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骑士的战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特拉维诺的血

骑士的战争 夜摩.QD 12108 2003.06.17 13:05

    

  被冠上会战之名的大战役,自从德拉科普叛乱后还是第一次,米娜维亚的出现似乎为整个大陆的战争添加了兴奋剂,望着眼前密密麻麻的部队,我生出了如此的感想。

  亚鲁法西尔标准的灰白色盔甲,以及艾尔法西尔耀眼的七彩武装一天内填充了特拉维诺草原东境的土地,刚刚冒出头的青绿色瞬间被践踏回泥泞中,林立的旌旗在寒风中发出了哗哗的响音。

  “这就是大战场呀!”重新领略了休法城的那份冲击,我不自禁的发出了感叹,比起眼前所见的部队,流浪兵团还真是如婴儿般弱小。

  “你真的要和我一起战斗吗?”瓦伦西尔在旁边又问了一句。

  按照将军的原意,只要我们老实的待在银龙的军营里,等到战争一结束,就把我们送回兰帝诺维亚。

  碍着将军的面子,我们当然不好意思做出越狱逃跑的事情,但是与其在大营里枯等,还不如亲身感受一下大战场的感觉。

  不论怎么说,这种机会在兰帝诺维亚不太会有,狭长的回廊已经使我们只能做小范围的思考了,一旦南下,面对的可不仅仅是一条线的战斗呀。

  “是的,如果不能在这里活下去,以后也就没什么机会去实现理想了吧!”我笑着回应。

  瓦伦西尔看着我,哈哈笑了出来:“不错,兰碧斯真的没看错人,比起几个月前的你,现在的法普更能称得上是一个指挥官了。”

  “对谢夸奖。”

  “那么就跟随在我银龙的旗下吧,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战斗!”

  夹了一下马腹,瓦伦西尔将军率先冲出了本阵,打扮成他亲随的我连忙跟了上去,一直来到了左翼骑兵冲锋阵的地方,在那里,悄无声息的两千银龙骑士正等待着瓦伦西尔将军的指挥……

  “敌人!”数匹斥候的快马飞速掠过雪原,嘶声的嚎叫眨眼间传遍了整个联军阵营,在他们身后,隐隐有春雷般的震响。

  指挥官们的手几乎在同时举了起来,原本混杂着各种声响的阵营瞬间就只剩下战马的嘶鸣,绿装的弓弩手跨步走出,在青装长枪兵组出的枪林前布下了阻击线,在后面层层迭迭的步兵、重装甲步兵用他们的身体搭出了数百米厚的血肉之墙。

  艾尔法西尔最为人称道的厚实战阵,数百年来被夸赞为“永不破裂之七彩铁壁”就呈现在我的面前。

  就在我感叹的同时,和着马蹄践踏出的雷声,黑色的骑枪在天际边如秋日麦草般一波波跳跃进我的眼帘,布莱克诺尔黑骑兵,名震天下的“黑色波浪”在同一天,同一个地方,出现了。

  在卷过了大半地平线后,波浪停止了,平静的就如同夏日无风的湖面,极目远望,能望见最前列的重铠甲突击骑兵保持着一条几近笔直的冲击线,骑枪微微倾斜出战阵,在雪白的大地上落下了长长的影子。

  “上弦!”

  最前列的弩手摇动着转柄,如同蜜蜂低鸣般的嗡嗡响音就算在远离中央的这里,也能听见,十石力的强弦在齿轮的滚动中扣在了扳机上,强弩箭轻轻按放在槽沟中。

  大战的前夕,就如一块千斤巨石压在心头,就算在回廊,独自面对数千敌人的时候,我也没有这种压抑的感觉。

  “可不能现在退缩呀!”在心中低声对着自己说,安稳了跳动的心脏后,我紧紧握住了腰间的弯刀。

  一阵风吹过,吹散了两军中央隆起的一个雪丘,当雪花重新回落大地的同时,人造的雷鸣再次响起,布莱克诺尔的黑骑兵黑压压的从天际冲杀了上来。

  王历一三五四年元月的最后一天,布莱克诺尔的黑骑兵冲击率先揭开了“特拉维诺会战”的序幕。

  “射击!”

