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骑士的战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抉择

骑士的战争 夜摩.QD 9122 2003.06.17 13:13

    

  王历1354年8月17日捷艮****第一龙将宅院“怀顿诺尔的使者?”我站在走廊中,望着跪在廊下的亲兵。

  “是,身上有怀顿诺尔王家的批文,说是有重要事情要会见大人。”亲兵抬起头,大声回答。

  “怀顿诺尔的人,现在来干什么?”我望了一下外面的天色,夏日的阳光很明媚的洒在大地上,四周有点白呼呼的感觉,远处的一棵庭院柳耷拉着树枝,一切都让人昏昏欲睡。在这个时候,怀顿诺尔的使者来到这里,多少带上点蹊跷,“还是先去看看吧。”整理了一下褶皱的衣服,我大步向亲兵所指的房间走去。

  房间在宅院的最深处,是一个独立的小阁楼,看上去就像是那种商量私下事情的地方。

  在小阁楼的四周没有任何的装饰物,就连一棵青草都被很小心的拔走。十几名亲兵散布在周围,一脸的戒备,显示着这次会谈的非同小可。

  当我踏进房间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大半的军官都在里面,一脸严肃的分坐两旁,而在最中央,则端坐着一个身着怀顿诺尔王家白色制服的人。走到他面前后,我盘腿坐下,仔细看着他。这是一个四十上下的男子,穿的很整洁,脸上永远带着温和的笑色,一看就是外交官出身。

  “你是……”做出一副并不知道他是谁的表情,我注视着他的眼睛。

  男子的眼睛流露出和善,从身上接下一个包裹后,递到我面前:“在下是怀顿诺尔王家外交官,戈登·怀顿,仅代表吾王陛下,来传递我方的善意。”

  戈登·怀顿,怀顿诺尔众多王族甲胄中的一员,也是唯一一个放弃身份,当外交官的王族,旁人的评价是一个疯子,不过现在看来,绝对是一个令人尊敬的优秀外交家。

  我接过戈登递过来的包裹,慢慢打开,一道耀眼的光亮从里面射出来。

  “啊——”四周一片惊叹,那是几十颗斗大的珍珠,个个浑圆晶亮,一看就是价值连城的瑰宝,“这是怀顿诺尔王家密藏的二十六颗北海斗珠,象征着怀顿诺尔的二十六个州,是王家权威的体现。”戈登笑眯眯的解释这些珍珠的来历,比起它们华美的外表,其象征意义更为惊人。

  “既然是这样,为什么要送到我们这里?”

  戈登脸山堆满了笑容:“因为怀顿诺尔想和兰帝诺维亚、捷艮****两个国家结成兄弟之邦。”

  我顿时感到有种受宠若惊,怎么说在几个月前,我们还是怀顿诺尔的支属,还要向他们进贡,眨眼之间,他们的使节主动上门,说什么要和我们结成兄弟之邦。变化之快,颇出人意料,实在让人有中如梦中的感觉。

  戈登挪上了几步,轻声道:“当然,怀顿诺尔会放弃对兰帝诺维亚的宗主权,转而承认捷艮****对他的宗主权,兰帝诺维亚已经交纳的贡金,我们会尽快把它退回贵国。”

  条件越开越优厚,我并没有做声,静看着这个外交家还有什么话说。

  “列出那么丰厚的条件,不会就是想和我们达成同盟协议吧。”在一旁的梅尔基奥尔沉声道。

  “当然,我们不会那么肤浅,同盟协议在现在的乱世,根本不能证明什么……”戈登挺直了上身,朗声道,旁边的人脸上冒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还没等我开口回答,他用更响亮的声音继续道,“我们想和贵国结成姻亲,将圣王陛下的爱女许配给法普阁下。到时候,你我两国就是真正的兄弟之邦。如果有可能的话,法普阁下的子嗣还能继承怀顿诺尔的大业,将两国真正统一起来。”

  犹如晴天霹雳,震的我张大了嘴巴,一时合不拢,好半晌才道:“你是说政治婚姻。”

