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骑士的战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向南

骑士的战争 夜摩.QD 6568 2003.06.17 13:14

    

  王历1354年9月随着秋收的日子更加接近,捷艮****和兰帝诺维亚的工作也日见繁重,不过有着优秀的政治官,和同样优秀的基层干部,工作的开展还是比较顺利。特别是在兰帝诺维亚,今年预计可以征收近十万石的粮食,完全可以满足流浪兵团未来一年的需求。

  在一片大好形势下,南方的威胁越来越提到日程上。

  九月三日,发生了第一次正统王国军越境偷袭。

  在山梁上躺着几具尸体,穿的很破烂,就连一件像样的盔甲也没有。看上去比一般的土匪尚且不如,不过这些确实是正统王****的部队。

  “一共十四人,杀了六个,逃了四个,其他被看押在附近。”梅尔基奥尔沉声道。

  我用脚将一具尸体拨到正面,这是一张普通的脸,好像还很年轻,不过胡子是几个月没有刮过了,让他看上去更苍老点。原来应该是个贵族士兵吧,现在更像是盗贼兵,正统王****混到这个地步,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把他们都埋了吧,免的暴尸荒野。”

  “是,大人。”

  “对方的俘虏交代了些什么吗?”

  “那些俘虏说辞比较含糊,但是基本可以排除大规模进攻的前哨战这个可能,因为根据供认,现在的正统王****正忙着抢掠村子里的新粮,再次完成集结,至少也要到十月份。”

  “哦——这样呀。”在言语间,我们已经走到了护龙山的山顶,在这里早就开始修筑防御工事,不过由于最近的秋收,很大一部分劳力被抽调到农地去了,在这里只有负责警戒的一个中队卫兵。在应付小规模的偷袭时,人数太过稀少,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我已经下达命令,临时再抽调捷艮****的卫军一个大队到这里驻守,基本上可以杜绝这种小规模偷袭的可能性。”梅尔基奥尔补充了一句。

  我点了点头,将眼光放到山下的广袤平原上。

  特拉维诺大草原,一望无际的绿色,让人有种心旷神怡的激荡感觉。几条白色的河流像锦带一般铺在上面,数百头麋鹿悠闲踏步在河边,就像是锦带的蕾丝花纹。风卷起,将那种大草原独有的清新刮进我的鼻子中。

  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激动,我转头对梅尔基奥尔道:“一旦秋收结束,一定要第一时间把部队调集到这里。在这种大平原上,敌人可能在一夜之间,就集结完毕。仓促之下,这里一旦失手,后面可就是我们的根本了。”

  “是,大人。”

  “还有,我们到底有多少骑兵?”

  梅尔基奥尔的脸上露出盘算的神色,好一会才告诉我一个数字:“包括御用骑士在内,我们也只有三百二十名骑兵。当然,如果算上龙骑兵的话,真正战斗力应该能顶上对方一千五百名骑兵。”

  “一千五……实在太少了呀,布莱克诺尔的一个冲锋阵差不多就是这个数目了,我们可是有希望和他们对决的呀。到时候,我们能靠什么?”我摇了摇头。

  “可是,现在南边基本上都被正统王****给占据了,我们根本没办法从那里招募骁勇善战的骑兵,光从本土解决,就连马匹也是个问题呀。”梅尔基奥尔眨了眨眼睛,一脸无奈。

  “看样子,这个问题要到南下以后才能解决了。”

  “是的,大人。”

  我转过身去,不再言语,身后是捷艮****的土地,这个被大山环绕的谷地,在这时候,被笼罩在一片雾气中,白茫茫的。远处是高耸的圣龙山,现在看来,真的很像是一头从波涛中窜起的巨龙。

  “真是讽刺呀,以前我还怀着对捷艮****的厌恶,现在却要为它举起弯刀了。”在这个时候,我才想起了一个人:“差点把那个刺客给忘了,现在正好拜托他几件事情。”

  一旁的梅尔基奥尔一脸愕然,在紧盯着我看了半晌后,费力道:“大人,你想干什么?

