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桃花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东风岂是繁华主

桃花传奇 lilys 11655 2003.11.07 21:26

    “狱谷历来就传说是封魔之地。”司徒公谨道,“故老相传,在天地间有四个禁忌之所,狱谷为其一,可是没有人知道被封住的到底是什么……也许现在可以知道了。”

  抱着桃花的黄衣女子攒起眉:“我们四大护法直接听命于谷主,我们也都知道红枫并非是真的谷主。我的师傅曾说过,在他的许多代以前,一直都没有人见过那个藏身于暗处的狱谷主人,但‘主人’却能对谷中一切掌握了然……大家也都相信谷主并非常人,但你们谁知道谷主到底是什么?”

  “我们这些狱谷之民,除去后来的江湖中人,全是在此地生活了百十代乃至更久的……在一些风俗上,我们比外面的人更早的开始祭祀龙神。你们有看过深谷里的一些岩画吗,那上面的龙形和现在的不尽相同。”

  “我们四个都不是狱谷土人,可是为什么我们会成为护法?若论武功强悍,秦昕和一些在此地的长老们都在我们之上,而秦昕更是连‘谷主红枫’都不放在眼里——这个疑惑,是历来的众多护法都想不通的。”

  娃娃脸的男子看着谷中的白浪,“现在还有心情去想这些。既是这许久都没有的答案,还不如关心一下谷中的情况吧……狱谷的平静已经被打破了!”

  * * * *

  白得几乎透明的肌肤,小巧的脸上长睫微动,樱红一点,漆黑的长发握了满手……他对周遭的一切视若无睹,只是看着那张睽违已久的容颜,“为什么不是银色?”困惑地自语,这种感觉是“她”没有错,她怎么会到这里来呢?

  很快,他便了悟了,“原来如此,六界里还在找圣剑吗?这次,却是你被卷进来了……”

  “哥哥你是谁?”小路睁开眼,“我好像见过你……”

  “你忘了我吗?不是你把我叫起来的吗……”笑吟吟地看着小路,“我是海·威。‘领·海之威者’海威。”

  这个名字令另两个人机零零地打了个寒战,秦昕骨血里传自远古的烙印命令自己向此人俯首:“族皇圣安。”他的脸上不再见骄气,恭敬地跪在水面上。

  “‘龙牙’在你身上……原来是冰雪一族。”

  这个人的声音……如清泉玉铛般悦耳,好好听啊!小路几乎是着迷地注视着海威,似乎没发现自己被他搂抱在怀里。

  海威……海威……她念着这个名字,只觉得有种幸福的感觉盈满心底。“我在这里,”海威低头看着她,“为什么一直念我的名字?”

  脸红了一下,小路有点害羞地说道:“因为你的名字好听……你为什么会在水底下呢?我好像看到你的周围有火焰?”她想起在水底那美丽的一幕,水精们也喜欢他吗?

  “啊,你提醒了我了……”

  看到旁边的螭龙,他的脸上笑意更盛,“小鬼,你这么多年来还真辛苦啊!你到底将本皇困了多久呢?”。

  螭龙牙齿上下打着颤,极度的恐惧将他牢牢钉着原地,几乎就要化入水中……“吾皇……”

  “你也知道我是你的皇、你的主子,呵呵……是不是我那段时间心情太好了,以至于这些小虫小兽都放肆起来?”

  “住手!”小路忽地紧紧抱住海威,见那少年凶气尽失,全身直发抖的可怜样子,她察觉到空中冷冽的杀意,不加思索地便想要阻止海威。

  “啊你——”海威只叫了一声居然就和小路一齐栽倒,水花从眼前飞起,他像个普通人一样沉入水中!

  我的力量?身体里虚弱的空乏是什么?海威大感诧异,“定海力”不在身上了?

  过往的情景还鲜明得如昨日黄花,偏此身已是回首弹指惊颜……一切都不同了……从那时离她而去后,一切都变了!

