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骑士的战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龙之较量

骑士的战争 夜摩.QD 8263 2003.06.17 13:12

    

  王历1354年6月21日连续几天的暴雨在这一天停歇下来,空气中透满了雨后清新的味道,夏日的阳光出奇温柔的洒在大地上,一切都让让人产生懒洋洋的感觉。我还是坐在那处小山冈上,在这个地方,能看见整个战场,而主阵的大旗就树在我身后。不过现在的我是紧盯着林海的方向,看着那一个个大雨过后留下的水坑,在阳光照射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

  “主人。”迦兰走到我的身边,轻声喊了一句。

  我回过头,向她笑了笑,在阳光下的她,苍白的肤色显出一丝红润,看上去分外美丽,在恍惚了一下后,我道:“马上就要和你的族人开战了呀。”

  “迦兰知道,主人,不过对于迦兰来说,他们已经是敌人了。”垂下头,并没有让我看见她真正的表情,真的是这样吗?杀自己族人的痛,不用尝试,我也清楚,在叹出一口气后道:“守在我身边,万不得以,不要出手。”

  “是,主人。”

  “快来了呀。”身边梅尔基奥尔的眼睛望向了更远处,突然道。在那里,无数的白鹭在天空中盘旋,发出了凄厉的鸣叫。水坑中在这个时候泛出一轮涟漪,接着又是一轮,不多久,所有的水坑都荡漾了起来。

  战争,终于来了。

  我站起身,拍拍裤子上的尘土,然后戴上头盔,用异常坚定的声音道:“降主幡,升战旗!”

  “是,大人!”言毕,梅尔基奥尔扬起了一只手,悠扬的牛角声有山冈波散到每一个角落,象征着各个部队的战旗在我身后陆续扬起。一片沙沙的脚步声在山冈脚下响起,身着黄色战服、盔甲的士兵们在军官们的号令声中小跑而出,在溅起片片尘土后,迅速布置到木栅栏前。

  这个时候,几个身着青色战甲的龙骑兵出现在林海的边缘,隔着那么远,我也能感受到他们那双红色眼睛中透出的杀气。几个龙骑兵在徘徊了片刻后,突然拍马奔回了林海,不一会,沉闷的脚步声从那里一阵阵的传了过来。

  恐怕很少有人能看见那么多的龙骑兵,青色的战甲在阳光下散发出阴冷的气息,高耸的龙枪,和不停发出咆哮的地龙,从心理上就给对手沉重的压力。

  “……六百……八百……一千……”在我身边的玛古拉用颤抖的声音数着出现龙骑兵的数目,他的脸色有点苍白,唇上还有点发青的感觉。并没有惊异他的恐惧,我伸出手,握住他的手,分担着他的颤抖。

  “玛古拉,你认为死亡可怕吗?”我突然问道。

  玛古拉转过头,道:“废……废话,谁想死呀!我还没抱够金币呢。”

  “我也不想死呀,毕竟我答应了艾丽兹,要回去看她的。”吐出了一口气,我居然还能笑出来。

  玛古拉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柔和:“艾丽兹呀,真的很久没有去看她了。”

  “那等打完这场仗,我们一起去看她吧。”感觉到玛古拉心中的恐惧略略消退,我松开了他的手,然后踏上一步,在山冈下,还有更多的士兵。举起德科斯搞出来的“扩音筒”,我大声喊道:“能站在这里的都是勇士,今天,我不会再多说鼓励的话,现在,我只要和大家说一句,多多保重,你们的妻儿还等着你们回去!”

  然后退回,对梅尔基奥尔道:“准备战斗!”

