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骑士的战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再见了,将军

骑士的战争 夜摩.QD 9572 2003.06.17 12:45

    

  春天的到来赐给了特拉维诺草原绿色,清新的空气中裹带着花草的芳香,嗅上去的感觉是那么的美妙,不过这种享受很快就被梅尔基奥尔带来的消息击的粉碎。

  “敌人大概有三百人。”梅尔基奥尔吐出了这么一句话,脸上难掩无奈的神情,“全是步兵,其中至少有五十名重装甲。”

  我环顾了四周,连续三天的急行军已经使战士们十分疲劳,如果以现有的状态开战,即便我军zhan有兵力上的优势也可能失败。

  “雷帝斯。”我略考虑了一下,喊出了一个名字。

  话音刚落,一个巨大的身影已经串窜到了我的面前,“啊,要打仗了呀!”洪亮的声音直振的我两耳发颤。

  “狂战士中队立刻撤到后阵,与塔特姆的长枪中队保护辎重队。”

  “什么,让我们去保护辎重队,我们生来就是进攻的!”雷帝斯发出了惊叹的声音,脸上尽是不满的神色。

  对于这个家夥,用强硬的一定让他把斧头给挥过来,我叹了口后道:“敌人的主力可能从后面包抄上来,那里才是主战场。”

  雷帝斯兴奋的点了下头,挥手指挥着他的部属向后阵而去。

  “为什么我还当这些家夥的保姆呀。”心中滑过了一声哀叹,一边要率领同伴们向北边进军,另一边还要应付狂战士们,万一他们有什么冲动,整个战士团算是完了。想到这儿,我就不禁回望了下还在后阵修养的兰碧丝将军,就是他和特族的长老把这支破坏部队给塞进来的。

  “玛古拉、速的部队向右翼,夏尔克的部队向左翼散开,没我的命令不得向中央汇拢。”我急促的发出了下一个指令。

  “那中央不就只剩下一个小队的骑兵了吗?敌人可是一个大队呀。”玛古拉不禁问道。

  “不错,我就是要示弱,然后请尊贵的艾尔法西尔人进入我们的口袋之中,我们可没有多余的时间和他们打阵战呀,此战必须速决。”我挥了一下手,“大家准备吧。”

  当玛古拉他们的身影消失在我的视线中时,我才长长苏了口气,这还是我第一次指挥正攻战,以前的数仗全是暗夜的偷袭,被艾尔法西尔人称为“卑鄙的偷袭者”的我,似乎只能用诡计来取胜了。

  “大人,你让雷帝斯撤往后阵,是否是担心……”梅尔基奥尔将我拉回了现实。

  “是呀,七色彩虹居然只有步兵出战,你不觉的奇怪吗?偷袭可不是我发明的战法呀。”

  梅尔基奥尔点了点头,脸上显出难得一见的笑容,“能和大人同处一个战线可真是下官的幸运呀。”

  “能有你这样的同伴也是我的福气呀。”我笑笑应声,此时,天际边缓缓出现了一道“移动彩虹”。

  与艾尔法西尔人的交战经验几乎全在混乱中产生的,对方最引已自豪的阵战似乎在特拉维诺的迅风中消失的一干二净,这一次,我可要真正面对敌人的厉害之处。

  走在最前列的毫无疑问是重装甲步兵,持着令人惊异的巨大盾牌,以厚实的“盾牌挨盾牌”的密集阵型展开,其后是长枪兵和轻步兵,看上去是比较松散的方阵,显然是为了应付弓箭的漫射……

  亚尼牵过了战马,我翻身上去后道:“亚尼,你回后阵,照顾好兰碧斯将军和艾丽兹。”

  “大人,我要和你一起战斗!”年轻的亚尼顿时涨红了脸。

  “如果你想帮助我的话就好好照顾他们,如果为了他们的安全而分心的话,这场仗我们就输了。”我一边言语,一边接过了迦兰递过来的头盔,“所以,亚尼,保护他们的责任可要你负起呀。”

  “是的,大人。”亚尼敲击了一下右胸,行了承诺礼,“我会用生命来完成这个任务的。”

  还没等我发话,亚尼就如旋风一样消失在我的视野外,我不禁摇摇头,这个亚尼,可真有年轻人的干劲。

  迦兰在一旁望了我一下,“主人很关心亚尼呀。”

  我抓抓头发,“他可是我的扈从呀。”

