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骑士的战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战斗在塞维亚

骑士的战争 夜摩.QD 11449 2003.06.17 12:48

    

  “咚咚咚——”略带点慌乱的鼓声,盗贼军驻扎周边的部队立刻迎了上来,在如此快的时间内作出反应,连我都有点吃惊。

  几乎同时,密集的木板破碎声就从最前沿传了过来。狂战士中队裹着血雨冲进了对方好不容易才组成的阵型中。被冲散的盗贼们还没弄清楚事情的原委,长长的龙枪就已经击碎了他们所有的想法。

  开战一刻钟不到,最先应战的盗贼们就没有一个能站起来,鲜血迅速染红了护城河。

  “速!”我高喊了一声,弓箭手们纷纷抽出了长矢搭在弓弦上,第一批箭矢划破天空时,敌人的增援部队正好冲出了城门。

  惨叫声响起,盲目冲出来的盗贼甚至没有携带必要的防具,呈散落状的箭矢立时造成了惊人的伤害,如同被割的稻草一般,齐唰唰的倒下了一片尸体,对方第一波攻击迅速瓦解。

  一阵牛角的“呜呜”声,盗贼放弃了继续冲击,退回了城堡中,厚实的城门就在我们面前缓缓关上。

  我方以几乎可以忽略的损失得到了塞维亚的周边,盗贼军损失了五百余人,在外驻守的四百人更是无一倖免。

  “速,你带领弓箭队把路口封起来,其他军官召开紧急军议会。”我扫视了一下战场,发下了命令。

  当一脸兴奋的军官站在我周围时,我就地摊开了地图。

  “塞维亚这个要塞三面环山,一面是宽达十米的护称河,为了便于防守,整个要塞只有一个出口,就是我们眼前的这个,联系外界的是一座仅有两米来宽的石桥。因此在正面,敌人没有办法展开其优势兵力,只能在这狭窄的地方和我们进行争夺战。”我手划过地图,分析了现在的情况。

  “好呀,在正面作战,我们特拉维诺人不输于任何种族。”雷帝斯挥舞战斧大喊着。

  “但是,我可不相信敌人会那么笨,最有可能的攻击手段是依靠着护城河边上的矮护墙,用弓箭压制住我们,让我们不能靠近石桥,然后一举冲杀出来。只要占领了桥头,以敌人的绝对优势兵力完全可以和我们打消耗战。”我摇了摇头,点明了形势。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玛古拉一脸不解。

  “现在只能依靠速的弓箭手中队,暂时牵制对方,除了持盾步兵掩护外,其他的部队后撤休息。”我收起了地图,此时塞维亚城堡的城门缓缓的打了开来。

  全副武装的持盾步兵从城门后小心翼翼的行了出来,速的弓箭队即时发动了攻势,双方的箭矢在半空中交织,在我耳边尽是破空的呼啸之声。不时有持盾步兵倒下,很快他的空缺就被别人补了上去。

  为了减少伤亡,敌我均采取了远距离接触战,在没有控制出门口时,对方无论无何也不会将当时异常宝贵的弓箭手散出去,因此在毫无准心的互相漫射中,时间在缓慢流失。

  “呼——”亚尼在我身边打着哈欠,到后来就干脆坐在了地上,如此无聊的战斗让他浑身无力。

  “不会就这么点智慧吧!”我一阵迷惑,以对方从前所表现的战术手段,现在的战斗和拙劣有什么区别,“亚尼,通知速,准备重火弩。”一道闪光划过我的大脑,但当我喊出这句话时,城门口已经推出了巨大的木排。

  “还是上当了。”我暗叹了一句,敌人用弓箭对射迷惑我们,实际上却是去花时间制造这种让弓箭失效的木排。失去了先机,使得敌人的弓箭手有机会散向两边。

  “退后!”我高喊了一声,挽救了差点被箭雨笼罩的弓箭中队,接下来就是艰苦的桥头争夺战。

  按照着一般的设想,敌人以弓箭封锁了桥头,其漫射的范围足以让数千盗贼站立,紧接着就是推着巨大木排的人了。

  “翻石车!”我挥下了手,这种兵器是兰帝诺维亚武器商人竭力推荐的,是将大型攻城车小型化改装而来,易于组装,攻击威力大,只是射程太小,仅比弓箭大少许,因此一直没在实战中使用过,我特意带来了两具,想找个机会实验一下。

