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骑士的战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龙将正位试

骑士的战争 夜摩.QD 6982 2003.06.17 12:57

    

  “梅尔基奥尔大人回来了!”推开我的房门,亚尼兴奋的高喊着,房门外那嘈杂的马嘶声立时席卷了进来。为了补充我军稀少的马队,梅尔基奥尔被委派到南方的特拉维诺去收购战马,想不到这么快就回来了呀,难掩心中的兴奋,我扔下了宗卷,连忙冲了出去。

  各色的战马,全部是特拉维诺种的优秀血统,如同天马一般是形容这些战马优美外型的最好辞汇。“好漂亮呀!”四周响起了阵阵赞叹声,即便没有认识,旁人也能从它们的修长优美的身段上感受到这些是好马。

  我正欲询问梅尔基奥尔,一个小小身躯带着一股清新扑入了我的怀中:“法普叔叔,我好想你呀!”

  那个犹如苹果般的稚嫩脸蛋,那个声音,我不禁揉了揉眼睛:“艾丽兹!”几乎变异的声音从我的口中喷了出来,她不是应该在林海吗?怎么到这儿了?眼睛不禁扫向了骑者丛中。

  一个晃着苍白头发的脑袋,和另一个有着巨大眼睛的特大脑袋凑在一起,在往后,我似乎还看见了堆满杂物的大车和明显不是战士的男女老少,怎么会这样?怎么林海中的人们集体搬家到兰帝诺维亚来了?

  “梅尔基奥尔,这是怎么回事呀?”我不得不向一直保持着沉默的一人发出了疑问。

  “因为龙马上要来了。”刹尔利长老的声音做出了回答:“数百年来第一次呀,龙将正位试是在捷艮****以外的土地举行的,法普呀,命运之轮已经开始转动,我们也就不必束缚在林海那枯寂之地。”

  虽然我听不懂刹尔利长老的话,不过从他的眼神中我看见了远比我想象的大的危机,不论怎样,现在的兰帝诺维亚还是安全之地,让艾丽兹过来也是不错的主意。

  “更何况,我是不看好你和离车的战斗的,我怎么也得让艾丽兹看上你一面才好呀。”刹尔利微笑,温和的目光扫向了在我怀中撒娇的艾丽兹。

  我抓了抓头,尴尬的没了应声的语言,不过真的很奇怪,后天就是龙将正位试了,马上要面对离车那几乎算不上人的恐怖力量,我居然没有一点慌乱,或许是过多的战斗已经让我麻木了,也或许是我答应过一个人,我要活到她重新睁开眼睛的那一刻。

  “长老,我马上给你们准备住房和吃的。”我岔开了话题。

  刹尔利呵呵笑了出来,白色的眉毛微微翘了下,在轻轻拍了下我的肩膀后道:“不用你费心了,你的同伴可比你要想得周到呀。”

  我望了下还是肃容站立的梅尔基奥尔,点了下头。

  “对了,为了庆祝你们的来到,我们今天晚上就在城外召开一个篝火会!”我挥了下手,向四周大声喊道,一片欢呼之声卷过……

  明亮的篝火印红了每个人的脸蛋,欢快的气氛在兰帝诺维亚的土地上弥漫,我扫视了下四周,速依然坐在不起眼的角落中,特亚斯还是有那么点沮丧,但是洪亮的笑声在几杯郎斯酒下肚后就响了起来,玛古拉逗着艾丽兹,在一旁的雷帝斯裂着大嘴呵呵笑着。

  “喝酒呀,喝酒呀,我都很长时间没有喝酒了,每天都在可怜的忙里忙外,真是累呀!你要知道那些塞特人本来都不知道有我们这么伟大的兵团存在呀,是我说了好久才说动他们的!”许久没见的“乌鸦”居然也出现在人群中,米拉奇大声嚷嚷着,这个家伙和梅尔基奥尔一起去了南方,居然能让他买到那么好的战马,到现在我都惊异与他那舌头的厉害。

