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骑士的战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乱

骑士的战争 夜摩.QD 9372 2003.06.17 13:17

    

  “为什么要穿这种衣服?”米娜维亚扯着长长拖在地上的裙子,皱起了眉头。

  “这个吗,是礼服吧!”我抓了抓头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一身洁白的米娜维亚衬上她那白皙的肤色,明亮的眼睛,看上去真的如同仙女一般。

  可是她的神色,却像是套上人类衣服的蛮女,这个就是马上要成为亚鲁法西尔女王的人……

  隐隐的,我带上了对这个圣国的一丝同情:“不过殿下穿着还是挺漂亮的。”

  “真的吗?”米娜维亚的眼睛似乎亮了一下,这个家伙,再怎么野蛮也脱不了女人的本性,一听到赞美,就变成这个样子。

  为了不激怒这个医师,让接下来的典礼成为真正的灾难,我只好点了点头。

  米娜维亚又看了看我,然后再加了一句:“哪里漂亮?”

  我张大了嘴巴,一阵哑然,这个时候,旁近的侍女纷纷掩嘴笑了出来,其中一个道:“殿下,今天的您就和女神一样呀,全身上下都充满了圣洁的光芒,哪里都漂亮。”

  虽然是肉麻的奉承,但是我也不能表示太多的异议,如同啄米的鸡一般点着自己的头,当颈部都有点酸痛的时候,梅尔基奥尔的声音响了起来:“大人,仪式快要开始了,请大人和殿下做好准备吧!”

  “知道了。”整理了一下身上所穿,银色滚边的黄色军礼服,我对着米娜维亚道:“公主殿下……”

  米娜维亚轻轻点了点头,眼睛中滑过一丝淡淡的忧愁后,脸上仿佛笼上了一层柔和的白色光芒。

  那一刻我说不出心里的感受,带着不敢正视的惶恐,我转身推开了房门,明亮的秋日阳光洒了进来,将整个房间抹上了一层金黄。

  米娜维亚缓步行出,空气中似乎弥漫了一股淡雅的轻香,站在门外的梅尔基奥尔张大了眼睛,喉咙滚动了一下后跪在地上,头低下,直到米娜维亚那长长的拖裙滑过他面前后很长时间也没有抬起来。

  此时为王历一三五四年十一月十八日,晨八时,“丹鲁正统登基典”开始。

  丹鲁的上空呀

  盛开着庆祝的烟花

  地上的人们呀

  九霄云外也能听见他们的声音

  披甲的战士呀

  在这一天,如同天神一般……

  这是众多赞美这次庆典诗歌中的一首,当然,与之相对的是从各地滚滚而来的诅咒声,要了解这一点并不困难,只要到关押渗透进来的密探、暗杀者以及破坏者的牢房里去看看就可以了。

  “那个闪族的贱民,想要毁灭第三个国家!”

  并没有理会这些,在大祭师念完祈祷词,完成米娜维亚公主成为米娜维亚女王的仪式后,历史上最长的赏赐名单出现了。

  “趁着这个机会,把流浪兵团这种盗贼团转化为正规军吧!”这个是德科斯的建议。

  被赐封骑士称号的共有一千六百人,其中包括黑鹰团的盗贼、特拉维诺的猎人、艾尔法西尔的仆兵等等,卑贱的血液在这一天流淌进上层社会。

  从来没有那么多的下级民一跃成为最低阶的贵族,还没等贵族阶层从份震惊中惊醒过来,接下来的打击足够让他们进入混沌状态去。

  德科斯这个老狐狸想出了将我们控制的土地重新划分,分配给历次战斗中阵亡者的家属,以及尚在兵团参战士兵的家属。

  而给予那些投降贵族的,是那些还在敌人控制下的土地。

  “那些是富饶,充满生产力的土地,现在由圣女王赏赐给你们了,能不能拿到,就看你们的了!”

