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一生经历三千主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人生如戏 全靠演技(求收藏)

我一生经历三千主角 丹尼尔秦 2617 2020.07.26 18:09

  坐镇青云行宫的真云老祖召见王青时,便见到这位四明山小弟子脸上还算平静,眼底却都是伤怀。

  王青并无作假,确实是思及段思道师兄,至于真云老祖会怎么想,却不是他可以左右的。

  “尔等若是待在山中蝇营狗苟,自然可免去这些艰险,但道途也就一眼可见,翌日黄土一抔,亦无谓怨天尤人。钟白离等人虽然殁于净元谷,却是未堕其志,你不必过于伤怀,更不可杯弓蛇影,失了求道之心。”真云老祖颇为慈和,生怕王青被这么大的死亡率给吓到,以后缩在四明山,泯然众人。

  王青深深一礼谢过老祖,语气里虽然还有悲意,却仿佛被老祖开导疏通,如枯树发新枝,尽是百折不回的昂扬。

  真云老祖不由微微颔首,四明山前有莫长春、明兰花儿,现在又有了王青,倒是有些兴旺之兆。

  “你且将谷中之事,一一道来。”真云老祖按下思绪,肃然问道。

  王青自然按照此前同李重玄商量好的措辞,又在不经意之处改动、模糊些许,雷同卷这等错误,他是绝不会犯的。

  入谷后与钟白离等人产生矛盾后分开行事,同下宗诸弟子结伴寻药,一人前行遇见李重玄等人,被重明石雕带入一处小界,李师兄入血池洗练血脉,而他则一直在吐纳先天清气,将一整条十二正经洗过之后,就地突破筑基。待李师兄洗练完成,两人便被传送出来,直到离开净元谷……

  至于他十二正经全数洗过之事,王青并不担心,因为一旦突破筑基,百川归流,周天运转,其它正经便是没有被洗过,也会沾染上先天清气,只是多寡罢了,并不好分辨。

  真云老祖此前已经问询过李重玄,同王青所说倒是别无二致。此时又追问了王青一些细节,王青或是流利应答,或是苦苦回忆,情绪更是自然生发,毫无矫饰,终究与李重玄只在细微处有些出入。

  那是自然而然,两个人的回忆若是分毫不差,才叫有问题。

  真云老祖在王青答话时,也已经用灵神将其扫过一遍,便是那元心纱的裤衩,也一掠而过,并未有任何属于钟白离等弟子的物事。

  “恐怕真是遇上了什么强力的妖物,我青云发现净元谷的时日毕竟太短,区区六十余年。高阶修士又不得入内,将这些低阶弟子扔进去,着实冒险了些,不过回报亦是不错,唉。”真云老祖叹了一气,点头道:“你能在谷中坚持将一整条正经洗过,心性倒是不错。其中好处,你日后便知,结丹亦是有望。”

  话音方落,一只玉瓶稳稳送至王青面前,他双手捧过。

  “这瓶青云玉露便予你,只是以你筑基初期的修为,一旬一滴,万万不可多用。”

  “弟子谨记。”

  真云老祖拂尘一摆,闭目道:“退下吧。”

  王青退出行宫主殿,并不四下去看,而是微微仰首看向落日余晖,手上虚虚握拳,露出一点激动鼓舞神色,又自强压下去,深吸一口气,方回自家客舍去了。

  主殿里,闭目修持的真云老祖,轻轻露出一抹笑意。

  ……

  待到老祖法驾回山,王青才去拜访李重玄,倒是大大方方,甚至同遇上的青云派守宫执事问了好,言明是去感谢李师兄照护之恩。

  “那日为兄还是莽撞了些。”李重玄摇摇头,自嘲笑道:“担心师弟在老祖面前漏了马脚,才在主殿远处遥遥等着。幸而师弟有静气,并不来看我,我转回之后,才知后怕。”

  王青完全不在意,土著主角嘛,都是有一个成长过程的,可以理解。

  “李师兄不必如此,老祖并未有察觉什么,还赠了一瓶青云玉露予我,却要请教师兄呢。”王青将青云玉露掏出来在李重玄面前晃了又晃,才收回去。

  李重玄十分怀疑,王青是来请教的,还是来炫耀的?最终还是相信了王师弟尚有基本的操守。

  “青云玉露乃是本派独有的一种筑基丹露,无论是修炼还是补益真气,俱十分好用。只是玉露药效强劲,一般都是筑基后期修士使用。王师弟不妨将之售予门内长辈,再去购买自家适用的丹药。”李重玄倒是十分热心。

