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桃花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失魂海

桃花传奇 lilys 12843 2003.10.18 23:29

    天外天·青宵天

  你已在那里看了千万年……

  “春神大人,您看到了吗?”

  “她已经去了那个地方了……那到底是什么地方呢?既便是在天界,那魔气仍是直犯入云宵!从远古至今,这种可怕的威慑力丝毫未减弱过……”

  “你是说那谷中有着我们不可想象的强大妖魔存在?可是‘她’为什么会前去那里呢?……这一次,又不知将来如何……”

  “我所疑惑的,是为何那个人类能知道这一切天机,她的作为,没有将任何关于仙道术数的事告诉‘她’,是知道‘她’原本的能力吗?”

  “关于‘言魂’的事……”

  “应龙、应龙……”流青溢彩的羽翼划过苍茫云海,落在伏在天边的神兽面前。

  像蓝宝石生辉的鳞片,青悠深邃的瞳孔,注视着一个看不见的地方……

  “你知道了吧,你的族人已找到她了……竟然是她!”

  没有想到,一同在天界共处了那么多年,却从未碰过面的两个人,就这么错过了千万年。

  龙的吟声低低回应:“找到又如何?就算我下至人间界,也只会带来麻烦,如果不是那个人,根本对她回复一切没有意义。”

  青色的小鸟偏着头道:“你们都是这样,只会在一边看着……青帝也是,你也是,我们何必怕九幽的地祗呢?凭什么黄泉诸灵可以在人间走动,我们天界众神却有诸多禁忌?”

  “你还太年轻了……东风,这天地间还有许多事是你所不知道的。”

  “句芒大人也这么说……我也算是四季神明之一,说什么都不是小孩子了。看句芒和青帝大人为了桃花女神心力恔瘁,我真想下界去帮她们!”

  “东风,我们天界人不能多对人间的事做干涉,那样对我们天界之民也是不好。”

  “我可以忍受人间的毒气。你我不同与四帝,都是以兽身修练成形,进出人界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你是龙,却整日躲在这云海之上……还在为轩辕时的事后悔吗?”

  后悔吗?“我的任务是,镇守在这天边,使三界的气不致紊乱。”

  好冷……

  小路感受到一阵阵冰寒的气息侵入骨髓,她睁开眼——触目是白而透明地面,这是什么?伸手去触摸,一波波的灵力涌进了她的体内……这是?

  “桃花!”怀里已没有了孩子暖暖的身体,小路惊惶失措地撑起身子向四周看去。这是什么地方啊?大片大片冰封的世界,那是冰吗?

  “这里是‘失魂海’,你脚下这冰晶雪魄,它们本来是会动会想的、全是失去了‘那个人’的力量而没了心魂的海妖们,在这里待了千万年……”银白淡蓝的世界里现出了一抹红,是那个声音苍老的女孩子!“你把圣剑藏在哪儿了!”

  “我还要问你把桃花弄到哪去呢!”小路看着那女孩子,她站在面前比自己还矮,居然弄那么老气的声音来跟自己说话?对方是人形,就算身上有魔气小路也没有很怕,一切总会解决的!……嗯,她现在身上散发的魔气似乎少了许多?

  不过真的好冷,运转真气也不能驱逐那种入骨寒意,桃花还那么小怎么受得了?“你也是为了什么圣剑吗?告诉你哟,我从来就没有见过那种东西!”如果她真有这些人呀妖呀说的宝物,还用得着到处跑吗?

  “我没有见到那个孩子,将你带到这里我就没有看到她……”红衣白发的女子样子有些震惊。“你也不知道她在哪里?”

  小路疑惑地看着她:“你在说什么?你是说桃花不见了!”她大喊了起来,顾不得现在肉正在砧板上,开始指责那个谷主。“你怎么可以这样!你居然把那么小的孩子给丢掉了?我真不敢相信,你知不知道有很多妖怪都在抢她,你居然把她给丢失了?”

  这个女孩……“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把那孩子弄丢的是你才是!”

  “是你!”小路觉得自己完全没有同妖怪客气的必要,何况对手比她还小呢!大小姐不讲理与孩子气的一面发作:“你这个臭妖怪,别以为我怕你哟!比你更可怕的妖我都打跑过,像你这么矮的,我只要动手指就能弹飞你!”

  …………

  妖魔的美丑和能力是成反比的……

  而且,不要人身攻击!

