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骑士的战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冬日

骑士的战争 夜摩.QD 7757 2003.06.17 13:18

    

  王历一三五四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西维亚的战况陆续有所回报,得到援军已经出发的消息后,西维亚守军士气大振,连续抵挡住法兰军十数次围攻,双方死伤都十分惨重,听说凡登斯特又有两个侄子战死在城头。

  先头雅修的部队已经袭击了敌人的驻地,而曼陀罗的部队则绕到了后面袭击对方的粮草队,法兰军似乎已经无心恋战,开始撤出对西维亚的围困。

  按照局势,已经无需再继续进军,一面命令部队原地扎营,一面则派出了使者前往西维亚进行通报。

  “十分感谢贵军的援助。”凡登斯特的儿子再一次出现在我的面前,穿著有点破损的盔甲,一脸的感激。

  “西维亚方面的伤亡情况如何?”

  “战死了一百六十二人,其他多数负伤,不过蒙大人及时救援,莱尔家算是保下来了。”克斯汀回答道。

  “辛苦了,你先下去休息吧!”

  克斯汀恭敬的低下头,然后缓步退下。

  帐子中只剩下兵团的军官们,静等着我下达下一个命令,我扫视过所有人后,慢慢道:“最近的天气越来越寒冷,北方已经开始下雪,不过有一个好消息是,我们的粮草已经到了塔兰维诺,总计一百万石。”

  “哦,真多呀……”军官们发出了一声惊叹,一百万这个数字,足够供给我们以后的需要。

  “我已经通会在迷途森林里的甘达尔族,由他们组织运送这批粮草。由于数额太过巨大,不可能偷偷运过法兰一线,所以我们需要顺势将法兰围困起来。”

  这件事早几个星期就可以处理,但是玛古拉他们的死……我的心抽动了一下,世间的事情不可能总是如我的盘算,不过现在来做,还算不上太晚。

  “北方的雪很快就会飘到这里的,要把握时间,不过好在贵族军的士气应该已经跌到谷地里,想来也不会冲动的和我们会战吧!”德科斯道。

  “不错,此次作战的目的只是控制住法兰的敌人,不让他们在我们搬粮草的时候为难我们,我不想做无意义的战斗。到了明年,法兰军也应该被饥荒给打倒了,对于必败的敌人,我们不需要流血。”我挥了挥手,大声喊道。

  “是!”

  “传令给前面的雅修、曼陀罗,尾追敌人,不要和他们正面交锋,但也不要让他们舒服的回法兰去。让对方保持在紧张的心情中,对我们很有好处;此外,军师,麻烦你派遣间谍混进贵族军去,告诉他们的士兵,不要再做无意义的战斗,如果肯放弃与我军为敌的话,我将保证他们的家人和田地的安全。”

  “放心吧,我还会叫人盖上圣女王的大印。”德科斯摸着胡子,笑了起来。

  “可是这样,不是放过那些垃圾了吗?”雷帝斯露出不满的神情,大叫着站了起来。

  我笑了笑:“我要招降的可是他们的士兵,至于那些躲在后面的贵族,我没有兴趣花钱去养他们。”

  雷帝斯还是一脸的不解,但是在歪着头想了一会后,还是闷声坐下。

  “此次战斗,为不流血之战斗,希望各位控制自己的部队,不要做莽撞的行动,法兰不是我们的目标,我们的目标是安全的活到下一次收获季。”站起身,我挥手大声道,结束了这次短暂的议会……

  “迦兰,你能出来一下吗?”孤坐在空荡荡的军帐中,我叹了口气。

  “主人,有什么事吗?”不知道什么时候,迦兰已经出现在我的身边。

  “陪我出去走走吧!”不知道为什么,在军帐中只能让我感受到一阵气闷,在看着低头默立的迦兰半晌后,我突然道。

  迦兰柔顺的点了点头。

  此时为晌午时分,太阳懒洋洋的挂在头顶,比起这几天乌云压顶的郁闷,今天可以说是难得的好天气。

  “想不到这么快就回到这里了。”拍了拍还沾有血迹的树,我发出了如此的感叹,杀伐之声犹如响在耳边,就在这里,玛古拉丢下了我,独自一人和夏亚大人、兰碧斯将军他们去会面了。