  “一、二!”玛古拉挥着手,四名壮士的战士一起用力转动绞扳,将巨大的翻手固定在扣击上,一个燃烧的火球同时被安放在铁兜中。

  “放!”一声喊叫,两个火球歪歪斜斜的飞上天空,在空中划过了难看的轨迹后落入了敌阵中。其中一个正正击在了木排上,另一个则直接落入了后面的盗贼众中。

  淒厉的惨叫,数个人型火球越入了旁近的护城河中,而其他人干脆的扔下了正在燃烧的木排,极其迅速的退回要塞去,在他们身后,更加密集的箭矢落了下来。

  这一波攻击被打退了,但是桥头阵地也没有办法再得回来,双方隔着一条护城河互相对峙着。

  “敌人恐怕要等天黑了。”我略略沉思了下,立时了然,现在对方有坚实的城堡,充足的兵力,自然不会太着急,猜想对方指挥官脑子里想的可能就是怎么减少伤亡来得到胜利。天黑之后,弓箭手的威力就大打折扣,如果在那时一鼓作气冲出来的话……

  “今天晚上是关键呀。”我叹了口气,开始布置晚上的防禦,现在我们吃亏的是没有足够的兵力来威胁敌人,围城部队居然比守城部队还来得吃力。

  对着护城河,速的弓箭手队一字排开;在正面的桥头,我将仅有的两具翻石车放置在那儿,利用其大范围的打击能力来威胁敌人的步兵冲击部队;在后面,就是步兵和枪兵们,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将由他们将敌人赶回去。

  当一切结束时,两轮明月已经歪歪斜斜的爬上天空。

  城门缓缓打开,一跃而出的居然是骑兵,盗贼的骑兵全部是轻装备,在弓箭的打击下可以说没有任何防禦,飞织的箭雨立时让他们大量出血。但是也正因为此,这些骑兵的速度异常的迅猛,如果不是窄窄的石桥,第一线的弓箭手极有可能被骑兵的洪流给掩没掉。

  “长枪队,龙枪队!”我忙喊了一声,分布在弓箭手后面的枪兵们立刻移动到前沿,高树的枪尖让战马的嘶鸣响彻整个战场。出乎我意料的是对方并没有采用骑兵突击战,其目标仅仅是那两具翻石车,无数火把划过,在我眼前立时闪耀出两团火球。

  对方牺牲一百多名骑兵,仅为了毁掉我的两具翻石车,这种魄力我不得不叹服,失去重战力的打击,光是以弓箭手的力量很难抑制住敌人的步兵。

  果然,紧接着的是大量举着盾牌的步兵,绵绵的从城门中一直延伸出来。

  “消耗战。”我摇了摇头,盗贼中可真是有一个出色的将军呀,如果能招募这样的能人到我的兵团中,何愁复国无望呢?

  “用箭雨把敌人压制下去。”玛古拉的声音高调起来,速的中队开始扔下长弓,改用射程较短而攻击速度较快的速弓,密集的拉弦声在我四周响起,在桥头那不足百米见方的地方立时成了死者的海洋,倒栽下桥去的尸体几乎漂满了整条护城河。

  “没有箭矢了!”急剧的消耗,将我们携带来的数千支箭矢用尽,我不得不抽出弯刀,“准备接触战!”