  水在两人身体上顽皮的滑动,小路仰着头瞧着他,乌发同他的纠缠在一起……星眸中闪的还是那种依恋又可爱的神情……怎么这么可爱呢?冲动之下低头便吻了上去!

  天地间有没有不变的东西?

  有没有不变的情?

  有没有不变的意?

  有没有……

  不变的人……

  还好,她还是在这里等着他……便算是物似人非、沧海桑田,这世间如何的白云苍狗、斗转星移,还有一个她呵!

  “唔唔~~”小路衰弱地发出哀鸣,无力的小手推了两下反叫他搂得更紧,水面上一闪一闪的,射下碎碎的金斑……

  好漂亮的山光水色,斜里一枝香花临波唱晚,满天的落霞纷飞……

  她破水而出!

  辉映着天边最亮的星子,一身光华!

  他在花树掩香中走过……

  她在清水潋滟里嬉戏……

  刹那眼神的交会……蔚蓝色的眼中跳跃着的是什么?

  你是谁?

  “你是谁?”抱着海威的脖颈,小路把头埋在他的胸口。

  “我是海威呀……”

  “那么,我是谁?”

  “……我不知道。”骗人的!小路抱紧他,在这深深的海底,水精都寂寂的……

  “我的名字是什么?”这个人一定知道,因为他一定就是她在等的人,师傅,对吗?

  “ ……不知道。”

  “我讨厌哥哥!”海威抚着她的大手停了下,水流在两人身边一下子隔了开来。“真的讨厌我?那可不妙了,我还想要你天天在我身边呢。”

  “他们在下面做什么呢?”秦昕恢复了倨傲,对几乎像个死人一样的少年道。他摇摇头,看那只螭龙只顾着发抖,“你不是一向威风八面的?现在居然这种德行……我看族皇他很温和嘛,传言不尽属实。”

  “你~知道~什么……你这~海~~魔女`的~的后代~早忘了海威大人~的可怕~~~”螭龙此时只是个普通的少年,说的话也是抖颤的连不成句子。

  拍拍他的头,秦昕道:“算你倒霉吧……或者你趁族皇不在赶紧逃走?”

  “没~~用的~~我们~纯血的~~妖魔是不能~~对~~大人~~的~威慑反抗~`的~~”

  “这么奴性?”秦昕不由庆幸自己不是纯血妖魔,只是在直接面对大人时,自己是不是真能以平常待之?他冷冷道:“那你还是求族皇下手狠一点,给你个痛快吧……”

  这些话无异火上加油!闻言,本就肝胆快要裂开的少年突然大哭了起来:“不~~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吵死了!”

  “你还是这么吵啊。”

  “你明明知道我的名字为什么不肯告诉我?”摇着海威的手,小路对着他撒娇,此招无往不利,小姑娘不相信这个好看的哥哥会拒绝自己--她倒是对自己的魅力深有信心,那个像姐姐的哥哥一开始不也是对她要打要杀的,后来又那般维护于已。

  不料海威虽是对她心中爱甚,却并不吃她这一套!任小路摇来晃去,只是笑而不答,一双放肆的大掌反在她身上游动,小路不懂男女情事,只觉得痒得厉害,扭着身子往海威怀里钻。“啊,居然还这么小……”海威的口气相当失望,小鬼头未及胸口,勉强到他腰上一点……真是好矮啊!“你为什么不晚点来叫醒我呢?”这话要是叫水面上的螭兽听到,心中也不知会是何种滋味。“要是晚一点来的话,好歹也会长大些吧,那我就可以直接将你扑倒了……现在抱起来真是一点兴致也没有。”

  小路眼中尽是一个个疑问,不服气地扯着对方衣衫:“胡说!他们都很喜欢抱着我的!”她说的是以往在陈村时,那些师姐们都颇爱抱着她来逗弄,夸她香香软软的,连保保哥也喜欢搂着她的肩膀,小心翼翼地生怕失了她……

  “什么!哪个这么不要命的敢碰你!”海威马上变脸,随即耻笑道:“眼睛通通都瞎了?这么个没前没后的娃娃也抢着要……要不是我还认得你,你这个样子送我我都不要!”听了这话,小路虽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心里却升起一把火,爆怒起来。

  “你、你…师傅师姐他们的眼睛比你好得多哩!他们都喜欢我得不得了!好稀罕你么,刚刚又不知是谁在亲我?还死死地抱着人家!”

