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明朝来的吸血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8 千年老鬼

明朝来的吸血鬼 赤族隐士 3294 2019.08.17 20:12

  不知过了多久,尹金珠缓缓醒过来,她用手摸了一下旁边,空无一人。

  她猛地惊坐起来,大叫道:“吴大哥,吴大哥。”

  “金珠妹子,你醒拉。我在这儿。”

  尹金珠这才发现吴敬天拿着火折子,正站在石门后面,笑着对她说话,脸上的黑斑已经全都消失不见。

  她连忙跑过去,一头扑进他怀里,紧紧抱着他,眼泪早已控制不住地汹涌流出。吴敬天抚摸着她的头发轻声安慰。

  哭了好一会儿,尹金珠抬起婆娑泪眼问道:“吴大哥,你……你是活的,你是真的吗?我是不是在做梦?”

  不等吴敬天说话,她用手偷偷在另一只手背上拧了一下,痛得她皱了下眉。她反而笑了起来,真痛,原来不是在做梦。

  吴敬天放开她,严肃地说:“金珠妹子,我已经死了。我是一只鬼,马上要去奈何桥了,特地来和你告别。”

  尹金珠听罢脸上变色,她呆呆地盯着吴敬天看了会儿,小心翼翼地伸手去摸他的脸。

  吴敬天突然笑了,用手在她额头弹了一下:“真傻,我当然是真的人。你见过鬼这么好说话的么,早就吐舌头吓你了。”

  尹金珠“呀”了一声,用粉拳在吴敬天胸膛上锤了一下,咯咯笑着说:“你见过真的鬼吗?你怎么知道鬼都是吐舌头的,鬼也有好的鬼,不吓人的鬼。”

  但她还是不放心,偷偷用手摸了摸吴敬天的脸,发现是热的,才长舒了一口气。

  “吴大哥,我昨天发现你没有呼吸了,我以为你已经……已经……”

  “金珠妹子,谢谢你找到了蚂蚁卵。太及时了,再晚一点点时间我可就真的死了。”吴敬天认真说道,“你喂我吃蚂蚁卵的时候,我刚刚停了呼吸,大脑却是清楚的。你做什么说什么,我都知道。我想叫你同你说话,但是全身一点都动不了。”

  “你……你都听到……听到我说的话了?”尹金珠的脸像发烧一样滚烫滚烫。

  “嗯,你的心思我都听到了。……我也和你想的一样,我以后也都不想再和你分开了。”

  尹金珠“嘤”一声又躲进了吴敬天的怀里,心跳“砰砰砰”跳个不停。

  “金珠妹子,如果你没有说那些话,我已经放弃我自己了。谢谢你一直没有放弃我,你给了我活着的信念,我要为了你好好活下去,我要永远照顾你。”

  吴敬天继续说道:“其实我心里早就这么想了,只是我自己不知道。听到你说的话我才明白,你没有了我是那么孤单。如果我没有了你,也是一样的。”

  他说完捧起尹金珠的小脸,温柔地在她额头轻吻了一下。

  尹金珠眼眶一红,吴敬天忙问道:“怎么了?”

  尹金珠笑着摇摇头:“大哥,我觉得我好幸福。”

  两个人对视了一会儿,重新又抱在一起,就像两块化掉的糖,互相融化在一起。两人都是一样的心思,只盼望这一刻永远停留下去。

  过了良久,尹金珠的肚子发出了轻轻的“咕噜噜”的声音,“噗呲”她不好意思地笑了出来。紧接着,吴敬天的肚子发出了更大声的“咕噜噜”。

  吴敬天笑道:“奇怪,我们两个的肚子也说起话来了。你的肚子问我的肚子,你吃了没有啊?我的肚子说,我也正饿着,可饿死我了。”

  说完两个人都哈哈大笑起来。吴敬天牵着尹金珠的手,两人一起依偎坐下,吴敬天从怀里拿出干粮分着吃。

  尹金珠边吃边说道:“大哥,我想起了一件事,我们进来这里的时候,我看到了一具小孩子的骷髅,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吴敬天说道:“我也看到了。不过那不是小孩子。”

  “才那么点高不是小孩子吗?”尹金珠讶异道。

  “他也是一名将军。妹子,你刚醒来的时候,我正在看石门内壁上的字。你来看。”吴敬天把火折子举高,照亮进口处的巨大石门,果然上面刻着很多字,石门一旁地下有一把锈迹斑斑的小刀。

  “这么说,这些字都是那位小个子将军刻下的。大哥,上面都刻了什么?”

  “这位将军自称名叫李止,原是卫青属下定弓将军。”

  “卫青又是什么人?”

  “卫青是西汉讨伐匈奴的名将,他曾七次大败匈奴军,官拜大司马大将军。唐朝有个诗人写了首诗,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龙城飞将便是指卫青。妹子,我书读的不多,这首诗只记得这两句,但每每想起,却使人热血沸腾不已。我此生若得以看齐卫大将军,必无憾。”

  “卫青才打了匈奴七次,大哥以后会大败金兵十次二十次,活捉皇太极。功劳盖过两个,不,三个卫青。”

  吴敬天笑着摇摇头,继续说道:“石门上刻着,卫青首次讨伐匈奴,就是龙城之战。战前卫青仔细研究了匈奴兵的作战方略后,他想到了一个前人从未用过的奇招。这个方法也使他在其后对匈奴作战时,屡战屡胜。”

  尹金珠忽道:“大哥,难道我们在的这处城楼遗址,就是龙城?”

