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骑士的战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丹鲁的天空

骑士的战争 夜摩.QD 7679 2003.06.17 13:17

    

  王历一三五四年十月三日

  雨早已经停息,秋天也突然降临了大地,闷热的气流似乎被雨水带到遥远的地方去,卷过我们身边的是那一阵阵的微寒。

  坐在丹鲁最高的城楼上,我一个人仰望着苍穹,一颗流星闪耀着划过天际,“嘶”的一声没进远处那无尽的黑暗中。

  “没有许愿吗?”德科斯就像鬼魂一般走到了我的身后,轻轻说了一句。

  “许愿……对于我们来说没有多大意义吧,谁知道明天会怎么样。”我低叹了一句,夏亚将军死了,兰碧斯将军死了,夏尔克死了,现在连瓦伦西尔将军也死在我的刀下,还有其他的名字,现在都代表着天上一颗颗星星了吧!

  “上神最近也很辛苦呀,每天都要接待那么多不速之客,真不知道上面的生活是什么样子,如果还行的话,我都不想在这个世界待着了。”

  德科斯说着丧气的话,当我回过头去,只看见他脸上挂着那种狐狸式的笑容。

  “军师,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再清楚不过这只老狐狸,每次想说事情的时候,老是喜欢大讲一些隐晦的故事。

  德科斯走上了一步,坐在我身边,将脚耷拉出城墙,然后抬头望上了天空:“不知道瓦伦西尔的星星是哪颗,应该是东北那颗最明亮的吧!”

  我沉默着,静等着他的下言。

  “这个老将军也真是个标准的骑士了,够忠诚。现在可好了,他死了,既对得起效忠的亚鲁法西尔正统王室,也让丹鲁的守军们体面下了台,更让你这个白痴成了天命所归的真正救世主,一石数鸟呀!这个家伙,真是有不输给盗贼的奸猾,死都死的那么漂亮。”

  我的心抽搐了一下,瓦伦西尔将军其实是故意死在我手上的,这个念头虽然闪过,但是我不想面对,我不想让将军成为一个放弃生命的怯懦者:“瓦伦西尔将军是我见过最伟大的战士,他只是光荣的战死在沙场上,其他没有别的什么了。”

  “知道了,知道了,其实创造一个忠诚的形象对战士们也是个正面的引导,对于我们来说并没什么坏处。”摸着胡子,德科斯笑咪咪的道。

  我叹了一口气,道:“德科斯,我真的很累呀,兰碧斯将军用他的死保全了我,我需要报答……瓦伦西尔将军用他的死,给了我更坚实的基础,我更需要报答。但是,我究竟该怎么做,才能把肩上的重担给卸下来呢?有时候,我真的想放弃,不论是我们,还是敌人,都有太多的牺牲了……”

  德科斯的脸上浮现出难得一见的凝重,在看了我一眼后,叹了一口气:“法普,你可以选择退出,不过这付担子还是要有人背,有可能是我,也有可能是亚尼。战死的人不能复活了,但至少让他们死的有点意义,我可不想在死后,被那么多人指着鼻子骂。”

  看了德科斯半晌,一股奇妙的感觉涌上了心头,不自禁的,我笑出声来:“我是很想扔给你,但是很怕压扁你这付老骨头,责骂我的人已经够多了,但是如果你的毒舌也吐向我的话,我恐怕下辈子都不得安生。”

  德科斯的脸上绽开了笑容:“这样才对,要不然,让士兵们知道自己所托付的对象那么懦弱,他们的眼泪会把特拉维诺都给淹没的。”

  收回了脚,我站起身来,然后指着流星消失的地方:“现在许愿应该还来得及吧!”

  “去吧,现在流星还在地上打滚呢!”

