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曾有师尊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曾有师尊顾 穆清风至 2150 2020.07.24 22:39

  气氛有些尴尬,雪昼气冲冲的看着白楚,白楚低眉顺眼的装傻,冲她嘿嘿一笑:“原来他是正道人士啊。”

  雪昼见她故意装傻,气极反笑:“你倒是真的不知他的身份?他那亮堂堂的头顶你也看不见?!”

  白楚听雪昼气的不行,口不择言的话,又将她的话和风镜联系到一块,瞬间有了画面感。但是鉴于雪昼还在气头上,只得使劲忍住。

  她脑海中的画面则是风镜顶着一盏亮到刺眼的灯神情严肃一脸认真的讲解经文。

  画面太美,简直没眼看。

  雪昼气呼呼的盯着她,能很明显的看出白楚在走神。

  她揪了揪白楚的耳朵,恨铁不成钢的咬牙切齿道:“你啊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白楚捂着耳朵,一脸的无辜,还带着一丝小委屈:“我上次不是跟你说了他吗,我这不是带他来见你嘛。”

  雪昼气的直笑:“行啊你,小白楚,你长本事了。我昨天才说要小心他们这些道貌岸然的正派人士,你倒好,今天就把他带回家了?!”

  白楚见雪昼更加生气了,心道不好,说错话了。

  她闭了闭眼,大脑飞速转动,想着如何哄她开心。

  在气头上的雪昼可没那个好的心情和白楚胡闹,她见白楚无言以对便心知她知道自己见到他会生气还义无反顾的带他来了。

  心头有一股愤懑之意翻涌,突然间,不知为何一些画面闪现在她的脑海,随之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疼痛和翻江倒海的恶心感。

  雪昼一个没抗住,闷哼了一声,一手扶在二人所处的青山上,一手紧紧的按住太阳穴,强忍疼痛。

  白楚吓了一跳,不至于吧,之前自己也不是没干过比这更过分的事情,雪昼顶多不理自己,没理由气成这样啊。

  白楚赶忙扶住雪昼,低声询问她的情况。雪昼抵抗着这蚀骨之痛,从牙缝中挤出来微不可闻的声音回答白楚的话。

  “好痛……”

  白楚被吓到了,自她见到雪昼,雪昼给她的印象便是实力深不可测,武力值高的一批,一副冰山雪莲的模样,无论什么情况都要端起她那高高在上云淡风轻谈笑间强撸飞灰烟灭的架子。

  可是现在不顾形象的喊疼,实在不像雪昼能干出来的。

  这也说明了雪昼强忍的疼痛有多剧烈。

  白楚看着雪昼疼的不行,一时间手足无措。自己修行多年,也或多或少见过走火入魔之人的反应,和雪昼的差不多。

  白楚强压下心中的慌乱和对雪昼的愧疚,自己不该如此任性,若不是自己没打一声招呼便把人带了回来,雪昼也不会被激的走火入魔。

  白楚将雪昼轻轻扶着坐下,一手扶着她的手臂,一手抵着她的后背缓缓地输送妖力。

  慢慢雪昼紧皱的眉头有所舒缓,白楚舒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然而白楚不知道的是,雪昼并不是气急攻心走火入魔,只是因为白楚的一些举动勾起了她尘封在心底最深处角落里的愤懑。

  郁结之气充满五脏六腑,那个地方的封印稍稍的被冲开,所以才会如此。

  对她来说,一旦封印被打开,那便是噬心磨骨之痛,灵魂如同在烈火上灼烧,与此同时会受到来自地狱深处的召唤,从骨头缝中散发出来如同被千万蚁虫叮咬的感觉。

  痛不欲生。

  因为太多疼痛,雪昼并未察觉其他异样。昏昏沉沉中,进入到了一个对她来说就像异世界一样的地方。

  白楚半坐在雪昼床边,一言不发的盯着雪昼看,眼中尽是担心的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雪昼,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屋子里的帷幔无风自动,正是烦躁之际,白楚有些烦:“你们在晃悠,等雪昼醒了,非把你们都给拆了!”

  像是听懂了白楚在说什么,帷幔慢慢的停下来了晃动的幅度,静静的垂在那里。

  婆婆有些无奈:“你跟它们置什么气呀。”

  白楚气鼓鼓的,一言不发。

  风镜见白楚如此不开心,有些关切地说道:“不如你先去休息吧,你已经在这里守了好长时间。”

  白楚转头,有些幽怨:“可是雪昼她……”

  白楚内心自责不已,都怪自己惹雪昼生气。

  风镜安抚道:“从雪昼的状态来看,她这样和你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白楚眨了眨眼,垂头丧气道:“你不用安慰我啦,我都知道的,都是她太生气了才会这个样子的。”

  风镜上前一步,仔细看了看雪昼现在的样貌和神态,拍了拍她的肩膀,低声说道:“你不要自责了,看起来,雪昼是被人暗算了。”

  “什么!”白楚瞬间来了精神,愤怒的出奇。

  “居然有人在我眼皮底下欺负雪昼,活腻歪了吧!”

  龟爷爷和婆婆也是吃了大惊:“我们都在这里,并没有感受到有任何外来者的波动啊。”

  风镜眯了眯眼,神情有些肃然:“这应该和我们前不久经历的东西有关。”

  “那个可以杀人的阵法?”白楚脱口而出问道。

  风镜点了点头,看了一眼精神起来的白楚继续说道:“我一开始也以为雪昼是走火入魔,可是连我佛门最正宗的清心咒都无法对其有效,可见并不是。她这个样子,神色平静,像是陷入了睡梦之中,可是连水月镜都无法照出她的梦境。所以她很有可能是精神被困在了一个阵法中。”

  龟爷爷皱了皱眉头,锤了锤早几百年前就弯了的背一脸严肃:“你是说有人不知不觉的进入到了这里并且布下了阵?”

  婆婆接着说道,脸上竟是忧心忡忡的神色:“这里可是虚空境,没有这里的人的带领,是没有办法进出的啊。”

  白楚这下反应了过来,连忙说道:“婆婆,这件事绝对不关风镜的事,我可以为他担保的。风镜不是这样的人。”

  风镜站着,眉头微蹙,并没有说什么。

  婆婆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看着护犊子的白楚,想要说什么却被龟爷爷一把拉住,摇了摇头,也就算了。

  龟爷爷正色的看着风镜:“听你的意思是你应该发现了如何救治雪昼的方法,可否告知我们?感激不尽。”

  语气虽然十分客气,但是言下之意也十分明了。你若是说出来如何救治雪昼并且救活了你还是我们虚空境的客人,可是要是有一点差错,那这个虚空境绝对不会放过他。

  气氛剑拔弩张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