  谁都知道北方贵族的领地大半是贫瘠的,根本没办法和南方贵族领地比,若不是抱着得到南方土地的希望,想来那些北方大贵族也没那么高尚的情操来勤王。

  这好比是给一群饿狗扔下一块肉一般,这也是避免我军无意义伤亡的最好计策。

  这一天,也是确立整个新亚鲁法西尔解放军编制的时候,将投降的贵族军分成两个兵团,大部分的贵族都由普雷斯顿统一控制,另一部分是将贵族手上的私兵划分出来,由梅尔基奥尔指挥,两部分兵力共计八千人。

  由塔特姆任团长的长枪团,玛古拉任团长的第一步兵团是从流亡的亚鲁法西尔人里面挑选组成;而法尔切妮任团长的第二步兵团、雷帝斯任团长的第三步兵团,全数由特拉维诺人组成;此外是雅修的骑兵大队,曼陀罗的龙骑兵大队,速的弓箭团,以及切拉维佐任团长的亲兵团,总兵力将近七千,依然统称流浪兵团,为核心的中央兵团。

  由兰帝诺维亚人和艾尔法西尔人组成的兰帝诺维亚兵团由特亚斯指挥,驻守北方,这部分兵力大约为三千。

  最后加上辅助部队,总兵力超过两万,号称五万大军。

  “北方的流亡贼披上了神圣的外衣,而那些放弃贵族之尊严,投靠流浪贼换取功名的败类,比流浪贼本身更为可耻!”

  盘踞在法兰的正统王国军余孽发出如此的恶骂,经历了南丹鲁的惨败,现在的正统王****兵力不足一万,从数目上看,双方的战斗已经不在一个层次上了。

  已经不再理会正统王****的喧嚣,我更关心的是新亚鲁法西尔部队的编制,毕竟大部分部队只是有那么一个建制,而实质上的战斗力比游兵散勇尚且不足,许多部队就算被称为农民的集合都不为过。

  就这样,在经过登基典礼的喧闹后,一边训练着新进的部属,一边则筹划着东进的事宜。在这等待中,十一月二十七日,一则消息从西面传了过来。

  “西维亚守军愿意接受圣女王之统治。”

  这个特拉维诺的重镇,是靠近法兰唯一的门户,如果兵不血刃就把它给拿下了,那么在接下来的战斗将容易很多。

  但是这个消息来的太过突然,而且更重要的是,驻守西维亚的部队不同那些临时拼凑的贵族私兵,是有统一指挥的正规兵,人数虽然只有两千多人,但是战斗力可以和普雷斯顿的部队相抗衡。

  为了慎重起见,我召开了典礼后的第一次军事议会。

  “恐怕是陷阱。”梅尔基奥尔皱着眉头说。

  “不错,那些部队向来都是正统军的核心部队,不然也不会放在西维亚这种地方,突然说投降,也太奇怪了点。”塔特姆摸着光洁的下巴,接着道。

  “但是,如果是真的话……我们可以少损失很多人呀!”玛古拉吞吐道。

  “管他是真是假,我们凑够部队,一鼓气冲过去,投降就接收,不投降干脆就灭了它!”雷帝斯大声嚷嚷道。

  “不过现在,各部队的编制远没完成,仓促出军恐怕会不利于战斗。”梅尔基奥尔摇了摇头,做出了否决的答案。

  静听着将官们的争论,我轻轻敲着桌子,眼睛不自禁的滑向了静坐一边没有发言的德科斯身上,只看见他捧着茶杯,正悠闲的吹着上面的水汽。

  看样子,还是自己先做打算吧,这个老狐狸不到最后是不会说半个字的。

  在原来的打算中,并没有把西维亚的攻略计算在内,由于我军兵力的明显优势,可以先行围困它,然后伏击法兰的援军;或者做出强攻之姿态,然后用骑兵偷袭法兰的部队。

  不论哪一种,都是以削弱对方的主要战斗力为主,冬季的战斗不是为了得到正统军的地盘,也不为了消灭他们,毕竟有这个缓冲,对于弱小的我们还是有很大的用处。

  “削弱对手呀!”我低念着原来的打算,脑海里突然划过了一个念头:“我准备亲自去接收西维亚的投降者。”

  “啊--”屋子里的争吵一下消失,换来的是军官们的一片惊呼。

  “既然对方只有两千人,我也不准备多带部队,玛古拉的第一步兵团以及切拉维佐的亲兵团,差不多有两千的人马,再多也太显示我们心虚了。”接着我继续说出自己的打算。

  “大人,万一是陷阱,我们要面对的可是一万贵族军,只有两千人的步军,是否太稀少了。”梅尔基奥尔沉声道。

  “为了慎重起见,曼陀罗,雅修!”我高喊了两个骑兵指挥官的名字,在接到二人的回应后,我道:“在我军出发后,你们的部队给我绕个圈子到西维亚和法兰之间去,万一有敌人,不要攻击对方的本队,只要毁掉里面的补给队就可以了。”

  “是!”