  “杀——”滚动的声浪一波波压制了过来。

  为了减低敌人弓箭手的威胁,我不得不痛苦的选择与敌人进行混战,将狂战士们直接放入敌人的步兵群中,其后则由高举盾牌的步兵为压制力量,控制敌方的作战规模。

  四周到处是人们的嘶叫声,劈开对方的盾牌,将后面的人送上天堂已经成了双方唯一的选择。

  “让我战斗!杀了那些盗贼,我要替死难的族人报仇!”在我身后是被拉走的雷帝斯的狂叫,为了援助深入敌阵的狂战士中队,我将龙枪大队全部投入,几乎是冒着被敌人和狂战士砍死的威胁才将残余的人救了下来,要不然,狂战士们就在此役除名了。

  在他们身后,堆压着数百具尸体,仅仅一刻钟,狂战士就只剩下不到一个小队的编制。

  “槽糕的战斗!”我吐了口气,踢飞了一名冲上来的盗贼,紧接着是挥舞着弯刀撞入被暂时撕开的敌阵,鲜血在我四周飞溅,当密密的持盾战士重新在我面前组成战阵时,我又飞快退了回去,如此来回。

  “玛古拉大队死伤过半,往后撤离,夏尔克大队已经接替战斗。”迦兰裹着血冲到了我的附近,告诉我这个不好的消息。

  “放火吧。”我点点头,现在已经不是追求最好时机的时候,一道烟火冲上了天空,紧接着,数道浓烟由塞维亚城中冉冉上升。

  “着火了!”混乱由盗贼军中产生,而此时我将剩余部队一口气投入了战斗中,慌乱的敌人互相挤压着撤回了城堡中,途中践踏而死的盗贼不可计数。

  顺着冲击,我带领着战士们吃掉了散布的弓箭手,当大股的敌军由城堡中杀出来时,在弓箭手的掩护下,我们撤退回了桥这边,历时约一个多时辰的战斗暂时拉下了帷幕。

  在混乱中,潜伏在城堡中的娃娃四人众安全的撤了回来,这或许是今天我唯一欣慰的事。

  到处是悲鸣,短短的一个时辰,流浪兵团失去了三成战力,狂战士中队已经不能再战,玛古拉大队一共战死八十三人,死亡人数甚至超过伤者。而敌人的损失也可以用惨烈来形容,不长的石桥上堆满了尸体,在两端破碎的盾牌,丢弃的兵器比比皆是,更重要的是,对方的弓箭手被消灭殆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对方只能在没有精确远端打击的情况下和我们作战。

  雷帝斯红着眼,远望着石桥,那儿有他四十多名族人的尸体,虽然每杀死一名狂战士就要让对方付上数十倍的代价,但是这是他们从特拉维诺出来最惨重的一次损失。

  我拍了一下他的肩,道:“雷帝斯,他们无愧于狂战士之名,我不会让他们曝尸荒野。”

  “大人,不用为他们再失去什么了,就让他们这样安息吧。”雷帝斯第一次哽咽。

  我点点头,突然从旁边取过一支火把,大步行向了桥头,迦兰第一反应的跟在了我的身后,两个人在双方上万战士的注视下立在了那儿。

  我扔出了火把,火一下席卷了我的面前,一股黑烟直冲云霄,“战士们,在火中安息吧,不论你从哪儿来,都回归上神的怀抱去吧。”

  震天的哭声同时响彻在两边的战场上,在我身后的流浪兵团士兵们纷纷跪在了地上,而对面塞维亚的城墙上则落下了无数火把,大火将交战的双方隔开,今夜将不再战……

  王历一三五三年六月二二日这一天就这样落下了帷幕,双方在焚烧了数千具尸体后重新进入了对峙阶段,盗贼军在那一天失去了一千余人外,也失去了几乎所有的粮草,被困死的阴影开始笼罩上他们的心头……

  “是梅尔基奥尔的部队。”警戒兵大声喊着,划破了清晨的宁静。

  带着萨拉斯教徒们,梅尔基奥尔的骑兵队重新回到塞维亚,虽然在战力上没有什么显着的改善,但是人数上的改变足以让对方不敢妄动,对着护城河我们开始修建等长的矮土丘,摆出了一副长期围困的架势。

