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明朝来的吸血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9 摩西和方舟

明朝来的吸血鬼 赤族隐士 2375 2019.08.18 20:12

  “是的,李止将军也刻字说明了这部分事情。遁地军是大汉所有军队里独有的一支,只听命于卫青大将军。如果遇到有其它军队需要遁地军协助作战,便要向卫青借令牌才能遣动,遁地军见令牌如见卫青。那天李止和部下商议是否离开此处城楼时,部下意见不一。李止考虑后,怕遁地军起了纷争,便是持卫青令牌下的命令。”

  吴敬天和尹金珠吃完干粮喝饱了水后,携手走到石门前。尹金珠看见石门上刻得字迹很潦草,想是李止将军自知求生无望,临死前仓促之下用小刀刻就。但字迹刚劲酋健,确实像是位领军打战的将军手笔。

  这些字孤独地遗留在与世隔绝的石室内,经历了一千七百多年的黑暗时光,才被吴敬天和尹金珠二人偶然见到。两人想到此处都不胜唏嘘。

  尹金珠看了一会儿石门,说道:“大哥,你看石门上有些小坑,像是被砸出来的。”

  吴敬天称赞道:“妹子眼睛真尖。这些坑应该是被地上的石碑砸出来的。这些石碑想必早就在这间石室内,李止找出路时,拿来砸过石门。”

  两人蹲下身来,尹金珠想起初进石室的时候,自己被什么东西绊倒,现在看来,绊倒他们的正是这些散落的石碑。他们看到石碑上也有字,便连忙把断裂残缺的石碑拼在一起。

  石碑上的字圆润工整,边缘非常平滑,而且每个字的大小看起来都像是一模一样,和李止的刀刻完全不同。两人都猜不出用什么工具雕出来的。

  石碑破碎的很严重,想必是李止把整个石碑砸裂后,又拿小块的石碑继续砸,才令石碑变得残缺不全。

  两人努力分辨,也只认得出寥寥十多个字:……吾辈必造出方舟……沿摩西之路……存灵肉于深海……方得……

  两人思考了一会儿,尹金珠问道:“大哥,你明白是什么意思吗?”

  吴敬天摇头道:“只看得懂要把什么东西放到海里去。方舟?摩西?灵肉?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两人互相看了看,完全不得要领。吴敬天便不再理会,说道:“妹子,我们在这里待得太久了,特木尔和额图浑只怕很担心,我们这就找出口出去吧。”

  尹金珠惊喜叫道:“大哥,你找到出口了吗?”

  “还没有。”

  “大哥,我觉得如果真有出口,李止将军怎么还会死在这里。我昨天已经找过一遍了,若我有遗漏的地方,李止将军肯定也早就仔仔细细地搜寻过了。”

  她又说道:“不过我有别的发现,挖出红屁股蚂蚁巢穴的地方有渗水。那里虽然不是出口,我想我们可以挖一条路出来。那里的泥土既然会渗水,说明不是很厚。大哥,我说的对吗?”

  吴敬天微微沉吟说道:“只怕不行。我们现在的位置在眼泪泉的湖底之下,此处有渗水也可能只是地下水。如果我们挖动土层,眼泪泉的水灌进石室,我们怕要被淹死在里面。”

  尹金珠一阵气馁:“我忘了我们在水底。那……还有什么办法?”

  吴敬天道:“不。金珠妹子,你说的是对的。修建这么隐秘的地道和石室的人,不会只建了封闭的空间,肯定会有密道。我们一起再仔细地找一找,兴许会找到的。”

  两人正准备从石门边开始搜索,尹金珠忽然沉默了一会儿,随即说道:“大哥,我想到了一件事。李止将军和我虽然把这里找遍了,但有一个地方,却都被我们遗漏了。”

  吴敬天忙问道:“是哪个地方?”

  尹金珠用手指向头顶说道:“因为我们身在地下,所以都想当然地以为石室顶上必定是夯厚的土层,而忽略了它。”

  吴敬天喜道:“对极了。如果让我在这里建造一条不为人知的密道,我也会建在上面。”

  尹金珠望着黑乎乎的顶部,自言自语道:“这里如此之高,石室又那么大,比一处大宅子还要大。密道会建在哪里呢?”

  吴敬天牵着尹金珠往石室里面走了一段距离,估摸着大约走到石室中心位置。

  他把火折子举高查看,由于石室顶部距离地面极高,火折子的光照到上面只是微微发亮,看得很吃力。

  吴敬天把火折子来回缓慢晃动,以期用光影来分辨是否有凹凸的地方。这时,神奇的事情出现了。

  石室顶部随着火光的晃动,似乎活动了起来,许许多多流动的光线一闪而逝,像随风飘动的大裙摆。但光很微弱,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

  吴敬天高举着火折子,不停地左右摆动,两人脚不停步在石室里走了一圈。发现石室顶上都有能被火光反射浮现的线条。但是只看得出来线条极为圆滑,仿似国画里的水波纹路被拉大了很多倍,又互相交织在一起。

  两人默默走回到石室中央。这时候尹金珠突然说道:“大哥,我想我知道那些线条是什么了。”

  吴敬天急切道:“是什么?妹子,你快说。”

  “是水母,很大很大的水母图案。因为水母是透明的,所以只画了它的线条。上面又画了很多只水母,线条交杂在一起,才很难辨认出来。”

  吴敬天晃动火折子,尹金珠指着不住闪灭的光线给他看。他听尹金珠说了是水母以后,果然越看越像。

  那些水母都好似正在水中游动,它们庞大的头部遍布着闪电般的纹路,长长的尾巴像众多的衣带漂浮着。

  他回想起在地道尽头,从四方孔里看到的眼泪泉中游动的小水母,简直一模一样。

  吴敬天依稀看到了希望:“妹子,这些水母是不是暗示我们什么?你说密道会在哪里呢?”

  “大哥你看,这里虽然有很多水母,但都游向同一个地方。”

  吴敬天仔细看了一会儿,发现真的如同尹金珠所言。

  所有水母的头部都朝着一个方向,那里像是一个漩涡的中心,正位于石室中央的头顶上。

  吴敬天开心地抱住尹金珠转了一圈,说道:“不错,就在这里。妹子,你真是冰雪聪明。”

  尹金珠的纤腰被吴敬天紧紧抱住,又听到他夸赞自己,不由得满脸通红,心跳急促,心里又像吃了蜜一样甜丝丝的。

  吴敬天忽道:“妹子,你等我一下。”

  他放开尹金珠跑到石门边,用袍子兜了一堆石碑碎块,匆忙跑回来。

  尹金珠问道:“大哥,你拿石块做什么?”

  吴敬天将石块倒在地上,挑了几个大的拿起来,看了尹金珠一眼说道:“妹子,你让在一旁,帮我照着光。”

  尹金珠退开几步,学着吴敬天的样子举起火折子晃动。但她身材瘦小,和吴敬天差了一大截,能照到头顶的光几乎若无。

  幸好吴敬天已经看好位置,他手上运劲,用力将石块扔上去。

  “嘭——”,兴许是石室太空旷的原因,声音大得出乎想象。一听到这个声音,两人互看一眼,都禁不住喜出望外。

  这声音像是砸在空心板上发出来的,石块砸中的地方里面是空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