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骑士的战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旋流

骑士的战争 夜摩.QD 7902 2003.06.17 13:21

    

  第三王子出奔的事情虽然告一个段落,但是有许多阴影还是留在我心里,先不论布拉西尔是怎么被怂恿着离开的,就是悄无声息离开丹鲁城本身就足够让我奇怪了。负责丹鲁城守备的基本上是亚鲁法西尔人,对第三王子的同情恐怕半点都谈不上,就这么轻巧巧

  的把几十骑给放走了,这个怎么也说不通。

  “去查一下吧。”说话的对象并不是德科斯,这个老狐狸早就打算把第三王子处理掉了,让他来查这个事情,最后的结果一定是不了了之。

  “是!”梅尔基奥尔点下了头。

  “还有,这件事情不要太过声张,我不想在艾尔法西尔和亚鲁法西尔两族之间有什么间隙。”喝住了躬声退下的梅尔基奥尔,我又添了一句。

  梅尔基奥尔只想了片刻,就了然我的意思,在低头应是后,轻手掩上了房门。

  “真是麻烦的事情呀。”我吐了口气,挥了挥手,就像要驱散四周的郁闷空气一般,屋中的烛光忽明忽暗,摇晃着将我拖进了无尽的沉思中……

  这次第三王子出奔,比我想象的要复杂,初步的调查结果是有几名刺客袭击了布拉西尔的府邸,然后被“警觉”的阿普雷顿击杀数人,捉住一人。在“严刑拷问”下,被俘虏的刺客很快招供了是由我指示行刺,一旦事成就全部推给萨登艾尔方面。然后就可以借着布拉西尔的首级和艾尔法西尔秘密言和。

  若不是调查出来的事实,连我看了都觉着是从德科斯脑子里蹦出来的恶毒主意,然后有阿普雷顿这个 “大忠臣”在旁边慷慨陈词,再加上几队适时出现的我方士卒,混乱之下,布拉西尔哪里还有什么判别能力,自然被扯着离开了丹鲁。

  “大致情况就是这样了,不过……”梅尔基奥尔沉默了片刻,并不立刻把话说出来。

  “不过什么?”我从他脸上看出为难神色,立时追问道。

  “当日守东门的军官,竟查证早就知道第三王子要出奔,而且还有几支部队的调动情况异常,牵涉的中下级军官多达十七人。而且几个艾尔法西尔人的已经被确认是间谍,估计还有数倍的人与艾尔法西尔尚有勾结。”

  流民的大量涌入,等同着带来了大批的间谍,真要抓起来,所耗费的人力物力简直不可统计,这种事情还是交给德科斯来处理。问题是那些军官,“都是些什么人?”

  “汉克、嘉洛斯、巴萨耶夫、康恩特……”从梅尔基奥尔嘴巴里报出了一连串的名字,每个名字都如同重锤一般敲到我的心头,这些人全部都是从兰碧斯将军起就跟随在我麾下的勇猛战士,大小数十仗下来,哪个人身上没有为了掩护我而留下的伤痕。因为赫赫

  军功才被提拔到军官级,说他们会叛变,杀了我也不相信。

  “怎么可能呢!”

  “下官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根据调查,能得出一个结论,他们都认为第三王子是流浪兵团的祸害,如果能除掉他,换来暂时的和平,就算死也值得。”梅尔基奥尔的声音里多少带上了一点感情色彩,这些军官不愧是流浪兵团的忠贞之士,可是现在,他们是在犯大错误。

  “你是怎么处理的。”我叹了口气。

  “虽然下官并不认为他们是叛徒,不过,光是私自调动军队一罪,按律当斩。军纪不可破坏,不然不能成军,下官已经命令部属将他们全部收押起来,只等大人下达处决指示。”梅尔基奥尔低下了头,并没有让我看见他的表情。

  我呆坐着,望着外面,敞开的屋门外是春意昂然的庭院,几只雀鸟在那里叽叽喳喳的叫着,有时候真羡慕这些小生灵,至少不用费脑子去想太过复杂的东西。突然,那几只雀鸟扑棱着翅膀,飞向了蓝天,紧接着,雷动般的脚步声窜进我的耳朵。

  雷帝斯走到屋门外后,并不踏进来,而是盘腿直接坐在走廊里,两只手不停抓着散乱的金发,好一会,才露出他那张粗犷的脸来:“法普大人,我雷帝斯这

  辈子也没求过人,但是,现在我求你,能放了那几个人吗?”

