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一生经历三千主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四明山双耻

我一生经历三千主角 丹尼尔秦 2313 2020.07.31 00:26

  晕陶陶的涂云生,带着满满一百宝囊的四明山特产,和发展好明月宗这一全新下线的雄心壮志,回了丹台宗。

  王青四下逡巡一阵,却是绕了一个圈子,先往叶飞得到《若干要点》和《碎星剑》的那处阴潭走了一趟,他倒不是想要再有什么收获,而是取几瓶寒潭水充作幌子——当然,取水之前,自然要绕着阴潭飞十八个圈,选个风水绝佳之地,捞它个百八十次验一验水质。

  玛德,竟然连最低品的灵药都没有找到一棵!

  回山之后,他未有直上三殿峰,而是去了周瑾师姐所在的筑基山。

  周瑾如今已是正儿八经的黄阶炼器师,做元心纱书包做出来的。虽则也只有筑基五重的修为,却可以在器工殿开坊接客了,地位不可同日而语。

  “到手了?”

  “八十瓶不老松丹,五十盒春红膏。”王青并不遮掩,直接将那东西从百宝囊中取出,交给周瑾:“东西比上次好一些,师姐若是打算提价,不妨拿这个当由头。”

  “提价?”

  周瑾瞪大了眼睛,里头全是“你好黑心”,叫王青十分委屈。

  他这次给周瑾的价格,并未有变动,哪怕周瑾提了价,也轮不到他享受好处,怎么就黑心了——当然,下次跟着提价这等打算,自然是不必放在此时言说。

  “全凭师姐,你要愿意赔本儿卖,也是没有问题的。”

  你是富婆你随意。

  “一瓶不老松丹只得六颗,卖两瓶共十八粒筑基合气丹。一盒春红膏,不过这么一点儿大的盒子,”周瑾拿左手的大拇指和食余下四指,环成了一个圈儿,拿起来放在眼前前后晃晃:“就这般大,要卖六粒合神丹!这样的价格,想要赔本,我只怕是没有那个本事。”

  王青十分憨厚地笑了笑,提议道:“要不小弟将出货价格往上提一提,这样师姐便可以赔本了,岂不两全其美?”

  周瑾无语地看着王青,直想用谴责的眼神叫他感受到惭愧。

  只是她见王青脸上竟越发自如起来,甚至还露出一丝羞涩来,好似在听人夸赞他似的,实在是不得不服。不由摇摇头,将丹药、贡献点数交接,便开始赶人:“将定制玉册留下,你快些织布去吧。”

  王青确实要赶着去织坊,便将涂云生载录各项定制要求的玉册,交给周瑾,告辞下了筑基山。

  王青自家知道自家事,虽说在净元谷吸纳了海量的先天清气,将自家道途的想象空间拓展了许多倍。但是先天资质的缺陷是不可能全数抹掉,他若想跟上主角们的步子,除却丹药这些外物,能余不能缺,修行时间更是重中之重。

  如叶飞,一门玄阶剑法,可能三五日便掌握了,日后常常磨砺,便可入得炉火纯青、登峰造极之境。

  但对于王青自家,恐怕需要十倍之功才能掌握,又需要十倍时间,才可攀至极境。就比如《小无相御剑术》,自他得手,便开始时时刻刻练习手法,等到功行渐深,勉强可以提前于经脉之中,尝试真气运行路线,又日日夜夜忍受苦痛,甚至将十二正经都练的宽阔许多,如此才能初入筑基,便掌握了这门御剑术。

  所以他固然需要经营,却不可能整副心神都扑在上面,此前将明月宗留给涂云生,也是因着这个的缘故。而四明山内,他同样只是负责将丹药取来,交给周瑾,再由她来出手。

  此前,周瑾在经营书包时,已经形成了个小小的渠道网,却不必从头开始。

  至于周瑾自家的修行,看她早早把六代大师兄孙长空抛在身后,便知道以她的天赋,是支应的过来。而且,王青也确实没有替人担忧的习惯和……资格。

  ……

  九元府,织坊。

  王青在这意外看见了明姐。

  “明主事视察织坊么?”王青笑嘻嘻问道。

  明兰花儿却是来找他的,织坊班头已经将王青的进度同她说了,言“王青除非破入结丹,否则日后除了更熟练些,只怕要进无可进了”。

  “果是如此么?”明兰花儿问他。

  王青含笑摇头,十分谦虚道:“我自觉还是有些不足的,本来想着再织几匹特级元心纱,至少比几位教习织的好一些些,再与你说。不曾想锥在囊中,想要缓一缓,却也做不到呢,太高调了。”

  明兰花儿懒得陪他演戏:“那你这就结了课,跟我走吧——”

  “这么急?晚上不成么?”

  “——我院子里备着织机和元心纱线。”明兰花儿将后半句说完,才狠狠给了王青脑瓜子一下,打的他嗡嗡的,晕乎间,以为自己破丹成婴,能飞上天了。

  明兰花儿作为宗门大议的一员,院子非常大,不过没给王青参观的时间,她便直入正题。

  特级元心纱,和正货元心纱之间的差别,并不特别显眼,但织造的人,自然最是清楚无比。好有一比,前者呢,是一栋寿命只有三十年的房子,而后者,却可以住上一百年之久。

  看似功能、外观都差别不大,但若面对高强度高频率的心神冲击,便会极为分明。

  “你已经织过次品纱——”

  “是特级纱!”

  明兰花儿看王青那副真切模样,显然他已是完完全全认定特级元心纱,并非次品,而是一种稍弱些的正货元心纱。看上去,竟是比“特级”首倡者莫长春,还要来的虔诚。

  怪不得莫长春背后把王青夸成一朵花儿,而王青连上古练气士这等关乎生命的大事,也敢决然托付给莫长春——凿实是臭味相投的四明山双耻。

  再加上个周青苍,明华兰儿暗暗吸了一口气,只觉四明山的空气里,都带着一丝不爽利了。

  “听我说!不许插嘴,不然就把你嘴堵上,手绑起来,吊在房梁上听。”

  王青想了想画面,建议道:“不如一手一边,困在架子床的边柱上。咳咳,您继续说,我是个哑巴。”

  方才,蚕丝天罗手套的寒光,离他的脖子,只有三寸。

  好暴躁呀!

  “次品纱在织成绸布时,并不会层层勾连,灵神排布经纬时,遇上的阻力和对抗,也是小得多。但元心纱却不同,一根元心纱线,同一根次品纱线放在一处,并没有太多不同。但从两根开始,便层层递进,直到整匹绸布织成,耗费的精气神,尤其是灵神,便是一个结丹修士才可承受。”

  “明姐同莫宗正,莫非认为弟子的灵神,已经堪比结丹?”

  有点小激动呢。

  明兰花儿却不点头:“这便要说你的天分了,好比修道,九寸九灵华之光的,与你修炼同一部功法,你觉得谁更快?织元心纱也是如此,调和元心纱线的灵性冲突,牵引经纬,使之连成一体,这都考验一个人的天分。”

  王青一脸沉凝,一字一顿,郑重言道:“明白了,作为织坊之光,我便是在织布一道上,有着九寸九的天分!”

举报

作者感言

丹尼尔秦

丹尼尔秦

显然这个双耻,说的是莫长春和周青苍,同我小青青有甚关系?小青青无辜道。   「谢谢我是苏小鱼500打赏,么么哒。」

2020-07-31 00:2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