  “速、塔特姆、梅尔基奥尔、雷帝斯,接下来是你们的部队,慢慢跟着我们,保持一天的距离,作好随时接应的准备。一旦有变,我将迅速后撤,与你们汇合。这样参战的部队就近一万,和全数贵族军的兵力相仿,但是我军不论是士气还是战斗力远超对方,假如对方想用西维亚做饵的话,干脆给他们一个致命打击吧!”心中涌上了无限的豪情,第一次感觉到战争不可能失败。

  “是,大人!”四周的军官齐数站起,重重敲了一下胸口,发出响亮的回应。

  “那些龟缩的正统军没什么可虑的,问题是,西维亚的南面可是叛乱军的地盘。”放下了茶杯,德科斯突然道。

  我摇了摇头,道:“现在德拉科普的部队被牵制在更南的地方,万一那些贵族军忘记廉耻投靠他的话,所能得到的援助也有限的很,不过军师忧虑的也不无道理……这样吧,在作战前,把斥候派遣到这一带去,万一有所异变,就只能慢慢来,反正冬季快到了,我们的粮草还在路上。”

  德科斯点了点头,露出了笑容:“这样就好,有个万一的打算,总比仓促起事要好一点。”

  “嗯,我知道了,最好是西维亚的守军真的感悟到圣女王的召唤,这样,我们的未来还真是阳光大道呀!”

  说完,我忍不住笑了起来,最近的一连串战事可真是上天的眷顾,有时候,我都有点相信我们是应上天的要求开战的,接下来的战斗,也应该如此一帆风顺吧!

  “好了,各位去准备吧,具体出发的时间就定在后天,顺利的话,五天后,我们就可以在西维亚喝酒了。”

  带着一阵爽朗的笑声,军官们纷纷告退,不一会儿,整个屋子里就只剩下我一人。

  “南边的威胁……”默视着桌子上铺开的地图,我摸着下巴陷入沉思:“应该不会吧,西维亚的南边,可是有几百里的不毛之地,叛乱军不可能有勇气冒那么大的生命危险。更何况,他们的兵力对付蛮族人都有点吃力。”

  驱散了心中的阴影,我踱步走出屋子,湛蓝的天空中没有一朵云彩,温暖的阳光洒在我脸上,一阵风迎面扑来,裹着真正秋天的味道,那种落叶散发出的清新味道。

  真的很快呀,一眨眼又临近冬天了,不过今年的冬天,不小心的话,可真会成为我们的灾难。

  双手合十,我闭上了眼睛:“兰碧斯将军,瓦伦西尔将军,夏亚大人,还有各位,在上天保佑我们吧!”

  两天后,也就是十一月二十九日,踏着秋天的落叶,我带着两千名士兵从丹鲁出发,去接收西维亚守军的投诚……

  ※※※

  王历一三五四年十二月六日

  一踏进腊月的日子,来自北方的寒冷气流一下就刮过了特拉维诺草原,原本葱绿的大地仿佛是一夜间变成了枯黄。

  而在清晨走出帐篷的一刹那,更是可以看见大地被笼上了一层淡淡的白霜,今年的冬天比以往来临的更早。

  “真是糟糕呀,如果提前下起雪来,那么接下来的战斗就麻烦了。”踩了踩地上的薄霜,我露出了为难的神色,口中吐出的水汽在面前凝聚成白雾,慢慢飘散,天气的寒冷,就是用眼睛都能看见了。

  “法普!”搓着手,玛古拉一路小跑的冲了过来,一张脸被冻的通红,不知道何时,在盔甲外还套上一件鹿皮外衣:“真见鬼,怎么说冷就冷了,离西维亚可是还有几天的路,不快点赶到那里住上温暖的屋子,我们可要倒大霉了。”