  言闭戴上了头盔,从腰际抽出了弯刀,大声喊道:“让艾尔法西尔人再在亚鲁法西尔的圣土上流下鲜血吧。”

  身边的骑兵纷纷举起了兵器,发出了震天的呐喊声。

  此时,为王历1353年4月的最后一天,我们已经可以望见捷艮****的守护圣山的巍峨身影了。

  艾尔法西尔的重装甲步兵踏着一种鼓点式的步伐缓缓靠近,这种一步一停的压迫使得战马们嘶鸣不已。

  “不要怕,很快会没事。”我拍拍座下的战马,轻声安慰。

  “大人,敌人的掷矛队已经移动到第二列了。”梅尔基奥尔在一旁沉声道。

  我擡起了头,只看见青色越过了蓝色,直接布到了黄色后面。

  “第一波是飞矛呀!”话音刚落,从敌阵中就飞出了上百的掷矛,密密的掩去了半边的天空。

  “噗噗噗——”

  “阿啊!”

  夹杂着金属刺入肉体的闷响,我的旁近顿时响起了哀叫,最前沿的几名骑兵连着他们的坐骑暂态成了刺蝟,而我的四周则成了掷矛的树林。

  我感谢的向一直伴随的迦兰点了点头,有她在身边确实让我有一种安全感,迦兰并没有回应我,更为凝神的望着前方。

  “稳住!”我扬起了手,眼睛直盯着前方的敌人。

  片刻寂静,突然从巨大的盾牌后挺出了同样巨大的战矛,几乎同时,我可以看见盾牌微微的向上一提,重步兵冲击开始了!整齐的踏步跑动,黄色的移动城墙呈一线压迫过来,那种沉闷的震动使得大地也发出了颤抖。

  “艾尔法西尔的铁壁冲击。”我喃喃自语了一下,手重重的挥了下去,同时另一只手一拉缰绳,迅速掉转了马头,骑兵小队以惊人的速度拉开了与敌人的战距,象潮水一般向后阵退去。

  对方显然没有了到为一军之首的本阵会如此迅速的退下去,重步兵阵立时改变了阵型,黄色的线断成了数段,从缝隙中,敌方的轻步兵和长枪战士一涌而出,以数个小的菱形突击阵发动冲击。

  即便是敌人,我也不得不感叹艾尔法西尔人的阵战威力,在瞬间可以变化出如此多的战阵,而且每一个都是那么的完美,几乎找不出半点暇庇。不过……

  我向迦兰点了下头,她立时了然,从怀中取出了响铃高高的抛向了天空,尖锐的响声顿时响彻了整个战场,左右两翼的独立战士团的幡旗飘扬了起来。

  骑兵队并没有折返参战,而是在我的指挥下,已惊人的速度向顺时针转弯,直接绕过夏而克的部队,穿插到敌人的后方去。

  敌人的重步兵全部向两翼移动,后方只留下部分轻步兵,当骑兵队卷着风尘出现他们后面的时候,艾尔法西尔人在那瞬间失去了判断,枪兵甚至没有把长枪给树起来。

  弯腰,刀平掠过去,沿途的数名士兵飞溅着鲜血倒了开去,在一刹那间,骑兵队没入了敌人阵中,艾尔法西尔人自豪的彩虹方阵从内部开始崩溃。

  “杀光艾尔法西尔人!”喧闹的战场上突然冒出了玛古拉的声音,远远望去,他的中队已经击破了重步兵的防线,速的神箭队无疑发挥了惊人的作用,许多重步兵是被射中唯一裸露的面门而倒地的。在之后,就是黄虎战士的天下,黄虎战士的单兵格斗能力在整个大陆也是有名的,在他们的淩厉攻势下,敌人的轻步兵和长枪战士唯有步步后退。

  当夏而克的仆兵大队以优势兵力冲杀上来时,艾尔法西尔人的士气完全崩溃了,苍白的抵抗仅维持了一刻锺就告结束,三百名士兵全部消失,而此时,从我们遥远的后方才跳跃出红色和橙色,敌方的骑兵队终于出现了。