  将双手合在嘴前,我大声吼道:“和平--幸福--以及自由--”

  “真是贪心的家伙。”德科斯默念着,然后一丝晶莹悬挂在他的眼角。

  “德科斯,过两天,我们让丹鲁的天空绽放烟花吧!”驱赶了心里一切的阴影,我清楚自己该去做什么,指了指上面,我露出笑容。

  德科斯擦了一下眼角,同样笑了起来:“是呀,我们的公主也屈住在北方太久了,是时候让所有人知道,正义是在我们这一方的。”

  “哈哈,正义呀,真是廉价的口号。不过德科斯,有可能我们要背负更多的骂名,说不定,我马上就能成为毁灭三个国家的恶魔了。”

  “对于我来说,天使也好,恶魔也好,至少到现在,我找不到比你更有趣的白痴了。一脚快跨进棺材喽,要在最后的日子,让自己快乐一点。”

  “哈哈,哈哈哈……”大笑着,我大步走向阶梯,在临近的时候,转过头:“军师呀,当时花那么点粮草就把你换出来,真是我平生最赚的一笔生意了。”

  德科斯跪坐在那里,将双手放在膝盖上,然后含笑着低下了头:“很高兴在我有生之年,遇上你这个白痴。”

  秋风裹着清凉的气息卷过,这一刻,天上的星星也明亮了很多……

  ※※※

  秋收似乎牵制了太多的战事,在进入十月以后,各地迎来了难得的安宁。趁着这个机会,一方面修缮丹鲁城,并把北方的难民移到这里来。

  另一方面,则派遣曼陀罗和雅修率领骑兵队,打击特拉维诺草原上游窜的小股贵族军。

  一切进行的很顺利,当所有的将领都估算着如何对盘踞东边的贵族军残余发动总攻击的时候,北方传来一个不好的消息。

  “这是什么……”握着手上这一把略带乌黑的稻草,我盯着北方来的使者。

  使者缩了缩脑袋,不安的双手在衣襟上擦了一下后,吞吞吐吐地道:“这是麦子。”

  “麦子,不应该是金黄色的吗?这是一束烂稻草呀!”将手上的东西甩在地上,按着额头,我坐回位子。

  “大人,这是鲁素大人叫我带过来的,他说,过两天,他将亲自过来一趟。还有,捷艮****主事的刹尔利长老将一同前来。”使者低下了头,接着道。

  原本想著有那么多士兵帮助抢收,问题不应该太大,现在看来,是我想的太天真了,人怎么也没办法和上天对抗。

  可是看着那腐烂的没办法辨认的麦子,我似乎看见了饿孚遍野的惨状,一滴汗珠挂下了额头。

  “下去吧……”我无力的挥了挥手,使者躬了躬身,碎步退下。

  德科斯缓步踏了进来,弯腰拾起了那束麦子,在仔细看了看后摇头道:“北方的麦子现在都成这个德行了呀!”

  “这个只是物信,等鲁素大哥到了,我们恐怕就要为接下来的饥荒做准备了。”我摇了摇头。

  “饥荒呀,其实从两年前就把种子种下了,现在不过是收获并不甜美的果实而已。”德科斯将腐烂的麦子捏成一团,然后塞进了口袋。

  从王历一三五二年爆发战乱以后,牵涉进的数个国家早就无心农事,一直以来没有爆发大的饥荒,多半亏了以前库存的粮食以及去年的丰收,但是今年……秋日的雨水比我想像的更有危害性,从那束烂麦子上,鲁素大哥已经清楚告诉我一个信息--歉收。

  对于精算着每一粒粮食的捷艮****和兰帝诺维亚来说,这无疑是宣判了******的发生。

  “如果我们不是战死在沙场上,而是饿死在这丹鲁城里,那就是大笑话了。”我长叹了一口气。

  “等吧,或许鲁素带来的并不是太糟糕的消息。”

  “但愿吧……”

  窗外的乌云压的更低,不一会,稀稀拉拉的下起小雨来。今年的秋天呀,真是忧愁的日子,在感叹了这一声后,我站起身来,走到门口,望着遥远的天际,静等着北方的人。

  ※※※

  十月十一日,兰帝诺维亚和捷艮****方面的主事者秘密进入了丹鲁……

  昏暗的灯火摇晃着,将房间里数人的影子任意扭曲,坐着的人都没有理会这个,只是将目光死盯着圆桌上的一份卷宗。

  “……连日阴雨,就算是抢收下来的粮食也大部分霉烂。唯一运气的是还有几个晴朗天,但是也仅仅保下了六十万石粮食,加上原来的库存,只够我们支持四个月。过了这个期限,大批大批的人就会饿死!”鲁素抽动了一下脸部,不情愿的说出这个事实。

