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骑士的战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暗流

骑士的战争 夜摩.QD 8231 2003.06.17 12:57

    

  秋末,发黄的枫叶厚厚的撒在兰帝诺维亚大街上,就象铺上了一层金色的毯子,踏在有点松软的地上,我享受着难得的清闲。

  四周店家热情的吆喝声,和“乒乒乓乓”打铁声融合在一起,在这个乱世中,交战各国都需要大量的武器,作为圣陆最大的铁矿产地,无疑使兰帝诺维亚再次焕发了青春。而丰厚利润的回报又让更多的商人加入了申请开采铁矿权的行列,连带着兰帝诺维亚的娱乐业,所产生的巨量财富,简直不可估算。

  难怪“流浪暴发户”的名字会在一天内流传到整个大陆上,面上抽搐之人的数目绝不会少于一万,听说波塔利奥大人更是将整只银盃捏烂。

  笑着晃晃头,我大步向中央广场走去,很久没去看艾丽兹了,想想夏亚大人对我的嘱咐,不禁一阵汗颜。

  “女人,我们再打过,我就不相信一直打不过你!”粗亮的嗓子,让我的脚步为之一涩,远远的望见一群人在围观,一头金色的乱发在人群中颇为耀眼。这个雷帝斯,还真不知道羞耻为何物,每次都要在大厅广众下向法尔切妮挑战,丝毫都不知道因为他的存在,整个狂战士团的战士抬不起头来。

  正思虑着是绕过去呢?还是上前看个究竟时,数匹快马冲过了闹市,裹着风来到了我的面前,还没搞清楚什么,马上的骑士已经滚落下来,满身泥土的喘着气。

  “大人,不好了,俘虏营出事了!”其中之一的口中冒出了怎么都不像是好消息的话,我哀叹了声,难得的休息呀:“我们马上走!”

  王历一三五三年十一月二日

  俘虏营的暴乱拉开了后来被称为“混乱之初冬月”的序幕。

  “到底怎么回事?”我一边穿着临时的披甲,一片询问着俘虏营的管事,四周忙乱的窜动着流浪兵团的士兵,眨眼间就将原来就孤立在城外的俘虏营包围了起来。

  矮壮的管事在擦着满头的细汗,一脸的无辜:“大人,我真的不知道呀,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早上突然发难,营里的一个中队看守全数被缴了械,现在还被扣在里面。”

  “奇怪呀,没道理在这个时候发难的,难道都疯了吗?”塔特姆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我旁边。

  “不知道,大概是没有薪水领的原因吧。”玛古拉做出了与己无关的表情。

  不过两个人的队伍却是第一波到达,完成了对俘虏营的监控,让暴乱没有蔓延开去。

  我转过头去,望向了俘虏营,隔着简易的栅栏,俘虏们堆起了桌椅,组成了临时的堡垒,几十名原看守就被押在后面,当人体盾牌。“弓箭手没什么用处了呀。”我叹了口气,我可做不出不顾属下生死的事情,不过这样的话难免会造成僵局,对解决问题毫无帮助。

  “喂,你们有什么条件呀?”走出盾牌手组成的战阵,在无数诧异的目光下,我大声喊道,将全身都暴露在可能的弓箭射程内。

  在里面的俘虏们左右互视,脸上露出茫然的神色,好半晌才有人声出来:“放我们自由,我们不想再在这该死的地方待下去了!”

  “你们自由了能做什么?继续当盗贼,或者继续当一名贵族军士兵,和我们再开战?”我笑着回答。

  一片寂静。

  营中的众人没有了声响。

  “这样吧,关了你们也很久了,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可以放你们走。不过我不希望在以后的战场上再看见你们,下一次,我会毫不犹豫处死你们。还有一件事情,现在流浪兵团缺少优秀的战士,如果你们不嫌弃的话,我欢迎你们加入,这是我,流浪兵团指挥官法普的邀请。”

  挥了挥手,在外面布阵的士兵潮水般退去,留下偌大的缺口。

  犹豫了片刻,一身污垢的俘虏陆陆续续的走了出来,脸上涂满了警戒二字,手中的武器丝毫没有放松,在他们中间搀杂着被扣为人质的看守们。当这支破烂的人流走过我身边时,其中之一走出了人群,这是个年轻人,露着灿烂的笑容:“您就是法普大人吗?”