  “布阵!”在后方的塔特姆高声喊道。一直在辎重队边的长枪中队立时以圆阵展开,枪尖直对着敌骑。

  “来呀,艾尔法西尔狗!”雷帝斯高举着巨斧,走到了阵前,一副挑衅的模样。

  敌骑仅巡游了片刻,呼啸了一声,消失在我们的视野中,第一次遭遇就这样结束了……

  “原地扎营!”望着艾尔法西尔人消失的方向,我挥下了手。

  “原地扎营?”梅尔基奥尔重复了我的话,语气中透满了疑惑。

  我点了下头,一手直指捷艮****的方向,“我可不想让疲惫的战士在那儿做战呀,对方可是波塔利奥骑士长。”

  梅尔基奥尔恍然大悟,点首道:“不错,波塔利奥可是个大麻烦。”

  言语间,士兵们已经从辎重车上卸下帐篷,开始搭建起来,当夕阳抹尽最后一丝霞光消失时,一个中型的营地就已出现在那儿。

  夜晚的天空还是那么美丽,两轮月亮的光华足以让上神感到羡慕,我孤立在营地前,仰头望着这创世主的杰作,心中不禁泛出这一念头。

  “主人。”迦兰不知何时立在了我的身后,轻声道。

  “迦兰呀,你看月亮。”我指了指天空。

  迦兰微微擡头,眼中带着一丝惊奇。

  “很美吧,那种平静的美,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和你能够享受这种美。”不知道为什么,我说了这句话。

  迦兰眨了眨眼,低下了头:“主人一定能的。”

  我看了一眼迦兰,她还是将自己小心的掩藏在冰冷的躯壳中,一辈子这样下去吗?不应该这样呀,两个人一时无语,默默的仰望着那散发着柔和白光的特罗维西和洁卡……

  “大人!”亚尼的声音打破了尴尬,我转过头去,只见他一边喘气,一边飞奔而来。

  “发生什么事了!”我迎了上去。

  “不……不好了,兰……兰碧斯……”还没等他说完,我已经没入了营地中,直向兰碧斯将军的营帐冲了过去。

  奥古都斯一脸丧气的立在门口,不时的摇摇头,旁边的梅尔基奥尔更是一脸严肃,空气中透满了不稳的气息。

  “将军怎么样了。”我一把扣住了奥古都斯的肩膀。

  奥古都斯的脸上难掩痛色,裂齿道:“本来还好好的,可是刚才突然进入了一种亢奋状态,以他现在的身体很快就会油尽灯枯的,到那时,哎……”

  我松开了手,大步行入了帐篷中。

  兰碧斯将军令人惊异的站在那儿,身上仅仅披了一件外衫,在他的面前不知何时铺了一张地形图,赫然是这北丹鲁的。

  “将军!”我低喝了一声。

  兰碧斯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嘴唇上,做出了禁声的动作,一双眼睛还是死死盯在了地图上。

  我一时失了主意,不得不傻立在他的面前。

  “法普。”兰碧斯将军突然道。

  我反射般立直了身体,“将军,有何吩咐?”

  “希望你把指挥权暂时交给。”

  我大吃一惊,这才想起我的目的,忙道:“将军,现在你最需要的是休息,战争的事由下官来做就可以了。”

  兰碧斯摇摇头:“没时间了,法普,请召集所有军官,就在这儿召开军议会,这是前任独立战士团团长兰碧斯的希望!”

  我行了一下军礼,退出了帐篷。

  站在外面的两个人一脸询问,我低声道:“你们也听见了,梅尔基奥尔!”

  梅尔基奥尔敬了一下礼,飞速向营区中奔去。

  “你疯了吗,兰碧斯已经经不起折腾了!”奥古都斯大声喝道,一边大步向营帐中行去。

  “我没疯,我能感受到将军的心,现在我只能这么做了,只要是将军的希望,我会不惜一切代价去完成!”我挥了一下手,止住了激动的奥古都斯的行动。

  奥古都斯颓然倒地,低声道:“兰碧斯,你太笨了,你这是在消耗自己宝贵的生命呀,你不希望看见艾丽兹十岁时的模样了吗?”……

  准备战斗的命令是在军议会后紧急发布的,按照将军的指示,所有部队撤出了营区,部署到营地外。

  “咳咳……”兰碧斯将军发出了剧烈的咳嗽声,原本不算巍岸的身躯越发显的佝偻起来。

  “将军。”我上前了一步。

  兰碧斯挥挥手,阻止了我的搀扶,脸上尽是苦笑,“算了,这个身体已经不行了,现在我只想支撑到和瓦伦西尔的最后一战了。”