  伴随着群蝗的起飞声,无数的箭矢带着闪亮的轨迹划过了中央地带,直接没入了黑色的海洋中。

  最前列的黑骑兵一下低矮出战列,翻滚着倒在雪白的大地上,他们没有机会再站起来,第二列直接踏过了他们的身体,然后是第三列……

  当第二波箭矢终止了旅程后,我已经能看清楚黑骑兵胸口的纹章,根本来不及射第三箭,最前沿的弓箭队适时的退出了战场。长枪队迅速填补了后撤造成的空隙,倾斜出两人高的落马枪,一刹那间,在布莱克诺尔人的面前变幻出青色的荆蕀之林。

  我感觉不到对方的犹豫,似乎是带着死亡的渴望,最前沿的黑骑兵任由复数的长枪贯穿自己的身体,在那同时,他们手上的骑枪也脱离了主人的手,飞越入艾尔法西尔的阵营中。

  血色,在那瞬间,我只能感觉到这个色彩,淒厉的战马嘶鸣此起彼伏,尸体如山般堆积在长枪阵的前面,而在后面,被骑枪投中的士兵扯出了最后的临终惨叫,密集的青色枪林多出了数块不协调的红色斑记。

  眼前的景色一下扯动了我的心灵,白驹过隙的刹那,等同一个流浪兵团的人丧失了自己的生命,生命如草芥……

  黑色,在半空中浮现,敌人的骑兵不可思议的飞越尸山,直接跳进了林立的长枪阵里,还没等我回过神来,木杆折断的声音就如同新年爆竹般响亮起来。

  一名跌落马的黑骑兵抽出了战刀,砍断了身上的长枪后,浑身浴血的扑进了更远处的阵营。

  在后面的长枪兵们不知所措,还没等他们想起刺击时,战刀已经劈入了其中一人的身体里,沿着划开的巨大伤口,大量的血液被喷洒出来,就像涌泉一样。

  那名长枪兵哭泣着按住自己的伤口,失血过多的他很快软倒在地上,踏过他的身体,黑骑兵再一次挥刀。

  被血刺激的长枪兵们顿时反应过来,数把长枪同时捅进了那黑骑兵的身体里,黑骑兵只来得及抽搐下身体,就耷拉下脑袋。

  将他的尸体按在地上后,更多的长枪报复似的刺了进去,直到又一名黑骑兵的战刀挥舞过来。

  一刹那,在青色和黑色的边缘线上开始绽放出鲜艳的血色花朵来,长枪和骑枪,在比较着互相长短的同时,无数的生命被丢进了另一个世界。

  敌我的呻吟声很快被更多的骑兵给终结,在我的眼里晃动着不断跳跃的黑色,长枪的阵地被迅速蚕食。

  第一个黑骑兵冲破了长枪的阵地,摇晃着挥刀砍向了后面的黄色重步兵。重步兵挥动战锤,由下而上,重击在他的小腹上,一口血从他口中喷出,巨大的盾牌上顿时抹出一片红色。接着,黑骑兵伸出的手在那上面划下了五道深深的指痕,而他的身体无奈的软倒在“黄色城墙”的面前。

  这个时候整个长枪阵已经崩溃,敌人就如同挥舞着收获季的麦刀一样,大片收割人的脑袋,越来越多的黑骑兵冲向了后阵重步兵。

  从步兵阵中飞出的掷矛开始出现在战士们的头顶,在经过短暂的路程后,纷纷落在了黑骑兵的冲击线上,惨叫同时响起,插满掷矛的尸体被战马掀翻在地上,倖存的骑兵毫不犹豫的回敬了手上的骑枪,另一波惨叫顿时响起。

  重步兵散开,推出了数百架百矢弩,这是对步兵专用兵器,一架就可以同时射出一百支弩箭,杀伤力之大,为其赢得“恶魔兵器”的名称,想不到在艾尔法西尔阵营中会拥有那么多。

  “乒”的一声巨响,让我的神经都为之震动,只看见沿着黄色的步兵阵,黑压压的一片箭矢平掠而出。

  刺破肌肤,没进血肉的闷响就如绵绵春雨打在树叶上一般,一层淡淡的血雾弥漫在整个战场,首当其冲的黑骑兵晃动了一下,扑倒在地上,背上突兀而出的箭尖给大地铺上了厚厚一层锐利的茅草。

  我费力的吞咽了一下口水,这个就是大规模战,将人成批送往地狱的熔炉,在这里,至少我学会了一点:千万不要和贵族军正面冲突!

