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骑士的战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延续之战斗

骑士的战争 夜摩.QD 11134 2003.06.17 12:54

    

  王历1353年7月一开始就呈现出对兵团不利的种种迹象,按照喋喋不休的米拉奇测算:“火月,诸事不畅……”

  几次塞维亚的攻防战似乎证明了他的测算,从兰帝诺维亚出来的夥伴中近一半永远安眠在塞维亚那冰冷的城墙外,其中又有一半人的尸首没法找到。筋疲力竭的我们和同样筋疲力尽的盗贼们隔着河堤对峙着,双方都在等待着谈判的结果。

  “盗贼军没有同意和解。”玛古拉摇摇头。

  其实他不说我也知道,我们派过去的使者被大卸八块扔了回来,跟着一起来的是尸体上插着的一支信箭,上面的内容是:“怀顿诺尔的狗,有种打进塞维亚来。”

  “这些野蛮的盗贼!”亚尼看着我方使者的尸体,忍不出骂出声来。

  “大人,让我杀光那些家夥,我早说了,和盗贼没什么好谈的。”雷帝斯重重顿了一下战斧,大声嚷嚷。

  “凭我们现在这几百号人吗?还没冲到塞维亚的城墙下,我们就全部死光光了。”塔特姆冷哼了一声。

  现在的情况是防守尚显吃力,一千五百人的部队现在只剩下七百多,而其中的大部分还躺在病床上。我摇摇头,攻下塞维亚是想都没想过,只是对方的处事方法明显失去了理智,恐怕盗贼军的内部也出现了问题。

  “迦兰。”我高喊了一声,营帐中的军官们纷纷四望,对于被称为“法普的影子”的女龙骑士,在流浪兵团中的受关注度并不逊于米娜维亚医师。

  “主人,有何吩咐?”细微的声音窜入了我的耳朵。

  我道:“放出‘眼睛’,我想知道塞维亚城内的情况。”

  “是,主人。”旋即失去了声息。

  “现在我们还是要加强防守,在土丘前再挖一道壕沟。梅尔基奥尔,你率领骑兵中队,尽全力把盗贼军散布在这一地区的老巢清理掉;夏尔克,你想办法从附近的村落中招募点士兵来;速,加紧训练弓箭手,现在长距离打击力量对我们尤其重要;其余人继续警戒。”

  “是!”军官们齐齐起身敬礼,离开了帐篷,一下子这儿只剩下我和亚尼两个人而已。

  “大人,我们还要在这儿打多久呀。”亚尼?起了头。

  “直到胜利为止。”我望了一下帐篷外那明媚的阳光,一场暴风雨后,天气就显得闷热起来,夏天终于到了……

  如同天气一样,接下来的防守显得异样的枯燥乏味,敌人的冲击越来越没章法,蠢笨的沿着石桥发动一波又一波的攻击,除了将一具具尸体舍弃在那儿,几乎没有干成别的什么事。

  由潜进塞维亚的“眼睛”的报告,盗贼军处死了所有重伤员,并开始宰杀马匹,同时有一个消息引起了我的注意,似乎在废弃的牢房中关押了很多人,那些人显然不是我们的战士。

  “盗贼军内部的清理呀。”这是我第一个反应,不过按照现在的军力,即便是加上夏尔克临时招募的几百名新丁也不过区区一千一百人而已,没法运用这么好的机会。

  “大人,梅尔基奥尔回来了。”亚尼掀开了帐幕,兴冲冲的跑了进来,将我从成堆的情报中拉回了现实。

  “是吗。”我连忙迎了出去。

  营区里一片欢腾,犹如英雄凯旋一般欢迎归来的骑兵中队战士,除了那些骑兵们,我远远的望见了堆满物品的几辆马车。

  “大人,幸不辱命。”梅尔基奥尔远远的拍胸喊道,在他那张一直寒沉的脸上也浮出一丝笑容,光是这一点,我就知道这次我们的骑兵中队可是发了大财回来了。

  远比我迅猛的冲到马车前的是玛古拉、巴笛二人,翻弄着马车上的物品,二人的脸上满是兴奋之色。

  “不错,不错,看样子你们也是会下蛋的鸡呀。”巴笛呵呵连声。

  “喂,这可是我们兵团的东西,你可不要打什么歪主义。”玛古拉加快了登记工作,将每一件物品都作了标记。

  “其实交给我,保证可以卖一个好价钱的。”