  “现在城里的盗贼军大概还有三千,算上他们随身携带的口粮再加上宰杀牲口,估计可以撑半个月,半个月后敌人的战斗力就等于零了。”我分析了一下现有的情况。

  “但是我军现有的粮草也不够维持半个月。”玛古拉道。

  “那只好分一部分人去打猎了,不能让战士们饿着呀,幸好现在是春天,也不太缺动物。”

  就这样结束了这场简单的军议会,唯一得出的结论就是一个“耗”字,一直围困下去,直到对方粮绝为止。

  十天后……

  在此期间,塞维亚城中的盗贼们可谓费尽心思,光是比较大的突围战就打了不下十场,我军依托着矮土丘,由弓箭手的打击为压制,配以骑步兵的反攻击数次击退敌军。最近对方的攻击越来越无力,渐渐有停息的现象。

  “暴风雨前的宁静。”这是我和梅尔基奥尔的共同想法,越发加强了防守,那些萨拉斯教徒全部投入了制造箭矢和投掷矛的工作中。

  “大人,米拉奇回来了。”亚尼的喊声从土丘下传来,当时我正在上面观察对面的情况,听到这个消息连忙从那儿滑了下来。

  “米拉奇带了好多人来呀!”亚尼的脸红通通的,充满了兴奋之色。

  踏过堆满箭矢和投掷矛的土地,我来到了后面的营帐中,一股久违的金属质杂音立时挤进了我的耳朵。

  “亲爱的法普,幸不辱命呀,你要知道我有多少辛苦呀,为了找到商会的重要干部们,我可是跑断了腿,比方这位约翰老爷,我可是一直跑到东伯利才找到的……”

  “亚尼,好好照顾米拉奇。”我挥了一下手,小扈从立刻亲热的将那个家伙带离了这儿。

  “你们好,我是流浪兵团指挥官法普。”转身,我方才能介绍自己,同时扫视了一下在帐篷中的诸人。全部穿着塔兰维诺的服饰,一共五人,除了两个看上去像侍从的人外,三人中唯一要注意的就是在帐篷中央的那个三十岁男子。从他的身上,我感受到一股威压之气。

  “我是塔兰维诺商会当年轮值长菲而多。”率先开口的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

  “我是塔兰维诺商会议事长巴笛。”典型的商人笑容。

  “这位呢?”我望着一直不开口的男子。

  “我是谢尼.雅夫斯基.伊凡诺夫.特鲁伊维奇。”从他的口中报出了一长串名字来,现任的塔兰维诺商会会长。”

  “传奇商人特鲁伊维奇”的子孙,据传说这个家族的人天生有超常的感觉,能在事情发生前洞察先机,光是从这位塔兰维诺商会会长那深邃的眼神中也可以感觉到这一点。

  “我们已经听说了,你想从我们商会借一大笔钱,不过就我目前所观察到的情况,你们恐怕是没有能力偿还的。”巴笛开始了商人惯有的谈判手段。

  “不错,我们是还不起。”我异常干脆的回答。

  “那你凭什么借钱?商人是不会做赔本买卖的。”菲而多老练道。

  我直视着谢尼,朗声道:“我就凭你们商会会长的眼睛,我唯一能保证的是只要我们能光复亚鲁法西尔,你们将不再遇到你们现在所遇到的所有阻碍。”

  “可笑,实在可笑,你们现在都自身难保了。”巴笛哈哈笑出声来。

  我摇摇头,说下了这句话:“只要亚鲁法西尔铁骑踏过的地方,商人的路不受阻止。”

  谢尼眨了眨眼,从他那深邃的眼睛中闪过一丝异彩:“商人的路通往哪儿,亚鲁法西尔的补给就在哪儿。”

  这一天,我和塔兰维诺商人签下了这个神圣的契约,史称“亚鲁法西尔——塔兰维诺协定”

  即便是签定了互相合作的协定,塔兰维诺商人的吝啬还是很让我开了眼界,塔兰维诺商会议事长巴笛,这个四十出头的秃顶男人很自然的留在流浪兵团,以他个人说法就是:“我要让塔兰维诺投资的每一毛钱都有用处。”其管辖的范围一直到士兵们用的牙籤。