  “哪里,阁下言重了。”戈登一脸笑容。

  我环视了一下四周,军官们的脸上难掩惊异,在片刻寂静后,德科斯打破场内的沉寂:

  “戈登大人,这个事情关系到我国之未来,需要慎重考虑,还望你暂在行馆中休息两天,等到有所决议后,我们必定通知你。”

  戈登嗑了一下头,然后躬身退下,会场中就只剩下那二十六颗明珠散发的光辉,以及那略显压抑的呼吸声。

  在经过短暂沉寂后,德科斯叹了一口气,道:“看样子,怀顿诺尔下定决心要吞并艾尔法西尔了。”

  “你是说,怀顿诺尔可能举全国之兵力南下。”我皱了一下眉毛。

  “有可能哦,现在艾尔法西尔的局势,就像是两个孩子为了一块大饼打架,被怀顿诺尔这个饥饿的大人看见了,嘿嘿,换成我也会去把那个大饼给抢过来的。”德科斯一脸坏笑,“不过那个大人还要顾虑一件事情,因为他在烤着一只鸟,可是在他身后的又有一只流浪狗,万一在他离开的时候,那只狗把鸟吃掉的话,就有点得不偿失的味道了。”

  “那只狗不会是指流浪兵团吧。”

  德科斯并没有理会,只是继续道:“那个大人有两个选择,要吗就抱着那只鸟去抢,要吗就扔一根自己吃不了的骨头给那只流浪狗,显然那个大人选择了后者。”

  “那根骨头还很诱人是吧。”我算听明白德科斯的意思。

  “什么骨头、狗呀……现在是讲要不要娶那个公主的事呀!”雷帝斯一脸茫然,然后露出不满的表情。

  “法普呀,这件事一定要慎重,毕竟我们也面临着南下的问题,如果处理不好的话,就可能无限制的在北方拖着。”德科斯望着我,一脸严肃。

  我点了点头。

  “其实法普现在还是单身,娶个公主也不错呀!”玛古拉突然大笑起来。

  “那迦兰怎么办!让她做妾室呀!怎么说,她也救过法普的性命!”雷帝斯大声嚷道,“我坚决反对这门亲事,那个什么怀顿诺尔的公主,不来最好,来了我让她爬着回去!”

  “喂,雷帝斯,想事情能不能用点脑子呀,你那么干,是想让我们和怀顿诺尔全面开战呀!”塔特姆喝道。

  雷帝斯瞪了塔特姆一眼,道:“怕什么!大不了再打一次回廊战争。”

  ……

  屋内的喧哗很快转化成波动的声浪,不停冲击着我的耳朵,我只感觉到脑子里有如蚊虫嘶鸣的痛楚,在闭了一下眼睛后,我猛的站起:“这个事情,我会做出决断,不过能不能给我点时间!”

  屋子里一下鸦雀无声,原本已经要跳起来打架的各个军官纷纷坐回了原位,在互相对视了一眼后,低下了头:“是,大人。”

  夏日的暖风透过窗户卷了进来,吹拂在我身上的时候,我只感到一阵火辣辣的刺痛。如果是原来的我,就不会有那么多的顾虑,但是现在……我不能凭着自己的好恶将捷艮****和兰帝诺维亚拖进一个危险的境地。上位者的悲哀莫过与此,很多时候,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来行事。

  “你们都下去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挥了挥手,我跌坐在地板上,露出了疲倦的神情。

  “是,大人。”军官们躬了一下身,然后起身退出,在一阵沙沙的细响后,偌大的房间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对着天花板发着呆。白色的天花板不停在我的头顶旋转,将我扯进了一个虚空的世界里……

  四周是一片白色,我全身飘着,根本不能使出半点力气。这种失重的感觉让我有点呕吐,在颠倒了数下后,我看见了一个黑色的巨大身影。

  “圣龙,是你……你不是已经死了吗?”声音好像不是从我嘴里冒出来的一样,飘渺着传出去。

  还是那个戏谑的眼神,就算是死了,这头老龙也不会改变自己:“吾在汝之灵魂中,从吾将吾之血脉传承给汝开始。”

  就知道这个家伙不会那么好心,虽然搞不懂灵魂是怎么留存在这个世界上,不过对于能活一千年的老怪物来说,应该也不是太大的难题。“为什么现在突然来见我?”