  在言语间,各部的军官陆续来到主帐前,在他们脸上都写着快点赶路的意思。

  “大人,看这个样子,还会冷,弟兄们没多带穿的,再这么慢吞吞的前进,弟兄们不定一能支撑的住。”切拉维佐一脸担忧,亲兵团里的很多部属都是他原来的手下,也难怪他特别忧虑。

  “但是南边的斥候还是没有消息……”之所以如此缓慢的前进,就是因为派遣到南边的斥候,到现在为止还是没有明确的消息。

  现在所处的地方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并不畏惧对方的伏击,但是再深入下去,就有小片的森林出现,我可不想让南丹鲁的战斗出现在我们身上。

  “还是按照原来的吧,再过一个时辰,等太阳出来的时候,我们继续赶路。”挥了挥手,我做出了决定,军官的脸上难掩失望的神色,在沉默了好久以后,才敲了一下胸膛以做回应,这个时候,急驰的马蹄声突然踏破了清晨的宁静。

  “急报!”还没等我们回过神,一匹快马就冲到我们面前,从马上滚落下一名斥候打扮的人。

  “是南边的消息吗?”我脑子里第一个闪过的是南边的消息终于来了。

  斥候抬起头,一脸的愕然,然后摇了摇头:“不是的,大人,是曼陀罗大人和雅修大人的战报!”

  “什么!”我高喝了一声,按照行程,曼陀罗他们确实该穿插到西维亚和法兰之间,但是这个战报也来的太快了点:“念!”

  “十二月二日,达到西维亚与法兰之间,三日遇敌,偷袭成功,歼灭敌军一部六百人,其余溃散。”斥候高声嚷了出来,在片刻沉寂后,四周顿时发出了喜悦的喊声。

  曼陀罗他们的速度比我想像的快的多,如此迅捷难怪对方促不急防,不过战局的发展也太像是我们的推演,敌人的智慧难道真的只有从法兰发兵吗?

  这样的话,他们根本就没机会对我们的部队造成什么威胁,难道,贵族军真的和叛军联合了,真正的伏击部队是从南边过来的?

  “大人,还有什么好犹豫的,现在贵族军连可能造成威胁的部队都被击溃了,我们还想什么!”切拉维佐兴奋的喊道。

  “是呀,法普,一鼓作气冲到西维亚去,赶赶路,后天我们就可以躺在温暖的房子里了。”玛古拉也鼓动着。

  腊月的寒风吹拂到脸上,已经有了刀刮般的刺痛,天际是朦胧胧的太阳,苍白的光线甚至撕不开清晨的迷雾。

  如果再小心的前进,恐怕到西维亚前,各部队就会产生意外的冻伤者,在犹豫了片刻后,我终于下了决心:“通知各部队,提前出发,争取在后日,我们赶到西维亚。”

  “是,大人!”

  “斥候,再辛苦你一趟,立刻通知后面的部队,让他们赶上来。”

  “是!”

  一阵沙沙的脚步声,伴随着一声声清亮的号令,整个营地充满了喧哗。呆立在大帐前,我遮目望了一下西维亚的方向,轻轻叹了一口气:“真是冲动的决定。”

  当日,晌午

  “大人,西维亚的使者!”前行的斥候领回数骑,比起一般贵族军的华丽,来人的战甲朴素而实用,足见西维亚守将的为人,在看见骑在马背上的我后,使者翻身下马,单膝跪在地上:“在下是代表西维亚守将,凡登斯特.德.莱尔大公阁下的使者。”

  “请起吧!”我点了点头,并没有下马,在敌我形势尚不明了的现在,没必要太过客气。

  扑打了一下身上的尘土,使者挺直了上身,站了起来,明亮的眼睛直视着我,并没有投降者的怯懦:“按照臣下之礼,由在下代表凡登斯特大人前来迎接法普大人,在下波斯塔.德.莱尔。”

  “有劳了,凡登斯特大人在西维亚也很焦虑吧,我们花了那么长时间都还没到。”我露出了笑容,光是从使者的姓氏上看,就知道是凡登斯特的亲眷,这无疑是将人质送到我军中来,看样子,对方是有心投降的。

  波斯塔道:“哪里,凡登斯特大人已经得到贵军击溃法兰军的消息,此次还让在下转告他的祝贺。”