  转过头,望向了一边的瓦伦西尔将军,在他脸上看不见一丝触动,随着他的目光,我看见了主阵的骑兵幡旗缓缓落下。

  扯下了护面,瓦伦西尔将军的手扬了起来,刀剑出鞘的声音同时响起。

  “进攻!”手落下,银龙的骑兵在开战后半刻加入了战局,奔驰过数百米的距离,两千骑如一人般直接插入了敌人的侧面,在我们的右翼,火焰的颜色也跳动了起来,即是艾尔法西尔重装甲突击骑兵。

  黑色的猛兽在这瞬间被切出了两道裂缝,两支重骑兵就如利剑一般深深的扎入了她的身体里,绵绵的冲击就在这刻被硬生生的阻断了。

  直对着我军的敌方骑兵来不及做出反应,笔直向前的骑枪在摆过很小的幅度后就停止了,它们的主人被巨大的冲击甩出了马匹,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线后,湮没在一片黑色中。

  在片刻惊愕后,布莱克诺尔人纷纷拨转了马头,如潮水般向我们挤压过来,战局在这个时候进入了僵持……

  挥刀,一名黑骑兵仰天栽倒在马下,喷出的血泉在半空中停留了片刻,就如水珠般洒落,渗进了被马蹄践踏出乌黑淤泥的大地,来不及欣赏,我回刀格挡住另一边砍过来的马刀。

  混乱,你根本就不能分辨在身边的是敌人还是友人,战士的本能驱使着我机械的挥动着手上的弯刀,白色的银龙盔甲上涂满了红色,血就顺着甲边滴落到马镫上,在染红了马镫后,又欢快的跳跃进大地,汇成一道流淌的暗红小溪。

  “嘶!”胯下的坐骑发出了淒厉的叫声,一杆骑枪没进了她的胸膛,人立而起,将我翻倒在泥泞的大地上后,躺倒在我的身边,起伏的身体在巨痛扯出的抽搐中渐渐平复下来,眼睛无力的闭上,在眼角处流淌下了一缕晶莹。这是我第一次看见马的眼泪,在那一刻,我的大脑一片茫然。

  “呼”刀卷过的风声,但是没有落在我的头上,一名黑骑兵飞落下来,扑倒在地上成了一具尸体,在我的眼帘中出现了瓦伦西尔将军那高大的身影,他扯过了一匹无主的马,对着我道:“好好照顾自己吧,不能在这里死掉呀!”

  没有回答,不知道从那里涌出的勇气,我飞身跃上战马,再次加入战争……

  无序的战斗进行了两个时辰,交战的双方不自觉的拉开了战距,到下午三刻时,疲倦的士兵们只能在远处互相漫骂,粗野的举动为“特拉维诺会战”第一次接触划上了句号,幸运的是,我没有受到太大的伤。

  白色的雪,鹅毛一样,摇摇晃晃的飘落了下来,轻柔的覆盖在沾满血迹的大地,我不禁仰起了头,这应该是冬天最后一场雪了吧!冰凉的触感从脸上浸淫到我的心底,战场上再也没有其他声音,在内心,我感受到了生命的价值。

  当最后一个布莱克诺尔士兵消失在我的视线时,雪已经厚厚的覆盖在战场上,白白的,渗透着无数个斑斓的血色花朵,黑色的、白色的、绿色的……盔甲隐隐的露出一丝痕迹,很快又被雪花掩了过去,唯有林立的骑枪和箭矢还象征着这儿发生了一场怎样惨烈的战斗。

  迈过一个个突起的人型雪堆,我站到了战场的最中央,浓郁的血腥味即便是那么大的雪也没法掩盖掉。

  “这就是战争,无数尸体堆积起来的可恶妖怪。”

  瓦伦西尔抱着手,发出了如此的感叹:“这个妖怪已经存在了太久了,它还想存在多久呢?”

  “我会亲手杀死它的。”从我嘴角滑落这么一句话。

  瓦伦西尔看了我一言,将视野投向了远方:“是吗?法普呀,你要知道,许多人都和你有一样的想法啊,但是现在,他们也成了制造那种妖怪不可缺的营养了。”

  “如果那样,我就会斩断营养,用自己的手。”

  “是吗?那么在那之前,就麻烦你先斩了作为另一个营养的我吧!”