  另一边,夏尔克和塔特姆互相干着杯,脸色一片红润。

  “真好呀。”我吐了口气,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迦兰,坐在那里的她听到我话后,抬起了头,露出淡淡的笑色,眼睛中流露出的还是那种让人安心的温和:“是的,主人,如果一直这样就好了。”脸上抹过一丝红润,迦兰低头轻语。

  “大人,后天就是龙将正位试?”梅尔基奥尔坐到了我的旁边,暂时将我从痴迷中拉了出来。

  “是呀!”我扔了一根材到篝火中,现在的离车一定兴奋的睡不着觉了,能拿下第四龙将的脑袋,可以让他那青芒的冠须上再添一点耀眼的血色吧,另一种不快笼上了心头。

  “大人,以你的力量,恕属下直言,简直是送死呀。”梅尔基奥尔略略显出一丝紧张。

  “谁说的?”德科斯毫无忌惮的一屁股坐到了我们的中间,用着不逊于年轻人的活力,在他的手中又多出了那种“火枪”来:“有了这个,再强悍的战士也只能去见上神。”

  梅尔基奥尔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楞了下后道:“这是什么?”

  “一种吓唬人的工具。”我没好气的道。

  “拿着吧,法普,这是改进型了,提高了射击精确度的好东西呀,你这个白痴如果不想死在那个龙将手里的话,最好拿着它。”德科斯一把将东西塞进了我的手里。

  我握着这个沉甸甸的东西,叹了口气,等到我火yao、子弹装好后,离车已经把我切成数百块了,不过还是拿着,或许有惊人用处也说不定。

  “到时候还会有人帮助你的,我们的指挥官怎么能死在那种无意义的蛮斗中呢。”德科斯哈哈笑了出来,顺着他的目光,我可以看见另一个大笑的老者,刹尔利长老的白色眉毛都快掉下来了,这两个人呀,一定达成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协定。

  “好呀——”场中突然响起了响亮的呼喊声,我只看见法尔切妮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正中央,舞起了一种犹如雄鹰飞翔的姿势,健美的身躯在那画出一幅幅美丽的图案,篝火边一下热闹了起来,特拉维诺战士第一个受到了感染,纷纷冲进了场中,跳起了那种只有草原上才能有的苍劲舞蹈,雄浑的歌声从他们的口中同时响了起来。

  “在那广阔的草原上呀

  抬头是蓝色的苍天

  低头是青色的牧草

  雄鹰在这儿展翅

  苍狼在这儿奔跑……”

  第一次感受到如此的澎湃心情,我忍不住站起了身,鼓掌叫好,一名特拉维诺战士立刻过来将我拉进了场中,在四周一片的呼喊声中,我抽出了刀,跳起闪族特有的弯刀舞,很久没有这种奔放的感觉了,这瞬间我仿佛回到了迷途森林,一切烦恼从我的脑海中如风飞散。

  “大家一起来跳呀!”玛古拉高喊了声,四周的人们纷纷站了起来,兰帝诺维亚人、艾尔法西尔人、亚鲁法西尔人……各自跳出了自己的舞蹈,在这刻,互相之间没有了隔阂。

  今夜不眠……

  王历一三五三年十月六日

  在许多人眼里是一个好天气的日子,白色的云颤颤的浮在头顶,衬着的是那碧蓝的天空。

  “秋高气爽呀!”德科斯在我旁边深深地吸了口气,一副享用的神色。

  我叹了口气,有这种不关心指挥官的军师也真是流浪兵团的噩梦,不过比起德科斯那无责任的表情来,其他的军官都显出了异常凝重的神采,在四周立满了全副武装的士兵,弓箭手更是将箭矢搭在了箭弦上。