  “主人。”迦兰踏上一步,似乎想安慰我,但是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

  “流浪兵团指挥官、捷艮****第一龙将、兰帝诺维亚守护官,压在我头顶的称号真是很沉重呀,沉重到需要三千条生命来印证这个事实。”

  重敲了一下树干,躺在这片泥土下的敌我有近三千条生命,特拉维诺步兵战另外的称号就是“一人战争”,所有的牺牲只让我的名字在大陆上闪闪发光,其他的,什么也没有。

  “主人,这个是命运。”迦兰突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我看着她,笑了起来:“命运呀,命运可是曾经选择我去当神的哦。”

  迦兰抬起了头,露出惊愕的表情,毕竟对于神的不尊敬,在一般人眼里和疯子没什么区别,但是她的眼神很快温柔了下来,轻声道:“主人,对于迦兰来说,你已经是神了。”

  “是吗,我已经是神了呀!”抬起头,让不太温暖的阳光洒在脸上,感触着上苍的气息,然后我张大了眼睛,对着迦兰道:“既然我已经是神了,我就有必要改变命运,我要先改变你的命运。”

  “主人……”迦兰一脸的不解。

  “迦兰,经过那么多事,我不想你再次从我身边消失,既然我是神,那就请你答应神的要求……做我的妻子,不是什么流浪兵团指挥官的妻子,而是做我,闪族人法普.海因斯的妻子,替我生下孩子,让我的灵魂以另一种形势继承下去。”

  如果是本来的我,绝没有胆量说出如此的话来,但是当感悟到灵魂什么的都没有留下的可能时,我一口气说完了,然后涨红了脸,看着迦兰。

  迦兰的眼睛有点失神,在沉默了片刻后,点下了头。

  我不知道当时我的心情该如何去描述,当巨大的喜悦冲上心头时,我忍不住拔出弯刀对着苍天大吼起来,无数的林鸟被惊飞,在上空盘旋着,发出鼓噪的声音。

  附近的卫兵被我的吼叫给惊动,踩着散乱的步伐冲了过来,不一会,在我的四周围成了一圈。

  “大人,发生什么事了?”一名卫兵小心问道。

  “告诉大家,我准备迎娶迦兰当我的妻子!”我大声喊道。

  士兵在错愕了片刻后,发出了喜悦的欢叫,然后飞也似的奔向各处,声音远远的传来,很快汇成了洪流卷过了整个营地。

  新生命就是从死亡的地方诞生的,这个奇怪的念头在一瞬间划过我的脑海。

  “迦兰,我没有什么好的聘礼给你,这样吧,就用领地内几十万百姓的幸福当给你的聘礼吧!”转过头,我突然道,让领地里的百姓能平安的生活下去,这份功德能保佑我们的孩子快乐的生长吧!突然发现自己的思维飘的太远,傻傻的笑了起来。

  迦兰的脸如同融化的冰川一样绽开了笑容,那一刻,我如同感觉到春日的鲜花一起在我面前盛开一般……

  “胡闹,胡闹!”德科斯竖起了头发,冲到我面前,将口水溅到我脸上:“还刚以为你成熟了呢,在这个时候突然想结婚了,法普呀,你什么时候和雷帝斯一样成为单细胞生物了?”

  抹去了脸上的口水,我道:“我想娶迦兰,迦兰也同意了,就这么简单,没必要发那么大的火吧!”

  “天,法普呀,现在是什么时候,刚刚经历了被伏击的惨败,现在更是要进军法兰的时候,你突然要结婚。别人怎么想,他们会说,哎呀,原来法普也不过是个贪花好色的无良之徒。而且在西维亚的那个墙头草估摸着又要盘算到底投进好色之徒的怀抱好呢,还是去投奔那些同为贵族的敌人。”德科斯怒火上升,一口气说完了上面的话,然后急喘起来。

  “军师,喝口茶。”现在这个时候,可不是触怒他的好机会,我连忙递上了德科斯最爱的茶杯,轻声道。

  德科斯接过茶杯,口气顿时柔和了一点:“法普,我也不是来阻止你娶迦兰,迦兰是个好姑娘,也配得上你,但是,还请你看看时机。你可是要打一场不流血的战斗,如果让贵族军的那些人小看了你,你哪里来的机会呀!”