  “多谢。”这个凡登斯特,思虑倒是很细密,不能小看呀,在我脑海里划过这个念头:“既然如此,为了不让凡登斯特大公等太久,我们还是继续赶路吧!波斯塔,骑上马,到我身边吧,路上我还可以听听关于凡登斯特大公的事迹,听说他可是由一介白丁起家,几十年努力才到如此高位的,其中一定精彩。”

  波斯塔的脸上露出一丝诧异,在看了看四周后,点下了头。

  对于自己家族的事情,年轻的波斯塔多少带上点自豪,一路上,他仔细述说了凡登斯特大公从破落贵族的家庭中长大后,然后靠着从军,在北方的历次战斗中立下赫赫战功,从而一举等上大公之位的故事。

  上任的圣王,德寇斯二十三世最大的优点就是识人,在他三十岁到四十岁之间的辉煌岁月中,亚鲁法西尔涌现了大批的善战武将,从王国双翼开始,到边境上驻守的几个大公,乃至叛乱的德拉科普。

  “亚鲁法西尔的王是拥有天下的王。”曾经有过这种传说,但是在德寇斯二十三世迈过四十岁以后,一切的灵气从他身上消失了。

  沉迷女色,疏懒朝政的十年,一切政务都交给了德拉科普打理。十年中,闻名世间的亚鲁法西尔大公团,战死的战死,退隐的退隐,从那个时候开始,叛乱的种子就已经种下了吧!

  “……凡登斯特大人并不认同德拉科普的叛乱,但是对王也失望透顶,本来是不想牵扯进这场内乱的,但是自从艾尔法西尔军南下后,为了保护领地,不得不参加正统王****。但为了避免家族无意义的伤亡,一直当西维亚的守军。”波斯塔最后道。

  不得不认同凡登斯特的方法,对他来说,保护自己的家族,就是一切的大义。

  这番谈话多少让我改变了对贵族的看法,至少让我认识到,他们并不全是舒服的躺在最后方,挥着大义之旗帜,驱使无辜的人们在前面战斗的垃圾,先代的光荣血液还流淌在某些人身上吧!

  “对了,波斯塔,有没有兴趣加入到我的麾下,当一名指挥官呢!”在眨了眨眼后,我第一次对贵族伸出了手。

  波斯塔露出惊愕的神色:“……这个,太突然了吧,在下和大人并没有多加认识,大人突然说要招募在下……”

  “看人只要一眼就够了,更何况,我也不想把莱尔家族拖到战乱中去。凡登斯特大公我可是请不动的,但是让他家族里的骑士展现莱尔家族的武勇,他应该很高兴的吧!”

  波斯塔顿时面露感激:“多谢大人抬举,如果大公允许的话,在下很乐意加入大人的旗下,立下战功。”

  “那就说定了!”拍了拍波斯塔的肩膀,我哈哈笑了出来。

  “乒--”一声清脆的枪响,打断了我的笑声,数滴液体溅到我口中,苦涩,腥臭的味道弥漫在空中。

  只看见还挂着笑容的波斯塔凝固了动作,湛蓝的瞳仁涣散开来,从他的颈部不停喷涌出血浆,沾红了他那白皙的下巴。

  “敌袭--”尖声的喝叫划破了宁静的下午,在茫然中,被数个亲卫拉下了马,举着盾牌的士兵纷纷汇聚到我的身边。

  混乱中,只看见还在马上的波斯塔摇晃了一下,歪斜着摔倒在地上,在晃动大腿的间隙中,还能望见他的眼睛没有闭上。

  “乒乒乒--”火枪的声音密集的响了起来。

  波斯塔.德.莱尔,年轻的生命第一个奉献给十二月六日下午三时的伏击战中。

  “特拉维诺步兵战”,开始……

  “敌人从哪里来的?”这个问题不但出现在我心头,也出现在所有战士的脸上,这个时候我才看清楚,我们已经进入了一片小树林中,四周不断升起火枪的黑烟,每一次响声,都带了我们士兵的哀号。

  “不要慌张,敌人只是火枪队!盾牌队,立刻布盾阵,压制敌人火力!”很快从震惊中清醒过来,我高喊了一声:“我们身后还有六千名战士,敌人不可怕!”