  “不是吾现在来找汝,是汝到这个时候才感觉到吾之存在。命运之子呀,有什么疑惑能让汝察觉到这个在汝灵魂最深处的地方。”圣龙眨着眼睛,继续说道。

  “命运之子,我?……没那么严重吧。”我摇了摇头,露出不解。

  “是呀,从吾看见汝那一刻起,就知道汝是命运之子,是推动整个转轮之关键;所以,吾将血脉传承给汝,并见捷艮****的未来一并托付与汝。”如果龙有笑容的话,应该就是眼前的这张脸,圣龙的眼睛闪动着耀眼的红光。

  突然间,我捕捉到一丝真实,或许离车的叛乱还有这个幕后者的推动。

  似乎看出我的疑惑,圣龙道:“汝想的没错,是吾推动离车之叛乱,捷艮****的血已经浑浊,必须用新鲜之血液让之恢复活力。至于那些阴暗者,只不过是跳梁小丑。”

  “用那么多血也值得吗?”我想起了在兰帝诺维亚的战斗,多少战士呀,就那么长眠在大地。

  “汝没有超脱肉体之束缚,自然还不能理解;不过吾只想说,命运之转轮比汝想象的还要残酷,当汝布下整个大陆之棋局时,汝也成为命运之棋子。”

  我沉默了片刻,然后道:“一直以来,你都在影响着我呀。”

  “不,汝之血脉只是一个契约,不会对汝有任何影响,一切的一切还是由汝做出决断。

  吾没必要去改变什么,因为汝所走的每一步,都在影响着命运之转轮。”

  “感觉上我好像很伟大的样子,也就是说,现在这个抉择,只要我选择错误,会把整个大陆带进毁灭喽。”我笑了笑。

  圣龙再次露出笑容:“不,汝影响着命运之转轮,但不能决定命运之转轮。汝之决断无所谓对错,即便整个圣陆之毁灭,也与汝没有丝毫干系。”

  “这样呀……”

  “吾要睡了,在汝有生之年将不再苏醒,下一次,汝再见吾之时,就是汝超脱肉体之束缚,进入精神世界之时。不过在那之前,汝还是好好照顾汝之同伴,一起将命运之转轮拨动下去吧。”

  言必,一道白光将我整个包裹起来,当我再次张开眼睛的时候,我已经回到那个阁楼里,四周还是那么寂静,夏日的知了在外面揍起了欢快的音声。

  虽然圣龙没说什么,但至少让我有点松弛的感觉,我所背负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有时候真的没必要去背负那么多东西。

  “好吧,在做最后的决断前,再去见一个人吧。”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我站起身来,大步向外面走去……

  迦兰安静的坐在我边上,双手覆盖着自己的膝盖,头低垂着,银白的头发散落下来,将她的面目全数掩盖过去。即便是夏日里,迦兰也穿着一套黑色的紧装,在勾勒出她的身体曲线时,也将她的肌肤一丝不漏的藏起来。

  “我要结婚了。”坐在她身边,我望着窗外的景色,突然道。

  迦兰的身子略略颤抖了一下,头垂的更低:“不知道是哪位小姐有幸嫁给主人。”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怀顿诺尔的一个公主,在结婚的时候,也正式缔结我们和他们的姻亲联盟。”用尽量平静的口气,我说道。

  迦兰轻轻将手挪到膝盖前的地板上,然后伏下身子:“恭喜主人了。”

  虽然没有听见迦兰的哽咽声,但在那几个字里,我感觉到迦兰尽力在控制自己的感情。

  我转过头,眼睛直直的望着她:“迦兰,你救过我的性命,而且……难道你就不觉的气愤吗?”