  那苍老声音的白发女孩脸上蓝色隐现,眼中忽的浮现怒火。“死丫头,老身最恨人说我矮!”

  四周的冰晶震动着浮起!

  “这个孩子是……”

  在植满黄金轮的毒居外,秦昕从地上抱起桃花。黄衫女大感兴趣着凑上前来:“好标致的娃儿,那个女孩子把她丢给你了……好好照顾你的‘小女儿’呀!”

  这个孩子……秦昕忽然问道:“你们看她的眼睛和头发是什么样的?”

  娃娃脸笑道:“很漂亮的大眼啊,乌黑水灵的,小花,我们也生一个吧~~~``”他从后面抱着黄衫女子,下巴搁在她的肩上磨蹭。

  “死鬼!”黄衫女啐地一推他的脑袋,“要生老娘早就生了,还轮得到你!”

  “这孩子有什么不妥吗?”毒君总不会说些多余的话吧,她从秦昕手中抱过婴儿……“啊,怎么这么烫!”从襁褓中发散的热力惊人,她的护体真气立时抵抗,在旁边人眼中只见红色的光芒一闪而逝!黄衫女甩手把手上炽热的物体抛了出去。

  “怎么回事,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司徒公谨三人讶然看着浮在空中的小小婴孩,为什么这个婴儿也能像谷主一样用那种“力量”?

  原来不是错觉。秦昕眼中的桃花周身泛着淡淡红色气芒,流光溢蕴,天地骤然拉长,转瞬变小变远,金黄夺目的花海诡丽地摆动,落英狂艳地舞在两人周围……一片寂静中,只觉得自己被困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放眼过去又是无尽的虚空……四面八方无穷无尽,只剩两个人孤独的在苍茫里渺小着!

  似近又远!那个孩子粉红的发透明闪亮,金红的眸子也晶莹若玉……“你是谁?”

  …………

  穿越了时间与形体的禁锢,桃花与秦昕的意识在对话。

  “你说什么?不错,我是那一支的后裔……”

  …………

  “名字?你想说什么?我族里传下来的名字吗?”

  …………

  “你为什么会知道那个名字?”

  …………

  “想得到吗?可惜,我也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将‘那个’拿出来。”

  …………

  虚空崩散,在眼前重现青天白日,只是金黄色的花仍不住摇曳。一脸讶色的黄衫女三人只看到秦昕忽然的消失又出现,抱着那古怪的婴儿怔怔地站在原地。

  “你……”

  “看好她!”把婴儿随便塞到黄衫女子的手中,秦昕纵身向着山崖下跳去!

  “哎?喂!”黄衫女有些手足无措,待发觉那孩子已不再周身火热,秦昕也去得远了。

  “他这是什么意思?啊,好可爱!”桃花冲着抱着自己的人甜笑,她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娃娃了。

  冰晶浮在半空中,这里的天是苍白的,那些冷冷的结晶也闪着苍白的光,红衣白发的女子缓缓飘起,面上满是凶狠之色。

  四周是青白的冰壁,高低错落地拔地而起,分不清出路在哪里,空寥而寂静,连风声都没有的地方……小路仰头看着空中鲜红的人影。

  站得高就了不起么!她跳到一块高处的冰上,双手插在腰际。“你本来就比我还矮!还装什么大人样,我可是连小孩都生了的!你对我要有礼貌,还是妖怪的规矩里没有要听大人的话这一条吗?”

  “你还敢说!还说我是妖怪!”白发女活了一个甲子有余,虽不至年老成精,可平时也深沉内敛,其实她在谷中数十载处于半隐居状态,当然不会有什么人来找死的冲撞她。今天被一个初来乍到的小鬼无礼叫嚣,叫的还全是她最最忌讳的,恰似拔了虎须,那一把火是忍也忍不住了!

  绵绵密密布在空中的冰晶哧哧响着射向小路,小路急忙躲开,“你说不过就打吗!我可不是不会还手的啊!”纤巧的身形疾射,白影一闪,人已在白发女面前瞬现!“碰!”两人接了一掌。

  倒飞回冰上,小路捂着胸口闷声道:“糟糕了……这个小妖怪好像不比我差……”

  白发女掌心也有微些痛楚,心下暗道:怎么这样大的小女孩就有这样的修为,久避谷中,外面的武林什么时候出了这种奇葩了?