  “塔兰维诺人什么时候肯做赔本买卖了,谁知道你会不会从中捞好处。”

  二人针锋相对,而昨天前这两个家夥还亲密的和兄弟一般。

  我摇头苦笑,不过梅尔基奥尔的归来,对于盗贼们的心理可是极大的打击,老家被洗的痛苦可不是人人能忍受的,这远比其拿回如此多的战利品来的重要的多。

  7月21日

  围困塞维亚已经近一个月了,我坐在土丘的前沿,望着塞维亚的城墙,从城堡里升起的一股股黑烟,是对方正在焚烧尸体。由于天气的不断转暖,死难者不及时掩埋或者焚烧的话就极有可能造成瘟疫。

  在城头的各色盗贼旗一个月内降下了一半,残余的也是有气无力的搭拉在那儿,自从7月5日的那次大规模突击后,盗贼不论是军力上还是精神上都受到了致命打击,再次发动那么大突防战的勇气早就荡然无存,而我军因为不断有从大陆各地追寻英雄事迹而来的狂战士,以及从艾尔法西尔跑出来的仆兵参加,重新补充了军力,虽然还没有强大到可以妄称攻下塞维亚,但是却有足够的信心将盗贼们封死在那儿。

  “大家听清楚了,我们狂战士是大陆最强的!”雷帝斯大声在土丘后面喊,我转过头去,只望见在他的面前站了一排新兵,和着他的喊叫发出了阵阵回应之吼,雷帝斯狂战士大队中新丁比例高达八成,但是他们的战斗力在整个流浪兵团中可以与龙枪大队相媲美。

  “大人。”梅尔基奥尔走到了我身后,“从兰帝诺维亚传来了消息,贵族私人武装向兰帝诺维亚南部聚集;还有就是在怀顿诺尔,那个大行政司利奥指责我军乃是挟持少主的叛匪,希望怀顿诺尔军能够主持正义,发兵讨伐。”

  “哦?”我拍了一下身上的灰尘,站了起来:“那个罗夫斯基应该有所反应吧。”

  “是的,大人,罗夫斯基所收买的贵族自然异口同声说‘义军在塞维亚与盗贼激战,实乃兰帝诺维亚的忠义之士,不予支援也就罢了,还予以讨伐,怀顿诺尔忘我之名岂不一夜沦丧’,现在两派还在论战,估计短时间内不会对我军造成影响。”

  “看样子,我们也没有时间在这儿悠哉乐哉等着盗贼们把城门打开了。”我点了下头。

  “现在我军大部是新兵,而且人数上也不到两千人,恐怕没什么实力去攻城吧。”梅尔基奥尔皱了下眉头。

  我摇头道:“我不会笨到去硬攻‘永不沦陷的塞维亚’的,不过也不能让里面的盗贼们太轻松。通知下去,将我军的防御阵线一点点向前移动,做出攻城的架势,还有让那些萨拉斯教徒穿上军服全部投入一线,让盗贼们清楚的看见所有的我军兵力。当然在视界以外的地方多扎些草人,模模糊糊的让对方认为我们至少还有数倍兵力。”

  梅尔基奥尔眼睛为之一亮:“大人是想把盗贼军的士气拖垮掉。”

  “到时候就看盗贼军内部不稳定者的表现了。”我摸了下下巴,呵呵笑出声来,“梅尔基奥尔,顺便搞点宣传好了,说投降的可以有饭吃什么的。”

  “是,大人。”梅尔基奥尔躬了下身,立刻前去布置,不一会,从土丘后传来了阵阵号令之声,一队队士兵排着方阵迈过了土丘,列在了塞维亚的面前,由兰帝诺维亚武器商人提供的鲜亮盔甲、兵器顿时让我军军威显露无疑。

  对面的盗贼们立刻慌乱的出现在城头,散乱无序的箭矢从那儿飞射过来,还没到我军阵前就力竭落地。

  就在盗贼们的眼皮底下,我们开始修筑马刺、木墙,摆出了一副逐步前行一举攻城的模样,在他们目力所及的地方,包括萨拉斯教徒在内的人数有五千余,大大超过了盗贼军的总数。

  “可不要太让我失望呀。”我默念了一下,如果运气的话,过两天我们就可以在塞维亚城内休整了,在盗贼身上实在是浪费了太多时间和军力了。此念一闪,我突然觉的自己一下子变的势力起来,真是越来越象巴笛这个守财奴。