  “瓦伦西尔将军?”这个名字顿让我失声喊了出来。

  “是呀,‘银龙的暴狮子’就在附近,对于另一个半身,我怎么可能感受不到呢?”兰碧斯笑笑,眼中突然显出了异样的神采,此时,我已经可以听见远方隆隆的声响。

  银龙的战旗跳跃着印入了我眼帘,当先的骑士就是瓦伦西尔将军。

  “敌人至少有八百人。”梅尔基奥尔低声道,“银龙骑士团的大概有四百人,战力相差明显呀。”

  兰碧斯摇摇头,道:“不要管另外四百名杂兵,他们不会影响战局的。”

  梅尔基奥尔怔了怔,不解道:“将军,那可是艾尔法西尔的部队,怎么可能是杂兵呢,他们的战力不可小视呀。”

  兰碧斯将军还是摇头,双眼直视前方。

  银龙的部队突然停下了步伐,整齐的排成了一列,仅过了片刻,身着艾尔法西尔战甲的骑兵队突出了整个战列,飞快的向我们的宿营地冲了过来。

  “准备。”我扬起了一只手,在我身后的旗兵紧张的握住幡旗,等着我的下一个指示。

  敌人的部队一冲入营地,立刻分散开来,高举着骑枪刺破了每一个帐篷。

  “弓箭队!”我的手重重挥下,在幡旗升起的同时,对着营区的一个巨大半圆顿时明亮了起来,火矢划破了半空,以极其优美的弧线落入了营地之中。大火立刻蔓延开来,堆满了干草的帐篷立时成了敌人的噩梦。

  长枪队的幡旗在片刻后升了起来,由两翼现出了塔特姆中队的身影,失去冲击力,且陷入混乱的敌方骑兵队远远不是长枪的对手,敌人的哀号响彻在整个战场上……

  “银龙没有动呀!”兰碧斯将军叹了口气。

  我远远望去,只看见银龙骑士团的战旗没有一丝颤动,四百名骑兵还是整齐的排成一条直线,漠视着友军的悲惨境遇。

  准备阵攻战。”兰碧斯扬起了一只手,我点了点头,转达了将军的指示,四周顿响起了牛角的刺耳声音,此时的艾尔法西尔骑兵队已经呈溃走状态,渐渐消失在我们的视野中。

  埋伏在四周的步兵、狂战士和仆兵纷纷显现出来,会聚在本阵四周,而长枪中队也放弃了对敌人的追杀,有序退了回来,一个由五百名士兵组成的方阵列在了银龙的面前。

  瓦伦西尔将军的手此时才扬了起来,骑兵队立时分成了两半,缓缓向两翼散开。

  兰碧斯将军又咳了一声,柔和的眼光注视着我的脸,突然道:“法普,好好看着,这是我能给你上的最后一科了,看着吧,王国双翼之间的决斗。”

  我呆涩的点了下头,眼眶中有的湿漉漉的感觉。

  “圆阵,刀枪对外,弓箭手向左右翼漫射!”兰碧斯将军微喝了一声,仅在银龙骑发动冲击的片刻后。

  从命令转达到弓箭手搭箭射击的短暂时间,最先的银龙骑已经突到了我们的左右两翼,这种速度即便是龙骑兵也要叹观止矣。

  无目的的箭矢所造成的损害却是惊人,两翼同时响起了沉闷的重物坠地声,被射中的骑兵跌下了急弛的战马,巨大的冲击在那瞬间毁掉了他们的脊椎,大部分人当场丧命。

  冲出箭雨的银龙骑丝毫没有停顿,以极优美的弧线转弯,毫无阻涩的冲击到我后阵,密部在那儿的长枪阵中顿时骤响出木杆折断的清脆声音。

  我抽出了弯刀,大声喊道:“玛古拉、雷帝斯!”

  玛古拉应声出现,以他为主的持盾步兵阵密密的在兰碧斯将军周围架起了盾牌的围墙,而雷帝斯的狂战士中队踏着沉重的步伐挡在了步兵阵前。

  “骑兵队。”兰碧斯将军沉声道,这时的银龙骑已经突破了长枪阵,与狂战士们绞杀在一起。

  在一旁的旗手迅速支起了骑兵战旗,由遥远的后方显露出我方骑兵的身影。

  几乎同时,银龙骑后阵兵力柔化了突击阵型,象开放的华朵一般散成了半圆型,用令人惊异的速度掉转了马头,直向我骑兵队包抄了过去。

  我不得不向两位指挥官献上敬意,在如此混乱的战场上,能够迅速的调整战斗方法,并能介乎完美的作出决断,这是怎样一种力量呀。如果龙将让人感受到个体战斗力的极限的话,那么,他们——“王国双翼”就是展现战术能力的高超境界了。