  微微摇了下头,我整束了身上的盔甲,这件号称是兰帝诺维亚最高技艺铸造的鱼鳞甲,据说花费了巴笛整整一千枚金币,穿在身上倒是有种轻灵的感觉,除此之外,我就只有一种浪费的感受了。在离车那巨力的冲击下,就算有什么盔甲能挡住,里面的人也差不多变成肉末了,不过在玛古拉近乎于威胁的目光注视下我还是套上了这件花费不菲的盔甲。

  空寂的等待在粗重的呼吸声中,数十声高亢的龙鸣远远的从天际边波散过来。

  “来了!”梅尔基奥尔吐出了一口气。

  兴奋的感觉突然涌上了心头,不论怎样,能和离车这种妖魔般的人交手,对于一个战士来说也是一种荣耀的事情,当然,荣耀不能让我丢弃掉做下的承诺,在稳定了下心情后,我大步踏进了空出的巨大广场。

  龙鼓动着巨大的翅膀,在发出“哗哗”的响声后,急速的飞掠过来,庞大的身躯掩去了半个天空,在大地上投下了一片黑影。

  数百年来,捷艮****的飞龙群第一次出现在圣域外的土地上,那种强大的压迫让我身后士兵的呼吸也为之急促起来。

  扬起了遮目的尘土,飞龙们纷纷落下,从上面越下了数十名身着青色龙骑甲的龙骑士,离车直属龙骑士小队,一个不拉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不得不泛起一丝怪异的思维,光是这些龙骑士就可以让我落入地狱了,离车还真是做足了场面呀。

  青色的巨龙高傲的盘旋了一下,最后落到了地上,这可是我第一次看见龙也披上了甲,仅露出翅膀和眼睛的严实重甲。从上面走下了离车那高大的身影,还是那身青色的重龙骑甲,一双红亮的眼睛透过密密扬起的尘土,死死盯在我的身上。

  “好,好,第四龙将还活着呀。”离车的脸上满是那种猎物还在的模样,强忍着对这个家夥的不满,我点了下头。

  “很好,因陀罗,今天我就让你这个窃居龙将之位的家伙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龙将!”离车拍了下手,一名龙骑士牵出了一匹龙来。

  还是那个营养不良的模样,比之离开时,好象又瘦弱了几分,是我的坐骑“闪”呀,一望见我,它无神的眼睛立刻笼上了一种兴奋的神采:“咕咕咕”的欢叫了起来。

  “准备一下吧,龙将的试炼应该在天空中才有意义!”丢下了一句话,离车走回了他的坐骑,翻身而上后,从手下接过了一杆另人惊异的巨大龙枪,从上面泛出了幽暗的青色光芒。

  “因陀罗大人!”一名龙骑士递上了同样巨大的龙枪,沉甸甸的几乎拿不动,我摇了下头,这种连握都握不动的兵器,怎么参加战斗呀?

  “大人。”亚尼快步跑上,将那杆火枪塞进了我的手中,不过加了一柄短刀,看上去颇向一杆长枪,我接过后举了下,示意就使用这个兵器。

  面前的龙骑士楞了下,转头望向离车。

  “他想死,随便!”离车不耐的挥了下手,率先飞上了天空,在我的头顶盘旋不已。

  深吸了口气,我越上了“闪”:“闪”兴奋的扬起了翅膀,发出了清亮的嘶鸣:“走吧,和我一起战斗!”感受着坐骑的震动,再一次我飞上了天空,龙将正位试正式开始。

  “闪”兴奋的在天空中盘旋,迎着阳光,快乐的打了几个转,我紧紧的贴在它的背上,感受着如刀般刮过的气流,这就是自由翱翔的感觉呀,微微挺起了身子,我望向了在脚下的大地。

  围观的同伴们早就变成了地上细小的黑点,就在旁边是兰帝诺维亚城,方方的城墙围护着无数房子,一横一竖两道白色细线将它们分割成四块,正中央那圆顶的建筑物就是议事厅了,在它前面的广场上不知汇集了多少人,扬头眺望着天空,第一次,龙的战斗在他们的眼前出现呀。

