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一生经历三千主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 一代大亨从良记

我一生经历三千主角 丹尼尔秦 2352 2020.08.03 18:00

  一个配角的生活总是这般枯燥泛味无趣。

  每日里,王青服下宗门送来的玉露,点起自家换来的息神香,盘腿坐上暖玉蒲团,与十三元婴儿培养一番感情,便开始运转《重明仁德功》,一夜不止,势将冲脉壁垒水滴石穿。

  天明之后,他便来到自己的纺织工作室,修习《十三蛊心印》,顺带着吱嘎吱嘎地织造元心纱。

  待到灵神疲惫至极,无以为继。

  则开始修行《小无相御剑术》的真气运使,将一气儿增至一百零八根的乾坤针,使的好似漫天云光,里头一点杀意,藏在光影闪烁之间,随时暴起。

  而自他得了一点无法无相的领悟,《眠蝉诀》便时时刻刻都在运转,将他一身磅礴真气,遮掩的如同寻常弟子——这大约也是四明山的特色了。

  元婴大高手藏在一群结丹修士中间,日日同一帮练气、筑基的小修打交道,乐此不疲。

  得了上古神尊老爷爷的陈枫,依旧踏踏实实为七代弟子们,分发每季的份例丹药,也就是一二瓶宗门聚气丹,更要主持许多鸡毛蒜皮的公道。

  炼就后天剑体的叶飞,更是极为低调,坊间都以为他依旧未破筑基二重,还是个筑基小雏儿。却不知这一位已是奔袭数千里,在莽荒山脉外围,斩杀过丹境的蛇妖。

  自然还有王青,虽然作为织坊之光名动宗门。

  但又有谁知晓,这位一身修行,深厚的不弱于天剑宗的筑基修士,冲脉之海积蓄,叫老祖都为之侧目。

  功行之外,他更对宗门大秘心知肚明,来往的皆是老祖级人物,请教修行的都是远古练气士,假假也算是宗门的隐性高层。

  而在宗门间极为流行的各式各样的新式书包、坎肩裤衩、春红膏、不老松丹、贝灵珠、百花蜜露、寒铁……所有这些背后的杂货大亨,自然也无人知道是他。

  王青放下梭子,看了看自家这双蒙在家中日久,越显修长白皙的手,叹了一气。

  一枚铁灰色指环隐然浮现在右手食指上。

  “谁能知道,我这么早就攒下一只芥子环了呢?”

  相对于百宝囊,芥子环有三五十方的空间,已是非常得用,此时里头塞得满满当当。

  这只芥子环是千枫岭一位老祖后裔,仅有的藏物。只是后人不争气,留在手上竟是不敢拿来用,只得尘封百年。

  不过这一代出了个年轻人,很有些中兴之兆,为了搭上涂云生的生意,便断然将这只芥子环卖了出来。

  最后自然也是顺利把千枫岭一些不起眼的东西,卖到了四明山、丹台宗、明月宗、百花谷、青云派……

  “真是,没想到啊。”

  这种“直销”模式的威力,叫王青也极为震惊。

  自他同意涂云生发展了平紫月之后,竟一发不可收拾起来。

  平紫月干脆在百花谷内发展了一位结丹期的执事,作为三品宗门,结丹并不能称长老,只得执事一位。

  涂云生又将千枫岭那位纳入其中。

  百花谷那位执事,则打了个回马枪,跟四明山的上宗青云派眉来眼去。

  这个过程中,王青也是懵懵懂懂,涂云生、平紫月二人,遇上什么问题,便来四明山问他。他只是根据前世那些玩出花儿来的经营经验,一一为他们解惑。

  倒是不知不觉间,成了这张网络的精神领袖。

  每月里,源源不断地有丹药、宝药灵果、灵材送入四明山他的院子里。

  “我已是要从七代首富王小青,变作四明山首富王大青了。”

  王青不由抖擞精神,挺起胸膛,思忖着,能不能花钱叫莫长春,去莽荒山脉给他杀一只化形妖兽来。

  小春子还是很得用的。

  “想什么呢?笑的如此猥琐?”

  “……”

  王青一阵无语,莫长春简直一点大高手风范都没有,时不时就凭空出现在他的工作坊。若不是终究没闯过卧房,王青都要拿寒铁给自己打一条裤衩了。

  “宗正怎么又有时间来了?”

  “这回是有正事。”

  王青微微一笑,假假捧了一句:“宗正说什么呢,您哪回办的不是正事呀?”

  莫长春倒真是有些严肃神情,说起他的正事来。

  “你每月里往外出的特级纱,量上都快比宗门出的还要多了。”

  来了!

  自他注意到杂货铺子越开越大之后,便知有这一日。四明山若是真的只有一帮结丹修士,倒还好说。可是里头藏着一堆元婴老祖,王青是半点隐瞒住的奢望都没有的。

  不过,他那条三丈长的舌头,已经准备好狡辩之词。

  “咳,宗正,你听我给你狡辩……分辩。”

  总是大意!还是日子太闲适。

  “狡辩吧。”

  王青干笑两声,这才继续言道:“宗正之前叫九元府的王长老,授课时散布虚假信息,是为了什么?”

  莫长春眨眨眼,脸不红心不跳:“自然是为了宗门大业着想。多一些人养蚕织布,我等便可腾出手来,织造更多元心纱。”

  “然也!”王青击节赞叹,崇仰地看了一眼莫长春:“宗正一片公心,日月可昭。弟子,也是为的这般目的,才殚精竭虑,日夜筹谋,终有一点点成绩。”

  “噢~~你赚的如此生猛,竟也是为了宗门?”

  王青当自己没听出里头的调侃来,点点头道:“确然如此!宗正有所不知,要一些人去达至自家想要的目标,最好的方式,便是激发他们的主观能动性。

  宗正言桑蚕之事,可以锻炼灵神,也是基于这般考量。但灵神修行,毕竟不够直观,那些人或因为一时冲动,去养了蚕、织了布,却不能持之以恒,故而效果不彰。

  但弟子的方法却不一样。

  宗正你且想去,如今各处蚕房,是不是被踏破了门槛?成片桑园,是否漫布四明山?每间织坊,又是不是人满为患?七重境界山上的精舍里,是否日日夜夜都能听见吱嘎吱嘎的劳作仙音?

  您,和宗门,还需要为特级纱的产量,而担忧么?

  而且,别宗对于我们为何增产,心知肚明,以为我们是要偷偷扩大经营,却不可能知道我们的真实目的,藏在更深一层。

  至于弟子我,在一点小小的激励之下,却也不必日日忧心,可以全身心地投入织坊大业。如今半月便可织成一匹元心纱来,质量更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已是不逊色于唐教习了。

  眼见宗门这越来越好的红火景象,弟子,弟子每每午夜梦回,不由泪湿沾巾!

  你养蚕,他种桑,我织布,我们都有美好的未来!”

  莫长春觉得自己被说服了。

  不过终究是元婴老祖,却勉力坚定住:“狡辩的不错,不过你那只是一点点激励?芥子环都用上了,里头快装不下了吧?”

  “所得之利,宗门三成!”

  “五成!”

  “罢工!”

  “好,三成!”

  “成交!”

  王青面上不由露出一丝肉痛神情,十分悲切,心里暗暗道:“终于从了良,过了明路,竟然还能拿到大头,我真是,真是好生不情愿呐。”

举报

作者感言

丹尼尔秦

丹尼尔秦

小青青我日后便是官商了,你等还不来两张推荐票,将我这三百多名往上提一提?小青青一脸嫌弃道。   「谢谢三人牵1000点打赏,感谢!」

2020-08-03 18: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