  刚才……小路脑子里隐隐觉得奇怪,她对白发女说道:“喂,你够本事就下来,不要躲得那么高,用妖怪的天生本事对我太不公平了!”

  现在是什么时候,谁管你公不公平的!“什么妖怪的天生本事!”白发女真的落在了地上,不过面上的表情是更阴沉了,“好,老身不用异能,就用人的武学把你凌迟剥皮!”

  四周的冰晶重回地上,叮咚响了一地,小路挥袖真气如剑刺向对手,刹那间,红白两个小小的身影在晶莹寂寥的冰面上翻腾打斗起来!

  剑气破空,白发女向小路撞了过来,五指成爪扣向她的咽喉,小路急急偏头,那手却是刁钻,绕过小路的后颈从另一头扣过去!小路凝劲一拳当胸击落,白发女已转向了身后。原来见两人内力相差无几,白发女便想专以擒拿来对付小路,她裙底双足快速连踢,迫得小路手足无措,只挡得几下,胸前背后中了不少拳脚。

  好痛!小路咬着牙,护体真气消去了泰半的伤害,可还是一阵心血浮动……不过……

  果然,小路隐约觉得不对的原来是这个——在那白发女孩子发怒后,她身上就没有半点妖气了。这个人,难道说只是个人吗?挡住对手的拳劲,她道:“你不是妖怪?”

  “你说呢?” 手掌一翻,尖锐的指甲在小路的手心划过,疾刺她的面孔!小路腰猛向后折,右足踢出,在空中翻了个圆,与白发女拉开距离。“跑不掉的,小鬼!”白发女的动作何等快,小路刚着地,红影已追至,一掌拍在她胸口,两条人影又纠缠在了一起。

  小路到底是缺了临敌的经验,很快就露了败迹。白发女子一脚把小路踢出数丈外,狠狠地撞到了一大片冰壁上!

  血嘀嗒落在白色冰面上,向下渗去……那种灵力的波动又来了!

  “小丫头,我现在不杀你,老身再问你一次,你把圣剑藏在哪里了!”

  “好罗嗦的小鬼,你没眼睛看么!”小路的嘴上倒不肯服输,她现在也十分担心,到底桃花到哪里去了?她被打得好痛……又是一口血喷出。

  血发出金红色微芒,向冰下渗透,小路眨了下眼,真的钻到冰下去了?身体异常的舒适,接触到冰面的手将源源不断地灵力吸进了体内……

  “不知死活。无妨,那个小孩子应该也在谷里,老身一会儿把她捉来,看你还如何嘴硬!”

  这些人可真是冥顽不灵哪,说了没有就是没有了……

  “你的眼神很不好……家里没有人教你不可以反抗大人吗!”红衣女走进小路,弯低身子,伸出尖锐的手指。

  “那也要是大人才行啊!红枫,真是对不住,我还没教过她呢。”

  两人齐齐抬头。

  秦昕五色斑斓的身影映入小路眼中。“姐姐!”她喊。

  “哎哟……”小路头上一痛,不知被什么打了一下,她抱着头高兴地看着秦昕。秦昕若无其事地放下手,“小姑娘,我说过我是叔叔了,不然叫我哥哥。”

  “红枫,又见面了。”

  站直身体,白发女——红枫阴沉着脸,“你来此处做什么。触怒老身的话,下场不需我来告诉你吧。”

  “触怒你又如何?别说是你,就是附在你身上的那个人,我又会怕他半分?”

  秦昕双手托臂,倒不是怕冷,他知道自己这种自大的样子特别能激怒对方,还是那种轻视的口气:“有时候我真替你难过,‘白发童颜’的红枫,这么多年来一直躲在这种苦寒之地,连狱谷都不得随便行动——啧啧啧,不知当年死在你手上的众多短命鬼会不会在地底笑掉了牙?”

  “为了短短几十年的生命,将自己的全身交给别的异类,人世间真的叫你如此留恋?”

  “你住口!”红枫身子浮起,脸上又笼上了层蓝气,一张面孔煞气毕露!

  转眼间魔气大盛!小路跑到秦昕身边倚着他的胳膊——原来那个女孩子是被妖魔附身的!