  “法普,准备步兵接触战吧。”兰碧斯将军叹了口气,狂战士的凶蛮并不能抵消银龙骑那惊人的配合,几乎在瞬间将狂战士中队分割成数个小块,每个狂战士都要应付四面八方的骑枪刺击。

  我点了点头,单手举起了弯刀,仆兵队和步兵队立时组成了数个小的圆阵,象鱼鳞一般散了开来,这是兰碧斯将军为了应付骑兵的冲击所设计的战阵,能在最大程度上吸收敌人的强力冲击,从而创造战机。

  银龙骑仅在片刻之后就冲入了步兵战阵,厚实的各个小圆阵迫使他们在细小的夹缝中作战,冲击力明显下降,而此时先期被冲垮的长枪兵由两翼退回,进入了这些夹缝与骑兵作战,大量鲜血在银龙骑中流淌……

  淒厉的牛角声响了起来,银龙骑迅速退了出去,重新在远处排列了战阵,而我军汇合了几乎被全歼的骑兵队也重编了战阵。

  开战一个时辰后,双方都因为产生重大伤亡而拉开了战距,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我方骑兵小队、狂战士中队失去战力,步兵中队、长枪中队以及仆兵大队不能再战者几乎达三成以上,而对方重新列阵的骑兵也缩减了一半以上,令人庆倖的是战死者均不到一成。

  瓦伦西尔将军独自一人策马行出了战阵,来到了我们面前,距离之近,足已被射成刺蝟。

  “兰碧斯,出来说话!”依然是中气十足的声音。

  “将军——”兰碧斯挥手阻止了我下面的话,“法普,我最后和你说一件事情,不论我和瓦伦西尔怎么善战,也不能改变王国的命运。从现在开始,我不能教你任何东西了,自己的路自己走吧。”

  说完,整了下军服,小心扣上了从来没有扣过的扣子,异样整齐的走出了军列。

  瓦伦西尔的眼中明显透出了悲伤的神色,以他的眼力,如何看不出此时的兰碧斯仅有外表的一点精神,在他肉体的深处,崩溃早已开始了。

  “何必呢?”这是瓦伦西尔将军的第一句话,此后,二人就这样默默对视,不发一言。

  这是多么奇怪的一个场面,两边上千战士列阵对立,而他们的指挥官却在战阵中央对视。两轮明月散发着柔和的光亮,洒在了每个人的头上,也洒在了战死者的尸体上,一种静寂般的美。

  “法普,我们的将军怎么了?”玛古拉忍不住靠了过来,轻声道。

  我叹了口气,两个人同为双翼,语言在他们之间已经是多余的了,现在只有他们才清楚交流了些什么,而且……

  “等待命令。”我只说了一句话

  瓦伦西尔将军的手率先扬了起来,在我的四周不住响起刀剑出鞘的声音,就连速也搭上了箭做出了战的准备,但是,兰碧斯将军一无反应。

  手重重的挥了下去,几乎同时银龙骑掉转了马头,缓缓的退了下去,当最后一名骑兵的身影消失在我们的视野中时,瓦伦西尔将军又一次举起了手,一个标准的亚鲁法西尔军礼,物件是我们的兰碧斯将军,此时我可以看见“银龙的暴狮子”眼中所透出的点点荧光,一丝不安隐隐出现在我的心中……

  王历1353年4月30日,王国双翼之一,独立战士团团长——兰碧斯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死时仍然站立在那儿。

  “吾友兰碧斯,天界中得到安宁吧。”瓦伦西尔将军洒下了一杯酒。

  由敌人来祝福还真是罕见的壮举,但对方是将军身前的挚友,那就另当别论了,不过,从一干部属的难看表情上,也看的出并不是每个人都认同的。

  对于将军的死,很多人都难以接受,支撑着整个战士团的支柱倒了,而我们的面前又有那么多的敌人,即便是我也感觉到了前方黑暗的道路,但是不论怎样,我也要完成将军的志愿,在亚鲁法西尔的旗帜重新插回圣城前我要支援下去。