  “哦,那是因为你这么小要是不抱着就会丢掉了,”分不清话里有几分真意,海威笑嘻嘻地又将小路抱了满怀。他弯起身子,面孔埋进小路发里深深嗅着,“这么小,很容易就会丢失了……若是记起了一切,若是想起了自己是什么……你还会不会跟以前一样?若是那样……”

  “你在说什么?”被搂得闷了,小路咿唔地问了句。海威只是叹息一声,松了手。捧起小路的脸,蔚蓝色的眸子定定瞧着她的:“你……什么都忘了。那样也好,也好,反正你总会知道……要是知道了我是什么人……这样很好,我们可以从头开始。”

  听得海威话中似乎带着软弱之态,小路想了想,皱了下鼻子道:“我才不要和你从头开始,你说得好听其实根本就是刚见面嘛!我才不上当。”

  “对,我们是现在才见面呢。”

  “……胡说八道!你既知道我的事却不告诉我,我讨厌你讨厌你!”

  你到是常常对我说这句话。不过,你以为我会因为两句讨厌就诚惶诚恐地说出一切?那可真是太小看我了……只是这丫头变得有点心计和刁蛮了,以前蠢蠢的挺好玩的!海威暗暗想着,缓缓向水上升去。“你就死心吧。我说了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骗人骗人骗人……”这一会儿时间里小路吵吵嚷嚷外带拳打脚踢,竟是一改温顺乖巧。说起来,小路以往身边的人,个个待她如珠如宝,她想发点脾气也没的发,顶多撒撒娇。对着海威,她心里既是熟悉又是欢喜,偏偏这个坏东西看来很宝贝自己,可是又不理会自己,弄得小女孩儿浮浮躁躁,忍不住就要手脚相加,闹了起来。

  这小丫头打得自己还真有点痛!固然是对她不曾设防,可海威也清楚真正的原因是什么……现在的他,身体被封在最初的状态下,若是突破了周身限制,身体的强度还比不上一个下级妖魔!

  光线渐渐强了起来,隐约可见远远的蓝天。

  “有人在哭?”小路停了吵闹,“哭得好惨呀!”

  “吵死了!”

  看到海威和小路在水花的飞舞跳跃中浮现,螭兽少年又开始剧烈颤抖,可怜的样子让小路好生同情:“姐姐,你干什么趁人不在的时候欺负他啊?”这个姐姐的习惯真是不好,莫非他喜欢欺负小孩子?

  哼,这个小畜生还在啊,他倒识趣没敢逃走!

  少年惨叫着抱住自己的身体,忽明忽暗的阴影在他身上交错,螭兽的本相和少年之姿变换着……他感到全身的细微得几乎没有的鳞片正一颗颗的绽开,体内的血气也开始沸腾!

  海威一手揽着小路,立在水面上阴鹜地看着,“你怎么了?”小路挣开他的手奔向螭兽!

  看小路护着少年,海威更是不快,他在久远的过去被极亲密之人夺去一身神力,禁锢在这冰荒之地,现在醒来本想好好暴动一番,却发现自己一件不太妙的事!昔日通天彻地之能散得七七八八,除了天魔本身所具有的威严,真是有如一个空壳子。但他是豁达跳脱的性子,暗想就算什么力量都没有了,但天地间的水精还是听已调遣,这一生又怕得谁来?

  妖魔界的法则就是上位者的绝对权威!所谓一声令下,莫敢不从,站在三界顶点之上,九天十地的三千神魔各拥其主,至高点的意义已不是强大与否的问题,他们魔神的可怕并不在于魔力深浅,而在于对生成万物的本质掌控!