  当时在流浪兵团流传着这么一句笑话:“如果你能跳过塞维亚的城墙,输一枚金币;如果你能翻过圣山贺尔利,输一百枚金币;如果你能从巴笛手中再要一根牙籤的话,你可以拿走我所有的东西。”

  但不可否认,这个家伙的口才确实是一流,在他的说项下,兰帝诺维亚武器商人只能摇着头出售兵器,价格之便宜,只让我们明白了一件事——原来一直来我们都在受那些可恶的兰帝诺维亚人欺诈呀!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让玛古拉整日围着巴笛转,讨教着生意场上的秘方。

  就这样,有了塔兰维诺商人的支助,我们不但能得到充足的军粮,也能得到更好、更便宜的装备,而盗贼军却固守塞维亚,不再出战。

  这一日,我一如既往的在帐篷中推演着敌方可能进行的突击战,亚尼在一旁煮着不知道从哪儿搞来的补品,在这个小扈从的怀中估计塞满了那个米娜维亚医师的药方。

  一想起我们的医师,我就头痛,在营帐间早就流传了各个版本的米娜维亚小姐的爱好,每日间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故意负伤。而最近那些萨拉斯教徒更是过分,口口声声说她是“光辉女神”,有活不干,就在临时搭建的诊所门前大跳祭舞。

  “大人,十台翻石车已经安装在土丘上。”梅尔基奥尔掀开了帐幕,传来个好消息。

  “真的吗?”我扔下了推演的石子,和着梅尔基奥尔兴冲冲地跑向了土丘。

  对着塞维亚,翻石车一字排开,乌黑的车架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光,我远远的就望见玛古拉在那儿擦着车上的灰尘,细心呵护之情活像那些是他的子女。在一旁是一个兰帝诺维亚武器商,一脸愁容的和巴笛做最后的交易。

  玛古拉一望见我,就两眼放光喊着:“法普,快来看一下,一共花了我们一千六百枚金币买的宝贝。”

  我连忙爬上了土丘,仔细看了下翻石车,不得不感叹道:“有了这些,好比给了我十个中队呀。”

  言毕,我不禁望了一下城门紧锁的塞维亚,看样子敌人也不会再拖多久了,就在这两天,肯定会有大规模的突击战,到时候不知道会是怎么一副模样。

  “梅尔基奥尔,通知下去,这两天所有战士甲不离身、剑不离手,就算是睡觉也要睁着一只眼睛。”我转过头,对着土丘下的梅尔基奥尔喊道,胜败就在这两天了,不论是对我们,还是对盗贼们。

  说完这句话,我就感受到一股夹带着泥土芬芳的风轻轻拂过,远眺着来方,虽然这儿晴空万里,但是遥远的天际却浮着几朵灰色的云,这种湿暖的气流就是从那儿带过来的。

  “还有准备额外的火把,今天晚上不是个好天气。”我又喊住了离开的梅尔基奥尔,他也不自紧的眺望了一下天际,若有所思的点了下头。

  这一天,乃是王历一三五三年七月三日,在那天晚上发生了北部雪原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暴风雨,根据当时的占星师记录:“呼啸的风带来了密织的雨水,今晚没有光明。”而当时的我并不知道会在那么恶劣的气候中进行了一场流浪兵团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的战役。

  “呼呼……”风声和我焦虑的心情混杂在一起,入夜后,气候就急转而下,站在外面甚至感觉到整个人都要被吹走,更糟糕的是黄豆般大的雨点打得我全身隐隐做痛,而视线一片模糊,根本看不清百步以外的东西。

  “砰”一颗火球被翻石车弹射了出去,在雨幕中划过一道亮丽的光华重重落在了对面的地上,打了几个滚就被雨水给淹没了,仅有的光明也随之消失,靠着这一次次的发射,我们勉强能观察盗贼们的情况,但是我很清楚,现在不安正吞噬着我方每一个人的心。