  葬礼在一种沉闷的气氛中进行,当最后一把土由艾丽兹捧上坟头时,天空缓缓飘下了丝丝春雨,平添了几分忧愁之气,一代名将就这样埋身于这特拉维诺的草原上。

  “你就是法普吧。”瓦伦西尔喊住了我。

  “是的,将军。”我点了下头。

  “有你这样的下属,兰碧斯在天界也应该安息了。”瓦伦西尔叹了口气,巨大的眼睛中透满了哀愁。

  我一时不解他的意思,只好道:“多谢夸奖,瓦伦西尔将军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我马上要回正统王****了,既然兰碧斯已经不在了,艾尔法西尔人对你们的注意就会大减,这可是他临别前送给你们最好的礼物了。”瓦伦西尔道,“法普呀,我之所以没有消灭掉你们,一是看在吾友的面子上;另一个就是,我想给自己一个希望——亚鲁法西尔还有未来。好好干吧,直到你能踏过我的尸体,重新回到圣城。”

  一个军礼,瓦伦西尔将军大步消失在我的视野中,直到这时,我才发现在我的周围已经立满了独立战士团的将士们。

  “大人,我们应该怎么办?”从每个人的脸上都能找到这个问题。

  我扫视了下眼前的同伴们,满脸的尘土,盔甲的颜色早被血的红、泥的黄掩盖过去,就已这支部队去光复圣国,自己想想都有点可笑,但是让我逃避也绝不可能。

  “我没有兰碧斯将军那出色的指挥能力,我也没有其他部队那么丰厚的薪水,我能带给你们的除了自由只有饥饿、痛苦和死亡。从现在开始我将走上流浪之路,可能这辈子都回不了亚鲁法西尔了,你们的路就由你们自己来选择。”

  迦兰默默的走到了我的身边,对她来说,人生早就安排好了,她没有多少选择的余地,唯一的大概只有怎么去死了。和迦兰一起默声过来的还有速,绿色的瞳人中闪出的是那种绝不反悔的眼神。

  玛古拉晃了脑袋,走了过来:“我可真是笨蛋呀,明明可以找一份更好的工作的,可是,法普呀,我们应该一起回迷途森林的。”

  夏尔克走了上来,躬了下身道:“让吾等已死之躯报答大人的恩德。”在他身后是仆兵们。

  “只要能战斗。”雷帝斯的狂战士。

  可不能丢下你这个白痴呀,谁知道你会搞出什么事来。”塔特姆紧跟了上来。

  “为了复兴王国,我这条命就是大人了。”梅尔基奥尔……

  这一天,我正式接任独立战士团团长之职,麾下包括一个狂战士中队,一个长枪中队,一个步兵中队,一个仆兵大队以及一个骑兵小队,共五百三十人,同时,这只部队由这一天正式更名为“流浪兵团”,继续向北方前进。

  果如瓦伦西尔将军所言,艾尔法西尔人对我们的注意大减。由迦兰探听到的消息中显示,他们在特拉维诺招到的损失直接影响到东部的战局,同时激发了艾尔法西尔内部派系间的倾轧,波塔利奥被调回本国,在特拉维诺的部队也大部开往了东部,因此目前在这儿我们反而是安全了。

  几天内打了数仗的我部正好趁此休息一下,但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还是向北移动,在靠近捷艮****圣山扎下了营。

  “翻过山就是捷艮****了!”玛古拉做出一个遮眉远眺的样子,表情夸张的说道。

  “是呀,想不到那么快就回来了。”我叹了口气,似乎是昨天才从里面出来一般。

  “不知道米拉奇还在那里不?”亚尼一脸兴奋,丝毫没有察觉到四周响起的无力呻吟声,那个多嘴的塔兰维诺商人,几乎是所有去过捷艮****的人心上一根难以拔除的刺。

  不过也奇怪,那个米拉奇在下城事件后再无踪影,就象蒸发一般,恐怕他的身份没有商人那么简单。

  “大人,我们准备什么时候进入捷艮****?”梅尔基奥尔在一旁沉声道,将我从疑惑中拉了出来。

  “等迦兰的消息。”我仅说了这么一句话,作为龙骑士,她已经先期进入了捷艮****上城,与刹帝利、离车会面。虽然我是龙将,但是带这么一大堆人进入捷艮****,“长老院”及“龙骑士委员会”的意见却是要听的,万一生变,也好有点打算,省得陷入捷艮****抽不出身来。

  于是,这一天就显得分外漫长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