  “是!”高声回应着我的声音,四周的士兵迅速冷静下来,一边把受伤的同伴拖到盾阵后面,一边排着队型开始对放枪的地方进行压制,就在局面得到控制的时候,一声巨大的嗥叫响彻在耳边。

  “杀!”几千人的怒号,只看见从树林的深处,跳跃出无数的黑影,从四面八方冲杀过来。

  “要死在这里了……”低念了一声,我抽出了弯刀,抬头看了一下天,昏暗,没有光明,死在这种天气还真是讽刺,地狱的使者也终于等不及来接收我吧:“不过,我还有很重要的人要等,可不能乖乖让你们带走。”

  四周的厮杀声更为激烈,很快就卷到我的面前。

  黑色的战甲,没有修饰的表露出萨登艾尔的身分,在砍翻数名扈从后第一个冲到我的面前。

  “影子骑士布拉塔来取你性命!”来者高喝了一声,报上自己的名号,剑如电般刺到我面前,轻挪了一步,在避过第一次刺击后,挥刀斩断了他的手,一股血喷在我的盔甲上,没等那人从阵痛中回过神,第二刀已经劈入了他的腹部。

  来袭者发出了一身闷哼,然后滑倒在地上,没有了声息。

  “影子骑……呜--”踏过那个布拉塔的尸体,我没有让第二个冲上来的敌人说完话,弯刀干脆划过他的颈部,终结了他的生命。

  打斗声更密,对方根本不知道恐惧为何物,一波波黑色的浪潮从树林深处汹涌的扑上来。

  “法普,想办法逃吧!”带着一身的伤,玛古拉冲到我的面前,不用他说,我也知道战局之混乱,被突袭的我军从一开始就陷入被动,各部队不能接应,只能各自为战,一个个噩耗越过战场窜入我的耳朵。

  “雅汉大队长战死!”

  “克罗斯大队长战死!”

  ……

  影子骑士的目标一开始就放在高阶的军官身上,开战不到一刻钟,半数以上的军官已经殒命,失去指挥的部队很快成了被屠戮的对象。

  从来没有一次战斗让我产生如此的无力感,黄色在黑色的浪潮中就像是一叶叶扁舟,一个浪头打过,就覆没了数艘。

  “做好准备吧!”看着玛古拉,我突然道:“或许我的路就走到这里了。”

  玛古拉抹掉自己脸上的血污,盯着我看了半晌,突然绽放了笑容:“法普,是我的路到此为止了,你要带着我的份好好走下去,为了我们闪族的将来。”

  还没等我回过神,玛古拉一拳打在我的腹部上,然后将暂时无力的我推给了切拉维佐:“法普的性命就交给你了。”

  然后摘下了头盔,将那头闪族特有的黑发暴露在空气中,就在我的眼前,玛古拉高举着弯刀,消失在幢幢人影中,他的喊声响亮在整个战场上:“法普在此,谁来拿我这最值钱的脑袋!”

  “我们走!”架着我,切拉维佐没有一丝犹豫,在高喝了一声后,指挥着另一部分士兵冲向了相反的方向,混乱波散开去,在一阵阵的厮杀声中,踩着被血打湿的地,我被带着撞进了那黑漆漆的树林中……

  “呀--”一声短促的惨叫,然后是一具尸体扑倒在我面前。

  喘着气,我跪倒在地上,四周只剩下屈指可数的几个人,两个团的战士,就在眨眼间,消失在特拉维诺的草原上。

  “绝不能死在这里!”心中响起了一个声音,我挣扎着站起来,切拉维佐的手搀扶住我,回头看了一下这个盗贼出身的军官,我挂上了难看的笑容:“偷袭者反而被偷袭,切拉维佐,真是让你看见难看的一幕。”

  “大人,这只是意外,我们还有后援军,只要再咬咬牙,我们就有救了。”

  “可是玛古拉,还有那么多士兵……”

  切拉维佐的眼圈红了起来:“大人,只要你没事,一切都值得。”

  “值得吗……”低声挂下了这句话,四周已经响起了喧闹的声音:“在这里,这里还有残兵!”

  触目可及的地方,黑色又摇晃了起来。

  没什么好犹豫了,我低喝了一声:“快走!”

  “咻咻”的破空声同时响了起来,在身后士兵肉体的掩护下,我再一次拖着疲倦的身体,逃向了树林的深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