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曾有师尊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花朝节

曾有师尊顾 穆清风至 1896 2020.06.11 22:10

  雪昼因为连威胁带恐吓的要求白楚少跟那个和尚来往,少去找他。便以为白楚把她的话听进了心里,便不再过多言语。所以在白楚要求要去逛花朝节的时候,雪昼非常大方的大手一挥便放了行。

  二月初,天气乍暖还寒的,前几天还阳光明媚,今日却陡然冷了起来。院子里祭祀花神的小姑娘们只是草草的将剪好的五色彩纸挂在了刚刚抽芽的树上,便裹着厚重的披风走了。

  园子里冷清了许多。

  好在白楚并非普通人,也不怕天寒地冻,见人少也乐得清静。便一个人在园子里信步闲庭的走马观花,相比于其他的大家闺秀的仓皇离开,白楚的举动显得尤为别开生面。

  风镜站在山角的凉亭山俯视着山下发生的一切,花朝节是历年开春以来非常重要的节日,也是姑娘小姐们聚众踏青的日子,由于这些个小姐生的娇贵,又属性偏阴,因此非常容易滋生一些见不得人的妖怪。

  而影响天气,是它们非常拿手的绝活。

  而在花朝节游玩后的姑娘,常因受它们妖力的影响,经常是回家后便卧床好几天。

  风镜受人所托,欲要除掉这些邪祟,还她们一个清静,便上山观察形势。

  却看到了一个如同憨憨的一个姑娘。那个姑娘穿着加棉的红色小袄,下面是薄薄的罗裙。风镜大老远便看见白楚裸露在外边的脚踝,上面挂着一串看起来普普通通的红色串珠,间隔着几个银白色的小铃铛。随着她的走动,发出轻微的声响。

  风镜之所以对白楚的印象深刻,主要是她前几天的举动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活了这么久,不管是达官贵人还是乡野村妇,都没有向她这般大胆的举动,当街拦人,还是个和尚。大大方方的说出自己的名字,要跟对方交换名字,还将一大包凉透的糕点给他。

  那糕点到现在都还在僧寮里放着,不知道如何处理呢。

  虽说是个园子,但是园子连着后山,后山连绵起伏,要算起来的话,这个园子也不小。

  白楚边走边嘴里嘟囔着各个花神所在的方位,一一对应起来,好不认真。

  白楚走着走着边走到了后山,后山与园子略有不同,栽的树大多为常青树,常年青葱不已。

  忽然林间一阵微风刮过,白楚抖了抖肩膀,说道:“奇怪,怎么突然冷了好多。”

  白楚揉了揉肩膀,有些不明所以,但似乎是心灵感应的往上一抬头,便看到了站在凉亭上的风镜。

  白楚:“……”

  风镜:“……”

  气氛略微有点尴尬。

  风镜看了看白楚,一时间不知道是该走起,还是跟她打招呼。

  然而他还没纠结完,白楚眼睛亮亮的奔他而来。白楚这次没有那大包小包的吃的,倒是拿着一束刚刚折下来的桃花,她顺手递给他:“呐,送你。”

  风镜看着那束被摧残的花良久,沉默无语。开春头一只花,就这么被无情的折了下来,风镜心中五味杂陈。

  风镜在心里做了好久的心理建设,为了不影响捉妖的进度,也为了避免白楚见到这里有妖而心生惶恐。风镜决定开口劝白楚离开。

  他双手合十,念了一句佛号,说道:“白姑娘,这里有妖,请尽快离开。”

  白楚听第一句的时候吓得脸都白了,以为雪昼给的灵珠失去了作用,自己泄漏出了妖气。听完后半句心略微的放回了肚子里。

  她问道:“有妖又如何?”

  风镜见她神色懵懂,又见她求知心切,心底突然一软解释道:“这种妖叫寒生,是由女子聚集而滋生的寒气,它们在花朝节前后聚集在这园子里的花花草草上,偷吸几口女子的气息,可以延长它的岁数。”

  白楚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她接着又问道:“那你这次是来干嘛的呀?”

  风镜脸色严肃了不少:“捉妖。”

  白楚心里咯噔一声,想着前些天雪昼跟她说和尚原不可能和妖做朋友,她还信誓旦旦的说风镜和他们不一样,结果打脸来的猝不及防。

  风镜看着一脸严肃的白楚,有些怔愣,随后他接着说:“因为它们是女子身上的寒气所化,所以一般人是看不到它们的存在的,普通人遇见它们只会感到一阵寒意。”

  “此地不宜久处,你又是肉体凡胎,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

  白楚听他说的如此严肃,心想若是这些小东西落在他的手里绝对不会有好下场。于是白楚看着他头都不回的随手一抓,一个透明的小娃娃便在她手上显出了身影。

  风镜:“……”

  白楚一手抓着小娃娃,一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揪上了风镜的衣摆,她眼神湿漉漉的盯着风镜,有些央求之意:“风镜,你看他们这么小气,这么可爱,你就放过他们吧好不好。”

  风镜突然感觉自己像是在干坏事一样。

  白楚低声说道:“它们也不是有意想成为妖的啊,也不是故意去伤害别人的。不能因为一点小事,就直接伤及性命吧。虽然他们是妖,但好歹也是个生命啊对不对,你放了它们吧。”

  声音软软糯糯的,带着一丝撒娇和委屈,风景觉得自己像是做坏事一样。

  风镜看着快要哭了的白楚,也无心去想为什么白楚可以将寒生显形,平时讲经论道的一张好嘴现如今却成了锯了口的葫芦,不知道该说些啥。

  白楚想让风镜放了寒生,不仅仅是想证明风镜与雪昼口中所谓的道士和尚是不一样的,最重要的是因为它们什么都没干,它们也是受害者。

  她想告诉风镜,人有好坏,妖也是。不能因为是妖,就觉得他们是坏的就要对他们赶尽杀绝。

  不要对妖有偏见。不要,对她有偏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