  “白发童颜”红枫已是近百岁的老人,她因天生拥有异能,又是白发,少时一直被人欺凌,以至长不大。在拜入西域“千机门”下后,技成一方,而变得心性残忍,作恶于边陲之地。后来也是被多方追杀得无容身之地,方遁入狱谷。可在狱谷之中,仍是结仇不断,和人拼斗后伤重垂死,却被谷中的妖魔看中,借她的身体行事。

  “秦昕,多年前我从此地放走了你,原本只是不想在谷中太无聊罢了,没想到你这么不识趣……那我就不念什么旧情了。”

  “旧情?”秦昕艳丽的脸上讽笑:“我可和你不一样……你是被困在这里的可怜虫啊!真可怜啊,有多少年了呢?”

  “你该死!”红枫厉声咆哮,秦昕被空间中的力量撞得倒退了数尺。

  扶好小路,仰着脸,秦昕哈哈大笑:“杀得了我就杀呀!别躲在一边鬼鬼祟祟的!”红枫捂着咽喉,眼珠突起:“你、你在这里下了毒……”

  秦昕收起笑:“我的名号是毒君,当然要用毒来对付你。还不肯现身吗,这个身体可只是个普通人啊!”

  红枫面色发青,重重落在了冰面上。从她身上聚起一团影子!

  四周的冰面上妖气汇集,那影子渐成实体……“还是一个小孩子耶!”小路叫道。

  朦胧中,那少年在红枫身边徘徊不去,待抬起头来,一张清清秀秀的脸上,赤红的目中便似要射出火来!

  “秦昕,你伤了我的玩具!”

  扯着秦昕的胳膊,小路身子绷得紧紧的,只觉得阵阵澎湃的气息环在身上,在险恶里又有着股暖洋洋的感觉护着她。

  那少年与她年纪相彷,长发垂髫,扎成两束马尾,此时无风自动,冰川里呼啸起漫天的狂嚎……

  秦昕稳稳站在冰面上,眯起眼冷冷看着少年。“你应知道,我们身上有着相似的东西,你是伤不到我的……”

  “啊、啊……”少年哑着声,眼神迷乱,瞪着两人……

  这两个人、这两人,把他多年来找到的伙伴给伤了!

  身后的冰壁崩裂了大块,在少年的驱使下,一座冰山轰然塌下,向着三人直落而至。

  小路只看得四面八方全是塌裂的冰壁,从头上灭顶倾倒,三人已是无处可逃!心中却是不怕……她对师傅说的话牢记在心,一定有人能帮她的!

  秦昕身上发出金黄色光来!尚未触及到那光,冰壁便化为水烟散去!隆隆巨响中,冰层砸在两人身边碎了一地,半点也没有溅到小路的身上。少年漂在空中,高声大叫起来——

  “啊——啊——啊————”音波回荡在冰川间,整个冰面都在震动,咔咔声响,地上开了数条裂口!

  冰裂的缝深不见低,而且破裂的边缘锋利如刀!不停震动的冰面让秦昕和小路不得不施展轻功在冰面上跳跃,努力稳住身子……“呵呵哈哈哈哈——跳呀跳呀!你们两个混蛋……真有趣!给我去死吧!”

  真是讨厌的小鬼!小路停住身子,双掌贴在地上,那熟悉的灵力又涌到体内!不单如此,灵力中还有着一种欢欣的生命力在跳动!

  你来了——你来了——脑海里有个声音在说。

  是……

  冰川的震动平静了下来,一种寂压在这片青白的大地上,在寂里,有什么正要挣出来……却像是春风吹进了山谷,天还是苍白的,看来已是悠远,山川依旧寒冷,只是剔透着冰心……已经不一样了!少年疯狂喊道:“你是什么人!你怎么能利用这里的海魂!”小路抬起脸,星眸焕发着别样光芒,全身更是被淡蓝的光华包围了……印象中只有一人能有此威仪尊贵!

  “我差点忘了……冰也是水。”小路开心地笑着,“是水的话,就不会伤到我!”脚下的冰荡漾开来,竟是融成了清水!

  比起少年造成的山摇地动,冰川起了更巨烈的变化,只是这变化却像是无声的、静静的……冰壁大块大块的坠地,噼啪的落在水上,摇晃着和地上的水融为一体……

  巨大的冰块消溶剥落,轰然的巨响和汩汩的流淌,淅淅沥沥哗啦,全向着众人脚下汇去,寒意和着消溶后的水气上升,破开灰翳的天障,还来晴空。

  到处是冰落入水中的响声,小路站在水面上,秦昕竟也环臂浮在空中,看着冰川成了海洋!