  我看了他一眼,点了下头。

  笑容更加灿烂:“波塔利奥大人要我问候您。”匕首无声息的刺了过来,当我警觉的时候,剧烈的疼痛已经由腹部蔓延开来,刺客抽出了刀,对着我的心口想刺第二次。

  剑光、细小的身影已经挡在了我的身前,那名刺客摇晃了下,倒在了地上,从他喉口喷涌出来的血流淌出来,染红了他身下的土地。

  从俘虏群众闪出了另外两名刺客,用着不顾生死的刺杀手段,手握着匕首合身扑了过来,迦兰的剑没入其中之一的胸口后,就被那人死死的扣住,另一把匕首的森寒劲气直扑到我的面前。

  “该死!”巨大的吼叫声,雷帝斯裹着风冲了过来,巨大的战斧掠过一道耀眼的光华,劈入了直冲到我面前刺客的腰际,贴着斧头刺客的上身跌落在地上,依然站立的下身从断口处如涌泉般喷洒着血浆,这个时候,迦兰才抽回了剑,剩下的那名刺客摇晃了下,直挺挺的仰天倒下。

  电闪雷鸣般的瞬间,在我的四周躺下了三具刺客的尸体,而我,很不幸的被刺伤了。

  “该死的俘虏!”雷帝斯高举着战斧,怒声狂吼着,四周的士兵才反应过来,晃动着兵刃就欲将茫然的俘虏们统统杀光。

  “住手!”捂着伤口,我用劲力气大喊了声,制止了可能的大屠杀:“放了他们,这是我承诺的事情,不论怎样,不能反悔。”

  “法普,你疯了?里面可能还有刺客呀!”玛古拉冲到了我的面前。

  “我要讲信用。”看着他,我仅吐出了这么句话,一时无语的玛古拉无奈的挥了下手,涌上的士兵缓缓退下,给俘虏们留下了出路。

  “扑通”一个俘虏跪倒在地上,从脸上挂下了泪水,全身匍匐在我面前,第二个、第三个……在我的面前黑压压跪满了俘虏:“不杀之恩当永世相报!”从他们口中吐出了如此响亮的声音,在俘虏营前久久回荡。

  总计一千三百四十五名俘虏,除去伤残及归家者还剩下八百人,统一编制在我直属护卫团中,由原盗贼切拉维佐统领,这支部队在后世留下了个响亮的名字“法普的八百勇士”,但是在现在,能够理解我如此胆大妄为举措的人,恐怕没有一个……

  “在兰帝诺维亚到处是间谍和刺客呀!”德科斯老人如此感叹着,一边捧着他心爱的茶杯坐在我的床前。

  我苦笑了下,不得不道:“军师呀,现在不是时候打扰我这个病人吧。”

  说实在搞不清楚这个老人想着什么,每天不是一头扑进那被传闻为“疯子和白痴混杂处”的议事厅,就是坐到我面前感叹这感叹那,没有一点高薪待遇者应有的奉献精神。若不是在几场战役中有着良好的表现,恐怕现在早被要求他下台的声音给淹没了。

  “哎呀,打扰你们的私人时间了,还真是不好意思了。”言语间眼光直往一边侍立的迦兰身上飘去,脸上露出了原来如此的了然神色。

  “我不是这个意思!”吓得连忙解释,这个老狐狸可不是好惹的,搞不好明天就满军营的绯闻了。

  “呵呵,真的吗?”

  “军师,现在不是谈论这个的时候吧!”

  “好了,谈正经的吧。”德科斯转为了一脸的肃容,显示着不寻常事件的发生:“那三个刺客的身份已经查明了,是北方死囚团的士兵,这个身份到不是很希奇,毕竟这次贵族军的叛乱有艾尔法西尔的渗入,希奇的是他们怎么能如此准确的调动起来,来刺杀你。”

  “就是你刚才说的意思?”

  “不错,现在的兰帝诺维亚呀,和脱guang衣服的女人没什么区别了。”德科斯摸着胡子,用极文雅的腔调说着毫不文雅的话:“这样下去可不好呀,让各国的间谍在这儿捞取实绩也太没面子了。”

  望着眨巴着眼睛的德科斯,我迟疑道:“你不会是想……”

  “成立我们自己的间谍组织和密探组织,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狐狸的尾巴高高的翘了起来。

  “说到底,你不过是想要自己的班底而已……”

  “被你看出来了呀。”

  ……

  “喂,你们适当控制一下吧,还有你,伤口还没完全愈合,就算你是蜥蜴科的,也不要太得意了。”米娜维亚医师的声音结束了我们近乎商人谈判的对话,对着美丽的医师,两个人不自觉的发出了嘿嘿的傻笑,德科斯老爷爷丢下了“这个我来办,不用病人操心”的话后,旋风般消失得无影无踪,将我独自晾在了医师杀人的目光下。