  “大人,这样耗下去,等不到天亮我们的火球弹就消耗殆尽,那时敌人再发动总攻击,我军就异样被动了。”梅尔基奥尔在一旁提醒。

  我叹了口气,我何尝不知道呢?但是现在气候这么恶劣,斥候兵来回异样的困难,很难将敌人的情况第一时间通报给我们,而此时的战况失去一秒钟,失败就和你同行了。

  “停止发射,增派斥候兵,通知他们一旦遇到情况立刻点燃烟火,还有,步兵队前移,架橹盾,准备接触战。”我考虑了良久,终于下了决心。

  “是。”

  低沉的号令声,抬着巨大橹盾的步兵迅速穿插到土丘的前沿,随着沉闷的敲击声,一排高两米有余的简易木制城墙就竖了起来。弓箭手和掷矛战士纷纷躲到了橹盾后面,透过缝隙观察着黑漆漆的前方。

  沉寂。

  入耳的只有呼啸的风声,雨越下越大,几乎遮住了我们的一切视线,我站在雨中,抱着手直视着塞维亚的方向,虽然看不见,但我能感受到从那儿传来的阵阵杀意。

  “乒——”

  “乒乒——”

  岸边接二连三的绽放出烟火,几乎所有的斥候兵发出了警讯,敌人在长长的一条护城河上同时发动了进攻。

  “翻石车全开,放!”长长的土丘上响起了传令兵的响亮呼喊声,数道火光同时闪亮了起来,火球弹们在经过短暂的飞行后,齐齐落在了护城河中,数朵火花顿时亮丽的绽放开来,直到这时,我们才看清楚遍布在护城河上的是无数简易的浮桥,盗贼们半游泳、半过桥的冲杀了过来。

  火球不停的发射,在护城河上溅起阵阵浪花,每一次绽放都带走了复数计的生命,不少浮桥着火燃烧,但是盗贼军犹如疯狂一般继续冲击,不一会就进入了弓箭手的射程中。

  箭矢划破天空,这批箭矢加装了重铁箭头,虽然射程短,但是在强弓的弹射下可以轻松的贯穿盗贼军不厚的手盾,在这种鬼天气也只能使用这种价格昂贵的箭矢,普通的早就因为受过多雨水的阻涩而失去作用。

  一片哀号透过雨幕传入了我耳中,冲在最前面的盗贼们齐唰唰倒下一片,而后面的人踏着前面的尸体继续冲击。

  “掷矛队!”

  飞掷的长矛掩去了半边天际,白色的矛身在黑暗中划出一道道亮丽的弧线,一刻之间,在土丘前五十步织出了一道死亡的掷矛之林,一股浓郁的血腥之气顺着风飘入了我的鼻子之中。

  “杀——”一名盗贼侥倖躲过了如雨落下的掷矛,居然还是拼命向前冲杀了过来,如同狼嚎一般的声音刺破了我的耳朵。“噌——”一声细微的箭弦弹动,嚎叫声嘎然而止,盗贼的额头多出了一尾箭翎,他摇晃了一下,重重扑倒在土丘下。

  十五分钟,我军消耗了几乎所有的火球弹和两千余支掷矛、箭矢,盗贼的尸体黑压压的堆积在我们面前,但是,对方的步伐并没有受到任何阻止。

  “亚尼,快去通知非战斗人员立刻离开,你保护他们一起走!”我抽出了弯刀,转头大喊道。

  亚尼毅然的摇了下头,挺胸回答道:“大人,请您允许我和您共战,我不想再当事外者了。”

  我瞪了他半晌,在他稚嫩的脸庞上浮现的是坚毅之色,他已经是一名出色的骑士了,我心中暗叹,重重点了下头:“不要离开我的身边。”