  虽然指望着塞维亚城内的混乱,但是盗贼的反应还是大出我的意料之外,没过几天,就有盗贼偷偷的逃了过来。

  手足并用的享受着那并不丰盛的“大餐”,盗贼的脸上洋溢的是一种幸福的神色,我扫视了在帐中的七个盗贼,各个面黄肌瘦,衣服可能几天没洗,从他们身上散发出的是那种酸臭之味。

  “好吃,好吃。”一名盗贼抓起了一把米饭直接塞入了口中,另一只手还伸向了桌上的一条鸡腿。

  帐中其他军官面面相觑,就连雷帝斯这么仇恨盗贼的人也不禁露出同情。

  “你要知道,城里面为了争夺一块马肉要死多少人吗?前天是七个,昨天是十三个,今天都快超过二十个了。”另一名盗贼一边吃,一边口吃不清的道。

  “最恐怖的还是黑风盗那些人,听说他们偷偷在吃人肉。”

  “自从黑鹰团的人全被抓起来后,城里真是一天比一天混乱。”

  ……

  盗贼一边吃,一边交换着令人毛骨悚然的话题,在他们的话中,我们唯一能瞭解的是现在的塞维亚已经成了饿鬼的宿地。不过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敌军的抵抗还将维持一段很长的时间,这对于我们现在的处境可不是什么好消息,毕竟在怀顿诺尔主张讨伐的一派已经占据了上风,而在兰帝诺维亚,似乎战况也趋向恶劣。

  “好了,吃饱了。”一名看上去二十出头的盗贼拍拍肚子站了起来,“现在可以处死我们了,多谢你们让我们当一会饱鬼。”

  我怔了怔,奇怪问道:“为什么要处死你们?”

  那名盗贼一脸淒意,道:“我很钦佩你们的战斗意志,你们可能是我看见过的最善战的怀顿诺尔官军。但是你们是官家,我们是盗贼,我可不会天真到相信你们能放过我们,可以动手了,只要求你们给我个痛快。”

  “恐怕你们是误会了,我们并不是什么怀顿诺尔官军,我们是亚鲁法西尔的流浪兵团。”我摇了下头。

  盗贼大吃一惊,好半响才大笑起来;“哈哈,原来你们根本不是怀顿诺尔官军。可笑,简直可笑,我们死了那么多人只不过在和错误的物件打了一场无意义的战争罢了。”

  “盗贼,你叫什么名字?”我对这个人感了兴趣。

  盗贼整整衣服,郎声道:“我是黑鹰团的第一大队队长雅修。”

  “什么,你就是黑鹰团的‘翔天之鹰’。”发出惊叹声音的是其他盗贼,从他们的表情中我都可以猜测出这个“翔天之鹰”是何等耀眼的人物。

  “没有人知道在黑色面具下的‘翔天之鹰’是如此年轻吧。”雅修眼中透出一丝哀愁,“但有什么用呢?最后,我还是不能挽救黑鹰团的命运,就连德科斯大哥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被抓起来。”

  “如果我能解救你的同伴们,你是否愿意帮助我们呢?”我突然泛起了把这个盗贼招入麾下的想法,光使从他的言谈中,我都可以知道这是个难的的将才。

  雅修眼睛闪亮了下:“如果你真能把德科斯大哥从塞维亚里面救出来的话,我愿意帮助你。”

  “法普,不要傻了,能从塞维亚里救出个人,我们早就攻下那个乌龟壳了。”玛古拉在一旁扯了扯我的衣襟。

  我笑了笑,救人可不一定要冲进塞维亚,然后对着雅修道:“我们成交,在解救你的夥伴前,我想多瞭解下你们。”

  雅修点了下头,开始说:“……自从你们的第一次进攻后,驻守在周边的黑鹰团一个多大队全没,在此后的攻防战中,黑鹰团死伤惨重,原本有八百人的大盗团一下成了三流以后的小势力。”

  我皱了下眉头,道:“按照你们先前的表现,不应该这么差的呀。”

  雅修摇摇头,道:“一开始大家还是一条心,可一到了攻下塞维亚后,盗贼团间的明争暗斗一下浮出了水面,特别是第一次突防战,几乎全是黑鹰团在打先锋,其他盗团……”他的脸上难掩淒色。