  “必须隐瞒这个事实,现在的捷艮****并不稳定,如果这种消息传出去,恐怕就是一场大灾难了。”刹尔利长老低声道,然后轻咳了两声。

  “我已经命令粮仓的人白天运进粮食,晚上秘密运出,给大家一个假象。但是到了时候,终究隐瞒不了,万一领地里发生什么骚乱,我们很难收拾。”鲁素的眉毛深深皱在一起,一只手不自禁的抓着头发。

  “其他国家呢,我们有没有可能去收购粮食,只要能买到,不要在乎钱。”我转过头,望着德科斯。

  德科斯摇了摇头:“没可能,我早就派了人去办此事,但是各国今年的收成都十分惨淡,必须靠库存勉强维生。就算出一千金,一万金,也买不到呀!”

  在一片沉寂后,梅尔基奥尔道:“如果有可能,我们不应该再接纳更多的难民,而且,开春以前的攻势有必要停止。现在,占领更多的土地,就意味着更多的人口,受到牵累,我方饿死的人就远远不止几千这个数字。”

  “是呀,梅尔的话不错,如果背负上饿死太多人的恶名,我们也就不用混下去了。最好呢,把这个恶名转给我们的对手。”德科斯点了点头,做出赞同梅尔基奥尔的表情。

  敲打着桌子片刻后,我扫视了一下四周:“难道为了少死几个人,就拒绝那些渴望活下去的人,真没有其他办法了?”

  在座的几个人齐齐摇了摇头。

  鲁素犹豫了一下,然后道:“最理想的估算,因为饥荒而产生的难民也将有一百万,就算里面只有十分之一涌进这里,我们的粮食也坚持不了几个月。到时候,不是少死几个人的问题,而是让捷艮****和兰帝诺维亚的人全数陪葬的问题呀!”

  “是呀,而且离我们最近的亚鲁和艾尔受战乱影响,今年哪里还有什么收成,一百万人里至少有八十万是这两个国家的,那就是说,要是我们仁慈一点,一个月里,我们的领民数可以翻上两个跟头。梅尔呀,你算算,我们能撑几天。”德科斯笑着道。

  被点名的梅尔基奥尔做出认真思考的样子,然后沉声道:“一个月,只能支持一个月。”

  房间里的灯火更加昏暗,列座几个人的面孔都模糊起来。

  一声轻轻的叹息滑落嘴角,我抱起双手望向了屋顶。这个真是苦难的选择,为了保护领地里的十几万人,我们就要硬着心肠拒绝更多的难民;但是接纳难民,那是把更多的领民往死地里推……死亡的数字摆在面前,现在不过是伸手选一个而已,如此的残酷,足够让我感受到个人的无力。

  “自己做主意哦,有时候选择很痛苦。”德科斯捧起了茶杯,轻吹掉上面浮起的水汽。

  ※※※

  “那就够了,在那之前,我们只是做准备。军师,买粮食的事就有劳你了;还有就是保持领地里的稳定,就拜托鲁素大哥和刹尔利长老了。”

  “知道了。”

  在回应了这句话后,德科斯突然笑了起来:“你们看,我们的指挥官是不是成熟了很多呀!”

  刹尔利摸着胡子道:“不错,不错,比前些日子长进多了。”

  “有为帅者的气息了,法普兄弟,你快脱出将军的局限了。”鲁素眯着眼睛,一脸的光彩。

  “那是,他可是对着流星说出伟大愿望的人,上神的关照已经产生效果喽。”德科斯笑的更开心了。

  抓着头发,我只感觉到脸上有点发红,在抓了抓头发后,我对德科斯道:“军师,不要取笑我了。现在最主要的是公主殿下的登基大典,我说过,要在丹鲁的上空放漂亮的烟花。”

  德科斯点了点头:“不错,这样还可以稳定民心,说不定还能降伏那些顽固抵抗的贵族,这事应该急着办。”

  “不过在主持大典的事上,我可是连骑士称号都没的平民,要弄的正式点,最好有个合适的人选。”