  从怀里掏出一面小旗,梅尔基奥尔向后面挥了两下,弓箭手的战旗率先落下。

  “上箭!”速抽出了短剑,第一个发出了命令,四百名弓箭手纷纷将箭搭在弓弦上,然后跪下,在栅栏前拉出了第一道黄色的防线。

  这个时候,一队龙骑兵从大部队迈出,整齐的排成一列,大约为三十人,青森的龙枪直指着我们,在扯下了护面后,发出一声怪啸,率先发起冲击。此时为上午八时,太阳还斜斜的挂在天空,夏日的暖风将龙的腥臭卷到我的面前,战争在这一刻拉开序幕。

  “火枪队!”现在可不是隐藏实力的时候,万一让这一队龙骑兵突入,再高昂的士气也会被瓦解。反正到了这个田地,谁也不会后退,就直接把自己的实力展现出来,也好让士兵们知道,龙骑兵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可怕。

  火枪的战旗落下,四十名火枪手迅速穿插到弓箭手堆里,端起早就填好弹的火枪。

  仅这瞬间,龙骑兵就已经冲过了大半的战场,直突到离木栅栏不足百米的地方。

  “放!”毅然挥手,几乎没有丝毫迟疑,在我下达命令后的片刻,“乒——”的一声巨响,仅接着一阵白烟冉冉升起。穿过白烟,是十数道细亮的光线,在飞速掠过后,直接冲进龙骑兵的队伍中,一片血雾。

  没有惨叫,最先的几匹地龙猛的扑倒在地,上面的骑士被重重甩出,如果是别的什么人,早就丧生在那高速的撞击中,但是龙骑兵还能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勉强从腰际抽出龙刀,挣扎着冲杀过来。

  “乒——”又是一排火枪,龙骑兵的身上绽放出绚丽的花朵,红色,带着浓郁的血腥气弥漫在整个战场上。最先的几个,摇晃了一下,松手掉下龙刀。

  龙刀在地上打了几个滚,青色的锋刃最后闪过一丝亮光,血洒下,蒙蔽了它们的光芒,接着,它们主人的尸体扑倒在上面。

  接连三排的火枪,当硝烟散尽的时候,战场上只有地龙的哀鸣,在火枪阵前,数十具尸体躺在那里,血渗进泥泞的土地,染红了我们的眼睛。即便是冲在最前面的龙骑兵,离栅栏仍有一步之遥,他的手还伸在那里,似乎想要抓住那栅栏,眼睛空张着,将最后的遗恨烙印在瞳人中。

  第一波,三十名龙骑兵全员阵亡,唯一留下的是一头挣扎着想爬起来的地龙,从它的嘴里发出了无助的鸣叫。一支箭飞出,直掠进它的喉咙,最后的声音被终止,战场上就只剩下死一般的寂静。

  “喝——”雷帝斯举起了战斧,突然大声嚎叫了起来,几乎同时,我军的阵营里响彻起兴奋的呼喊声,无数件兵器被举到半空,中间夹杂着对龙骑兵的轻蔑漫骂,原本的恐惧在这一刻消散了。

  “咚——”一声沉闷的击鼓,龙骑兵阵营里的大旗突然树了起来,紧接着原本还在林海中的部队纷纷冒出了身影,在我们的战线前拉出了长长的一道冲击线。在最前面的部队是身着破烂战甲的奴隶骑兵,而象征着精锐战士的青色全数布置在中央靠后的位置,锋芒直指着这里的小山冈。

  短暂的欢呼像被扯去了喉咙,突然停止下来,即便是后阵的步兵也纷纷抽出了兵器,在响亮了一阵金属摩擦音后,在我军的阵营里满是兵刃反射出来的弧光,将整个阵地照耀的白晃晃的一片。

  “长枪团上前!”敌人要总攻击了,靠那几杆火枪根本挡不住那么多的龙骑兵,当越过木栅栏后,就是长枪对骑兵的战斗。

  长枪的幡旗落下,塔特姆挺着三米长的枪走在最前面,在他身后一千名长枪兵分成三个大方阵,成倒“品”字布置到山冈脚下,最前列直接抵触到弓箭手的背部,随时准备替换先阵的部队加入战局。