  ”

  “走吧,去看看那个把匕首伸向我的孩子吧。”

  “啊——”

  ……

  法利斯·拉列一脸悠闲的坐在床上,在他面前堆着许多食物,看样子,我们的亚尼对这个少年颇有好感,才几天工夫,就把他养的白白胖胖。当看见我走进牢房的时候,法利斯将手在衣服上蹭了两下,擦掉上面的油污后,跃下床,眼睛直视着我。

  “在这里呆了很久了吧。”我笑着坐在他的床上,拨弄着那些堆放的食物,多半是不易腐烂的食品。

  “二十六天!”法利斯的声音很响,真不愧是特拉维诺的子民。

  在诧异这个孩子在这种枯燥环境中,居然还能那么清晰的记住被关押的时间后,我点了点头:“真的是很久了。”

  法利斯眼睛中闪过一丝喜悦,很敏锐的把握住我的口气变化,不过他没有多说,只是静静的看着我。

  这个孩子不简单呀,从心里闪过这个想法后,我站起身来:“我决定让你回去。”

  “放我回特拉维诺吗?”

  “是的。”

  “你不觉得唐突吗,就这样把一个刺客放回去了。”法利斯的口气不太像是个孩子,颇有点成熟的味道。

  “你没伤害到我什么吧。更何况,对于为了救助别人而做一些危险工作的孩子,我还是比较敬重的。”我笑着说,然后走到他的面前。

  法利斯眨了眨眼,然后道:“你一定有什么目的吧,不然不会那么大方!”

  “不错,我想拜托你几件事情。”

  能够感觉到法利斯的震惊,在迟疑了片刻后,他道:“什么事情?”

  “帮我传个口信给你的族人吧,就说……算了,要说的话,你可以自己估量,反正就是我军即将南下,到时候会帮助你们抵抗贵族统治这个意思。”

  “你不会想利用我们特拉维诺人吧。”

  “利用?或许吧,不过在你们没有自愿拿起武器跟随我之间,还谈不上那个。我只是想在我们南下后,你们不要把我们和贵族军同样看待,既而攻击,那就可以了。”

  法利斯沉默了半晌,然后抬头看着我的眼睛:“我能不能提个要求。”

  我呆了一下,这么大胆的俘虏还是第一次看见,不过还是点下了头:“说吧。”

  “能不能给我足够份的粮食,我想总要有人,有力气把你的话传开去吧。”

  看着他,我突然哈哈笑了起来:“没问题,若不是现在南方到处是流窜的贵族兵,送你几车也不要紧,你看着办吧,你能带多少,就带多少吧。”

  在这个时候,法利斯才露出少年的天真,在欢叫了一声后,扯下了床单,将那些食品包裹起来,我忍住笑,转头对早在外面等候的亚尼道:“亚尼,你帮助他吧,再给他找些不容易腐烂的食品。”

  亚尼一脸兴奋,在敬礼后,转身跑了出去,不一会,带着至少三十人份的粮食窜了进来……

  “真的拜托那个孩子吗,由我们的斥候把消息传出去不是一样吗?”望着远去的两个人,梅尔基奥尔突然道。

  “我可是在拜托未来的王国双翼呀。”

  “未来的王国……双翼……”梅尔基奥尔费力的吞咽下这句话,眼中透满了迷惑,“大人,你是不是太看重这个小孩子了。”

  “雏鹰看上去和小鸡不会有太大的区别,不过长大了可是在天空中翱翔的。”我拍了拍梅尔基奥尔的肩膀,笑着说。

  梅尔基奥尔脸上越发的迷惑,我不再言语,望着远处的两个人,一身金黄色盔甲的亚尼,和背着比人还大包裹的法利斯,或许很久很久以前,兰碧斯将军和瓦伦西尔将军也如此惺惺相惜过。

  “在小鹰长大前,给它留下个良好的印象,对我们可没有坏处。”我低沉道,声音只有我一个人能够听见。

  “紧急情报!”凄厉的喊声划破早上的宁静,一名骑手像风一样卷过我的视野,一直到我面前时才勒住了马。骑手穿着特拉维诺人的衣服,身上满是血污,高举的一只手上握着象征特别通行的黑色令牌,一看就知道是被派遣到南方去的斥候。

  一把抓住马的棕毛,我大声喝道:“发生什么事了,那么慌张!”

  骑手翻滚下马后,趴在我面前,突然嚎啕大哭:“特拉维诺人完了,大屠杀!那些正统王****在大屠杀!”

  “大屠杀!”我颤抖了一下,一阵寒冷从脚底升起,然后和梅尔基奥尔相顾骇然,这个时候,居然传来这种消息,毫不犹豫,我大喝道:“梅尔基奥尔,快去把亚尼他们叫住,还有,立刻通知所有人,马上召开紧急军议会!”