  “合适的人选吗……有了,那个绣着麋鹿家徽的降伏者,叫什么来着。”

  “普雷斯顿.德.奥维尔公爵。”梅尔基奥尔道。

  “对,就那个普雷,让他主持公主的登基礼,一定会感动的哭出来吧!而且身分上也合适,怎么说也是个公爵。”德科斯轻点着头,笑了起来。

  “嗯,确实想不出其他什么好的人选了,到最后,却要向旧贵族的礼仪低头,还真是丧气呀!”我摇了摇头,王国的正统现在由我扛起来,可不要到最后,成为第二个夏拉代议官呀!

  “没办法,这个表面工夫一定要做,到底可以少死很多人。”

  “是呀,少死好多人呀!”我把头转到了窗外,两轮明月颤颤的挂在半空,将柔和的光芒洒进这昏暗的屋子里,如雪般洁白……

  普雷斯顿虽然投降了流浪兵团,但是并没有被当作阶下囚来看待,对于这位稀有的贵族骑士,我们还是给予相应的待遇。

  他依然居住在原来的居所,只是身边的侍卫换成流浪兵团的战士而已。

  为表尊敬,我并没有召见他,而是直接带着德科斯上门探访,可能是出于惊讶,普雷斯顿公爵很快做出了回应,在正厅里甚为正式的面见了我们。

  “让在下当主持大典的司仪?让在下这个阶下囚?”普雷斯顿眨着眼,然后直视我的眼睛,似乎想从那里得到什么答案。

  “是呀,想来想去,要把事情搞正式点,非你出马不可。”德科斯笑着在旁边道。

  “如果是贵官想登上王国高位的话,恕在下不能答允。虽然在下已经投降贵军,但是这只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流血,并不意味着在下将连灵魂一起出卖给贵军。”

  普雷斯顿开口在下,闭口贵军,文绉绉的腔调听得我一阵发麻,在揉了揉耳朵后,我连忙道:“我可没那个意思,真正要登基的是米娜维亚公主殿下。”

  “公主殿下……原来在艾尔法西尔绑架殿下的就是你们!”普雷斯顿露出惊讶的神情,忍不住大声喝道,上身微微立了起来。

  “我们可没有绑架公主,是拯救,为了避免亚鲁法西尔被艾尔法西尔吞并。我们可不想丹鲁依斯的噩梦再发生一次。”

  虽然没有特拉维诺人的姓氏,但是从普雷斯顿的模样上,一看就知道有特拉维诺血统,“丹鲁依斯吞并事件”他肯定有所耳闻。

  果然,普雷斯顿的脸上在划过一丝惊诧后,点了点头:“不错,艾尔法西尔人确实有可能那么干,请恕在下失礼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在下愿意效劳,而且在下也会动用一切关系通告尚在正统军的同事,抛弃成见共襄盛举,光复亚鲁法西尔之正统。”

  “那就有劳公爵阁下了。”向普雷斯顿点头示意后,我转过头,对着德科斯笑了一下,一切顺利,德科斯摸着胡子,露出狐狸般的笑容……

  丹鲁的大街很寂静,除了我们碎步前行的声音外,就只有一两声犬吠,月色柔和的洒在青石板上,反射出幽幽的光芒。

  “王国正统还真是有大卖点!”望着天上的月亮,德科斯突然停下了脚步道。

  我微愕了一下,歪着头,静等着这个老狐狸的下一句话,德科斯清了清嗓子继续道:“血统的力量在百姓眼里也很重要吧,就算是德拉科普也必须套上王亲的外壳,才有机会当一个窃国者。”

  “军师,你的意思是……”模糊着把握着老狐狸的思想,我试探的问着。

  德科斯笑了出来:“只可惜你太白痴了,聪明点的,早把那个米娜什么的娶回家,当上亲王,然后名正言顺的掌握整个亚鲁法西尔。那时候,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就没必要担负太多的顾虑了。”

  我笑了笑,然后摇摇头:“让闪人的血流淌在高贵的亚鲁法西尔王室血脉中,想想都会让那些贵族发疯的。更何况,我已经是那种死后只能下地狱的人,更没必要污垢王室了,我可不想当第二个德拉科普。”

  “其实,那个德拉科普,说不定也怀着很伟大的正义哦。”冷不防,德科斯冒出了这么句话。

  我楞了一下,德科斯的话还真难以让人苟同,但是……驱散心中的疑惑,我前行了两步,然后转过身:“军师,不管那个德拉科普有天大的理由,他对于我来说只是敌人。他的正义等他胜利后再去说给百姓听吧,至少我是听不见了。”

  “真是犀利的见解,想不到你也有开窍的一天。”德科斯哈哈笑了起来。

  “我说了什么吗?”