  我点了点头:“我清楚的很,不过在我向大家宣布这个事情前,我已经想过了后果,而且在那个时候也做出了决断。”

  “哦,我倒想听听?”德科斯放下了茶杯,盯着我。

  我背负双手,在营帐里来回走了几步,然后道:“我想示弱。”

  “啊--”

  “我们现在的部队太过锋芒外露了,特别是这一次,动用了上万的兵力……如果德拉科普太过注意我们的话,我们就只能在冬天迎接南方的挑战了,蛮族人在最近的攻势听说很弱了吧!”

  “这个算你说的有理。”

  “还有,我想趁着这个机会,一举把部队里的异己者清除掉。野心者一定是在认为有机会的时候才会表露自己的目的吧,现在我就给他们机会。”

  德科斯眨了眨眼睛,然后恍然:“确实,现在的部队虽然很庞大,但是远没有原来的纯洁,只是,我怀疑万一发生什么****,恐怕会影响到我们以后的出路。”

  “现在不过是拨下种子,要收获的话,恐怕还要等上一段时间吧!”

  德科斯叹了口气:“老是说我是狐狸,我看真正的狐狸应该是你吧!”

  “军师过奖了,不过很多事情未必按照我们的想法在发展哦,说不定,今天种下的种子,明天就成为一棵不能收拾的大树了。”

  “哈哈,那个时候,就由我们一起砍了它吧!”

  对着德科斯,我也放声笑了出来,似乎是被我们的笑声给吸引,雷帝斯掀开了帐子,直冲了进来:“法普呀,我们特拉维诺的小勇士回来了!”

  “是吗,这个倒是个好消息。”对于那个法利斯,我可是给很高评价的,居然在这个时候回来,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我连忙示意带路,跟着雷帝斯去看看那个出走快几个月的特拉维诺的小刺客……

  法利斯和亚尼热情的拥抱在一起,在看到我到来后,才不舍的分开,小特拉维诺人看上去又长高了几分,这个时期的孩子生长的速度真是惊人。

  “大人,法利斯.拉列重新归队。”法利斯跪在我面前道。

  我连忙上前搀扶起他:“十分欢迎呀,不过你家里的事处理好了吗?”

  似乎触动了法利斯的伤痛,他红着眼低下了头:“是的,都已经处理好了。”

  不用他说,我也知道他的家人全部不幸了,在轻轻叹了一口气后道:“如果暂时没什么去处,就留在军中吧!”

  “多谢大人,不过我希望大人答应我一件事。”法利斯突然抬起了头,一脸的毅然。

  看着他的眼睛,我根本没办法拒绝,点了点头,法利斯露出了孩童的笑色,然后拍了拍手,就看见数十个和他年纪相仿的特拉维诺少年出现在眼前:“他们都和我一样,已经失去了村落和家人,法普大人歼灭了那些毁灭我们村落的恶徒,就是替我们报仇了,按照特拉维诺人的做法,我们只有用生命来报答这个恩情。所以,请大人收下我们,让我们参战。”

  “不错,这才是我们特拉维诺人的子孙,法普呀,就收下他们吧!”一边的雷帝斯裂开了嘴巴,脸上堆满了自豪。

  让孩子参加战斗……感觉着自己就像是一个刽子手,但是我又想不出其他办法来安置这些孤儿,特拉维诺人的自尊心,我算是见识多了,在转过几个念头后,我道:“好吧,我专门成立少年团,法利斯.拉列,我任命你当团长,亚尼,你当法利斯的助手。”

  “是!”

  “第一个任务,你们暂时跟随粮草队行动,保证我们生命线的安全。”将孩子们转到后方去,这个主意不错。

  虽然脸上挂着点失望,法利斯还是郑重的敬礼,表示接受任务,我接着道:“不过在这个之前,先在营帐里休息一下吧,赶了那么远的路,辛苦了!”

  “谢谢大人!”