  两人又聊了一些筑基期的修行经验,李重玄身处青云上宗,自然可以给王青许多启发,王青只有一手养蚕绝活,却是许诺回头以折扣价出售一些元心纱给李重玄——他有意把李重玄当成一条财路,提前楔入青云派,届时他结丹之后进入青云派,也便不算两眼一抹黑了。

  “小弟这就要回山了,多谢李师兄一路爱护,王青铭感五内。”王青拜了一拜。

  李重玄也是回了一礼:“修行路远,尚有再见之日。”

  ……

  王青一边疾走,一边时不时看向后面,十分后怕的模样。

  涂云生看的十分有趣,一向老谋深算的王青,罕有露出这样的狼狈来:“王师兄,平红月师妹十分娇俏可爱,在明月宗只怕也是一枝花儿,你怎地就跟见了鬼一样?”

  方才离开青云行宫时,平红月含羞带怯地跑来表明心迹,结果说完一抬头,就见王青早早一溜烟儿跑的老远,活似见了个母夜叉。把平红月气的,简直要一路杀上四明山,幸好早有预计的平紫月拉住她,细细安抚之下,才咬牙切齿下定决心要快快修炼到结丹,然后再去把王青掳来,关在家中洗衣服做饭带孩子。

  王青瞪了他一眼,你知道个甚!

  为兄这副清清白白的身躯,是要留作底牌的,日后若果真发现这是一个女子为主角的世界,哪怕他一向走歪了路,也还有背水一战、放手一搏的最后机会,岂能浪费在平红月那个小丫头身上。便是她姊姊一起来,两姊妹……为兄也是不肯的。

  涂云生笑了一阵,运起一门基础遁法,速度却依旧较来时快十倍不止。两三月的路途,现下只需几日就够。来时王青与涂云生,皆是练气圆满,如今回程,两人都已破入筑基,在道途之上扎实前进一步。

  时移世易,说起来非常感慨。

  王青犹记得涂云生顶着一只活的黑熊躲在树洞里的狼狈模样:“现下想来,还是觉得师弟你十分的有创意。若是当时,你躲的就是这棵树——”

  他一指前方那棵两人合抱大小的赤松,御动乾坤剑,言道:“当时若有人那么一斩而下,你可怎么办?就像如此……”

  涂云生只见王青语气未变,神色却沉凝下来,状似顽笑,却是全力而发,乾坤剑在一道青色匹练卷动之下,朝那棵大树轰然斩落,气势一往无回。

  剑刃未及,一只十分眼熟的黑熊先就飞了出来,跟着飞出的一道漆黑影子却是当头被斩,倒飞而去,顿时一阵地阴魔气潮涌而起,敌住王青的青色匹练。

  “地魔宗!!”涂云生失声喊道。

  乾坤剑一击不成,顿时炸成三十六根乾坤针,铺天盖地朝那黑影摔落之地,如暴雨梨花落,将地面、大树、岩石,叮叮咚咚打出一片坑洞。

  “小牛鼻子比我还手黑,我记住你了!”

  一声之后,地魔阴气散去,满地狼藉之中,已是彻底没了方才那黑影。王青招手将乾坤针收回,又自恢复一柄短剑。而涂云生未见之处,十三元婴儿的老大也将钉在一棵大松树上的天戮神针重新含入。

  王青收回探入书包的右手,神情若有所思,方才天戮神针已然入体,却是被什么力量给硬生生逼了出来!那地魔宗崽子喊得一句,只怕就是因为这枚天戮神针的缘故。

  他转向涂云生:“这地魔宗崽子,倒是与涂师弟心有灵犀,连黑熊似也选的同一只。”

  涂云生顿时“花”容失色。

举报

作者感言

丹尼尔秦

丹尼尔秦

不演有玉露拿么?不演能斩得魔崽子一个措手不及么?小青青插着腰理直气壮道,又伸出一只肥嘟嘟的小手:看罢了戏,还不赏两个?给点票?「谢谢danyiqingqiu、书友0159、白手tadn打赏,么么哒」

2020-07-26 18:0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