  “知道了。”

  ……

  “特拉维诺会战”第一次交锋,布莱克诺尔军黑骑兵光是战死者就超过一万人,相对的,充当阻击黑骑兵的艾尔法西尔长枪兵几乎死绝。此外,后阵的重步兵、步兵阵也有数千人的伤亡。单从局势上讲,双方只能算是平手。

  当然在后世也有“……算上布莱克诺尔的马,对方战士约两万,联合军应该算是初次交锋的获胜者……就确切数目来者,联合军比布莱克诺尔多死了三千五百七十六人,应该算布莱克诺尔胜……”等等版本的说辞,但是这些对我们并不重要了,因为在不到一天的时间中,被胜利刺激的正统王****大呼着全歼敌人,整合了北方各公爵领,甩开了艾尔法西尔人,独自走上了追讨的道路……

  “大人,让我参战!”雷帝斯他们的出现多少让我有点意外,隐瞒了我参战,将他们安排在军营中,是因为我不想把他们扯进这死多活少的战场中,特别是迦兰,如果再一次,她为了保护我而受伤甚至死亡的话,我的下半生将黯然无光。想不到,他们那么快就赶了上来。

  “不行!我会好好保护自己的,从兰帝诺维亚出来几个人,我就要带回几个人!”

  “大人,如果失去了你,我们就只有相伴地下了,与其那样死去,还不如让我们一起战斗的好!”一旁的夏尔克略带激动,声音不自禁高涨了起来。

  “绝对不行!”

  “主人。”迦兰温柔的声音阻止了我们的争论,几个人望向了她,只看见她抽出了一把短剑,直对着自己的喉咙:“明知道主人身处险境,迦兰也不能有所帮助,这个残废之身还是让迦兰自己了断的好。”

  “干什么!”一把夺过了她的短剑,我叹了一口气:“好吧,不过记住,如果你再一次从我身边离开,我会抛下一切的。”

  “知道了,主人。”

  “还有你们,这次不能算是自己的战斗,万事保命为主!”

  转过头对赶来的夏尔克、法尔切妮、雷帝斯以及速道。

  “哈哈,我们特拉维诺战士是不输任何人的,别人伤害不到我们的!”雷帝斯咧开了嘴巴,露出了笑容。

  帐外,黎明的曙光已经洒落,第二次接触战马上就要开始了……

  双方的战阵在第二次都大幅缩水,参战的总兵力约九万人,我方没有了艾尔法西尔军的支持,能站在战场上的约五万;而对方,暂时看不见那波澜壮阔的黑骑兵之海了,其主力已经换成了步兵为主的德拉科普军,这应该说是一个幸运。

  “附庸对附庸呀!”瓦伦西尔如此的感叹。

  我扫视周遭,昨日作战的艾尔法西尔耀眼的衣甲没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打着各个公爵家徽的杂兵,豪华一点的还有鲜明的盔甲,而没落贵族带出的扈从就只有简陋披甲,更有甚者,农民用的草叉都能出现在战场上。

  贵族们是否把战争看的太过简单了,现在可不是秋季的狩猎!怎么战斗呀,就用这些人?疑问在我心中,比起统一灰色战甲的德拉科普军,我方的部队实在难以让人放心,杂乱的阵型看上去一冲就会垮掉。

  “好多敌人呀!”雷帝斯的眼睛发着光,巨大的战斧横握着,一副要冲上去的表情,在他周围三尺内,没有其他人敢靠近。

  如果玛古拉或塔特姆在,或许还会调侃他几句,不过现在的我,可没那么大力气。

  “敌人用的是正攻法呀!”注视着前面,我回了瓦伦西尔将军一句,从最前列的重步兵到后面的掷矛战士,德拉科普军完全是一副集团冲锋的架势,看样子对方也不甘心光是当殿后军,颇有一决雌雄,挽回骑士颜面的味道。

  如果按照这个情况,我军就要面临很大的压力,使用基本上是拼凑起来的部队来面对正规军的冲击,还不知道会慌乱成什么样子。

  “好多敌人呀!”和雷帝斯差不多的感叹,但是意义完全相反了,在我们的旁边,已经有一部分贵族兵露出了恐惧的神色,相比昨日奋战的艾尔法西尔人,今天充当主力的贵族联军还真是让人看轻,难怪挟着正统之名,讨伐叛逆的大业拖了如此之久。

  “打起精神!”瓦伦西尔突然说了一句,拍马冲到了我军的最前列,银色的盔甲在阳光下闪闪发亮,让人有了一种看见天神的错觉。

  “敌人就在前面,我们亚鲁法西尔人已经躲在艾尔法西尔人身后太久了,如果还有点男人气概的话,就请各位在今天,在这个战场上表现出来吧!我们可是七英雄之一亚鲁尔.德寇斯的后代呀!”