  年轻的生命,看着他们,我似乎从失去玛古拉的阴影里走了出来。今天可真是热闹的一天呀,遮目看了看已经西沉的太阳,我从心底里荡漾出一丝笑意……

  流浪兵团的指挥官、捷艮****的第一龙将、兰帝诺维亚的守护者这一连串的名字和结婚的大喜勾搭在一起的消息是在数天后传遍了整个大陆。

  似乎和我预料的差不多,南方的德拉科普在冷哼了一声后,就不再关注北方的战事,将更多精力的放在对付蛮族人身上;而另一方面,我加紧了对法兰方面的围困行动,一边不断说服变节者,一边把最前沿的部队推到法兰城下,听说告急的文书如雨点般打到南方德拉科普的桌子上。

  “冬天就快到了,一旦下雪敌人就会退走,你们好歹也是贵族出身的战士,如果连一个好色之徒都畏惧,我是不会花力气拯救这样的废物的!”

  这是德拉科普的回信,法兰军似乎有点自暴自弃的感觉,很快放弃了外围的防御,全面退守到法兰城内,这个时候,第一队粮车已经开出了迷途森林,踏在了去特拉维诺草原的路上……

  “下雪了……”我伸出手,去接那漫天飘落的白色冰晶。

  一朵雪花落在手上,很快化成了水珠,滚动一下后变成雾气消散了,接着是第二朵。拍拍手,我转头对身后的梅尔基奥尔道:“粮食怎么样了?”

  “一切顺利,我们从甘达尔人手里接过粮车后,第一时间向特拉维诺运送,不过……”

  “甘达尔人留下了一些吧!”看着梅尔基奥尔的脸色,就知道我的同族干了些什么好事。

  “是的,大人,他们截留了大约五万石的粮食,说法普大人会谅解他们困难什么的……”梅尔基奥尔一脸的难看,只差没有破口骂出声来。

  “算了,甘达尔人名义上也是我们的盟军,如果让他们饿死了,对我们也不是什么好事情。”我挥了挥手,露出一丝苦笑。

  “是,大人。”梅尔基奥尔微叹了口气,只好应是,然后抬起头,看了看白茫茫的天色,又道:“既然大人不追究粮草的事,那就算了,不过大人,现在这个天气实在不适合我们继续围攻法兰,是不是有必要分批把部队撤回特拉维诺去。如果天气这么坏下去,积雪过深的话,我们的处境就比较危险了。”

  “我知道了。”我缩回手,在衣甲上抹了一下后歪头想了想,然后道:“通知所有部队,今天晚上全体撤离。”

  梅尔基奥尔张大了眼睛:“全体撤离,大人,这样的话,是不是仓促了一点,敌人察觉的话,很快会出轻骑追击,我军基本为步兵,迎战的话,十分不利,是不是适当留点部队,然后多树点旗帜,迷惑在法兰的敌人。”

  “不用了,就这么走吧,现在的法兰军,就和多疑的兔子一样,是不会出来追击我们的,他们还在想着我们是不是使诈,骗他们出来决战呢!”

  “既然大人这么想,我立刻去传令。”

  “不过前面两天我们可要走慢点,做出等着法兰军上来的姿态,现在不过是小雪,对于我们来说还有机会攻破法兰城不是吗?”我笑了笑。

  梅尔基奥尔露出思考的神色,然后在眼睛中闪过一丝恭敬,敬礼道:“是,大人!”

  我知道梅尔基奥尔已经理解了我意思,法兰方面的敌人,可是吃够我军偷袭的苦头,看着我们如此缓慢的撤退,当然第一时间想到,是不是要诱惑他们上钩,然后偷袭城池。

  对于惊弓之鸟,只要用点小小的响声就可以了。冬天将正式进入最寒冷的日子,我可不想在法兰这个三面是敌的地方度过严冬。

  望着笼入雪中的法兰,我露齿笑道:“真的对不起了,现在还不能来接收你,等明年吧,顺利的话,就可以在你上面别上我们的军徽了。”

  雪继续下着,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就如我预料的一样,法兰的敌人一直到我们退入特拉维诺都没有表露出追击的样子,不过在之后,法兰的敌人急急忙忙发布了一条消息:“……击退数万叛贼之攻势,法兰城下堆尸如山,叛贼大势已去,明年开春,将跟随德拉科普大人的大旗,一举歼灭法普一党……”

  有时候真怀疑那些贵族的脑子,似乎媚上已经成为他们的本能,夸大战果到这种程度,不得不让我泛起敬佩之心,不过这样也好,更能显示出我军之弱小,那么在明年开春以后,敌人的注意力更多会放在另外一方身上吧!