  她见吴敬天又是一笑,自知说错,吐了下舌头岔开话题:“卫青大将军想到的是什么奇招?大哥将它学过来,不是如虎添翼么。”

  吴敬天赞同道:“匈奴和金兵确有类似之处,他们都是游牧部落,擅长骑射,善于远距离攻击。卫大将军正是从这里想到的,他想办法改变了弓箭的样式,使其变小以安装在手腕。又从民间选了一批身高不足一米的矮人,训练他们射术和掘地之术。挑选其中的精英组成一支军队,称为遁地军。”

  “攻击龙城时,先趁天黑派遣遁地军带铁铲,全身捆上野草伪装,悄悄潜行至龙城外,在地上掘坑潜伏起来。”

  “第二日,卫青大营先锋军队前去挑衅匈奴兵,匈奴大军出城迎战,先锋军便佯装退兵,待匈奴兵追至遁地军埋伏之处,遁地军在坑内以腕弓射马腿和马腹,匈奴兵人仰马翻浑不知发生什么事。卫将军趁机遣兵马分几路合围。这一战大败匈奴兵,夺取龙城生擒敌人数百,立下奇功一件。”

  “其后卫将军不断从各地挑选矮人,扩充遁地军。遁地军也从多次战争中积累经验,成了一支非常厉害的影子军队。影子军队是说他们从不和敌人正面交锋,像影子一样隐蔽在暗处,发现不了踪影。”

  尹金珠拍手叫好:“真是好办法,影子躲到没有光的地方,不就完全看不出了吗?大哥,那些沙漠里的小沙堆,就是遁地军吧?啊,我知道了,特木尔大哥说他笑那些沙堆里躲着矮子,结果沙堆都追着他射箭。一定是遁地军不喜欢别人叫他们矮子。”

  吴敬天说道:“正是,你都说对了。不过有一点你肯定没想到,沙漠里的遁地军都不是活人。”

  “那……那他们是鬼?”

  “是不是鬼我也不清楚。卫青将军死于汉武帝在位期间,至今日,已有一千七百多年。”

  尹金珠脸色一变,紧紧抓着吴敬天的手臂:“千……千年,沙漠里的是千年老鬼。”

  吴敬天见状将她搂在怀里,继续说道:“卫青死后,汉武帝启用李广利继续讨伐匈奴,并把遁地军编入他的军队。李广利此人刚愎自用狂妄自大,觉得自己比卫青厉害得多。他不仅不善用遁地军,甚至带头嘲笑他们是矮子,其他士兵纷纷效仿,日常均对遁地军肆意凌辱。”

  “有一次李广利突然攻打大宛,竟派遣遁地军去攻城门。遁地军不善短兵相接,在此战中折损大部,数千兵士的遁地军战后只剩下几百名。李广利攻城失利后,派使者给汉武帝上奏章,诽谤说遁地军恃功自傲,不听指挥,是兵败的主要原因。请武帝准许将遁地军全部斩首谢罪。”

  “李广利身边有同情遁地军的将领,偷偷把消息透露给了定弓将军李止,李止思筹一番下定决心带着遁地军出逃。”

  “但李止自知汉武帝怪罪他们,他们又成了逃兵,已无法回家乡。便一路遁走,希望找到一处远离人世的地方休养生息。就这样误打误撞来到了库布其沙漠,也看到了这处城楼。”

  尹金珠惊讶道:“想不到这里的城楼在遁地军来之前就有了。”

  吴敬天点头道:“李止带着遁地军初见到城楼时,也是喜出望外,以为找到了可以居住的地方。但进了城他们才发现,此地没有水源也没有可耕种的土地,根本无法生存。”

  “失望之余,李止决定带着遁地军继续行走,下令军队次日一早在城门口集合。但李止和我们一样,在头天晚上误入地道,也来到了这间大石室。他一直没有找到出路,最终在临死之前,刻字于巨石内壁详尽其事。”

  尹金珠说道:“原来是这样。李止将军误入地道,那遁地军第二天没见到他,等了几天还不出现,难道不会自己走掉吗?”

  吴敬天道:“此后遁地军的事,李止也并不知晓。但部队行军,最讲究听令而行,有道是军令如山,想必遁地军没见到自己的统领出现,便依军令原地等候,不敢另行走开,以至于最终都死在了沙漠里。”

  “我懂了,怪不得那些成了鬼的遁地军都在此地守卫城楼,看见人就射箭,又不敢进城来。他们就算死了也记着李止将军的命令,只敢在城外活动。”尹金珠恍然大悟道,“李止将军必定也和大哥一样,是位英勇神武的厉害将军,说出话来无人敢不听从。”

  “李止虽为遁地军的统领,遁地军却不一定惟命是从,他们听的是卫青大将军的话。”

  “卫青大将军?他不是早就死了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