  “迦兰只要在主人身边,就心满意足了,至于主人到底迎娶哪家小姐进门,迦兰不会多管。”迦兰头垂的更低,似乎在刻意回避我的注视。

  “迦兰呀迦兰,你付出那么多,就只为了能在我身边那么简单吗?”长叹了一口气,我站起身来,“我不善长表达自己的感情,不过有你在我身边,我真的很开心。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希望你一辈子在我身边。”

  迦兰慢慢抬起头,将她的脸显露出来,眼眶中满是晶莹,这是迦兰第一次在我面前哭,也是第一将她的感情真实的表达出来。

  “我会给你一个名分的,从现在开始,就由我来保护你。”胸口中充盈着一股难以言明的冲击,我突然大声嚷嚷道。

  “主人……”迦兰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豆大的泪珠从她的眼眶处滑落下来。

  ……

  “什……什么,你决定推掉这门联姻!”德科斯张大了嘴巴,一时没办法合拢。

  “不错,我知道这门联姻对我们来说很重要,但是我不想牺牲一个女人来苟合我们和怀顿诺尔之间的关系。”我点了点头,加快的步伐,我已经通知怀顿诺尔的使节在阁楼处等候,我要去宣布这件事情。

  “法普,你有没有考虑清楚呀,要是硬推掉的话,我们就不得不把精力转移到北方去了,到时候,不要说南下光复什么亚鲁法西尔,就是自保都有点吃力。万一……”德科斯拉高了声音,一脸的焦虑。

  我突然停下了脚步,回头对德科斯道:“军师,我亏欠迦兰太多了,我想给她幸福。如果因为这次政治联姻,而让她没有机会的话,我对不起她,也对不起自己。”

  “值得吗,为了一个女人……”德科斯道。

  “是为了两个女人,另一个是被当作商品的怀顿诺尔公主,她也有自己的思想吧,也会有自己的追求。如果为了我们的利益,而去剥夺她的幸福,我们和贵族也没什么区别了。”

  “这个……”德科斯找不到其他说辞,摸了摸胡子,一时无言。

  我突然停下脚步,望着远处的白云,然后道:“军师,我算不上什么王者,最高的目标也不过是光复亚鲁法西尔。但是,我不想为了这个目标牺牲太多人的幸福。”

  “法普呀,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你要想清楚,我们已经死了多少同伴,如果这个时候放弃,你怎么对得起他们呀!”

  我的心抽动了一下,确实,成千上万的人为了我的理想,战死沙场,他们的价值就能够被忽略吗?

  “我知道,不过除了和怀顿诺尔联姻外,我们还有其他的选择;更何况,娶进一个怀顿诺尔的公主,也就和放一堆间谍在身边一般,军师你也应该有所顾忌。”

  “你说的是没错……喂,你还是再想想清楚,不要那么快走呀!”

  “哗——”拉开木门,我走进房间,里面早就端坐着戈登和诸多军官,所有人的视线都投到我的身上。德科斯在狠狠瞪了我最后一眼后,也归坐到军官队里,一时间,沉闷的气氛笼罩在整个房间里。

  “法普阁下是不是已经想清楚了?”戈登笑眯眯的说道。

  我看着他,重重点了点头:“不错,我已经做出决定了,我准备……”

  “法普大人——”一名侍从猛的拉开木门,低着头跪在那里,屋中的人颇有点诧异,毕竟在外面有诸多卫士把守,怎么就让一个侍从窜进这么重要的会议厅来,军官中的数人按向了腰间的配剑。

  “什么事!”

  侍从缩了一下脑袋,懦声道:“大……大人,是迦兰小姐要属下传一个口信给大人。”

  “口信?”我转过头去,略带诧异。

  “迦兰小姐说,很感激大人对她的承诺,但是她不想成为大人的阻挠,所以她……”还没等侍从说完,我呼的一声就窜出房间,将身后满屋的诧异人们丢在那里……

  “迦兰,迦兰……”我发疯式的推开了居所的每扇门,除了受到惊吓的仆役外,根本没有迦兰的影子,她就好像人间蒸发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在推开最后一扇门后,留存在心里的希望如泡沫般碎裂,我全身无力的跌坐在门口,喃喃道:“为什么,迦兰,你以为你离开,我就会娶那个怀顿诺尔的公主吗?你真是笨蛋呀!”