  我不禁变了颜色,消息走漏的还真是快,连这个单细胞都知道了,那全城还不是人人皆知,敌方间谍的本事还真不能小看。正欲答话,梅尔基奥尔已经用异常冷静的声音回答:“那些人现在犯的是重罪,哪里能说放就放,军纪难道是放在那里看的吗?”

  “我雷帝斯才不管什么军纪,我只知道那些人拼了那么久,好不容易当上个骑士,做了官,那可都是用命换回来的。当年五百人北上,大部分都战死了,就剩下那么几个老兄弟。若真是有了二心,那我没什么好说的,是他们不争气。可是那些人也是为了大家好,就这么斩了他们,我雷帝斯就是不爽快。”雷帝斯梗直了脖子,颇有点意气用事道。

  “混帐,有了军功就可以藐视军纪了吗?你把整个军团当成什么了!”梅尔基奥尔难得露出愤怒的表情,大声呵斥道。

  “好了,都给我住嘴!”我重重拍了拍垫子,低喝了一声,支起上身,似乎要用拳头的雷帝斯嘟囔了几句,也不再有其他动作。微闭了一下眼睛,这个状况,私下解决的可能已经没有了,我必须对两族人都有个交代,“明天正午,我亲自来判决那些人!”

  “大人明断!”

  “法普,你可要想想清楚!”

  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然后就是充满敌意的对视,接着一个从鼻孔里喷出了粗重的气息,另一个则把眉头皱在了一起。还想着对敌人展开什么阴暗战争,但是现在看来,对方的行动可比我们要有效的多,若

  这么下去,没等艾尔法西尔人来,内部的意气之争就会消耗光整个军团的力量。

  “你们先下去吧。”带着点无奈,我挥手示意他们离开,在听到一声应答后,两个人缓步退下。

  庭院中依旧响起了雀鸟的欢叫,一股淡淡的花香飘了进来,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让那股芬芳一直浸淫进心底。“如果这是一个挑战的话,我接受了。”

  自言中,我张开眼睛,在嘴角滑落了一丝笑意。

  王历1355年3月24日

  在很多书籍记载中,这一天应该是“春guang明媚,微风,适远游”的好天气,不过在新亚鲁法西尔军中却是一股压抑的气氛,因为在这一天,我要惩处参与第三王子出奔事件的几个参与者。

  “汉克队长从兰碧斯将军尚在的时候就开始跟随大人了,大小几十战呀,哪次不是出生入死,就因为被几个艾尔法西尔奸细骗了,就要被处斩,真是不值呀。”

  “说到底,还是那个家伙……哎,就连我们的嘉洛斯大队长都要……”

  “亚鲁尔人仗着有军功,就肆意妄为,连谋害殿下的事情都能干出来,不杀怎么能行!”

  “话也不能那么说,那些人好歹也打了那么多年的仗,就这么处死了,还真有点可惜。”

  “你是不是艾尔法西尔人呀!”

  ……

  军中和民间早已议论纷纷,对于这次惩处更是有多种版本,从绞刑到车裂不一而足,为了目睹,早有一些军士和民众赶到宣判的地方,熙熙攘攘的将那里围的水泄不通。

  “还真是热闹呀。”德科斯掀开了帐子,就听闻到如蜂群齐飞的嗡嗡密响,帐中的军官大部分神情严峻,细数一下位列团长之职的高级军官,亚鲁法西尔出生的就占了一大半,心中的不忍早就写在了脸上。

  我扫视了列坐之人,然后拍了一下膝盖,沉声道:“开始吧。”

  “是!”军官们整理下衣甲,陆续而出,我在坐了片刻后,最后一个走出大帐,春日的暖风混合着人们的叫嚷声立刻扑到我脸上。

  “把人带上来。”梅尔基奥尔待我坐定后,大声道,不一会,就看见十几名军官装束的人被押了上来。

  我扫视了他们,那一张张略带污垢的脸是多么的熟悉,塞维亚的雨夜,回廊的雪天,多少个血腥的日子就是

  他们陪伴我一起走过来的。

  四周一下寂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眼睛都注视着,静等着我做最后的裁决。

  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我站了起来,走到被绑的军官前,没有言语,只是一个接一个的将他们松了绑。

  “不是吧,就这么放了?”