  海威拥有对“水”的绝对控制,这不单单只是民间神话里龙王爷下下雨、翻江倒海那么简单,世间举凡活物,体内哪处不含水……只消他心念稍动,区区一条小兽片刻就要全身干枯而死。他被困了这许多年,心里面的那股恶气急欲向人发泄,本来见到小路也算是件高兴的事,偏偏……“连你也欺负小孩子!”她恨恨地瞪着海威。

  为什么要用个“也”?秦昕都摸摸鼻子——不看外表,螭兽不知大了小路多少年纪,就算看外表,也比小路大一些!

  “我不是在欺负他,我是在杀他!”海威若无其事,小路大惊失色:“你居然要杀这么小的孩子!你是坏人!”

  我是什么人用得着你来说吗?只是见到小路那么紧张,海威的恶念突然没了踪影,道:“我也不是非杀他不可,可是我这么多年被困在冰川之下,又冷又寂寞还要被人骂,又有谁来可怜我?那小子就是这一切的根源,我不出这口气怎么能受得了?”

  小路看看他再看看在手底下抖得厉害的少年,觉得还是这少年比较可怜,“可是你被关了那么多年,他也在这里守了那么多年……而且你看他那么害怕……你那么凶的看我做什么?”螭兽被小路纤细的胳膊圈住,只觉温温柔柔的灵力波动传到身上,身上也不再痛得彻骨,险些吓成白痴的小螭兽当下紧紧扯住了小路的手臂。

  海威蓝色的眼睛微微眯起,在小路看来就是发着寒光,她也吓到了!不知不觉居然和螭兽抱在一起发起抖来,这么一来海威是更怒了。秦昕冷眼旁观,暗笑这三人都是小孩子心性,小路也就罢了,怎么那螭兽怕死怕得智力全数倒退成幼儿,族皇竟同那两人认真,转眼便要打翻醋坛子!

  “要说又冷又寂寞,你们不是一样的么?他还这样小,在这种地方连个朋友也不曾来,”所以当那白发的红枫被秦昕伤了时,少年的狂怒是真正的伤心吧……“你只是被困住了,他却要不停地看守你,日日兢兢业业不敢稍有差错,所以,谁更可怜呢?”

  你只是被困住了,他却要不停地看守你,日日兢兢业业不敢稍有差错……这几句话听在螭兽耳里,真是道尽心酸!仰起头瞧着小路,乌黑的眼中泪珠滚滚而下。“真是好可怜!”小路将那少年的头揽在怀里,原本女孩子就容易心软,天生的母性见不得这和自己差不多在的孩子苦泣,至于先前的敌对,早也忘得干净!

  “不要杀他好不好?海威哥哥~~~”

  小路软语相求,海威虽不甘心却还是哼了两声,“你不是讨厌我吗?”

  小路放开螭兽少年,白衣洁净不沾片尘,翩翩扑到海威肩上,拖着他的一只胳膊摇晃:“我不讨厌你了嘛~我最喜欢你了!海威哥哥放过他好不好~~~~~~~~~”

  见那天真娇美的小女儿憨态可掬,秦昕目中变得柔和起来,许久未有的温情又浮上心头:“族皇陛下,杀了他也不能缓解陛下亘古累集至今的憾恨。这螭龙只是奉命行事,还请放过他吧。”

  “对呀对呀,又不是他把你关在水底下的,你要报仇就应该去找命令他的人才是。”

  海威眼中闪过一丝惆怅,要去找他们吗?还是算了罢……“你叫什么名字?”他问螭兽。

  螭兽又惊又喜,这代表吾皇不会再要他的命吗?“小~~~小的名叫影、影,海、海、海威、威大人~~~”

  “叫本皇的名字不要哆哆嗦嗦的!既然我已脱困,那本皇赠你名‘苏’,你就叫苏影吧。做为我的属下,你以前的主人是再也不能命令于你!”