  “法普……”不知道何时,德科斯走到我的身边,喊了我一声。

  带着点茫然,我转过头去,看着德科斯道:“迦兰走了……”

  “她会回来的。”德科斯望着空荡荡的房间,安慰着我,“不过她真是个重情义的女中豪杰,关于和怀顿诺尔联姻的事情,我不管了,一切由你自己做决断吧。”

  “我知道了,麻烦你通告一下怀顿诺尔的使节,就说我已经有了妻室,不可能再娶。”

  我点了点头,回答道。

  德科斯欲言又止,然后摇了摇头:“不过这次真的送了一份大礼给怀顿诺尔,假如以后他们想攻击我们的话,完全可以扯出受到污辱的旗号,大义凛然的冲到我们这里来。”

  “迟早都会打一仗的,也就不在乎他们用什么名号。”我叹了一口气,然后挥手道,“

  让我静一静吧,我想考虑一些事情。”

  “哦——”德科斯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轻细的脚步声在回廊里回荡着,敲击到我心头。这个时候,一股难以言明的寂寞笼罩住我,我张目望向空无一物的天花板,呆呆的出起神来……

  与怀顿诺尔的联姻到最后以失败收场,戈登带着点惋惜离开了捷艮****,临走前留下了那么一句话:“假如能够同意的话,我们之间就可以少流很多血,不过现在……我只能祝福你们,来日再见的时候,可能我们已经在完全对立的立场上。”

  大陆的历史似乎在我不经意的触动下拐进了更加血雨腥风的年代,不过我很清楚,靠牺牲一个女人的幸福换来的和平并不能维持多久。流浪兵团和怀顿诺尔之间,迟早会发生战争,在克鲁索·怀顿的眼里,不会容忍我太过长久的存在。只不过现在,他的目标还不是我们,怎么消灭艾尔法西尔,才是他目前最关心的事情。

  在此后的数天里,怀顿诺尔王室并没有太大的震动,只是由礼仪官发布了惋惜的声明,不过在最后,他们还是发来了善意的和解愿望:“……虽不能结姻亲之牢固关系,还望为两国之福祗能结兄弟友谊之邦……”

  在得到我方允诺后,怀顿诺尔和流浪兵团正式签定互不侵犯的条款,时为王历1354年8月21日,三天后,怀顿诺尔的主力兵团急不可耐的南下,加入了在南方的战斗。

  艾尔法西尔的战局陷入更加白热化的状态,得到怀顿诺尔资助的第二王子军重新拿回了德拉洁。据说,当时的战况异常惨烈,负责守城的三千名仆兵虽战至最后一兵一卒,也无人投降。北方联军是在付出近万条性命的代价后,才获得胜利。

  不过在此战后,第三王子的主力受到大创,德拉洁以南六百里地完全****在北方联军的铁蹄下。在短短的五天时间内,第三王子的部队主动向南撤退八百里之多,在圣城附近才稳下了脚跟,与第二王子的联军陷入对峙阶段。

  而另一面,正统王****大量从东部的战线里抽调部队到特拉维诺,一边是为了镇压越来越激烈的特族叛乱,另一边则在捷艮****的边境上囤积人马,大有翻越护龙山,一举侵攻捷艮****的气势,所打的旗号为:“恢复捷艮****之正统,剿灭窃国之逆贼。”

  而原本的逆贼德拉科普却不得不在更南的地方与蛮族对抗,虽有布莱克诺尔军的大力支援,但是在面对人数众多的蛮族兵面前,异常的脆弱,战线被压制的一缩再缩,蛮族的先锋甚至都能望见亚鲁法西尔的圣城。

  大陆的战乱似乎在秋收前进入了一个高潮,谁都想在那个时候能获取更多的土地,收获更多的粮草,虽然在这时候,大部分的土地都荒芜着,甚至连马的饲料都未必能够提供……

  自从失去迦兰后,我多半用工作来麻醉自己,几乎是不吃不眠的处理着各项事情,从捷艮****重新振兴计划,到兰帝诺维亚的秋收安排,然后铺盖到商业、农业、军事、政治、民生……在短短的十天时间里,我所批阅的宗卷以千记。

