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时空仙武书库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六十九,冲突

时空仙武书库 恨风无痕 2821 2019.04.16 12:10

  在晓月禅师之后,麻冠道人司太虚,阴阳叟司徒雷,游龙子韦少少等三个有心树立威望,将来好自立一方,做一方教主的修士都行站了出来。

  看着这站起来的五个人,过了好长的一段时间,都没有一个人继续站出来,大家也是知道,其他的人要么是没有自信,要么就是对于这个位置没有想法。

  所以,许飞娘这边再一次的站了出来,直接是开始组织其他的人,安排投票的事情。

  在场诸人都是高手,以神念在同样的玉符之中书录,却是无需担心被他人窥见自己书写的是谁。

  片刻之后,结果却是整理出来,以晓月禅师得票最高,足足十三票。

  赵霄这边注意到,就在结果出来的那一刹那,摩诃尊者司空湛面色当时为之一变,但瞬息之间,便恢复了平静,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之上,默然不语。

  他却是很清楚,绝对有五台派的分支弟子没有投向自己而是投向了晓月禅师,这样的人还不止一个。

  这般的结果让他愤怒无比,但是,却也不好发作。他哪里知道?在这件事情的背后,却是早就有人事先设计。

  晓月禅师成功当选为此番斗剑的首领之后,却也毫不客气,径自开始分派诸般任务。因为事先有言在先,在场之人自然虽颇有不满者,却也只能受命。

  知道一切原因的赵霄,笑看着这边的情况,反正是他们五台山的事情,自己只是一个宾客,做一个见证就行了。

  就当晓月禅师要向武当四剑分派任务之时,陡然间,一道凛冽的剑鸣呼啸而来,在慈云寺外停下。随之,一个清丽的女声朗声道:“武当双龙敕令在此,四剑速速出来接令!”

  骤然闻得如此变故,众人在晓月禅师的带领下,全部涌动了出来。

  武当四剑出来却是发现,来人乃是七女之中缥缈儿石明珠。而其手上高举的,正是掌教敕令。

  “四剑在此,请吩咐!”

  “掌教有命,四剑见令之后,即刻归山,不得有丝毫延误!”

  “是!”武当四剑朝着众人告了声罪之后,却是飞速随石明珠离去。

  其余之人,自然一个个心中都颇为恼怒,尤其是晓月禅师。

  他敢肯定,峨眉派是知道自己成为了头领,所以才特意选定这个关节处,好给自己一个下马威的。

  回到慈云寺大殿,场中的气氛立时间不再那般的热烈。每一个人的心头,都蒙上了一层阴影,恍惚间,他们都已经预感到了此番斗剑的失败。

  这般的状态,晓月禅师自然知道不行,当下,一声长笑,朗声道:“诸位,武当四剑恐怕是武当两位掌教碍于与峨眉派多年的交情,再加上一些条件,不得不如此而为。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峨眉派已经看到了我们凝聚起来的强大力量,心中畏怯了,所以,才千方百计,不惜代价想要削弱我们的力量。

  可是,除了四剑之外,我们在座之人,哪个不能做自己的主儿?还有哪个会出现这般的情况?”

  晓月禅师扫视了一圈,满场空寂,随后又是道:“看,没有吧!”

  晓月禅师面上满是自信的笑容:“就凭我们现在的实力,绝对远远的超过峨眉派一方了,只要我们能够同心协力,不被其各个击破,此番斗剑的胜利,就绝对属于我们。”

  “不错!”

  “禅师所言有理!”

  “峨眉派这点儿小伎俩就想影响我们的心境,真是太天真了!”大殿之中,七嘴八舌,再次变得嘈杂了起来。

  就在这嘈杂的大殿之中:“噗――”一声强忍不住的笑声突然的出现,突兀之极,让众人都感觉到诧异。

  “谁?”晓月禅师即刻间厉声喝道。

  而距离声音最近的鬼道人乔瘦滕,则催动了九天都篆元魔头顶一线幽黑,却澄澈晶莹的光华飞出,凝结成一只巨大手掌,往声音来处狠狠抓去。

  那一握,快速绝伦,虚空都产生了鸣爆,可是,元魔大手之中,却是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一群老前辈,连我这个小小峨眉的使节都没发现,还说这些个大话,不嫌害臊吗?”一个清朗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声音似乎布满了全场,再也没有丝毫的端倪。