  不、不可能的!失去了灵魂的海妖们静静地躺在冰下……

  怎么回事!整个狱谷震荡起来,远远的晶白山头转瞬消失,轰隆声不绝,狱谷处于腹地,四山环绕,季季常春,可此刻却是寒气澈骨!那谷中一般住民还未有反应,白浪已冲进了家门!

  站在山崖上的三人讶然看着浩荡的水龙淹过脚下的小小村落,“这、发生什么事了……”娃娃脸的男子不可思异地说。“那处不是失魂海所在吗?”

  “看!那是什么!”

  远远的远方,扬起长长的龙形……

  他守在此地千万年!

  哪里也不能去……哪里都没有声音……看它高山沉了陆,看它绿树雪白头,看它寂寞苍穹……

  这里是牢狱谷!不单单关住了那位“尊者”,也关住了他……

  渐渐的,周围层峦叠起,群青连翠……有了花鸟虫兽,接着又有了人……只是,他只能远远地看着他们,却不能靠近,再后来,他们中也有一两个听得见看得见他的人,所以他便逗着他们玩,附在他们身上,指引他们安居乐业……可是人的生命真的太短,能让他附体的人也太少太少了……所以寂寞是他永恒的痛苦!

  “那是什么?”冰已化成了水,寒川成了汪洋,碧水无波,清似见底。小路隐约见到水底有着一阵阵的波动在引诱着自己……

  秦昕也感到一种心绪不宁,却没有看到什么。“你看到什么了?”

  守在这里千万年……

  “哗啦——”从水底掀起高高的水柱,飞溅在半空中,却在小路两人身边弹开,没湿了半点。水珠纷纷落下,一头巨兽现于眼前!

  深黑的、长长的身体盘旋着蜿蜒而起,将整个天几乎遮挡住的庞大身躯摆动着,掀起了巨烈的波动,水面动荡不休,冰川化为海后四面是一片汪洋水域,无边无垠,此时惊涛骇浪,踩在水面上的两人身上五色缭绕,各有护体之术。

  “是龙吗?”小路压下心头跳动,注视着那蛇形的巨兽,手不由自主的又紧紧抓住了秦昕的衣服——那红玉里精芒闪烁的大眼睛混和了惊喜与迷茫,身体停了下了盯着他们。“是刚才那个孩子?”

  “是螭龙。”秦昕看着自水底现身的魔兽,眼睛眯起,不知在想些什么。

  “啊,这个我在书上看到过,无角之龙曰螭,经千年化为虬龙……再千年化为应龙,应龙?”这个名字在小路口中低低吟着,应龙,有翅的龙?成渊?

  我带你去飞……飞遍四海、飞上九宵……

  “不是……”

  秦昕长笑:“千年化为苍龙?这是人间界的说法!你守在这里何止千年,真要成神成圣还会此等模样?”

  “不错。我的时间与此地早已冻结了……可是在我身边,时间还是在缓慢的走着,只有我自身……如果我的灵识也同躯体一同沉眠倒也罢了,偏偏我还有感觉,还有心在跳动……”螭龙缓缓诉说,“我一直守着这处禁地,守着那位‘尊者’……最初还有着小小的海妖同我作伴,可它们最后还是全都失去了灵魂,成为冰封着这一片死海,那位‘大人’他的魔力威慑一切……没有人和物敢靠近这里,连我也不得不以沉睡来抵抗他的魔力……”

  “是谁命令你这么做的?那位‘尊者’乃是至高的存在,能与他抗衡者此世间还不应有才是……你是受了何人命令敢冒犯那位‘尊者’?”

  “再崇高的存在,依旧有着致命的弱点……‘龙牙’的传承者,有时候力量也是无用的。”

  “哼,此时天象变化,封印松动,你就不怕‘他’跑了出来?”

  螭龙翻腾起来,在天空引来浓厚乌云,此时他已可腾身离去,可他知道自己是断断逃不开的!分不清心头的感情是喜还是悲,锢制无尽时光的枷锁从颈中脱下,全身轻松的同时又是害怕万分。若是离去,在“那里”的大人一旦得知,势必加以处罚;守在此地,松动的封印不知何时会破开,“尊者”脱困后头一个便是要撕了自己!

  对了,只要杀了这两人,那么封印的震动便会停下来吧!他的时间停在千万年前,他还只是年青的螭兽,他还不想死!