  “本来就应该这样!”

  底下一阵窃窃私语,人群里略起了一点骚动。

  我没有理会,在深吸了一口气后道:“你们所犯的错误只有用死才能洗刷,你们有意见吗?”

  军官们互相望了一眼,齐齐摇了摇头,其中一人道:“大人,我们已经清楚自己的愚行,如果这次真的让……我们就是死也弥补不了什么,所以,请大人处斩我们吧。”

  不愧是流浪兵团骁勇的战士,每个人的脸上都浮现着对死亡的觉悟,我转过身,抬头望向了苍穹,天空还是那么的干净,永远不会沾染地上的血污,在那里,或许真的是天堂乐土吧。“如果真的是,我也很想寻求解脱,可惜,我死后不会有灵魂,永远到不了那里了。”低声自言了几句后,我终于下了最后的决定。

  “流浪兵团的战士,要死也不能死在自己人的手上。既然你们已经有所觉悟,那么我就拜托你们,战死在沙场上吧。”从来没有试过用那么冰冷的口气说话,四周的空气有如凝固一般,所有的喧哗一下就消失了。

  “多谢大人宽宏。”

  转回身,再看了一眼已经伏在地上的军官们,我忍不住道:“不过你们记住了,你们是流浪兵团最骁勇的战士,就算是死,也要在拿下一百个敌人的首级以后。在那之前,我不允许你们战死!”

  军官们齐齐抬起头,在经过片刻惊愕后,眼泪如同流淌的泉水般滑过他们的脸颊。

  面对他们,我突然感觉到自己卑劣,我到底想做什么?是想给这十七人一次机会,让他们能够有理由活下去;还是根本就残忍到连死都让他们死的不痛快。

  这股想法如毒蛇般吞噬着我的心灵,不想再多做停留,我转身大步离开。在我身后,留下了一个激昂的声音

  :“大人,我们不会让兵团再蒙受第二次羞辱!”

  春天的风吹过,却有如冬日般让人冰冷到心底…

  …

  “我们的将军可真是公正严明的人呀!”公开的判决似乎在民众中留下颇为良好的印象,在领内开始传诵起我的功绩来,不过其中多半掺上了德科斯的活动,一些甚为夸大的说辞就是一个佐证。

  “谣言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最有效的工具,不管是对内还是对外。”

  德科斯略带得意的说出上述的话,然后捧起了茶杯,我歪着脑袋看着他半晌,忍不住笑出来:“德科斯呀德科斯,我想着是不是因为老和你在一起,也沾染上你的阴险毒辣了。”

  “有吗?”德科斯摇着头。“如果是的话,现在你就不是坐在这种位子喽。”

  “亚鲁法西尔的王呀,还是等我心肠更坏点再说吧。再说了,人生不过短短几十年,我可不想在两个女人的争吵中度过。”虽然带着点戏谑,不过想想,真要娶了女王殿下,以她的性格,就算不短命,身上的皮估摸着也完整不了几块。

  “迦兰的心胸没那么狭窄吧,而且女王殿下没你想的那么差吧,最近在军中的风评可有盖过你的趋势。

  她可是光辉女神的化身,这话传出去,非有一半士卒

  哗变不可。”德科斯笑着。

  “好了,先不谈论那些事吧,最近艾尔法西尔那边的动向怎么样了?”

  德科斯这才露出严肃的表情:“接到可没一个好消息,第一个,虽然艾尔法西尔经过那么激烈的内战,但是呢,那里的土地也太肥沃了……”

  “看样子,我们要面对吃饱的敌人,还真有点麻烦。”我不自禁摸着下巴,有着充沛粮食供给的几万大军,难对付多了。

  “第二呢,好象萨登艾尔的公主已经到圣城了,就算有人想破坏,机会也少了一半。”

  “这样呀,是指望不上怀顿诺尔的调停。但愿第二王子殿下认为胜券在握,拖延几天南下,我就谢天谢地了。”

  “恐怕你要失望了,这第三个呢,就是关于西维亚墙头草的事情。”

  我瞪着德科斯看了半晌,虽然不指望凡登斯特大公的效忠心有多么坚固,不过那么快传来他要叛变的消息,也委实太快了一点:“不会是艾尔法西尔方面的离间计吧。”