  将军的声音传遍了整个战场,在寂静了片刻后,所有的士兵举起了兵器。

  “圣亚鲁法西尔万岁!”

  “呜!”悠扬的牛角声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德拉科普的战旗林立起来,白色,绣满了黑色的纹路,在风中发出了响亮的晃动声。

  几乎同时,叛军的部队动了,保持着阵型,踏着有力的步伐,一步一步向我们靠了过来,沉闷的脚步声,裹带着大地的微微颤动,汹涌的席卷而来。

  “稳住!盾牌队向前,战矛队列阵后!”

  瓦伦西尔高高的扬起了手,下达了命令,王国双翼的勇名在这个时候发挥了作用,盾牌队挤过人群,手忙脚乱将各式盾牌插到泥土上,连着草叉的长矛斜斜的歪出了盾阵,高低不平的对着敌人。

  “火箭准备!”

  背负着箭囊的弓箭手们慌忙跑到了盾牌手后面,抽出箭矢搭在弓弦上,举着火把的士兵在片刻后才站到了他们的旁边,急促的鼓声响了起来。

  一瞬间,天际越发昏暗起来,黑黑的云层渐渐向下压,不稳的气流飞速的划过我的耳边。

  伸出了手,感受着那空气的流动,我闭上了眼,深深的吸了口气,当我再次张开眼睛的时候,只看见瓦伦西尔将军的手往下挥,火箭的旗帜紧跟着落了下来。

  弦动,尖锐的撕空脆响随即响起,天空中猛的绽放开无数的火花,拉出了异常耀眼的弧线划入了叛军的军阵中。

  火团在我的眼前冒起,透过盾牌的空隙,火箭无情的射穿了一个又一个德拉科普叛军士兵的身躯,在他们软倒在大地前,火已经将他们吞噬掉,红色在灰色的盔甲丛林中是那么的晃目。

  叛军没有动摇,踏着同伴的尸体,将一片片火光碾灭在灰色的盔甲洪流中,当进入标枪射程时,从对面的军阵中突然冒出了银亮的光华来,穿插过火之箭雨,带着破空的嘘声重重的落了下来。

  哀号,站在最前列的士兵连着盾牌一起被洞穿,洒着血珠倒出了战阵,弓箭手退下,掷矛战士将另一波银亮回敬了过去,也是一片血海,插满了掷矛的叛军士兵无力的跪倒,头沉沉的锄到了大地上,后面的灰色再度在我们面前闪耀了起来。

  “可惜呀!”暗叹了声,如果不是布阵时浪费那么多时间的话,光是箭雨就可以让德拉科普军丧失先机,现在只能展开正面的短兵交锋了。

  就在这时,骑兵的战旗扬起,隐没在右翼的银龙骑士们立刻发动了起来,挺着长长的骑枪,在裹起一片血雾后如风般卷进叛军,猛烈的冲击迅速撕开了对方的战阵。

  “冲呀!”发出了一声呐喊,联合军就如奔泻的洪流,杂乱的旗号一下将德拉科普的旗号给淹没了。

  “大家跟在我身边!”我大喊了一声,抽出了弯刀。

  “好呀,开始战斗了!”雷帝斯高喊着。混杂在进攻部队中,我带着不到一个小队的士兵加入了战团……

  “嗷!”雷帝斯剧烈的挥动着手中的战斧,张大了喉咙发出野兽般的嚎叫,战斧在半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裹带着巨大的冲劲重重击在了一块盾牌上,盾牌连着后面的人形化为战场上飘荡的血色碎片。