  “在那深处的,是什么?”小路心中的恍惚越来越重,有什么无形的牵着她引着她,迫使她想要去看个究竟。

  秦昕身上暴发出眩目金光,螭龙猛地从水上腾起,张口咬了过去。

  小姑娘不足为虑,只有这个和他出自同一种族,传承了“龙牙”之力的人才是对手!那一瞬间的畏惧……只是错觉吧。

  四方水精,应吾之命!螭龙黑色的身躯穿插入云,混入浓厚的乌云里,引颈长啸!

  天雷!

  无数水珠夺目光灿,雪白的电光交织惊雷轰炸而下,那强烈的看气势射得人眼都睁不开!

  “我说过了,你是伤不到我的!”秦昕一手捉紧小路的肩,闪亮的雷光劈在他的身上,被笼于周身的金色消弥掉!

  云气聚得厚了,碰撞着闷响,在整个狱谷上空降下了豪雨,滚滚白浪卷走地上的事物,直冲向更深的谷地。

  又是大雨肆威!龙跟雨是不是总是连在一起的呢?小路任雨滴大颗大颗的打在身上,此时她的身上蓝光流转,水明明是碰到她的,却是没有一点冰凉湿漉……触之即走,雨点欢快地在她身上跳跃,落入水中。

  随我来…随我来……

  “你何必多费力气!我只想将这小姑娘带走,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大可在这谷中继续守着,我也不会来与你找麻烦。”揽紧了小路,秦昕仰首道:“我只是一个凡人,一点也不想同你们神魔拼斗。你也知道‘龙牙’的威力,别逼得我毁了这一切。”

  龙牙?龙牙是什么?龙……

  水清清的,好像可以看得到底呢……在那水下的是什么?

  漂亮的、闪亮的、淡淡的蓝……这水下还有什么…………“姐姐?”

  “叫哥哥!”小路吐了吐舌,没办法呀,第一眼看到他实在太美丽了,总觉得那应该是个姐姐才是。“这水下还有一个人……你们说的尊者,是什么?”

  “小孩子不要管。”这个孩子和他一样是有着异能的人,可必竟还是个凡人,三界的是是非非都不要管……那螭龙还在不停的用无用的雷轰他们,虽然没有伤到自己,可是被打还是会痛啊!

  “可是……他在叫我……”挣开秦昕的手,小路贴近水面,冰凉的冷意从皮肤里渗入。“……这下面,有人在叫我。”

  随我来……随我来……

  他们在干什么?螭龙此时的精神是狂乱的,漫长时光里积起的压抑一下子发作,他是谁?他在这里干什么?他为什么会在这里……这些问题从脑中纷至沓来,孤寂与怨恨、迷茫与恐惧,一下子全空掉了,一下子又狂倾而入!他恨不得毁掉眼中的一切!水精们为什么不受他的控制!为什么不把那个女孩子拖到冰冷的深渊中!!看到小路伸出手探向水中,淡淡的蓝光从她身上浮起……

  住手!螭龙心中起了莫名的惊恐,不可以让她下去!水精海魂招来、化噬神之刃!浩浩荡荡的水域倒卷而起,发出澎湃的巨响,飞溅起的雪白碎沫在水面上开出万朵怒花,互相挤压碾砸,形成比摔裂的玉玦还锐利的凶器,齐齐扑向水面上的两人!

  哗啦!揉碎了遍布的锋花,还它温柔本初……狂暴的海水平静在那女孩子脚下,微微泛起一个个涟漪。那白衣少女抬起头,眼中竟是笑:“你想伤我?你不知道这世间凡属‘他’的控制,一切有形无形之物都要对我俯首吗?”

  ……给你,这样你就是我的……在我的影响下,都要敬你护你……那么,你呢……

  波光潋滟里,是跳动的记忆……看那无尽的沧海!我从那深处而来……折一枝红花给你,把它放在身上,在它凋谢前记得来看我……我在此处等着你……

  银色和蓝色、红花和白雪、飞向远方的龙……我在此处等着你……

  又是那种若有若无的扰人残像!“你可以杀我吗?”小路此时不再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女,在她的脑海里属于真正的她开始觉醒,一种威慑震住了螭龙!“龙族里最低级的螭兽,也敢向我咆哮!让我化去你的魔****……”