  苏影死里逃生,又被海威亲口赠名,心中的欢喜实在难对外人道。他们低阶妖魔本来都是没有名字的,只有拥有了一定的修为,有了足够的智慧才能为自己起名,是为“言魂”。

  低阶妖魔的梦想是被上位者收为属下,从主人那里得到名字,通过言魂的力量得以在妖魔界有一席之地,他们被称作“使魔”。主人对下属有着绝对的控制权,要他生便生,要他死便死,就算有修为已超过主人的魔族,想要独立不再受人奴役,没有万无一失的把握也绝不会去反抗自己主人。

  在妖魔界中,依附强者、挑战强者,每时每刻都在发生,有野心的使魔最大的愿望就是打败主人获得自己的命名权,或者去依附比现在的主人更强有力的高级贵族。也许当强者的奴仆对一贯桀骜不驯的魔族精神上是一种屈辱,可是却有种最大的好处——不死!只要主人还活着,被他亲赠名的使魔哪怕灰飞烟灭,也能一再的复活!

  在苏影心目中,海威当然是不会死的,天魔中的霸者没有谁能比得过海威大人!被他收为使魔这是何等的荣幸!

  但他很快为自己高兴得太早而懊恼……

  小路撒娇得逞,便又缠着海威问自己的名字,这次海威可装作没听到,小路失望之下扁着嘴道:“还说是什么最重要的人?看来师傅说的不是你!”想起了小桃花,她又急忙问秦昕:“姐姐,我的孩子呢?”

  海威就在一边,秦昕这次没有打小路的头,苦笑道:“那孩子没事。好得很……这谷里什么都不值钱,但唯独小孩子是宝贝。”那几个旷男怨女最近没什么爱好,对生娃娃倒十分热衷,奸夫****成天搞在一起也没见肚子大起来。

  “孩子?”海威困惑道:“什么孩子?”

  * * * *

  狱谷是个说纷乱也不甚乱,说平静也绝不平静的地方,在此地的原住民代代守在这谷中,全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乡邻近友,日子算得上平淡如水。只是“狱谷”名声在外后引来了无数恶徒,这帮穷凶极恶之辈杀人从不手软,不见血不算完,大有喧宾夺主的意思,可原住民们也不是吃素的!年青的好勇斗狠,年长的排除异已,新旧人马冲突可谓硝烟弥漫。长期如此是谷中人人尚武,个个高手,再加上狱谷受在暗处的谷主之恩,居民体质大异常人,健壮不在话下,若是修道中人来此找根骨清奇的徒弟,说不得便满载而归了。

  狱谷的等级制度成形后,虽还是有不少斗殴厮杀之事,大体来说还是相当和平的。不算大的谷里人并不多,处得久了都彼此有感情,也因此突遭遇大水灭顶,众人在短暂的惊慌后,迅速地开始了自救。所幸谷中住民并不是集中在一处建屋搭舍,未卷进冰寒大水中的人纷纷伸出援手,或者飞身跃上水中的浮物,或者抛出绳索勾住在水里挣扎的孩童。一时间鸡鸣狗吠、猫哭鸭走的,可怜了不会水的小畜生淹死无数!

  “糟了!没想到水流到这里来了!”小路和苏影都为之变色,对苏影来说狱谷是他守了千万年的地方,那谷中的众人也是他看了一代又一代的,不少固守传统的人还在把他当成神膜拜着。他这个“神”虽不如那些人所想,在小孩子的心目中,却是自己的玩具,是荒寂岁月里唯一的一点乐趣。

  看着人在远远的下方哀嚎惨叫,白浪里载浮载沉的挣扎着渺小的生命,断裂崩溃的树木房屋到处漂移,海威顿时怀念起来了:“虽然比不上当年天河的逆流,可是乱七八糟的样子还是一样有趣。”没能自己亲自动手破坏倒是一种遗憾,他兴味盎然地看着一切。

  ……哪里有趣了?小路坐在他的臂弯里,闻言生气道:“快下去救人呀!”苏影在海威身边,不敢冒然出手,只是用祈求的目光望着大人,只消大人一个命令,那些翻滚在脚下的寒波转眼便不是问题。

  四人离开了失魂海,一齐向秦昕的住所赶来,见到的却是因冰川融化后肆虐山谷的景象。秦昕看到海威嘴角的笑,分明是兴灾乐祸的样子,果然听他道:“这种没用的小虫,活着死了同我有什么干系?”