  德科斯摇摇头:“根据密探的报告,最近在西维亚斥候的调动方向可都是冲着这里来的,还有,凡登斯特的府邸上可频繁出入着操艾尔法西尔口音的人。

  诸如其他一些征兆,也都冲着叛变这个方向去的。”

  我不再言语,自然不会去怀疑密探组织的能力,不过就这样杀了凡登斯特大公,到时候,“法普大人疑心贵族降军,准备大清洗”的谣言恐怕就漫天飞了。

  望了一下窗外,我闪过了一个念头,然后站起身来。

  “军师呀,请你帮我写封信给凡登斯特大公吧,就说春guang明媚,想邀大公一起狩猎,当然,是我到西维亚去,让他准备一下吧。”

  德科斯眨了眨眼睛,突然露出了满脸的笑容:“ 知道了,我的指挥官大人。”

  ……

  4月8日

  刚刚被春雨洗礼过的草原透着特有的芳香,阳光透过稀薄的云层照下,在天际处勾勒出一道绚丽的彩虹。

  “真是漂亮呀。”骑在马上,我遮目望着,发出了感叹。

  凡登斯特连连点头,道:“法普大人,这可是吉祥之征兆呀。想不到大人才到西维亚,就降下这场春雨,而且还能看见彩虹,今日的狩猎一定有大收获呀。”

  我转过头,看着凡登斯特,虽然已近六十高龄,但是仍然身型矫健,不愧是当年大公团里排名前三的强者。只是在眉宇间透着一股闪烁,似乎并不想直面对我。我笑了笑,道:“大公真是会说话,不过看见彩虹,到真让我想起了艾尔法西尔的彩虹骑士团。当年与之交战,还真被他们的盔甲颜色晃了眼睛。”

  凡登斯特的眉毛似乎颤动了一下,但很快恢复了平静,垂头道:“大人当年以一人之力尽毁彩虹骑士团一个战团,武勇之名早令属下敬佩。属下常常拿来训诫子侄,当以大人为楷模,当一个骁勇之士,为王国复兴出力。”

  这个大公,还真是一只老乌龟,做事是滴水不漏,这种话题都能被他拿来做献媚之词,不得不让我佩服:“大公言过了。”

  “大人,已经准备好了,狩猎是否可以开始?”

  梅尔基奥尔在这个时候驱马过来,在向我敬礼后,大声道。我点了点头,梅尔基奥尔立时转身,从怀里掏出了一面小旗,扬了起来,牛角声顿时响彻天际。

  “喝!”一声齐吼如炸雷般响在平地,只看见我们面前的小树林里树起了无数彩旗,飞鸟惊起,在半空处发出鼓噪之音,而更多的野兽从林子里窜出,向四下逃去。

  这个时候,身背黑色小旗的骑兵队如风般越过我们身边,一边发出吆喝声,一边分成两股,就像是两道黑色洪流,将野兽两边的去路瞬间阻断。而在最前面,手持战盾的士兵排着整齐的队列,踏出了树林。

  三面被围的野兽无路可逃,不约而同的向我们这里冲了过来。

  “凡登斯特大公,我先开第一箭。”我笑着对凡登斯特道,然后从腰际箭囊里抽出一支箭来,稳稳搭在箭弦上,略做瞄准,就射出了第一箭。一头麋鹿发出了一声哀鸣,载倒在地上,远远望去,身上颤抖着我射出的箭。

  “好箭法!”凡登斯特拍了拍手,高声喝了一声彩。

  “大公来开第二箭吧。”说着,将我的弓递到凡登斯特的手里,只看见他略略掂量了一下,并没见其如何瞄准,搭箭就射,箭矢破开空气,在发出一声尖利的嘶鸣后,没入一头麋鹿的喉颈。

  没有哀鸣,那头麋鹿扑倒在地,立时就咽了气,这等一击毙命的箭术,我是望尘莫及。不过今日的重点可不是来和凡登斯特比较箭法的。

  “大公神技。”

  “老了,当年属下可以一箭射穿麋鹿喉颈,今日看来真是不行了。”虽然说的恭谦,不过在凡登斯特大公的脸上还是挂着自得的神情,“不过,听闻大人麾下有一神箭手,箭术之精已近化境,不知此次有否跟随大人前来狩猎。”