  从她的脚下,平静下来的水波升起浅蓝光辉,直冲向天际,把螭龙密密包围住!在光中,秦昕体内的金色光芒也开始大盛,他远远荡了开去,心中暗暗惊讶,这小姑娘?看来是用不着他了。

  螭龙无鳞的身躯释放出淡淡黑色,天上的乌云急剧向外溃散,转眼都没了片痕,黑色越来越浓,在中心一点裹着个形体。一下子,黑色形成的影叫清澈的光芒冲散,那个少年之姿又重新出现。

  “你是……”少年惨白的脸,“你到底是什么人……”虚弱地吐出这句话,他不由自主地伏在了水面上。

  小路注视着水底,“他在那里吗? 一直在那里……终于找到你了!”

  海水在她脚下动荡,她要干什么!螭龙少年不安得发着抖——那个女孩子说得没错,从她的身上感受到的是“那个人”无以伦匹的神威,在“他”的加护下,不光是刚苏醒的海妖水精,连他这个守在此处无时无刻受其影响的看守者也惶恐万分!

  从小路身上升起的银蓝光华,爆开成了朦朦的薄雾,海上的动荡加剧,一个个涟漪旋转成了涡旋……最后海水几乎要翻了起来!

  深深的海底深处,发出忽明忽暗的蓝光……不行!不可以让“他”重现天地!

  “原来,你一直在那里……”小路轻轻的说道,“海……”

  “不!不可以叫那个名字!”少年不顾一切的扑了上来,海妖们惊慌失措地鼓噪着。

  听好了,你要好好的守着“他”,任何人都不能去叫醒“他”!

  从那个远古的灾变起,他受命禁锢着这片土地。在得到这个命令时,那个年轻的螭兽害怕得不能说话,无论是命令他的人还是他看管的“那个人”,都不是他能违抗的!他兢兢业业地守在此处,只是因为害怕——不知道哪一天,他就会凄惨的死去吧……

  那么你就守在这里吧!守上千年万年,直到世间的生灵都忘了“他”的名字。如果没有人能叫“他”的名字,他就会永远的睡下去了……

  “不可以叫‘他’的名字———”

  “……威……”

  “不——”小路被重重的撞了一下,没有防备的她心口痛了一下,脑中一片晕眩,“不,我还没有想起……”蓝色的光芒从她身上淡去,她落入了水中。

  海上升起了滔天的龙卷,秦昕身上的金色强烈得似乎就要挣脱出他的身体,来不及拉住小路,秦昕只能勉力控制着全身郁动的气机。心跳得好厉害……没想到那个女孩子竟叫出了“他”的名字!

  那个禁忌的名字!

  天外天·天界

  “好可怕的魔气!”绿髻如云的丽人走出她的神殿,看着另一个空间的一点。

  “春神大人,为什么那里的魔气此时如此狂嚣?这千万年来一直蜇伏在那里的到底是什么呢?”

  自从远古的魔界君主——龙皇消失后,天地间唯一能引起灵界众生畏惧的,就只有那冲宵的魔气。那股可怕的气息不知从何时存在,千万年来一直静静地、凝聚在一方。

  与其说那种气息形成了特殊的结界,让他们不能窥视那里到底有些什么,不如说是能够领略那份威慑的灵界之民(一切有思想的生灵,包括了三道六界的所有生物通称,与六界灵界分开),全部畏惧着不敢冒犯。

  “就算是天界神皇也不能探知那到底是什么。印象中只有一人……不可能是‘那个人’的。”

  “您说的是那个……”

  “嘘——不可以说那个名字……”

  据说名字具有魔力。

  在很久很久以前,比三皇五帝的上古还要遥远的过去,神明是无处不在的,他们把自己的名字告诉其他的生灵,通过被传颂吟咏,远古的神祗可以自由的下到任何一个世界与时空中,超越了三道六界的限制,无视法则的条例。

  天界的众神拥有不灭的精神体,他们有时会下至异界——不论是否自愿,都要经过轮回的过程——在异界,他们忘记了自己是谁,以异界民的身份活完一世,然后在天上使者的引导下回到天界。

  引导者,是授予那个神祗名字的人。他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说出被引导者的全名!只有为转世的神祗正名,那个神祗才能完完全全的恢复过往的记忆与神格。

  也有的神祗是自己命名的。那么随便哪一位能叫出他名字的人物都可以为他正名,这对那位神没有任何影响(可是如果引导者叫错了转世神的名字,那么就会有点小麻烦,此处不作多言)。

  “没想到,现在还能听到那个名字……”秦昕低声道。他身上的金光闪耀,逼得自己几乎无法看到四周的景象!“终于重现天日了吗?”