  “……你这个家伙,还真不是普通的白痴……”

  “是吗?”我抓了抓头,望着德科斯,然后是一阵沉寂,月光照在德科斯的脸上,这才看清楚他脸上的皱纹又多了几条,战斗的岁月还真是催人老呀!

  摸了摸自己的脸,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德科斯回答道:“是呀,不过白痴得让人喜欢而已。”然后丢下了一串的笑声,划破宁静的夜蹿上了九重天,回应他的笑声,我也禁不住笑了出来。

  两个人互相搭着肩膀,在近卫诧异的眼光中大步跨出,留下了身后被月光拉长的影子……

  ※※※

  “为什么兵团的帐目上永远是赤字呢?”这个是玛古拉的名言,通过北方贸易盈余的百万枚金币,购买粮草的款项超过九十万,米娜维亚公主的登基典礼也耗费惊人,到一切准备完毕的十一月十七日,兵团能够动用的资金仅仅剩六十枚金币,而接下来需要支付的款项却超过了六万,主管财务的巴笛这天总是拉长了脸。

  “不过,丹鲁的布置还真是没话说。”

  为了显示这次登基大典的正式,普雷斯顿花费了大量的精力,想不到这个瘦小的贵族不但守城能力一流,在操办这种事上也有不逊于鲁素的能力。

  主要的大街两旁粉刷一新,并悬挂上了象征吉利的红灯笼,而大街上的青石板也如同全数换过一般,在阳光的直射下闪闪发亮。

  为了显示新政权的权威,召集为当日仪仗的包括龙骑兵在内总计两千四百人,光是购买全新盔甲一项上的花费就将近七万枚金币。

  其他如女王的御辇、登基大厅的装潢更是极尽奢华,以至于让我产生万一发生饥荒,怎么去面对百姓愤怒的忧虑!

  不过有一点必须承认,在普雷斯顿的刻意安排下,十一月的最后几天,全大陆的战事停歇下来,几乎所有人的眼珠都被吸引到丹鲁,这个特拉维诺的圣城。

  “法普这个家伙,他以为他是谁呀!居然举办这种大典,他不过是个卑贱的闪民而已!”

  “普雷斯顿这个没廉耻的家伙,居然跟着贱民一起胡来,真是丢尽我们贵族的脸。”

  “想不到流浪军实力那么大,那么我们的立场……”

  “如果真是公主殿下,我们有必要重新认识自己的道路,我们要走在真正的正统之路上!”

  ……

  各式各样的喧哗从圣陆的每个角落窜到了丹鲁城,我的耳朵里,其间夹带着无数的咒骂和献媚。

  在一部分人坚决抵制的同时,另一部分则开始了倾斜的动作,一个月来,表示愿意归顺,听从流浪兵团指挥的贵族超过百人,在他们的手中,捏着数千人的兵力。

  “流浪兵团真是个暴发户呀!”这是当时的感叹,几乎是一夜之间把兵力提升到一个让人惊恐的数字,降伏的贵族军、特拉维诺的义勇兵、艾尔法西尔的流亡战士,加上本队,总数超过两万人。

  光是从数字上看,已经是能够与德拉科普叛军相抗衡的力量,但是内部粮草的供应与各部队相互之间的不信任,这只不过是把一个小而精干的流浪兵团,扩充成一个大而杂乱的亚鲁法西尔解放军而已。

  “全部是问题,说不定流浪兵团会因为此而被毁灭。”这是德科斯一针见血的见解,带着这丝无奈,我踏进十八日,这个史称“丹鲁正统登基典”的日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