  “是的,大人。”亚尼一脸兴奋,抽出了骑士剑。

  “传令兵!”我高喊了一声,就由他们来保护非战斗人员撤离吧。

  踩着同伴的尸体,第一个盗贼终于爬上了土丘,迎接他的是一杆长枪,一声闷响,那名盗贼带着一蓬血雾倒栽了回去,接触战正式开始。

  我的身边到处是粗重的呼吸声,在昏暗中我只能看见人影的晃动,场面异样的混乱,不时传来的是橹盾破碎的呻吟,似乎到处是盗贼。

  “坚守原地,靠近者格杀勿论!”我大声喊道,如果让混乱波散开来的话,我们会立刻失去土丘这个屏障,“熄灭所有火把,黑暗对我们更为有利。”

  “上神怜悯!”一些战士开始掏出了护身晶坠含在了口中,特别是那些从兰帝诺维亚出来的战士更加显得慌乱起来。

  “龙枪战士挺进!”我大喝了一声,不得不痛苦的将流浪兵团第一战力的龙枪部队投入一线战斗,在这种情况下,也只有他们能稳定军心了。

  长长的龙枪立时出现在土丘上,比上一般龙骑兵毫不逊色的破坏力顿时展现在我们面前。龙枪战士的枪比一般长枪还要长一米左右,全部由精铁所铸,光是分量就已经让一般人望之怯步,也惟有龙族人那惊人的体力才能轻松挥舞,一直以来我约束着他们的战斗,就是不想让这么精锐的战力浪费在消耗战中,可是现在这种情况……我叹了口气,真是没的选择。

  从龙枪枪身泛出的青色光华笼罩了整个土丘,紧接着的是一层血雾,当先的数百名盗贼无一倖免,一杆龙枪同时贯穿两个人的景象比比皆是。

  短暂的沉寂,后续的盗贼们因为震惊而忘了继续冲击,但也是这短暂的片刻而已,一阵群狼嚎叫般的震天喊声,潮水般的盗贼重新冲杀了上来……

  血混着雨水流淌在大地上,层层的尸体堆积在土丘下,这是开战后仅仅半个时辰的写照,在黑暗中已经没法知道我们损失了多少人,以及消灭了多少敌人,但是所有人清楚如果在这一刻倒下,就没有机会再爬起来。

  敌人冲击如同没有止尽一般,一波倒下了,又一波冲了上来,我简直怀疑对方的指挥官是不是疯了,这样纯粹的消耗,就算是打赢了这场战争,也只能算得上惨胜,这样的指挥真的是那个让我军吃够苦头的家伙想的出来的吗?

  但不可否认,如此的冲击给我们的压力是异常的大,不一会一名龙枪战士沉沉倒在了地上,他的身上至少有上百个伤口。

  “步兵队!”不得不撤下战斗减员一成的龙枪战士,步兵队成了战场上的主角。

  以方阵伫列前行,依靠着互相之间的支援,堪堪挡住了敌方的强势冲击,然后依托着后面的弓箭手和掷矛战士,在最大范围内给敌人打击,只要再支援一会,当对方的冲击有所停滞的时候,我方的骑兵队和龙枪战士就可以重新投入战场,给予敌人致命的打击。

  雨还在不停的下,整个土丘上泥泞不堪,不知道踩在谁的尸体上,我抵挡着对方那永无止尽的砍杀,手盾上传来的“乒乒”响声似乎从来没有停止过,推挡、砍杀、再推挡……机械般的重复这几个动作,堂堂的流浪兵团兵团长也只能做到这一步而已。

  在我们身后,弓箭手和掷矛战士还在做最后的努力,将残余的箭矢和掷矛尽可能快的射入敌人的阵营中,但是这种努力就如同将石子投入大海般苍白无力,敌人源源不绝的冲上了土丘,我们的战士在一步步后退,敌人的冲击一点也没有停滞的现象,失败的阴影开始浮上我的心头。

  吾主萨拉斯呀

  赐与我光辉之力

  将黑暗驱除

  奇怪的吟唱突然从我们后面响了起来,数千名萨拉斯教徒不知从哪儿搞来了各式各样的兵器,一边癫狂的唱着赞歌,一边冲了过来,当我们反应过来时,他们已经冲过了我们的阵线,与盗贼们斯杀在一起。