  “我可不想背上庸医的罪名,所以,你最好老实点!”狠狠的扯了下我身上的绷带,米娜维亚近乎威胁的对着我说。

  我裂着嘴,强忍着从伤口传来的巨痛,这个女人,简直就是虐待狂,有着圣龙血脉的我到现在还没好,多半是托了她毫不注意轻重手脚的福:“医师呀,可能你上的药有问题吧,怎么现在……”

  可怜的我,不得不在床上多躺几天,而一直侍立的迦兰面对着米娜维亚直接暴行,一点也没有动作……

  德科斯军师的作风是出人意料,在我躺在床上的几天,他以非常人的速度组建了兰帝诺维亚间谍密探组织,对外称号“特别安全司”,网络了以前就干过密探行业的兰帝诺维亚人,其中包括连我都想招为麾下的雷奥多.巴普洛夫,那个让我有幸认识鲁素大哥的密探。

  同时又以我的名义抽调了大约一万枚金币的钜额财富大肆收买被密探捕获的敌国间谍,由他们的口将或真或假的消息传播开去,此外就是以商人、流浪汉等等身份被派遣的间谍们了。

  难怪在很久以后,谈论起流浪兵团中诸位武将时,几乎所有人都会感叹一句:“就算以雷帝斯之武勇也敌不过德科斯龌龊脑子里的一个细胞呀。”

  就这样,日历翻到了十一月的第三个星期:“混乱之初冬月”的真正高潮开始了……

  综合俘虏营变乱后的所有情报,都指向一个不好的事实,那就是艾尔法西尔在编织对兰帝诺维亚的包围网。在艾尔法西尔工作的间谍报告,有密使频繁来往于(于)艾尔法西尔和东部的大国萨登艾尔,而怀顿诺尔方面,艾尔法西尔人似乎也投入了大量的金钱和人力,极力怂恿怀顿诺尔对我开战,所有的一切都闪耀着一个人的名字——波塔利奥.德.法拉尔。这个被扯回圣都“静养”的贵族公子,正在一点点倾泻着他对我的仇恨。

  “如果这样下去的话,用不了多久,我们就可以看见在兰帝诺维亚的土地上飘扬起各色国旗了。”翻弄着手上大堆的资料,我皱着眉头。

  “是呀,就算塞维亚的乌龟壳再硬,被三把利剑刺中,也会有龟裂的痕迹吧,到时候,在后面软弱的兰帝诺维亚就是他人嘴中的美食了。”德科斯感叹着,在他旁边的军官们人人变色。

  “这个萨登艾尔是……”指着其中一个陌生的名词,我抬头问道,说实在,就算到现在,对着大陆上文绉绉的国家名字,我还是记不清楚,惟有知道这些尾巴上拖着“尔”的国度均是七英雄创立的国家。

  “七英雄之一,影子王萨登创立的国家,最出名的就是他的暗杀部队,影子骑士团。”梅尔基奥尔立时解除了我的尴尬,但又报出了另一个陌生的名词。

  “影子骑士团?”怎么听都有点阴森森的感觉。

  “是呀,那些刺伤你的北方死囚团刺客在他们面前和婴儿一样无力。”德科斯露出怎么还有这种弱智指挥官的表情,回答了我的疑问。

  “听上去好象很麻烦。”

  “对,如果他们掺和进来,你的脑袋今天晚上就可能不见了!”

  “法普大人!”声音和着血腥味道飞快的掠到了我面前,打破了会议的进程。

  抬头望见了一名粘染血污的士兵,跪伏在门口大口喘着气,我的神经一下绷紧起来,俘虏营的暴乱还远没从我的脑海里淡忘出去:“发生什么事了?”

  “大——大人,是——是议事厅出事了!”

  “什么!”远比我快的速度,德科斯三步并两步窜到士兵的面前:“再说一遍!”

  “是——是议事厅!”

  “我的宝贝!”惨叫了一声,德科斯飞快的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略略平定下被惊出的剧烈心跳,我飞掠而出,在旁的军官们连忙跟了出来。

  议事厅外拥挤了一大群人,在台阶上的是一排灰白盔甲的警备队士兵,举着长枪阻止着人们不断向议事厅里拥去。

  “大人来了!”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人群一下让出了一条通道。

  鲁素一脸严肃的走出来,向我点了下头后不再言语,在他身后是长长一列抬着担架的士兵。

  掀开其中之一,一股浓烈腥气扑鼻而来,担架上是一具卫兵的尸体,喉咙被割开,空张的双目呆涩的盯向天空。

  “太残忍了。”亚尼露出了惊吓的神色,转过头去。

  我微微移动下了身躯,挡住了他的视线后,向鲁素望去。

  “护卫的二十名士兵全没,七名学者被害,敌人没有留下尸体。”很快的说出了现状,鲁素挥着手带着抬担架的士兵们离开。

  我怔了下,连忙冲进了议事厅里面。

  一片血海,白色的纸上涂满了樱花般鲜红的斑渍,德科斯满脸沮丧的翻着散乱的文稿,喃喃自语道:“完了,全完了——”

  “军师,怎么回事?”