  “是!”梅尔基奥尔连忙应了一声,快速去唤住尚未走远的亚尼他们,那名斥候则飞速站起,重新跨上战马后,一边喊着:“紧急!”一边飞奔向捷艮****的圣城,夏日的宁静在这一刻被完全打破,热闹的喧哗声如波涛般从捷艮****一直卷到兰帝诺维亚。

  议事厅里一片沉寂,良久没有人说话,铺在我们面前的特拉维诺地图上标注着遭受屠杀的村落,密密麻麻的红点在我眼前无限制扩大,好像血染过一般。

  “拉切维斯、巴布杰卡、纳拉斯……到目前为止,被毁灭的村落达到一百个,被杀害的人超过一万。”梅尔基奥尔的声音很低沉,敲击到每个人的心头。

  “我要报仇,我要杀了那些王国狗!”雷帝斯重重敲了一下桌子,第一个起身,眼睛里喷出愤怒。

  “坐下!”我喝了一声,雷帝斯看了我一眼,闷声坐回原座,然后我转过头,示意梅尔基奥尔继续说。

  “王****已经失去耐心继续和神出鬼没的南特拉维诺游牧者捉迷藏了,从这一点上看,对方也是急于北上,所以,我们和正统王****的一仗难以避免。到秋收以后,我们或许可以积累足够的力量南下,不过现在,我们已经没有这个时间。如果可能的话,最好在一个星期内南下,乘着对方部队还没有集结时,给他们以打击。”

  这个时候,我站起身来,将弯刀放在地图上:“我知道仓促应战意味着什么,但是我更知道,我们慢一天,对南方的百姓意味着什么。所以我命令,各部队必须在两天内完成补给,三天后,我们就南下!”

  军官们在面面相觑后,齐齐站起:“是!”

  “解散!”

  在向我敬礼后,军官们陆续离开,在房间内剩下了德科斯、亚尼和法利斯三人。

  法利斯走到我面前,脸上一片平静,在沉默了片刻后道:“能不能给我一把刀,我想用自己的力量给族人报仇。”

  我看着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将桌子上的弯刀递到他手里:“这是我第二把弯刀,第一把作为补偿,我送给了一个孩子;这第二把,我送给你,希望它在你手里能发出更多的光芒。”

  握住我递过去的弯刀,法利斯说了声:“谢谢。”

  当日,夜捷艮****的晚上有点寒冷,从山上卷下的阴风让人瑟瑟发抖,我披着外衣站在外面,抬头望着天空。月亮被云遮去了大半,细微的亮光洒在大地上,刻出了一块块的白色斑点。

  “咚——”打更的敲下了今夜的第一更,声音很悠扬的传开去。

  “法普,在看天色呀。”德科斯不知道什么时候窜出,站在我身边一起仰望天空。

  “军师呀,今天晚上应该算什么天气。”我突然问道。

  德科斯低头看了我一眼后,道:“月黑风高,好天气,绝对是偷袭的好天气。”

  我笑了,扯下了外衣,露出里面的盔甲,并没有穿象征黄虎的金色战甲,而是一件青色的鳞甲。这个时候,曼陀罗骑着一匹地龙来到我的身边,递上了被打造成飞龙样式的头盔,以及一把长长的龙枪,四周的阴暗处突然闪亮起地龙的红色眼睛,一阵阵低沉的呼吸声从那里传过来。

  我仰天呼啸了一下,“闪”发出一声嘶鸣,降落在我面前,在跨上它的背后,我对着德科斯道:“后面就拜托你了!”然后扬起了手,“出发!”

  “闪”摇动着翅膀,率先飞上了天空,在下面只听见曼陀罗的一声呼号,数百名龙骑兵在高举了一下龙枪后,飞速调整方向,紧跟在“闪”的后面。

  ……

  特拉维诺北部村落骑着“闪”在上空盘旋了一下,能看见数个篝火,以及几十个正统王****打扮的人,村子里一片死寂,偶尔有女子的哭声从屋子里传出,此外,就是躺在地上,不知道死活的几个村民。似乎有点察觉到我,有几个士兵抬起头,然后直指着我,发出了惊异的怪叫。这个时候,我压了一下“闪”的脑袋,“闪”振了一下翅膀,突然如箭般直掠而下。