  “本来按照德科斯大哥的计划,在正面吸引你们的注意力,然后由一支奇兵直接绕到你们的后面去,这样就可以一举击溃你们,可是充当奇兵的黑风团和疾风团居然龟缩不动。而且在我们溃退回去后,第一时间把我们的人抓了起来。后来才有了盗贼团拿人命去冲击你们战线的‘壮举’。”雅修恨恨道。

  帐中的军官不知道该是庆倖呢,还是惋惜,如果按照这个德科斯的计划,流浪兵团在半个多月前就应该除名了。

  “那么现在呢?”我追问了一句。

  雅修摇摇头:“失去了德科斯大哥指挥的盗贼军也只是一滩散沙而已,塞维亚的城防现在可以说是漏洞百出,许多人都忙着找食物,今天守夜的有一半不在岗位上。”

  “即便如此,以我们目前的兵力也没有办法对塞维亚构成实质打击,现在进攻的话,我们辛辛苦苦凑起来的士兵就会大量牺牲掉。”梅尔基奥尔在一旁发表了意见。

  雅修点了点头,道:“不错,现在城防虽然不行,但是也足够在你们越过护城河的时候发现,到时不论有多少士兵能作战,都可以造成致命性打击。”

  “是呀。”点了下头,认同了雅修的观点。

  营帐中一片寂静,众人的眼光不禁扫向了黑漆漆的外面,那闪烁着几点火星的塞维亚,露出了难道就这样的表情。

  “好了,多谢你的资讯,现在是我履行我诺言的时候了。”搓了下手,我打破了帐中的沉寂。

  军官们大吃了一惊,梅尔基奥尔失声道:“大人,你不会是想动用龙枪大队去救人吧。”

  我摇了下头:“不不,我才没那么天真,我只是想和他们换,用我们的粮草和他们换在消耗他们粮食的囚徒们。”

  一干军官面面相觑,这个主意也就只有我能想出来,换了别的什么人,才不会将这么重要的东西去换几个与自己作对的盗贼,但是现在这个主意却是能轻松救出德科斯他们。

  雅修眨了下眼,猛的跪到了地上:“十分感谢大人的搭救,我雅修的命就算欠你了。”

  我微叹了口气,仗打到这个份上,已经无所谓对错了,既然暂时拿不下塞维亚,那就让无意义的生命少浪费点吧,毕竟象雅修这样的战士不是随处都有的,能够得到他,也算是我的福气了。

  对于饥饿的盗贼们,没有比粮食更让他们动心的了,当我们的使节指着堆积在塞维亚城外的粮草要求换人时。大部分的盗贼哄声叫好,仅有的几个反对声也被立刻扼杀掉。

  当天,数十个连路都走不动的黑鹰团战士被架了出来,其中就包括那个让我军死伤无数的德科斯大哥。

  当看见雅修激动的抱住那个怎么看都不象指挥官的半老头子大喊大哥时,流浪兵团的所有军官露出了难过的表情。就是这么个人吗?看上去大概四十出头,但是头发已经完全花白,留着不伦不类的长须,如果说他是某个乡村的教书先生我们还能接受一点。可偏偏是他,让我们在山谷里熏了一晚,让我们援救的士兵吃够苦头……如果死难的流浪兵团战士们知道的话,大凡是死不瞑目了。

  “为了这么个糟老头子,我们白白送了盗贼军半个月的口粮。”玛古拉喃喃道,脸上浮出的尽是肉痛的表情。

  “亚尼,转告一下米娜维亚医师,请她照看这些人。”我扫视了黑鹰团的众人,奄奄一息,尽是稍不注意就会倒毙的模样,“还有通知后勤军,准备些好东西招待我们的客人。”

  “是的,大人。”亚尼忙跑向了后阵。

  “梅尔基奥尔,通知大家加强警戒,我可不想让吃饱的盗贼给我们一个意外惊喜。”

  “是。”梅尔基奥尔点了下头。

  “走吧,我们到营帐中给我们的客人洗尘。”

  ……

  当天晚上

  主帐中一片灯火通明,我们的客人梳洗一番早早的出现在那儿,那个德科斯一身青衫,到是显得文雅起来。

  “你就是流浪兵团兵团长喽。”德科斯眨了眨眼,露出了感兴趣的表情。

  我点了下头,笑道:“是呀,先生可是让我军吃够了苦头。”