  “哼!这点儿小小的手段,也敢拿来在诸位前辈面前卖弄,真是自寻死路!”这时,晓月禅师心思一动,当时一声冷哼,五指并立如钩。

  “唰、唰、唰、”无数道紫青sè的气流冲击而出,条条横空,宛如丝线一般,弥漫全场,即刻间,便有一个模糊的剑影显现了出来。

  随之,晓月禅师袍袖一甩,一道青气射出,幻现为一只大个圆圈,便将那剑影给抓取在了手中。

  立时间,一柄三寸长短,晶晶亮的小飞剑和一个肥头大耳,却颇为年轻灵动的小和尚显现了出来。

  看着这个小和尚,赵霄知道,这个应该就是笑和尚,虽然他的名字,不在三英二云之中,但是在这个世界的剧情之中,他的戏份可是不少,比起来三英二云之中的余英男,严人英还要多。

  “叛教之徒,有何资格使用我峨眉派秘法?有本事你就放了我,用你在那蛮人处学的法门再来擒我,你敢吗?”笑和尚虽然被擒,人却很是硬气,丝毫都没有服软之意。

  “小小年纪,却学得这般油嘴滑舌,惹人生厌。我的事情,也是你能够过问的了的?既然你是峨眉派使节,我也不杀你。不过,却也不能就此便宜了你。也罢,我就代你师傅教训你一番,省得你不知天高地厚,刚脱我手,便步入了鬼门关!”

  说话之间,晓月禅师屈指一弹,那擒拿住笑和尚的大手骤然一变,散化开来,化作一个个古怪扭曲的符文,宛如一条条活动的蛊虫,五颜六色都有,光泽腻人,让人一看就不自禁生出大恐怖之感。

  刹那间,所有的虫状符文便尽皆往笑和尚的周身孔窍之内钻去。

  就在这时,一股庞然无比的威压突然袭至,一只金光灿灿的佛光大手破空而来,直奔大殿而来。速度之快,当真如同雷霆电光一般。

  可是,有了笑和尚这一个让人丢面儿的事情出现,此时殿中的诸位地仙,哪一个不是高度的警惕,岂容这种情况再度出现?

  那佛光大手尚未突至慈云寺大殿门前,阴阳叟司徒雷的颠倒迷仙五云掌便也化作一个五彩大手,对轰了上去。

  近乎同时,玄都羽士林渊也张口吐出了一金一银,两个弹珠大小的剑丸。剑丸一行飞出,便是千百道锋锐剑芒飚射,宛如无量瑞彩横空。

  “轰隆――”

  一声巨响,震耳欲聋,整片大地仿佛都晃荡起来。佛光大手被颠倒迷仙五云掌一撞,光芒本就暗淡了下来,再被玄都羽士林渊的漫空剑气一个切割,立时尽成漫空金色飘絮,宛如金色祥云一般。

  而就在这时,摩诃尊者司空湛突然一声大喝:“暗度陈仓之计,是那么好行的吗?”

  大吼之间,摩诃尊者司空湛背后背着的一对形制奇古的钩形飞剑,齐齐射出,化作一青一蓝两道特异光华,朝着慈云寺大殿门口处的虚空一圈,绞杀了起来。

  而原本空无一物的虚空,骤然间爆发出一道凛冽无比的无形剑气,锋锐之气,让周遭的一些散仙都感到肌肤生疼。

  有师长在侧的还好,没有的却是不敢太顾及面子,赶忙挪向了别处。

  不过,这道无形剑气却是并未完全彰显出来威能,就被那青蓝双钩给绞杀殆尽,继而,一只同样金灿灿的佛光大手,也被双钩圈在了里面,一片片金光崩散着,片刻之间,便完全的消弭殆尽。

  赵霄这边,对于自己坐在门边偏僻处看热闹,突然有了一种黑锅从天而降的感觉,自己只是想着看热闹的好吧,这些顶尖地仙高手的战斗余波,都让他有些在意,不敢轻视。

  “苦行头陀,我知道是你,当年你就是这般的小人,没想到时隔多年,你还是这副德行?”

  晓月禅师心中暴怒,但面上却是还维系着冷静,朗喝道:“你峨眉派如此的不守规矩,看来我们也不必守什么规矩了。明日慈云寺斗剑,我们不参加了,今后,但凡是今日道友所属,见到一个峨眉派弟子,便杀一个,我倒要你们能嚣张到几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