  “火枪的手稿全部失窃,我们的优势完了。”低垂头,德科斯露出了想上吊的神情。

  “大人!”一名士兵递过了半截剑,样式很古怪,是那种窄窄的刺剑,不过两刃开的异常锋利,恐怕掉根头发上去都会被切断:“这是敌人唯一留下的东西,在一名卫兵的体内……”

  “咦?让我看看。”夏尔克接过了断剑,迎着光线仔细看了一边,脸上的神色越来越坏:“是萨登艾尔影子骑士团最爱用的刺剑,不会错的,在剑上还有一些只有萨登艾尔人才能打造出的细放血沟。”

  “不是吧。”闻言冲过来的德科斯接过了断剑,仅看了下,就抬起头来,对着我说:“今天晚上,在你房间外面多加龙枪战士的护卫。”

  “立刻通知所有单位,全面搜索兰帝诺维亚全境,遇到可疑人物就地拘捕,一旦遇到抵抗,格杀勿论!”梅尔基奥尔疾步走到大厅外,用响亮的声音宣布了流浪兵团进入兰帝诺维亚后第一个戒严令,大厅外一阵应声后,响起了密集的跑动声。

  身处混乱中心的我一片茫然:“谁能告诉我呀,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刺客来了,而且是最危险的那种。”

  呆立在大厅中,我喃喃自语道:“为什么碰上的都是那么难对付的角色呀?上神也太关爱我了一点吧?”对于我的疑问,没有回答,带着凝重的神色,流浪兵团的军官们迅速的离开了大厅,一个个命令从他们口中发出去,在一片片的应和声中,兰帝诺维亚做好了迎接刺客的准备……

  初冬月的夜,空气中充斥着刺骨的寒流,我坐在小屋中,伴随我的除了迦兰就只有一盏昏暗的油灯。

  “让我当饵,也亏德科斯想得出。”哀叹了声,我放下了手中的书籍。现在我可没办法效法前人,在危险来临前,还能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不过话说回来,这里离兰帝诺维亚城足足有三里远,四周除了漆黑的夜外,还有夜狼的嚎叫,换成别人早就吓破胆了吧。把指挥官扔到这种地方,作为饵料,做作的痕迹也太明显了吧,真怀疑那些传说中的一流刺客会不会来。

  “主人。”一直默坐一旁的迦兰突然直起了身子,一只手已经按上了腰间的短剑。

  “来了?”我看了一眼迦兰,从她的眼神中得出了答案,不是真的吧,那些萨登艾尔人脑子有问题呀,明知道是陷阱也往里面跳,到底是他们疯了还是我疯了?

  “砰!”木板的碎裂声,从屋顶传来,无数碎片落下,两轮皎洁的明月跃然入目,在这个有点如画的背景下,一条黑影扑了下来,森寒的剑光在明月下闪闪发亮。

  迦兰跃起,在半空中和黑影交叉而过,轻细的兵刃碰撞声后,一抹鲜血洒落下来,黑影在片刻后跌落到我身前,挣扎了下没有了声息,这时我才看清袭击者的装束,黑色的夜行衣,背上斜插着剑鞘。

  闪念间,另一个刺客从破口处跃入,裹着劲气扑向了我,我连忙举刀架住了劈头的一剑,那名刺客晃动了手腕,沿着我的刀锋斜刺了下来,直对着我的喉咙。没有比现在我的心境更为平和,没有时间考虑,轻巧的转过了刀锋,猛的向前一送,刀尖先一步没入了对方的喉咙,那名刺客浑身一颤,手上的剑掉落下地上,双手自然的捂住了伤口,血从那里喷涌而出,流淌过我的刀,也流淌过他的手。

  抽回弯刀,推dao了还在晃动的刺客尸体,我才看清在迦兰的剑从一个刺客身中拔出,眨眼间已经有五个刺客伏尸。

  “这就是萨登艾尔影子骑士团?”扫视了下在屋中的尸体,一点都没办法让人感受到威胁,虽然不能说很垃圾,但是连寒毛都没伤到我和迦兰一根,对方就倒了五个,怎么也让我提不起对手的感觉呀。

  阴冷的冬风从破口处呼呼的吹了进来,外面异样的空寂,这个时候我才感觉出有那么一丝不正常,在屋中发生的战斗虽然说不上惊天动地,但是也不可能没有激起一点波澜,而且在外面不是应该埋伏着几十名士兵的吗?