  一旁的雷帝斯之流立时露出了忿忿然的神色。

  “是吗。”摸了摸胡子,德科斯突然笑了起来,“不过团长大人也不错呀,居然能想到关起门来打……仗呀,而且你的手下各个骁勇善战,确实非我们这些盗贼可比。”

  一片哄笑,德科斯轻轻的几句话一下消减了在帐中的紧张气氛,就连雷帝斯也举起了酒杯,颇为受用的喝了下去。

  这一刻,在如此近的距离上,我实实在在的感受到这个黑鹰团指挥官的厉害之处。

  “说的好!”我随后喝光了酒。

  “流浪者呀,你们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战呢?”德科斯静等着我喝完后,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我很想知道以你们区区千余人居然还想重新光复亚鲁法西尔,这种蠢事甚至还不如我们当盗贼。”

  我立时僵硬在那儿,德科斯的话再次激起了我心头的迷茫,透过连我都无法想象的忧愁声音,我缓缓道:“我不知道,一直以来我都是想着怎么完成夏亚大人的嘱托,对兰碧斯将军的诺言,在我眼里只有光复亚鲁法西尔,所有对此的牺牲都是值得的。可是在兰帝诺维亚。鲁素大哥第一个使我认识到,即便光复了亚鲁法西尔又能怎样?重新让另一波贵族坐上被德拉科普窃取的权利之座,还是让我们自己来做这个贵族?”

  我扫视了下在帐中的诸位流浪兵团的军官们,继续道:“所以我很痛苦,为了我一个人的固执,我不得不鼓动大家和我一起流血,光复亚鲁法西尔的大义是多么的甜美,可是在那之前呢,在塞维亚城外的尸体已经让我感受到太多了。”

  “大人……”梅尔基奥尔起身又复无语。

  “或许战死在沙场才是我真正追求的吧,只有那样我才能给兰碧斯将军、夏亚大人以及为我的‘理想’而死的战士们最好答复了。”

  一片沉寂,间着亚尼的低声抽泣。

  “大人你很自私呀,自己一个人承受着所有的一切。可是大人,你千万不要忘记这不是大人一个人的战争呀,是我们大家的战争呀,如果大人妄自求死,是对所有同伴的背弃呀!”梅尔基奥尔打破了沉寂,略带激动。

  “我们仆兵不过卑贱之躯,也惟有大人能让我们重新配上‘战士’之名,我们希望在大人的指挥下创造我仆兵们的光荣,让我们的后人不再因为这个身份而被耻笑,这是我仆兵不顾生死追寻大人的原因呀。”夏尔克接着道。

  我无言,只感受到一股湿润荡遍了我的眼眶。

  ……

  德科斯一阵摇头,连连道:“一群疯子,不过法普呀,你还是让我有一种异样感觉的,这样吧……我赌一把,就赌我的眼光吧,看样子你像是那种能创造出奇迹的人呀。”

  “大哥,你不是一向来都讨厌官家的人吗?”雅修侧目道。

  “呵呵,我当盗贼也当腻了,换一个官家的身份也不错,我想我们的法普大人不会介意我这个槽老头子厚脸挤进来吧。”

  我张大了嘴巴,实在没想到,这个在塞维亚让我们吃够苦头的老盗贼居然肯加入我们,在怀疑是梦中的我口吃着回答着:“可可以,当当然可以了!”

  就这样,在一个临时的酒会中,德科斯加进了流浪兵团的行列,随同的是不到百人的黑鹰团战士,米拉奇的测算在这刻偏离了,但是对于流浪兵团来说,严峻的形式一点没有改变……

  “大人?”稚嫩的声音,在流浪兵团里只有一个人会用这种声音称呼我大人。

  我坐了起来,揉着因宿醉而昏沉沉的脑壳:“发生什么事了,亚尼。”

  “梅尔基奥尔大人有紧急要事。”亚尼递过来一块湿的手巾。

  “哦?”擦了下脸,让冰凉的感觉渗透到我的肌肤中,精神顿时好了很多,扫视下帐中,大部分人还躺在地上,雷帝斯更是抱着酒坛发出了呼呼的鼾声,也只有梅尔基奥尔能够在昨天的酒宴中保持清醒了。