  苏影闻言心中焦急却不敢妄动,只有小路推开海威揽在腰际的大掌,向下跳去,口中道:“不要你这坏东西救人!反正我也同你没什么关系!”

  “无情无义的小鬼……”海威手臂上一轻,只能看着小路身子在山壁树梢上点过。“要用我的时候就是好哥哥、千般万般的纠缠,一转眼就翻脸无情……真是……真是合我的胃口!”

  苏影正为小路担忧,听了这番话不由瞠目,秦昕则是忍住了笑,男人总是喜欢去驯服不听话的女孩子,连海威大人也不例外。想来当年权势无边的族皇身边皆是柔顺得没有性子的女子,所以才对小女孩的无法无天百般宠溺。

  海威轻松的落在地上,正待举步追上小路,忽觉脚下一阵酸软,双足不听使唤,砰的一声跌在了地上!苏影吓了一跳,不明白海威大人为什么会狼狈地伏在地上,只听得海威低声咒骂:“太久没用过这身体了,连怎么走路都忘了!”

  噗……苏影急忙捂住嘴,海威撑起身子,没有回头,冷冷地道:“敢笑——就杀了你们!”

  冰冷的水早已不再奔腾,可是低处所聚成的汪洋仍为祸不少。黄衣女子三人指挥众人抢救还在水中的难者,一些冻得晕死过去的人也纷纷被捞上干地。水面上出奇的寒冷,连他们这些内功深厚的人都有些抵挡不住。偏偏还有人在添乱!

  “阿花!我的阿花还在水里!”一名年已七旬的老妇哆嗦着干枯的手指,哭嚎着看着刺骨的水面,“我不能没有阿花呀!”

  娃娃脸的男子没好气地运功蒸干身上的水,“巴络奶奶,我救你上来已经是第七个,还有不少半死的人在水底,你的阿花恩将仇报死了算了!”

  老妇人中气十足:“姚护法你怎么能这么说!阿花不懂事你就忍心见死不救啊?阿花是老伴唯一给老婆子留下的,从出生都没离开过身边,我就剩下阿花了……没了阿花我也不想活了呀!”

  那你就去死吧!娃娃脸的男子恶毒的想,反正你都半截入土了!还有那只叫阿花的瘟猫!先前他大发善心要救它时反被抓了一下手,哼!老妇突地面露喜色,冲着他身后叫着:“快快、快救我的阿花呀!”

  凌空一道纤影飞降而下,姿态甚是美妙地在水上轻点,居然是踏波而立,“是你啊小姑娘!”那少女明眸如水,红粉芳菲,正是小路!

  小路在水上如履平地,既使潜入水中也是片衣不湿,因为海威的复苏而有些暴动的海魂在她身畔也平复了。接二连三的将沉在水底的人救上来后,周围的人已是喝彩连连:“小姑娘好水性!”“待得那么久了快上来休息一下吧!”

  小路几乎没有用到内力,也谈不上什么累不累的,苏影在远处看到了,还是没胆子自作主张的下去帮忙。而海威只是挑起眉环着胸,一手托在下颌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苏影。”

  “是!”苏影急忙应到,心中忐忑,大人那天簌一般的声音甚是温和悦耳,叫着自己的名字不由使他受宠若惊。

  海威道:“你知道吧——我一直都被封住了,现在的三界大概早把本皇给忘了吧?”

  “不!没有的事,海威大人的威慑仍是无敌的!这千万年来没有一个宵小敢进犯此处,足见大人既使是沉睡中,还是有至高无上的皇威!”陪着海威一齐受困于此的苏影对外界的变化也不是很清楚,但他偶尔还是可以醒来一下,看看他的玩具们,他对谷中历来的和平气氛十分不满意,因为实在是太寂寞了,连个可以交谈的同族都没有……但现在他可以回到魔界去了!有海威大人的加护,少年心性的苏影对未来倒是充满了兴奋!