  我笑了笑,摇头道:“此次速并没有跟随而来,不过他所统御的弓箭手到是带了些过来。”言毕,转头对一旁的梅尔基奥尔使了个眼神,立时,另一面小旗从他手里扬起。

  背负青色小旗的弓箭手,和背负灰色小旗的火枪战士从后列冲到了前面,略做停顿,就听闻一声弦响,数十支箭平掠而出,拉出了一道道白色亮线,在其尽

  头,血雾弥漫而开。紧接着,火枪的轰鸣如爆裂的豆子般响了起来,黑烟遮住了我们的视线。

  虽然看不清楚黑烟后面的东西,但是我能听见野兽临死的悲鸣,和扑倒在地上的闷响,过了半盏茶的时间,我扬起了手,停止了射击。当黑烟散尽的时候,我看见了动物的尸体厚厚铺在草原上,血汇成了小溪

  流,流淌而出。残余的野兽伏在地上,再也不敢动弹片刻。

  “这个……”凡登斯特的神色顿显凝重,调动了流浪兵团最精锐的六百人,在他眼前表演了一场大屠杀的好戏,足够让这位大公对我们的评价上到另一个高度。

  “今日的狩猎就到这里结束吧。”既然效果已经达到,就没必要再杀戮可怜的野兽了,我扬起了手。

  “万岁!”高举起兵刃,四周的士兵仿佛是从胸腔里呼出了这个词汇,就当声音还久久回荡在草原时,一队队士卒井然有序的撤离,眨眼间走的干干净净。

  在我的眼帘中就只剩下血色的动物尸体,以及那春风吹拂下,如波浪般起伏的长长青草。

  也许是周围弥漫的血腥味道,凡登斯特大公的脸色略显苍白,眼睛中满是犹豫,看着我,空张了几下嘴巴后,突然露出觉悟的神色:“早闻大人麾下亲随骁勇善战,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犬儿克斯汀虽然不才,但是还望大人能够纳他为亲随,也好让他磨砺一下,以便未来接掌莱尔家的道统。”

  这个应该算是送人质,看着凡登斯特半晌后,我点头道:“也好,不过让大公家的公子当一个亲随也太委屈了,亲兵团自从切拉维佐战死后就没有再成立了。这样吧,就让克斯汀少爷重建亲兵团。”

  “实在太感激了!”

  “哪里,对了,这把弓是兰帝诺维亚有名的工匠所造,在我这里,实在是埋没了它。今日看大公之箭术,委实厉害,配这把弓再合适不过,就送给大公吧。”

  凡登斯特立时泣声道:“大人恩情,凡登斯特自当粉身为报。”

  这样就差不多了吧,即便凡登斯特再有谋反之心,也要等着第一次收获季以后,艾尔法西尔大军压境的时候吧。不过到了那时,已经身为亲兵团长的克斯汀该做如何取舍,不过莱尔家的血脉一定会在胜利者一方留存下去,对于这一点,我没有任何怀疑。在乱世之中,贵族的忠诚心只怕只能对着自己的家族,比起他们来,大部分出身贫寒的流浪兵团军官群,就显得如金子般可贵起来。

  “大人,如何处理猎物?”梅尔基奥尔轻咳了一声,将我从感慨中拉了回来。

  我露出尴尬的笑容,然后挥了挥手:“全部都搬回西维亚,让那里的将士和我们一起品尝一下特拉维诺的野味,凡登斯特大公,就要劳烦你城里的厨师了。”

  凡登斯特哈哈笑了起来:“正好,西维亚的厨师最擅长烹调野味,保证大人胃口大开。”

  “是吗,只可惜普雷斯顿的美酒要当收获季以后才能酿出来,不然一起享受的话,那真是……”我摸着下巴,不禁惦念起普雷斯顿的朗司酒来。

  “奥维尔家的特酿,属下也心仪很久了,只可恨普雷斯顿大公一直当宝贝般,若是等着他酿出来,大人可要迫他交纳出来点,让属下喝个痛快。”

  “哈哈,凡登斯特大公也是好酒之人呀!”

  “哈哈……”

  在夕阳的辉映下,一行人笑着向西维亚城行去,这一刻,让人体会到有如田园生活般的恬静,只不过,在天际处滚动的血色晚霞,征兆着一场大风暴马上就要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