  在扔掉间谍呈递上来的这份报告后,我不再理会法兰的动向,一边把粮草分配给所管辖的各个地方,一边则开始准备着与迦兰的婚礼。

  迦兰不是个喜欢铺张的人,再说现在是困难时期,因此婚礼的筹备十分简单,在各地发布了法普大人要结婚的消息后,干脆就将新年年诞和结婚典礼一起办理了。

  ※※※

  王历一三五五年元月一日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们在筹备年诞的同时,偷袭了回廊里的怀顿诺尔军,当时的雪也和现在一样大。一样的雪空下,人事却已经两非了。

  一年里真是发生了很多事情,那时候已经快沦落到成为北方小国护卫军的流浪兵团,现在却已经席卷了小半个大陆,一切真的和做梦一样。呆立在丹鲁的城头,在我的脑子里转过了无数的念头,“主人。”迦兰站在我身边,轻呼了一声。

  我转过头去,一时间忘记了呼吸,今天的迦兰虽然还穿着束身的战服,但是颜色不知道什么时候换成粉红色,就连那长年遮住脸面的银发也被整齐的梳到耳际后面,脸上淡淡的打了点粉,让她的肌肤看上去分外的白皙,芳唇如同娇艳的玫瑰。

  一直都认为迦兰很漂亮,但是当她真正打扮出来的时候,我才发现漂亮一词实在难以形容她的美丽。

  似乎被我看的不好意思,迦兰低下了头,道:“主人,大家都在等着你。”

  我拍了拍脑袋:“对哦,今天是我和迦兰大喜的日子,是应该早早的坐在位子上,喝着大家递上来的喜酒。”

  迦兰头垂的更低,似乎要触到胸前,看着她娇羞的样子,我哈哈笑了出来,原来的感伤从我心头消散的无影无踪。

  “我们走吧!”说着我伸出了手,迦兰抬头看了看我,脸上滑过一丝红晕后,同样伸出了手,两只手轻轻的握在一起。

  “迦兰,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妻子了!”

  “是,主人。”

  声音飘荡在丹鲁的城头,久久没有消散……

  “干杯!”雷帝斯涨红脸,高举起酒杯:“今天就喝个痛快,好不容易我们的法普大人讨了房媳妇,祝贺他们呀!”

  议事的大厅里充满了喧闹的气氛,即便是兰帝诺维亚和捷艮****的主事也赶了过来,鲁素大哥一早把我拖到一边,含笑道:“过了今天,你可是大人了,恭喜呀!”

  “不错呀,过了这一关,更有资格做我们的指挥官吧,要不然,给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管着,我可是不满很久了。”德科斯满口的酒气,醉醺醺的撞到我们身边,一把抓住我,大声嚷道。

  我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过不了多久,另一个毒舌也冲了过来。

  “我们的法普大人呀,终于也忍耐不住要讨个老婆了,不过真替迦兰可怜,年纪轻轻的就被这么一个不解风情的家伙给套住了,要有可能,我去解救她。”挂着恶毒的笑色,塔特姆裂开嘴巴大笑道。

  “行了,如果是你的话,那个什么迦的不会看你一眼吧!”德科斯歪着头,更为恶毒的道。

  “不过总比你这个老家伙耀眼吧!”

  “难说的很……”

  两个人对着眼睛,然后齐齐大笑起来,举起杯子碰了一下。

  “为了我们的白痴指挥官。”

  “为了可怜的迦兰小姐。”

  捧起迦兰的脸,我带着颤抖印在了她的唇上,四周一下黑暗起来,惟有外面雪飘在地上的沙沙细响,还奏鸣着冬日的最后音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