  压抑了下心中的冲动,我望向了在我面前盘旋的离车,粗重的装甲让离车坐骑略显呆涩,唯一让我心惊的是离车手中那巨大的龙枪,那可是连龙都可以杀死的威力武器,如果和他正面对抗的话,不用片刻,我和“闪”都会成为龙枪上的肉串了。

  我不是那种可以为了声誉就舍弃生命的人,更何况我必须活下来去守护一个人,在略略考虑了下,我突然想起了一个奇怪的主意。

  “闪,我们自由的去飞呀!”轻轻一拍它的脖子:“闪”欢快的嘶鸣了下,猛的背离离车的方向,飞快的掠了出去。

  “因陀罗,你这个懦夫,别想再从我手中逃走!”离车的暴喊瞬间绽放,巨大的飞掠之声从我的背后响了起来。

  蓝色的天空、白色的云以及那广袤的大地,在我的四周幻化出美丽的流彩光华,风迎着面拂过,紧密的让我睁不开眼睛。

  在我的身后爆出的离车怒喊一阵阵抽击过来,可是穿上重甲的龙带着同样重甲的骑者,怎么也不可能追上轻装的我们,任由着第二龙将大人的恶意诅咒,我突然压了压“闪”猛的向大地冲了过去。

  已经显出枯黄色的大地就在我的面前迅速膨胀开来,当我的眼睛几乎搭触到枯草中翻露的小石头时,我一拉“闪”的韁绳:“闪”飞速调整了身躯,在卷起一层草土后,掠向了天空。

  “轰——”巨大的轰鸣,当我转过龙时,只看见离车的坐骑在大地上犁出了一道长长的壕沟,重装甲的冲击根本来不及转弯,龙扑打着受伤的翅膀,挣扎的欲重新爬起来,但是也仅是挣扎,刚站立起身子就重重的栽倒在地上,激起了片片尘土。

  离车狼狈的越出了飞龙,举着龙枪站到了一边,恶毒的眼光直直的注视到我的身上。

  我叹了口气,一扯“闪”就欲离开,失去了坐骑,这场龙将正位试也没办法继续了,能这样结束战斗,倒也是不错的结局。

  一道青芒。

  我只感受到眼前一阵闪亮,紧接着:“闪”发出了悲鸣,盘旋着落了下去,这时候我才看清楚在我眼前掠过的是什么,那杆龙枪,一点也没道理的飞越了数百米的距离刺破了“闪”的翅膀,在天空中划出一道青色弧线,飞向了远方,这就是龙将的力量,根本不属于人类的恐怖力量。

  巨大的震动,远远的将我抛了出去,在划过一道弧线后,正好摔倒在“闪”的面前,只看见它淒凉的嘶鸣了声,扑弄了几下翅膀,挣扎着站起来后,又倒在了地上,巨大的眼睛无助的盯在我脸上。

  我吐了口血,剧烈的疼痛从我胸口传来,捂住那里,我摇晃着站起来,赫然发现在我的面前就站立着离车的高大身影。

  “我早说过了,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裂开了巨嘴,离车放肆的高笑,一边扯掉了身上业已变形的盔甲,结实的肌肉顿时暴露在空气中:“我要慢慢折磨你,最后把你那全身的血脉一点不剩的榨干。”

  从离车的眼睛里我已经看清楚了那种疯狂,他说的就是他要做的,一丝恐惧笼上了心头,不自禁的举起了仍然紧握在手中的那杆火枪。

  “抵抗吧,越抵抗越痛苦!”哈哈笑着,离车重重的踏上了一步。

  一道火光,从怀中取出了火折、擦燃,迅速的点亮了火枪的引线,一丝青色的烟雾冉冉升起。

  离车眼中略闪过一丝惊异,很快就被嗜血的虐意掩盖了过去,重重的一步步踏了上来,从他的身上传来那种肌肉扯动骨骼的脆响。

  “乒——”