  “是飞龙!”凄厉的惨叫,没等那些人握起兵器,“闪”就像风一般卷过他们的面前,一个士兵转了个圈,扑倒在地上,背上多出了一个洞,不停的喷涌出鲜血来。

  第一次骑在飞龙上作战,完全能感受到龙枪刺中物体时传上来的巨大冲击,这个速度,就连一块钢铁也能刺穿。晃动了一下有点发麻的手,我指挥着“闪”回去,准备第二次冲击。地下一片混乱,许多人逃进屋子里,不时有几支箭射上来,没有理会他们,骑着“闪”急追上一名拼命逃窜的士兵,然后出枪。

  一支血箭标上天空,那人尸体飞出了很远,扭曲着扑倒在地上,这个时候,“闪”鼓动着翅膀,落在地上,而我慢慢从上面跨了下来。

  比起上空,我更能看清楚周围,很多屋子被焚烧了,残垣上还冒着几缕青烟,再远处,十几具尸体堆积在一起,一看就知道是一些没有战斗能力的老人和孩子。

  “呀——”看清楚只有我一个人,那些士兵顿时重新涌上了勇气,在发了一声喊后,从各个地方窜了出来,挥舞着兵器直向我冲来。这个时候,大地开始震动,从四面八方,龙骑兵用惊人的速度冲了进来。

  血雾在我面前弥散开来,站在那里,只能听见此起彼伏的哀号声。

  一名敌兵或许昏了头,直向我跑了过来,手上的兵器早已不知道扔在什么地方,在他身后,一名龙骑兵急速追近,然后挥刀。血喷涌而出,身体还冲上几步,扑倒在我眼前,看着脚下的尸体,我触动了一下,然后扬起了手:“停止攻击!”

  声音不大,但是龙骑兵们似乎都能听得见,纷纷勒住地龙,立在那里。短短的一刻钟,村落里的大街上就满是正统王****士兵的尸体。

  呆立的幸存者不足十人,面色苍白的被带到我面前。

  “附近还有什么部队。”懒的和他们多说,我直接进入主题。

  几个士兵在面面相觑后,不约而同的把所知道的都供认出来,然后涕泪满面的哀求我留下他们的性命,那种卑微的姿态让我一阵恶心。正打算把这些人全部放掉,进入下一个战场的时候,一个半裸的少女失神的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月光洒在她身上,将她那娇嫩的肌肤映衬的分外迷人,周围的龙骑兵一下屏住了呼吸,直楞楞的看着她。带着点摇晃,她一直走到那些俘虏面前,在这个时候,从她的眼睛中闪出了灼人的目光。

  “是你,是你杀了我父亲!”少女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握住一柄剑,在发出这声如鬼泣般的喊声后,猛的捅进了一名俘虏的背心,血溅出。那名俘虏挣扎了一下,扑倒在地上,咽下了气。

  “啊——”发出了一声惨叫,原本还跪在地上的俘虏猛得站起,作势就欲向四周跑去,附近的龙骑兵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就是一刀,一刹那间,所有的俘虏伏尸当场。

  看着眼前的,那在尸体堆中站立的癫狂少女,还不停的将剑捅进早已冰冷的尸体,在她的口中不住的喃语:“还我母亲、还我父亲、还我弟弟……”声音听在耳朵里,是那么的凄厉,让我的手也不禁颤抖起来。

  “从现在开始,不需要留活口!”从我的齿缝里透出了这个命令。

  龙骑兵们高举起龙枪,齐声应了一下:“是!”

  重新跨上飞龙,我大声道:“出发,现在由我们替无辜百姓报仇!”

  王历1354年9月3日夜捷艮****的龙骑兵奔袭四百里,连续冲击了分布在北部数个村落里的正统王****,一夜之间,十八个驻点,八百五十四人中仅活下一人,因为极度恐惧已经陷入癫狂的他从那时起就不停的喊着:“龙来了,龙来了!”

  恐惧如同瘟疫一般蔓延在整个正统王****,原本还分散着四处抢掠的部队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合流,再也无心去屠杀那些特拉维诺人。

  数天后,流浪兵团南下,正式宣布和正统王国军开战。

  大陆的风雨在1354年的夏末,突然猛烈起来,流浪兵团也在这个时候,加入了整个大陆的战争,在我们面前,首先是为数近三万的正统王****,其次是兵力超过六万的叛军,再接着,就是整个大陆,总计约六十万的贵族部队。

  1354年,这个燃烧的年度,似乎要在最后的岁月中,将整个大陆点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