  “咚咚咚——”随着渐渐急促的鼓点,龙骑兵全线压上,马蹄踏在大地上,发出“的的”的声音,应和着鼓声,敲击到我的心上。空气中弥漫出压迫的气息,在默数了十下后,战场上突然响起鬼啸一般的声音。

  “杀——”几乎同时,马蹄扬起,飞溅的泥浆遮幕了半边的天际,整个龙骑兵的阵营跳跃起来,如同汹涌翻腾的波浪急速向我们卷来。

  “放箭!”速高喊了一声,第一个射出,那支箭急掠而出,经过短暂的路程后,没进最先一名奴隶骑兵的喉咙里。一股血箭标出,那名奴隶骑兵仰天倒下,尸体刚落地,就被后续的地龙踩进泥浆中,混进了那一片粘满血色的大地。

  无数的箭矢,雨点般落进敌人的阵营中,仅仅溅起了数片血花。就像是扔进大海的石子,在激起几轮涟漪后,再也没有了踪影。在这一刻,火枪声响起。最前列的敌人纷纷栽下地龙,那瞬间就像是波涛被硬生生阻止一般,没等那些人站起来,后面的部队直接踩在他们背上,冲到矮墙前。

  “轰”的一声,作为缓冲的最后屏障,矮墙轰然倒地,火枪队在放出最后一排枪后,抢先后撤,他们已经没有时间再装一发弹药。

  “撤弓箭手,长枪团迎击!”没有半刻犹豫,我下达了命令,弓箭队的幡旗重新树起,而长枪队的幡旗在旗手的用力挥舞下翻腾出一道金黄色的波浪。乘着敌人的骑兵群还没有完全突破木栅栏一线,弓箭队潮水般退下,而后的长枪队迅速弥补了空缺。最前列蹲倒,后列半蹲,三排长枪同时突兀在栅栏的缝隙间,眨眼间就把那里变成了一道充满锋刺的围墙。

  急冲的敌人根本来不及收住脚步,最前的一排重重撞击到长枪阵上,那一刻,连木栅栏都为之摇晃了一下。一片血雾弥漫开来,沿着枪杆,血流淌而下,在枪尾上凝聚成滴,滴落在地,无声的溅音敲打到我的心口,一股苦涩的味道涌到嘴巴里。

  “呜——”鼓动了一下喉咙,我有种欲吐的感觉,一只手飞快蒙住自己的嘴巴,这个时候我不能表现出软弱。

  “大人!”一旁的梅尔基奥尔关切道。

  我挥了挥手,道:“没事,通知重装甲步兵队布阵,弓箭手和火枪手退到山腰处重新补充后立刻投入战斗。”

  “是!”梅尔基奥尔点了点头,立刻下达了命令,一阵沉闷的脚步声,由玛古拉指挥的流浪兵团最昂贵部队——新编的三百人重步兵,踩着整齐的步点,走到山腰处,然后跪下,巨大的盾牌后树出了一片长枪。

  这个时候,我回过神重新观看最前沿的战斗。

  长枪被缓缓抽回,原本被钉住的尸体颓然倒地,扑在栅栏上。长枪队没有机会再刺第二次,第二波的奴隶骑兵突然勒住地龙,从背囊中掏出一个奇型的链子来,链子的尾端是一个小小的铁球。

  “小心防御!”塔特姆大喊了一声,还没等他话音落下,奴隶骑兵已经把那个链子甩了出来。

  乌黑的一片,在击破木栅栏后,将前列长枪兵的脖子缠绕起来,铁球在转了几个圈后重击在长枪兵的额头,眨眼间倒下了一大批人,完整的长枪阵深凹进一块。最大的噩梦在这个时候降临了,奴隶骑兵散开,挺着超长龙枪的正规龙骑兵在缝隙处一跃而出,原本就已破烂的木栅栏立时发出无力的呻吟,散化为天空中飘荡的碎片,后阵长枪兵来不及做出丝毫反应,敌人的龙枪直接贯穿了他们的身体。