  脆亮的枪击声久久的回荡在大地上,一片沉寂。

  “滴答——”轻细的水滴滴落声,一朵血花在的我的眼前轻轻溅开,离车的眼中笼上了不相信的神色,低头望向了胸前,有个血洞就在那里,血缓缓的流淌出来,在他的身上拉出了一道鲜红的细线。

  伸手,抓在了自己的伤口,离车低喝了一声,将深入他体内的弹丸连着血肉一起抓落下来,浓郁的血腥味弥漫开来,我可以看见第二龙将的眼睛越来越红光绽放。

  “居然用这种玩意,因陀罗,我要你百倍偿还你造成的伤害!”捏碎了铁质的弹丸,离车狠声道,没有顾及身上的伤口,大踏步的走了过来。

  “抱歉了,反正也不过一死,我可不在乎你还有什么手段。”扔掉了火枪,我抽出了弯刀直指离车,这一刻,我心里难得的宁静,眼前闪过了同伴们的笑脸:“放心吧,迦兰,不到最后我不会放弃的。”

  闪念间,离车的拳风已经袭到面前,我本能的矮了下身,向旁边掠了过去,再一次,我开始了逃跑。

  可能这是最可笑的龙将正位试了,两大龙将,在兰帝诺维亚的土地山大玩追逃游戏。离车在撒下巨量血液的同时,制造着破坏大地的工作,而我呢?在一阵阵拳风间狼狈逃窜,一丝也没了第四龙将因陀罗大人应有的风采。

  “不成体统。”轻细的声音。瞬间我后面的压力全无,我吃惊的转过了头,只看见我们两人的中间多了一人,刹尔利长老皱着眉头架住了离车的拳头。

  “刹尔利,走开,我要杀了这个家伙!”离车怒睁着眼,大声呵斥。

  “真是,一点都不知道尊敬老人。”刹尔利重击在离车的肚子上,只看见离车的眼睛突兀出来,在吐出一口白沫后,软到在老人的身上:“身为第二龙将也要讲点礼貌,现在的龙将呀,真是素质低下。”

  我哑口无言,傻瓜似的望着自言自语的刹尔利长老,好不容易吐出一个词:“结束了?”

  “结束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第四龙将了。”刹尔利哈哈笑着。

  “可是这样是不是太……”怎么看也不像是正正当当的获得第四龙将的称号,就这样?龙殿山的老爷爷们非活活气死不可。

  “他们还能怎么样?得到圣龙承认的人本来就是正式的龙将了,多此一举的是那些在龙殿山的人而已。”刹尔利摇摇头,轻松拖着离车庞大的身躯,在我眼前消失。

  呆立的我晃晃脑袋,走向在一旁的闪,拍拍它的脑袋:“结束了,还真是辛苦你了。”闪伸出了舌头,舔着我的脸,发出低声的嘶鸣,就这样,一直困扰我的龙将正位试落下了帷幕……

  谁也没有想到龙将正位试会变成这个模样,第二龙将“意外昏迷”给正位试画上了句号,当龙骑士们满脸露出“这是卑鄙陷阱”的表情将离车带走时,我叹了口气,所有事都有两面呀,就象我现在这样,为了重建亚鲁法西尔不得不将更多的人们扯进这个漩涡来,可是就算是背负在我身上的责任有多重,我也不能放弃了,如果那样的话,就是对不起夏亚大人、兰碧斯将军和无数死难的同伴们。

  “迦兰,你知道吗?越来越多的光环套在一个人身上的时候是有多累呀,亚鲁法西尔的救世主、勇敢的战士……可是这些我都不需要呀,我只想完成对夏亚大人、兰碧斯将军的承诺,然后和你走遍圣陆,可是现在我越来越不能自己,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

  对着迦兰,我轻声低语,述说着自己心中的无奈,迦兰的眼中蒙上了一层淡雾,轻轻的将自己的手塞到我的手中。

  “主人。”这个驱散了我心中所有的迷雾,我默默注视着她,让安静流淌在我们中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