  海水转成淡淡的蓝色,继而又是辉煌的金色,与秦昕身上的光芒辉映,突然又爆出了柔亮的银色和鲜红……五色缤纷七彩眩目!浪花迭起千重峦,粉金切玉似的迸击相撞着……在那海底深处的是什么呢……

  小路慢慢地向着水底沉去,温柔的海水在她身边游开了,她觉得软软的、滑动着……奇怪,以前掉到水里从来没有这种感觉过呢!那时只有抬头看到的天,闪着点点的光晕……眼前跳动的还是那时的天吗?

  还是那么蓝、那么亮啊……

  顺着水流的脉动,小路向着那光潜去……她为什么会在水里的呢?小姑娘的意识昏昏沉沉的……没关系,水是不会伤害她的……

  海底像是有一团蓝白的火焰!瞬间小路全身都炽热起来——那把突来的火烧得她口干舌燥,“啊……”眼泪从眼角滴落,漾进水里像是一颗颗珍珠,海水包围着它们,一闪一闪的。“啊……我终于找到了……”

  最重要的人……

  在光中的那个人是多么美丽!氤氲的光芒从他体内散了出来,银蓝的长发随着身上的波动在漂荡,他的眼睛是闭着的,像是睡着了,四周都那么静……

  “海威……”

  是什么人在叫他?是哪个不要命的敢直呼他的名字?嗯,算那家伙够胆了……不过,这个声音好耳熟啊?再多叫几声来听听……

  小路痴痴地看着那个人,光焰在他的周身似乎更加扩散开来,她看着那人美丽的脸……还是和以前一样啊。

  喂,为什么不再叫了?是什么人这样盯着他看的……本大人喜欢被漂亮的女孩子叫起床,听你声音还挺可爱的……一会要是不够漂亮就要你好看!

  咦,那个人长长的睫毛动了动,他要醒了吗?

  这么久没见,一会儿说什么好呢?

  该死!他被封起来了!好胆,是哪个混帐东西干的!

  ——哦,他想起来了,真是过份!居然这样对待他?也不知被封住多久了……一重金印解开,二重木印解开……还好,用了整整五重结界还对付他,算是没有看扁自己……不然一定揍死那臭小子!

  封印全开!他睁开眼睛——

  如雨后新晴般的蔚蓝色瞳孔,还是和从前一样呀……强烈的气息扑向小路,整个海底翻转开来!

  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眼是挂着泪的小小脸庞——很可爱、很漂亮、很满意……很……是她!

  “是你?”那孩子的身体在水中摇晃,软弱无力地随水漂去。“看到我就想跑吗?”一点不反省是自己解开封印爆发的冲击把小路给打晕了,反而怪罪水精们把人卷走,他面上露出诡谲的笑:“啊,又想跟我捉迷藏吗?看来我真是睡得太久了,你们都调皮起来了……”

  “是他、是他!他终于醒了……”螭龙绝望地看着海上的五色交替,金印解开、木印解开、水印解开、火印解开、土印解开……海水狂肆得沸腾起来,天空也是云霞变幻,色相无常,那种纷乱缤纷,嚣张拔扈…狂野得如同是场盛会!

  一道银蓝光华冲天而起!

  ……那个瞬间,注视此处的众人眼中,又是一道龙形稍纵即逝……

  又是龙吗?

  所有的喧丽转眼散去,天空恢复了青远,海水平静成无波,在失魂海上,秦昕和螭龙少年眼前多了个身影。

  同秦昕他们一样站在水面上,怀里抱着一个女孩,他正仔细地关注地看着怀里的小姑娘……那是小路!

  银蓝的长发清水织就,顺着那人的肩背流泻而下,拖迤在水面上闪动点点光芒,素色的衣裳上缀着精美的缨络绳坠,越发显得他高挑的身子清雅玉立。而他的脸……那是一张以男人来说也可以用美丽来形容的容颜!没有丝毫的脂粉气,完美无瑕的容颜!

  螭龙颤抖着,几乎说不出话来,他全身都没了力气,只能伏在水面上,同水精海妖们一起拜伏那位尊者:“海威大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