  站在山冈上,我只看见青色,像数道利剑般干脆切开我军的方阵,沿着青色利剑的边缘,是无数飞溅而出的热血。九时,前沿阵地失守,最先的龙骑兵已经冲到了山冈的脚下,再一步,就直接到达了我军的主阵,而我,几近****的露在龙骑兵的锋芒直击下。

  “变阵!”直到这一刻,基本上还没有跳出我的推断,我用力挥了挥手,象征鱼鳞的幡旗落下,被切割开的长枪阵在这个时候飞快调整了阵型,以分散的小队为单位,组出了一个个小的圆阵,长枪对外,像鱼鳞般分布在整个战场上。

  这是兰碧斯将军惯用的,对付骑兵阵的最好阵型,在敌人的目标直指我的时候,能够最好的保护长枪队的生命。

  果然,并没有理会长枪队,突破而出的龙骑兵直接冲上山来,地龙踩在斜坡上,虽然没有平地上那么有力快速。但是在眨眼间,还是突到山腰处的重步兵这里,在一声沉闷的撞击后,锋利的刃停顿下来。

  速扬起手,换上强弩的弓箭队纷纷瞄准了明显高耸出重步兵的龙骑兵脑袋,“放!”有力而沉着,“砰——”的一声,数百支弩箭刺破空气,在发出尖利哨音后,直没进敌人的头盔里。

  从盔沿处淌下血水,摇晃了片刻后,中箭的龙骑兵纷纷摔下地龙,翻滚下山去。紧接着,就是看见一道红光。龙骑兵的龙刀,可以斩断任何东西,连着盔甲,数个重步兵就像是纸糊一般断成两截,血喷涌而出,将周围的士兵涂上一层红色。

  跳下地龙的几个龙骑兵挥舞着龙刀,硬生生把重步兵的防线给切开,浑身浴血的冲出,手脚并用向我这里疾奔而来。

  “开枪!”

  “乒——”一阵白烟后,就看见那几名龙骑兵摇晃了一下,扑倒在地。其中之一勉强用龙刀支起身子,血就像瀑布一样从他身上的伤口流下,在费力挪上几步后,他嘶喝了一声,似乎是用劲全身的力量举起龙刀,然后,沉沉倒地,身下的青草慢慢浸没在一片红色中。

  主阵在开战后两个小时,不得不向更高的地方移动,在我身后,切拉维佐的八百人近卫队飞速填补后撤的空隙。在和举着盾牌列队前行的近卫兵错身的瞬间,我看见了亚尼一身小队长的战甲,年轻的脸上满是激昂。

  “这么快就撤到这里了呀。”德科斯捧着茶杯蹲在山顶,在他周围,树起简易的木牌,仆兵队的士兵每三人握着一杆六米长的刺枪布置在后面,这里是最后的防御线,如果突破这里,那我只能把头颅送给龙骑兵了。

  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我苦笑了一下,然后转身关注下面的战局。

  白色的烟飘荡在半山腰上,不时有突破重步兵阵的龙骑兵滚落下山,再下面,长枪队的阵营缩水了一半,勉强充当着阻拦后续部队的角色,越过他们的龙骑兵一波一波的涌上山来。再这么下去,离全线崩溃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骑兵队准备!”我扬起了手,梅尔基奥尔同时向后面挥了挥旗子,骑兵的幡旗斜出了旗阵。

  黄色的战甲,两百名骑兵陆续出现在山梁上,为了对付地龙的威慑,所有的战马都蒙上了眼睛,装上了嘴套。在黄色骑兵的前列,是一名穿着黑色战甲的骑士,手中握着一杆通体乌黑的长枪,就连他胯下的战马也是黑的。

  “呵呵,雅修终于穿上这套盔甲了呀,翔天之鹰也沉寂的太久了,是时候露露脸。”站起身来,德科斯一脸的得意,在他自满的片刻,重步兵队崩溃,远远望去,残余的士兵挪着笨重的身体向两边散去。受其波及,后面的弓箭队、火枪队也开始散开。