  “请他进来吧。”我向亚尼点了下头。

  “大人,兰帝诺维亚的飞行信。”掀开了帐子,走进的梅尔基奥尔递来的一张纸条。

  我展开了纸条,只见上面写着:“贵族反叛,在南面聚集,估计有两千,兰帝诺维亚告急。”字迹十分潦草,看样子是在危急情况写的。

  “艾尔法西尔人?”我望着梅尔基奥尔说出了这个名词,以目前在兰帝诺维亚的残存贵族实力,绝对凑不出两千那么大的数目。

  “没有大势力的资助,胆小的贵族可不敢跳出来呀,应该是从捷艮****渗透进来的,艾尔法西尔人也是个聪明的部族呀,让兰帝诺维亚发生混乱,对他们的好处可是说不尽哦。”德科斯的声音,不知道何时他已经清醒了过来。

  “不过人数上比鲁素大哥的护卫军可高出很多呀,忽略不管的话可会给鲁素大哥造成很大困惑的。”我摸了摸下巴。

  “是呀,反正塞维亚短时间内也攻不下了。”德科斯发出了笑声,激醒了在帐中的军官们。

  “发生什么事了呀,法普。”晃着脑袋的玛古拉问道。

  “我们要从塞维亚撤退了。”我轻声回答。

  “什么!从塞维亚撤退!”远远低估了雷帝斯的耳力,暴风般的声音立刻席卷了整个营帐,现在连整个兵团的人都知道了我的决定,不一会,人流就汇聚到大帐前。

  “为什么要撤退呀!马上就要攻下了。”

  “难道让死难的弟兄们白白牺牲吗!”

  “大人,请收回成命。”

  我望着一张张涂满泥浆的脸,多少个日夜和我一起战斗,一起在塞维亚外流淌鲜血的夥伴们,眼看就要到达堆满胜利的天堂时,被我拉回了地狱。

  “塞维亚在那里不会自己长脚跑掉,可是在兰帝诺维亚,那些贵族大爷们可是想拿回他们的权利,不是通过谈判,是用他们手上的武器。我们可以袖手旁观吗,让他们重新拿回已经属于兰帝诺维亚人的权利?”

  “不能!”兵团中有很多兰帝诺维亚士兵,他们的声音格外响亮。

  “那么谁还认为需要守在这儿?”

  “没有!”

  “那还等什么!”

  举了下刀枪,士兵立刻散到了各自的营地去,收拾行装。

  张大了嘴巴的巴笛在很久以后才在我旁边道:“现在我才知道,为什么谢尼会长会选上你了。”

  7月22日

  流浪兵团离开了战斗了数十日的塞维亚,在我们身后,是盗贼们放肆的笑声,恶心的黄色浊液从城头洒落下来。

  “速。”我回头望了下盗贼们拉开裤裆的丑态,皱了下眉头,“教导他们,就算是盗贼也要讲讲礼节。”

  速点了下头,一路小跑站到了塞维亚的石桥上,就在数百名盗贼的注视下抽出了箭,没看清楚他拉弦的那刹那,只听到一声惨叫,一名盗贼捂着下体倒回了城墙内,眨了下眼,另一声惨叫响起。片刻间,城头的盗贼们慌乱退回垛墙后,零散的箭矢飞射了而来。

  仅看见速扬了下眉毛,不发一言的抽箭,箭矢连珠而出,数个身影消失在城墙上,盗贼的弓箭手就再也没有声响。

  “风之矢”。

  这个名字从塞维亚城墙前飘散到大陆的每个地方,能够在数百盗贼面前冷静的射杀其中七人,这种射手只能用恐怖来形容。

  “我会回来的!”高举着弯刀,我大声喊道。

  走在大道上的士兵们齐齐举起了兵器,波涛般的声音卷过了整个塞维亚:“我们会回来的!”

  巴笛惊讶的嘴巴在这天没有合上,稍后他写下了被历史学家用来研究流浪兵团战史的《流浪记事》,其开篇的第一章写到:“……在塞维亚城下,我知道了一个现实,法普和他的流浪兵团有能力实现与我们塔兰维诺人的约定……”

  “不过这么走了,也太可惜了点。”德科斯突然在伫列中道。

  “哦,德科斯,你有什么主意?”我转过了头,望向了一脸坏笑的德科斯。

  “盗贼可是出了名的窝里反能手,流浪兵团一旦撤走,没了外界压力的盗贼们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放任不管的话,可是会造成不少的困惑的,而且这个时候可是吸纳有生战斗力量的好机会哦。”德科斯抓抓他那散乱的头发,发出如上的感叹。

  我盯着他看了半响,叹了口气,这个家夥的祖先一定是某种动物,不过如此离开了,实在太便宜了盗贼们,为了以后能够轻松点拿回塞维亚,现在怎么说也要留下一点麻烦给敌人呀。

  “那你的意思呢?”