  年轻真好啊,海威突然笑得亲切无比,让小螭兽看得呆了:不愧是最上位的魔神,有着蛊惑众生的魔性美貌!

  “本皇现在只有天生的龙威还可以吓吓人……”什么?海威大人您在说什么?“一旦有人识破这一点,本皇的性命就堪虑了。所以,苏影你身为本皇最近的属臣,若是有什么危险人物接近,”他拍着苏影的肩,一副“全靠你了”的样子。“记得要好好保护我才行!”

  不!海威大人只是在说笑吧!“属下、属下……”苏影吓得睁大眼,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敢站在海威大人的身前的!对他们妖魔界来说只有弱者才会要别人的保护,就算是女性也以强悍有加,崇拜强者并成为强者的手下固然是每个妖魔的愿望,可他们最大的野心却是不站在任何人身后、自己成为强者!没有一个有自尊的妖魔会逃避自己的敌人与战斗,使唤手下和让手下来保护自己是不同的。

  “哦?这是谁说的?我可不觉得有什么好羞耻的,是哪个家伙这么教你的?”苏影猛然醒悟,海威大人和他们不同,做为最古老的魔神之一,可能根本没受过“魔族的教育”,一些观念对大人来说也只是另一个层面的东西……也许在某方面来说,海威大人更直截了当的表达了自己的想法:想做就去做,随心所欲的生活着不管任何约束。

  可是……“没有可是,再罗嗦就杀了你!你可以下去救人了,还是要本皇出手吗?”

  呜……苏影真想哭!

  看着小路和苏影忙碌的样子,“你不下去帮忙吗?你也是这谷中人吧?”

  秦昕道:“不缺我一个。秦昕本来就不是任何地方的人。倒是今天见到传说中的族皇大人让我相当吃惊,大人跟传说中的完全不一样!到底是传说太久远导致变质还是大人的性格变了?这真是叫人百思不得其解啊。您真的是海威大人吗?”

  “呵,不想向我称臣吗?你的胆子倒也不小。”

  “海魔女一族--授命守护‘龙牙’,其实我也算是您的后代子孙吧?如果您是个七老八十的老不死样子,我也许还会有尊老之心。可惜不老的龙神看来比我还年少些,年青美貌得实在难以让人相信您曾在远古掀起过滔天狂澜。还是传言过于夸大了?”

  “你这话倒是奉承得不错,哈哈哈——”海威轻扬地笑道,“至于我是不是‘海威’这并不重要,不过你不像自己所说的对这些人无动于衷啊。也罢,我便出手了吧,免得那丫头事后不停怨我。”

  尽管海威那么说了,苏影还是没胆现出龙形吸尽海水,“呜呜,我的青春,我的时间……”守了千万年的时光若是全用来修练,他一定是不比海威大人神通差多少的上位魔神,可是全都睡掉了!现在的苏影只能学着小路潜入水底搜索着遇难的人,在狱谷众人的眼中,自是大大惊诧何时来了这两个少年高手,眼见两人一黑一白,都是纤纤身影,在水上纵横跳跃轻盈得像是浮云落花,说不出的美妙好看,分明就是一对金童玉女般的俊美人物!不少人已看得呆了。

  “咦?”小路与苏影同时低呼,他们同时感觉到海妖们产生了异常变化!在众人的惊讶声中,一阵朦朦白雾将所有人的视野挡住,越来越浓地冉冉上升,只有小路和苏影方看到,无数的水精们发出淡淡光芒,争先恐后地向着天上奔去!转眼间,原本的一片汪洋成了干地,仿佛先前的可怕水患只是场梦般,若不是空气中还残存着丝丝寒意,众人真要揉瞎了自个儿的眼睛。

  “海威大人还是出手了……”苏影又惊又喜,大人到底还是在跟他开玩笑,他就知道,海威大人怎么会需要他这小小螭兽的保护?