  “出击!”手挥下,十时十五分,骑兵的幡旗落下。

  高举起长枪,在头顶上挥舞了一下,然后直指向龙骑兵,雅修第一个冲出了战阵,紧接着黄色如奔泻的洪流般卷下山去。一片金属碰撞的闷响,我就看见数个龙骑兵就像是被洪水卷起的枯木,打了几个转后,淹没在黄色中。

  黄色一直翻腾到山脚,在掠过同样黄色的长枪阵后,与青色交汇在一起,密集的碰撞声就同爆裂的豆子一般响个不停。这个时候,我挥下了手,发出了全线出击的命令,所有的幡旗同时落下,暗布在山上的部队在发了一声惊天的嗥叫后,飞速冲下山去,半空中飞掠出无数的箭矢,在划过一道长长的曲线后,直接落到龙骑兵的后阵去。

  混战开始。

  我抽出弯刀,刀锋在阳光下闪出一道弧光,映亮了我的眼睛,就欲冲下山去,和同伴们共同厮杀,一旁的德科斯飞速伸出手来,抓住我的袖子道:“又想去疯了,对方是龙骑兵,不是杂兵,万一撞上了一个,你的小命还有吗!”

  “可是……”我望了一下山脚,脸上满是怎么能让同伴们去战斗的表情,德科斯叹了一口气,塞给我一支火统,“那拿着这个,再怎么说,它的威力也比你的战斗能力靠的住,要是撞上一个龙骑兵,还可以靠它保住性命。”

  我接过了火统,点头表示感谢,然后高举起手来,还没等我发话,“嘟嘟嘟——”龙骑兵的后阵就响起了凄厉的号角声,原本还在拼力冲杀的敌人突然被抽去了勇气,根本没有管躺在地上的伤者,飞速撤了回去,不时有人跌下地龙,整个场面混乱不堪。

  我转过头去,不解的看了一眼德科斯,这种冲锋就把敌人给打垮了?对方是龙骑兵呀,可不是豆腐兵。

  “大人,要继续追击吗?”梅尔基奥尔在一旁沉声道。

  我摇了摇头,没必要让战士的鲜血再耗费下去,梅尔基奥尔会意点头,然后向后挥了挥手,息兵的号角同时响起,只看见远处的士兵脱力般纷纷坐下,唯一站着的几个人也有如孤魂夜鬼般游荡在战场上,不时翻着地上的尸体,低声的抽泣从他们那里传了过来。

  我摘下头盔,慢慢走下山冈,沿途到处是尸体,青色、黄色和血色混杂在一起,幸存的人似乎没有力气去搬动在身边的尸体,只是呆呆的坐在那里,双眼望着天空。

  “玛古拉、速、塔特姆……”喊着他们的名字,我一步步走下。

  玛古拉在半山腰处脱着笨重的战甲,一边在嘀咕着:“这种东西还花那么多的金子,连一刀都档不了。”

  速就在一旁,从尸体上拔出箭矢装回箭囊,而更远处的塔特姆抱着部下的尸体无声抽泣着……但是更多的人没有他们幸运,在清点完战死者后,让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千人的长枪团,光是当场阵亡者就超过六百人,重步兵队战斗减员八成,就连最后加入战场的骑兵队在龙骑兵的凶悍抵抗中,也战死了四十五人。加上各个部队的损失,在短短的三个小时内,九百五十四人永远看不见今天晚上的月亮,而几乎相当数目的伤者,或许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兰帝诺维亚的土地上留下龙的哭泣流浪的人呀用鲜血涂红自己的盔甲黄色、青色在那瞬间归于耀眼的红捷艮****的子孙们在天雷的号鸣中失去了光辉这是唯一一首还流传着的描写兰帝诺维亚当时战斗的诗,不清楚那个吟游诗人是怎么看到这场战争的,不过多少也能让人了解到战斗的残酷。

