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曾有师尊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故人

曾有师尊顾 穆清风至 1453 2020.06.09 23:55

  白楚有些怔愣地看着面前的那个僧人,讲经普法的僧人虽多,但她却目光始终放在了他的身上。

  那个僧人大概二十出头,穿着统一的僧袍,半闭着眼睛,口中念念有词的念着经,面容平静,有着悲天悯人之资,又有着除魔卫道的正义感。

  拈花舞剑,进出一人之手。

  白楚见到他之后,才明白为何那位妇人说占了一个好地方,可以看的很清楚。

  那时因为......他长得是真的很好看啊!甚至可以说他是她这辈子见过的最好看的生物了。

  哪怕是在被称为化形最好看的鲛人族面前,他的样子也丝毫不逊色。

  白楚正细细的看着那个僧人,只感觉后面被人戳了戳,她转身,那个妇人笑眯眯的,用那种“姐妹你懂的”的眼神,低声的说道:“是不是都很英俊?”

  白楚有些懵懂:“您不是说,大家都是来聆听佛法的嘛?”

  那妇人一本正经的说道:“对啊,只是在聆听佛法的时候,顺便,瞻仰一下各位圣僧的容貌嘛。”

  白楚“噗嗤”的笑了出来,在佛法森严的场合上有些不合时宜。众人纷纷看过去,想要知道是谁在这么严肃的场合上笑了出来,包括底下之前还一脸认真念经的和尚。

  唯独坐在中间的那个人一动不动的,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念经。

  白楚盯着那人的侧脸,心中暗叹:长得可真好看啊。

  这一声笑就像丢进湖里的涟漪,虽泛起了一丝水花,但也就一下,之后就归于平静。

  白楚就这么顶着那人的侧脸看了一下午,连糕点凉了都不甚在意。

  虽然江南民风开放,给女人的自由多些,这些人来听佛法也大半是为了看看神仙颜值,但这也只是私底下的不成文的。而白楚就不一样了,大大咧咧的盯着人家看目光毫不掩饰的表示对那人的赞赏。

  饶是坐姿沉稳,老神在在的沉心静气的在颂念经文的那个和尚也感受到了那两束如火的灼灼目光。

  他眉毛紧了紧,有些无奈,从未见过如此大胆的女子,真是......奇怪。

  但自始至终,他始终没有睁眼抬头看对方是谁。

  他低眉敛目,虔诚不已的颂读着,像是佛前最真挚的信徒,将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了佛祖,不问人间世事,不懂世间风情。

  但有的时候,不是你不想,就可以安安稳稳的跪在青灯古佛旁,安稳度过余生的。

  讲经结束后,聚集在一起的人也就作鸟兽散了,僧人们收拾着经书,佛珠,也打算离开。

  那位妇人无奈的戳了戳身边沉迷研制无法自拔的白楚,略有些好笑:“姑娘,讲经都结束了,就别看了。”

  要是普通姑娘,被这么说早就脸皮薄的满脸臊红掩面而逃了。

  但白楚不一样,她转头,眼睛亮晶晶的,彷佛盯上了猎物的猎人,特别认真的问道:“那我能过去打招呼了嘛?”

  妇人:“......?”

  龟爷爷说过,在人间要不懂就问,不能闹出笑话,白楚见那妇人不说话,就当她默认了。

  既然可以,白楚拎着一大包糕点哒哒哒的跑到了正在整理东西的僧人群中,妇人一个没来及叫住,便看见她风一般的跑了过去。

  柳树刚刚泛起新绿,就算是打在脸上也有一种春天的感觉,白楚抱着点心,跑到一半就看到那些僧人准备离开。

  她连忙挥手,喊道:“等一下,等一下。”

  她跑到那人面前见他不为所动的整理完最后一点东西,目无旁人的打算离开,情急之下白楚下意识拽住了他的僧袍的一角,委屈中带着撒娇:“都说了等一下,你怎么不理人呀。”

  那和尚低头看了看白楚,有些茫然:“姑娘有什么事吗?”然后甚是无情的从她手里拽出来衣角整理平整,义正言辞的说道:“男女授受不亲。”

  白楚眨巴了一下眼睛,没有听懂他在说什么。也不在意,她把手放下,笑得坦坦荡荡,眼睛中无一丝欲念,像是晚上倒影了满天星辰的湖水。

  那姑娘问道:“我叫白楚,你叫什么名字啊?”

  一个姑娘在大街上直接爆出名字这件事还未曾出现过,震惊了一旁的吃瓜群众。

  那妇人:“......”

  扶额,没眼看。

  众僧人:“.......”

  江南果然比长安民风开放,大师兄第一次当街被调戏,果然彪悍。

  正当他们在想大师兄会不会告诉她的时候,他抿了抿唇,一言不发的走了。

  白楚愣了愣,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也不说什么,就跟在他的后面。

  那人走几步看了她一眼,白楚停下来冲他笑了笑。

  他继续走,白楚继续跟着。

  如此循环往复了几次,一向心如止水的他莫名有些烦躁:“你到底想干什么?”

  白楚有些委屈:“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啊。”

  和尚深吸了一口气,抿了抿唇,想了一下,为了不再白楚跟着他,权衡良久,吐出了两个字:“风镜。”

  白楚眯着眼睛,笑的甚是娇憨,她将手里的糕点一股脑的全都塞过去:“给你,那我们就是朋友啦。”

  说完,撒腿就跑。

  风镜看着手里凉透的糕点,沉默半晌,无语凝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