样,没有任何阻拦,直接炸响在白楚心头。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瞬间消贻殆尽。

  她回过神来,想到自己刚刚的想法,唾弃了一下自己,脸红彤彤的,煞是应景。

  身旁的婆子们七嘴八舌地唠叨着,一点都不让人安静。白楚皱了皱眉,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她们只是低级的傀儡,被缠着一点其余的线索也没有。白楚正想喝退她们,这时,一个清幽绵长的钟声突然想在了众人耳边。那些婆子姑娘们,瞬间如同行尸走肉般低头不言。

  天地间顿时恢复了寂静。

  到处都是诡异的痕迹。

  一个喜婆模样的人拿着一方红帕子晃悠悠的走上前去,瞥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风镜,将盖头给白楚盖上用刚才矫揉造作的声音说道:“呦,我来晚了,让新郎久等了。”

  风镜神色不自然的点了点头,那喜娘笑着说道:“看新郎官害羞的,得,姐姐也不为难你了,送入洞房。”

  声音尖尖的,有些甜腻,又冒着诡异。

  随着她的声音,那些围着白楚低头沉默的婆子们缓缓动起来,笑声又响了起来。

  白楚听着嘈杂的声音,头晕脑胀的走完了整个路程,回过神屋子里就剩他们二人和喜娘。

  白楚蒙着头,看不到外面的情况,只能一动不动,以不变应万变。

  这时,喜娘的声音又从头顶传了过来:“新郎揭下新娘的盖头。”

  白楚眼前一亮,风镜的脸近在咫尺,浓密的睫毛忽闪了一下,掀开了盖头后迅速的远离了白楚。

  白楚这才能好好的打量一番眼前的场景。

  屋中一张看起来有不少年头的桌子上摆着一桌应景的吃食,净显好兆头。一对龙凤呈现烛静静的燃着,偶尔发出噼啪的声响。婚房的布置十分华丽,连床上的帘子都是鲛纱制成的。床上铺着大红色的喜被,下面满满的花生和桂圆。

  此情此景,显得格外真实。一点都不像环境里幻化出来的。

  接着喜娘继续说道:“新郎新娘共饮交杯酒。”

  白楚见风镜身体僵了一下,便抬头问新娘:“能不能不喝交杯酒呀?”

  喜娘跟没听见一样,继续说道:“新郎新娘共饮交杯酒。”

  白楚无语了一下,这个喜娘这里的一切好像都是被设定了一般。

  虽然她们表现的尽量很正常。

  白楚突然想着,要是自己不按他们的流程走呢?

  于是白楚像耍脾气似的继续说道:“我不想喝交杯酒,我不喝了。”

  风镜也想到了这个可能,配合着白楚你动不动。

  喜娘等了他俩大半晌,只见他们两个毫无动静。身体僵硬了起来,声音也不在甜腻,她狠狠地看着二人继续说道:“新娘新郎共饮交杯酒。”

  依然没有动静。

  突然喜娘抬起了眼睛,眼中蔓延起黑雾,脸上尽是疯狂之色:“你们二人快些饮了交杯酒!”

  “为什么不说话!为什么不动!”

  “那我就杀了你们!死了才听话!”

  白楚和风镜对视了一眼,看着面前失控的喜娘,严阵以待。

  喜娘偏过头,眼睛里全是黑雾,她指甲暴涨,在烛光的照映下格外渗人。

  她喉咙里发出古怪的声音,像匕首划过骨头。她阴森森的说道:“既然不听话,那就都去死吧。”

  风镜见到她失去意识的第一时间,便以血做媒,徒手画了一张降妖符。在她暴走之前眼明手快的贴了上去。

  风镜站起身,走到那个喜娘的身边,检查了一下她的生机。生魂被抽离,肉身被制成怨偶。

  白楚也站起身,走到他跟前:“怎么样?”

  风镜摇了摇头,说道:“没救了,已经走了很长时间了。”

  白楚看了一眼被定住的喜娘,问道:“这个该怎么处理?”

  肉体在世,生魂不知在何方流浪。

  风镜叹了口气:“超度了吧。”

  说着,他合掌闭眼口中念念有词的将《往生咒》念了起来。

  声音清冷中带着慈悲,认真的超度着刚才还想伤害他们的亡魂。

  白楚见风镜一脸严肃的念着经咒,有些无聊的四处转转。看着布置精美的屋子,帷幔重重叠叠的随风而动,一双龙凤烛依旧不动声色的燃烧着,目睹了已发生的一切。

  白楚信步闲庭的浏览着,突然一道白光闪过她的眼睛,白楚回头看去,竟是一面铜镜。

  这个镜子简单朴素,不像其他的镜子背后刻着双鱼戏水图啊什么的,它上面只有几道简单的暗纹,再无其他装饰。

  简单的和这里很不搭配。

  不知出于何种原因,白楚对着面镜子特别感兴趣,她揽镜自照了好一会儿。整理了妆容,细细的看了看镜中的人。

  她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眉不描而黑,唇不抹便红。弯弯的柳叶眉下一双凤眸顾盼生辉,面容白皙,稍稍的婴儿肥让她显得尤为无辜。

  突然,一个清丽的声音在她耳旁响起,悠悠的说道:“你可真好看啊,只是可惜……”

  “修行虽深,肉身却如此年轻。”

  那个声音继续说道:“你喜欢那个和尚吧?知道他为什么不和你喝交杯酒吗?”

  白楚下意识想要反驳,发现自己像是被魇住一动也不能动。

  “因为他不喜欢你这个类型的。”

  “想知道他喜欢什么样子的人吗?”那个声音时远时近,带着蛊惑的意味。

  “想要得到他的心吗?我可以帮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