  我抓起了战场上的一块土,原本的褐色现在看来,有一层淡淡的红,在长叹了一口气后,我碾碎了这块泥土,细粒沿着手掌的缝隙落倒地上,沙沙的轻响如同地狱的丧钟敲击着我的心灵。

  德科斯慢慢走到我的身边,脸上再也没有以前的那种诡笑,在扫视了四周后,也叹出了一口气:“战争就是这样呀。”

  “为了结束战争必须战争,真是讽刺的结果。”我摇了摇头。

  “可惜现在还远远不是终结呀。”德科斯望向龙骑兵消失的方向,突然道。

  我很清楚他话里的意思,这一战,离车虽然损失了至少六百人,但是他还有足够的实力发动新的冲击,现在看来,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或许今天晚上,就是一个血腥的夜晚。只是让我不理解的是,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他会选择退兵。

  “刹帝利呢?”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发现第一龙将根本没有出现在这个关系到捷艮****未来走向的战场上,更让人奇妙的是,就连十三长老都没有露过面。

  “他们呀,或许在其他什么地方完成自己的使命吧。”德科斯意味深长般的说了一句,眼睛中蒙上了一片朦胧,我看了他一眼,不再多说话,两个人呆立在战场的中央,远望着天际,一时无语。

  整个下午,龙骑兵没有发动攻击,从前线斥候的消息来看,他们也在休整,当天的战斗在精神上对他们的打击并不亚于我们,毕竟这是第一次,龙骑兵和他们对手伤亡数在一个数量级上。

  乘着这个空隙,我们将原本破烂的栅栏重新修补了一下,并在前面布上了刺马。夜晚的战斗并不比白天,弓箭手和火枪手的威力大打折扣不说,而且现在的部队战斗减员如此厉害,根本就组织不起像样的防御线,很难阻止对方的再次冲击。虽然刺马的作用在实战中也不过起着安慰的效果,但是现在,我们的战士正需要这个。

  接下来的,就是慰灵仪式。

  围着巨大的尸坑,所有人摘下了帽盔,我们没有时间为每一个战士树起坟头,在割下他们身上的标志物后,将所有的尸体葬到了这里,其中也包括了敌人的尸体。

  “战士呀,安息吧!”我洒下了第一把泥土,红褐色,在夕阳的辉映下闪出绮丽光彩后慢慢飘落,覆盖在一张年轻的脸上。更多的泥土在铁锹的翻腾中落下,将战死者的尸体拉进了大地母亲的怀抱,在这一刻,我突然感到他们的脸上带着一丝安详,以后一切的战乱终于和他们没有一点关系。

  “大人,要树什么墓碑。”梅尔基奥尔突然问了一句。

  我看了他一眼后,用平淡的口气回答道:“写上……长眠的战士,就这个。”

  “是,大人。”梅尔基奥尔点了一下头,不再言语,他的脸永远保持着那种冷静,再多的尸体也不能让他有伤感的表情。

  “还有,传令下去,各部队轮流休息,今天晚上,敌人还有可能进攻。如果有不想战斗的,就让他们走吧。”多少带上了一点感伤,我在沉默了片刻后,接着下达了这个命令。

  梅尔基奥尔看了我半天,勉强点下了头。

  “不留预备队吗?”德科斯如幽灵般冒出,“要知道晚上开战,很难让所有人保持清醒的。”

  我略略思考了一下,然后对梅尔基奥尔道:“让雷帝斯和法尔切妮带上足够的人到后山去睡觉,听传令的烟火为号,没有命令,不得出击。”

  “是。”

  在交代完一切后,我望向了天空,太阳渐渐西沉,天际边是一片片的晚霞,火红的如同燃烧起来一般。夕阳辉映下的大地一片血色,即便是远处的林海,看上去也和血染过一样,一切都预示着,接下来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战争。

  王历1364年6月21日的夜晚,将是一个不眠之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