  天空聚集了上升的水气,一点点的凝成了片片白云,在青天上缓缓浮动,狱谷众人怔怔的看着天,突然有人跪了下来!

  “我们的神啊!这一定是神在显灵了!”大家纷纷向天祈祷,也有一些人面面相觑。

  “小花,你快打我一掌!这不是真的吧?”黄衣女毫不客气的狠甩了娃娃脸的男子一耳光,给他一刀都行。“连龙都出来了,还有什么不是真的?我们狱谷看来真是受龙神庇护的地方了。”

  真没想到呀真没想到……“我觉得这一辈子没有白活了。”

  “少没有志气!你不觉得我们现在要做的不是在这里感动吗?”

  “那是什么?”

  “你脑子灌潮了?那个奇怪的小姑娘还有那个少年是什么来路,秦昕那混蛋也不知滚去了哪里?还有谷主……发生这种事全是在谷主带走了那个女孩子后,你不觉得有必要问个清楚还在那里感动个屁啊!”

  “小花,”

  “干嘛!”

  娃娃脸的男子和左近的人全看着黄衣女子,被瞧得心头火起,黄衣女抬脚又踹了娃娃脸一脚!“我只是想说,你的火气怎么这么大,外头的美女可是……”

  “你想说我不够温柔娴淑是不是?我去你娘的!”

  “这些人倒还真有点意思。”海威看到底下一大群人跪在苏影和小路的身前,“他们倒成了神的使者了?”

  “族皇今后作何打算?”

  海威睨了秦昕一眼,“龙牙是传到你的手里没错,可是本皇的事你还是不要多问。”

  “是,在下逾矩了。请族皇息怒。”被瞬间散发出的龙威震慑,秦昕不由后退了一步。暗想这位大人真是喜怒无常,只怕对世间来说真是个祸害。不过那又与他何干,这世间的一切对自己而言,根本就不重要。

  “龙牙让你知道了不少事情,但是把那种东西留在身边终是不妥,无论生道还是阴阳道,对于死道来说都只是一个中转,你犯了禁忌也不用我来说吧。”

  “…………”

  狱谷遭遇了从未有过的劫难,居然没有伤亡—对了,只有红枫已沉在了失魂海的冰川下。看着满地哀鸿遍野,苏影倒还庆幸,但随即感受到的波动又叫他变了脸色。

  “你怎么了?”小路问他。心里也有一阵不安。

  “海威大人他……走了。”

  “啊……”小路说不出什么感觉,心底里酸酸涩涩的,“他又走了么?又是这样突然的……”

  “你、你不要哭啊,”苏影慌张起来,看到小路居然哭了起来立时手足无措。他从来没有跟同自己差不多大的朋友在一起过,无论作为以前的主人的手下还是海威大人的手下,都是兢兢业业,他原以为自己是幸运的,可是孤独的味道尝够以后,才无时无刻不羡慕着看似低等的水精和海妖们,起码它们全是聚集在一起的……孤独的魂魄也曾去寻找过同伴,但同类全畏惧海威大人的魔慑力,拥有短暂生命的人类却又太迟钝,能看到他的人、能同他说话的人也太少了。小路可以说是第一个这样接近他,对他投以同情和关爱,小孩子全都十分单纯,虽只是短短的时间,两个人已经是朋友了。

  “那个坏东西要走就走我才不难过呢,可是我还不知道我的名字……”

  “请问两位神使名讳,”一老者诚惶诚恐地佝偻着身子走到两人面前,恭敬地问道。

  “我是……”苏影还没有以真身这么接近过狱谷里的人,他认出这长了张刀豆脸的老人正是谷中原住民后代,也是谷中的长老。他小时还曾去失魂海玩过,那时自己就在冰上看着他滑倒,后来那孩子被家中大人揪回去,并勒令不得再进圣地——为此苏影还失望了好久。

  “他是谷主。”秦昕绚丽的身姿出现在众人面前,漫声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