  憧憧的黑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从他们手上滴血的剑就知道埋伏的士兵全员阵亡,我们还是低估了影子骑士团动员的力量,想不到对方一来就是那么多人,原本为小规模暗杀准备的对应之策全部没用。

  “看样子老爷爷的计划破产了呀。”转头对着迦兰笑一笑,我从怀中掏出了报警用的五彩烟扔向了空中:“在援兵到来之前,我们可要保住性命呀。”

  踏着沉稳的步伐,刺客们一步步逼近,寒风拂过,在摺皱他们衣衫的同时也将死亡的气息传播了过来。总计三十四人,就算以迦兰的本事也对付不了吧,轻叹了一声后,我走到了迦兰身边,和她并排面对着刺客:“迦兰,这一次,我们一起战斗吧。”

  迦兰默视了我一下,从腰际抽出了另一把短剑,双手轻张,做出了决一死战的架势。我深吸了口气,斜举起弯刀,刀身掩去了我半边面目。

  “射箭!”速的喝声,黑暗中突然明亮出无数的火把,箭矢划破天际,在亮丽出一道道银白色的光弧后没入了刺客堆中,短促的惨叫,几个黑影软软倒下,背上清晰林立出数十箭翎,整个背部如刺蝟一般。

  刺客没有慌乱,在发了一声喊后,立时分成了两拨,一批合身扑向弓箭队,另一批完全不顾飞射而来的箭矢直冲向我们。

  迦兰晃动了下身躯,率先迎了上去,手中的双剑晃动成耀眼的光团,在掠进刺客堆中时,光团的边缘立刻蒙上了淡淡的血雾,对方甚至来不及惨叫,就跌倒在地上,流淌的鲜血弥漫出腥臭的味道。

  “杀!”这是我最后听见的嘶喊,一名刺客跃过迦兰,直撞向我,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青森的光芒就将他贯穿,带着刺入他胸膛的长枪,刺客倒飞出去,在地上弹动了几下后,归于安静。

  龙枪战士在最后一刻的出现结束了短暂的刺杀,影子骑士团共四十五人死亡,我方埋伏士兵死难三十人,这场可以算上最小规模的战斗就这样划上了句号。入目都是刺客们散布的尸体,没有投降,甚至连活捉的机会也没有给我们。

  扯下了一名刺客的面巾,一张年轻的脸,稚气还没退尽,看上去比亚尼大不了几岁,双目没有合上,或许还留念什么吧,这个就是要刺杀我的人呀,叹了口气,我掩上了他的眼睛,站起身后道:“把这些人也埋了吧。”

  速点点头,挥了下手,弓箭队的士兵连忙跑过来,收拾残局。

  “德科斯的布置吧?”我看了看四周,可以说流浪兵团的精锐战士都在这儿了,为了对付刺客,德科斯可是煞费苦心。

  “是。”

  “你们从什么地方出发的?没可能在我发出求救信号后那么快就出现的呀?”

  “回廊,三更前。”

  “哦——”长叹了声,基本了然了德科斯的布置,将我做诱饵,设下基本的伏兵,估计在兰帝诺维亚方向是由雷帝斯的部队做另一个诱饵,让刺客们幻觉另一拨援兵赶过来的时间,在利用对方打时间差的同时,真正的伏兵早就从回廊这个刺客不注意的地方潜行过来,流浪的老狐狸呀。

  拍了拍速的肩膀,我不想再说什么了:“我们回去吧,刺客的事应该告一个段落了,在明年开春前,我们可以休息一段时间吧。”

  事实上,在三天后,也就是王历一三五三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怀顿诺尔向我正式开战,全文摘取如下:“……流浪兵团之逆贼,窃夺兰帝诺维亚之国土,骗取吾之要塞,现以神圣国王波塔.怀顿殿下的旨意,发布讨贼令……”

  “混乱之初冬月”就这样在高潮中落下了帷幕,将血与火带进了一三五三年最后一个月份,延续着初冬月,它被称为“泣血之腊月”,流浪兵团和怀顿诺尔军马上就要给这个月份添上足够多的描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