  当时的一个侍从官在后来的回忆录中写到:“……凡法普大人一日所做之事,可顶我等年余;十日之事可及终生……”这份回忆录多半被列为记录“法普大人光辉一生”的重要参考文献,在学术上拥有难以言明的价值,也是诸多“拥法派”历史学家用来抵制“倒法派”

  历史学家的利器。

  第十天,我基本已经处在恍惚之间,这个时候,我们未来的女王殿下,不知道为什么推开了我那久闭的房门。在看到蓬头土脸的我时,她留下难得的笔录:“……头发蓬乱,身上散发着难闻的异味,因为营养不良导致身体极度虚弱,需静养;精神介乎崩溃状态,需随时有人照料,恐自杀……”

  字迹十分清秀,如果是亚鲁法西尔王家院士或者历史学家得到,一定会视为瑰宝,这可是亚鲁法西尔目前唯一之血脉——米娜维亚的墨宝。在她一生中,也仅仅写下过一本记载当时流浪兵团状况的日记,和一本记载着我大部分受伤记录及身体状况的书,无一不是被奉为国宝级典藏的珍品。

  而处于事中心的我,在看见她的身影后,喊了一声:“迦兰,你回来了……”后扑倒在书桌上,失去了知觉……

  “主人……”迦兰的轻声呼唤,在一片白茫茫的幻境中犹如仙乐指引着我。

  在走了数步后,终于看见迦兰的身影,她还是穿着那一身黑色的劲装,银白的头发在雾境更显得柔亮。我踏上了几步,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带着梦呓般的声音道:“迦兰,不要离开我。”

  迦兰略带羞涩道:“主人,迦兰不会离开你的,永远不会。”然后闭上了眼睛,她的唇在这一刻显得那么鲜嫩欲滴,一抹淡红似乎在召唤着我,忍不住,我慢慢将脸靠了上去……

  “叭——”清亮的耳光声,四周的一切如同四碎的镜片般散去,在恍惚了片刻后,我才发现我握着米娜维亚的手,忙不迭甩开,我一脸涨红:“我不是故意的!”

  “大蜥蜴、大色狼!”连续又抽了我几个耳光,米娜维亚气冲冲的走出房间,将一脸愕然的我留在那里,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坐在一张整洁的病床上,四周是一片的雪白,这里应该是米娜维亚照顾病人的地方。

  病房外一脸尴尬的站着几个军官,直到米娜维亚走远后,才敢如贼般窜了进来。

  “想不到你这么大胆呀,连我们的公主都敢去吻!”玛古拉一脸的笑色,“怪不得不想娶怀顿诺尔的公主,本来还以为是迦兰,现在看来是有个更好的目标呀。”

  “别,别乱说!”我涨红了脸,但又不好意思说是梦见了迦兰,突然间,我醒悟到什么,抽着鼻子吸了几下,空气中弥漫着各种味道,但是有两个很特别,一个是米娜维亚身上的体香,带着点药水味,另一个就是带着淡淡兰花香的味道。

  “迦兰来过了!”我喝了一声,猛得跨下病床,突然间一阵眩晕涌上脑子,一个踉跄,差点扑倒在地上。亚尼连忙跨上了几步,将我搀扶住,在他的帮助下,我走到了窗台前。一个细小的脚印淡淡的留在那里,这种身手,也只有迦兰能够做到。原来她一直没有离开过我的左右,只是在暗中默默的保护着我。

  一丝暖意涌上了心头,我摸着胸口悬挂的晶坠,默念道:“用不了多久,迦兰,我会让你重新回到我的身边的。”

  “玛古拉!”回过头去,我突然对玛古拉道,“给我安排一个房间,不要让人打搅的那种。”

  “你不是吧,才刚苏醒过来,又要工作!”玛古拉一脸的惊讶。

  “不,我想好好睡一觉,快点恢复自己的体力,我的路还很长,可不能操劳死呀。”感觉到迦兰就在附近,我的心情一下开朗了很多,哈哈笑了出来。

  玛古拉在抓了抓头发后,大喜道:“我这就给你准备去,保证还给你一张又大又舒服的床!”

  夏日的阳光还是那么火辣辣的,但郁闷的心境却没有了,对着太阳,我露出了笑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