  “盗贼的事情还是由我们盗贼自己来解决吧。”德科斯的眼睛飘向了在旁边的一人。

  雅修拍了下胸膛,表示没有意见。

  我点了下头:“雅修,带走你原来的夥伴,我再给你一个中队,塞维亚就拜托给你了。”

  “知道了。”

  “大人。”梅尔基奥尔望着离去的雅修皱了下眉头:“敌人怎么说也有两千人,贸然分出几百名士兵出去,对后面的战斗没什么好处呀。”

  “放心吧,对付那些临时编制起来的贵族军,没什么好担心的。”耻笑着无能的贵族们,我望向了兰帝诺维亚方向,鲁素大哥可千万不要出什么事呀。

  七月的天气异样的闷热,更槽糕的是道路的泥泞,北方的土地一到了雨季就是这副模样,由于消耗了太多的精力在行路上,路上不断有逃兵的出现,夏尔克辛辛苦苦从塞维亚附近村落中找来的士兵一下溜掉了太半。

  “见鬼,这样还没到兰帝诺维亚我们就没有战斗力了。”玛古拉大骂道,他的大队非战斗减员最严重,除了原来黄虎的十几名战士外,几乎溜个精光。

  “是不是你克扣太多军粮了。”夏尔克皱着眉头,上下扫视着玛古拉,他的仆兵大队、雷帝斯的狂战士大队还有迦兰的龙枪大队并没有出现逃兵。

  “呸,我好歹也是闪族的战士,我会干那么没天理的事吗?”玛古拉吐了口口水,大声嚷道。

  “这样下去可不是太好呀。”我转过头去,对着梅尔基奥尔道。

  梅尔基奥尔点了下头,道:“不错,现在军中流传着‘干嘛替别人复国卖命,又不是我们亡国’的思想,这样下去的话,对我们的战斗力是极大的打击。”

  “干脆,我们沿途拉壮丁好了。”雷帝斯大声道。

  “好主意!”玛古拉拍了下大腿应声道,“然后就可以看见更多的人消失在我们兵团的行列中。”

  “你?”

  “招募榜到是个主意。”我制止了接下来的爆发,“只是说辞要改一下。”

  旁近军官的眼神全部向我飘了过来,我一阵尴尬,好半响才说出这么句话来:“不如这样说吧:不论你是奴隶、贱民还是平民,如果你想告别泥泽中的生活,流浪兵团可以提供你这个机会,命运由你自己把握。”

  一片沉寂,德科斯好半响才吐了口气:“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傻瓜会跟随你去死了,你可是一位天生的煽动家呀。只是就算有一些笨蛋肯加入我们,你认为凭现在的情况能留住那些人吗。”

  我叹了口气,道:“所以我们在回到兰帝诺维亚后,希望能找到一个解决的办法,至少是一个让士兵们能真正为之奉献的理由呀。我可不希望有人仅仅是因为我的说辞而贸然选择死亡,那我可成了不抄刀的刽子手了。”

  德科斯呵呵笑出声来:“不错,不错,法普呀,我可是越来越对你感兴趣,或许你真是那种可以创造神话的人呀,就象千年前的那七个笨蛋一样。”

  “能把‘七英雄’说成笨蛋,也只有德科斯你了,不过亚鲁法西尔的光复还是要靠你的帮助呀。”我点了点头。

  “放心好了,这么有趣的事情我怎么可能放过呢。”德科斯闪动了下眼睛,在他那瘦长的脸上浮出一股难以言明的笑意。

  “好了,玛古拉,你负责贴招募榜,尽量将榜文贴到附近所有的村落中,希望有足够多的人来加入我们的队伍。”我挥了下手。

  “是!”玛古拉敬了个礼,高兴的离开了。

  “还有两天,我军就可以进入兰帝诺维亚了,到时候就是那些贵族军倒楣的时候!”我高声喊道,从四周士兵那儿传来了阵阵叫好声,挥舞着兵器的战士们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神色。

  “想不到这么快就回去了,鲁素大哥恐怕要带着吃惊来欢迎我们了。”我低声自言,但愿他能够安然无恙,而我要做的是确定驱除那些做乱的贵族们,斩断从艾尔发西尔伸来的黑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