  呆立,没有比让狂热的教徒解救更让人吃惊的事了,在我们的眼前突然间全是白色的身影。盗贼军受到这意外的打击,不得不狼狈的退了回去,依托着护城河对岸的弓箭手,与教徒们展开了混战,攻击者与被攻击者的角色眨眼之间对换了一下。

  而此时已经是开战后一个时辰,各个部队在此时才有时间统计伤亡,夏尔克大队失去再战能力,塔特姆大队失去再战能力,玛古拉大队死伤比更是达到八成以上,即便是龙枪大队也阵亡了十人,唯有一直没有参战的骑兵中队还保持着基本编制。

  “大人——”亚尼一脸苍白,不停扫视着四周。

  我叹了口气,搂住了他的肩膀,可以清晰感受到从他身上传来的剧烈颤抖,“亚尼呀,要记住,战争永远是残酷的,英雄的事迹只能是后人的传诵,至于英雄本人,谁又知道他的想法呢?”

  年轻的扈从一脸迷茫。

  “大人!”小心的迈过尸体,梅尔基奥尔出现在我的视线中。

  “怎么样?如果现在将骑兵中队投入战场还有用处吗?”我转过头去。

  梅尔基奥尔的眼睛转向了正在与盗贼军混战的萨拉斯教徒们,拍了一下胸膛后道:“交给我吧,大人。”

  我敬了一下军礼,“祝你好运。”

  梅尔基奥尔一个回礼,用远比来时快的多的动作消失与我的视线外,片刻之后,从土丘后面响起了战马的嘶鸣,梅尔基奥尔骑兵中队加入了战场,协助着萨拉斯教徒们将盗贼军赶入了黑暗的地狱……

  当七月五日的时钟挤进命运之轮的时候,战场上的嘶鸣慢慢弱小了下来,肆虐了良久的暴风雨也渐渐停息。当两轮明月的光华重新闪耀时,我们才能看清楚周围景象。

  “修罗场。”玛古拉低声叫道。

  在塞维亚与我们之间已经看不见大地的影子,白色的、灰色的,还有就是红红的血色,到处是林立的掷矛,箭矢更如杂草一般遍布,血腥之气就是在这么大的暴风雨后还是那么浓郁,仰望着月亮,我甚至可以感觉到那儿也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淒白。

  盗贼军退回了城堡,在护城河中的浮桥还在发出火光,这场后来被称为“塞维亚修罗之夜”战争就这样落下了帷幕,盗贼军损失了其一半的战力,而流浪兵团已经没有战斗力了。

  “派出使者吧,我们没必要再这样无意义的斯杀下去了。”满地的尸体以及不绝于耳的痛苦呻吟声让我的心突然憔悴了,虽然对盗贼的理解仅止于“贪婪、凶残的败类”,但是这几天的战斗让我对这些充满了无畏精神的人有了一个新的理解。

  “大人,我们死了那么多人,更何况雷帝斯他……”梅尔基奥尔欲言又止。

  我清楚他的意思,特拉维诺人向来是“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这一次,死了那么多狂战士,以他们的性格,大凡是屠戮尽城中的所有人才罢休。

  “如果死了一个狂战士要用百倍的血来偿还的话,那么死了那么多盗贼,又要用多少条性命呢?这是战争呀!梅尔基奥尔,你原话和雷帝斯说吧,如果到那时他还不能理解,就用我的血来偿还吧。”

  “是,大人,可是盗贼军那儿的话也未必肯投降呀。”

  “只好如此试一试了,我总不能把残存的士兵扔到塞维亚的城墙下去吧。”

  我叹了口气,敌人失去理智的攻击让他们损失了足够多的战士,现在的他们也不会有什么实力了,塞维亚的战斗就这样暂时停止吧,后面是什么呢?我并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是,从现在开始,我们已经走上了不归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