  越过雷帝斯拉出的空隙,数名持盾近卫兵适时切入,分开了企图重新聚集的敌人士兵,夏尔克的剑和法尔切妮的枪一下成了另一个噩梦。

  少少的十五个人,在混乱的战场上成了一道别致的风景线,依靠着互相的支持,在我的指挥下,一次次冲开了聚集的敌人。

  在我们身后,大批的王国士兵蜂拥而上,凭着绝对的优势,将勉强聚集的少数敌人处理掉。

  亚鲁法西尔的子民纷纷倒在了我的面前,就因为不同一个阵营,我不得不将自己的同胞送进另一个世界,这就是乱世的悲哀。

  还没等我从伤感中恢复过来,毫无征兆,一把战斧裹着劲气迎面而来。

  “当!”巨大的金属碰撞声,闪身挡在我面前的迦兰后退了几步,靠到我的身上,连我也能感受到,对方的惊人冲击。

  “是你!”

  浑身浴血的高大身影,拿着特拉维诺的战斧,还有从眼中喷射出来的恶毒眼神,让我一看就知道他是谁!狂战士涅寇斯,想不到会在这个地方碰见这个家伙。

  “哈哈,想不到呀,法普,我等着杀你等太久了,受死吧!”

  发了一声喊叫,涅寇斯直冲上来,迦兰毫不犹豫的迎上,又是一阵巨响,只看见迦兰的身体如断线风筝般倒飞了回来,再次撞进我的怀里。

  两个人同时摔倒,巨大的冲击让我胸口一阵痛楚,面对狂战士那惊人的破坏力,就算是迦兰也抵挡不了。

  “不要伤了我雷帝斯的朋友!”撞飞了几个挡路的敌人,雷帝斯飞快的跃到了我们的身前,高大的身子挡住了涅寇斯所有的杀气。

  “一起去死吧!”又一次撞击,巨大的声音几乎震破了我的耳膜。

  雷帝斯退了一步,紧握住战斧,在他身后的我,清楚的看见血沿着斧柄滴落下来,他的虎口已经裂开了。

  没有道理让雷帝斯一个人战斗,我吐了口气,握起弯刀站到了他身边,迦兰在片刻后,也出现在我旁边,三个人共同面对着涅寇斯这个怪物。

  涅寇斯的眼中开始蒙上血丝,这是狂化的征兆,嗜血的神色让他看上去像地狱的恶鬼,从他身上散发的阴冷之气让我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嚎!”大声的吼叫,在卷起一阵风后,直冲进我的耳朵中,紧接着,涅寇斯的身影化做了一道光扑了过来。

  本能的举起了兵器,一把刀、两把剑、一杆战斧在接触到光影后,齐齐被巨力震出了手,而我们,分成三个方向倒飞了出去。

  “我会死。”一个念头闪过,在沉重跌落在大地时,我已经感受到死神的召唤,但是在这一刻,轻声的弦响把我拉了回来。

  一支箭掠过纷乱的战场直接没入了涅寇斯的左眼,在激起数滴血花的同时,阻止了狂战士进一步的行动。

  速站在战场中,手中搭着弓,保持着射击的姿势,弦还在轻轻抖动着。

  “我的眼睛!该死的家伙!”发出野兽般的嚎叫,涅寇斯将目标改成了风族人,但是他的战斧被两杆兵器挡住,法尔切妮的长枪和夏尔克的剑,其余的近卫兵飞快的举起盾牌,挡在了速的面前。

  “呜!”略带着一丝慌乱,德拉科普军在这个时候吹响了退兵的牛角,面对联军充满斗志的冲击,在箭雨和骑兵冲击中损失了大量兵力的叛军显然支撑不下去了。

  留下怨毒的眼神,涅寇斯毫不迟疑的转身离去。

  明知道他的危险,我们还是没有追击,就算是我们六个人,也未必拦得下他,有这种想法的人现在已经变成了四散的碎片,在战场上留下悔恨的灵魂了。

  “好厉害呀,我雷帝斯想当他的对手。”

  在吐出了一口血之后,雷帝斯眼中放着光,露出了向往的神色。

  法尔切妮只看了他一眼,冷冷说:“你不是他的对手。”

  “现在不行,将来我雷帝斯会胜过他的。”

  我摇了一下头,想不到会在这里碰上涅寇斯,比起过去,他更加厉害了,今天若不是有那么多善战的夥伴,恐怕我早丧生在他的巨斧下,尽可能不要面对他,我如此告戒着自己。

  “我们胜利了!”高声的欢呼在四周响动起来,第一次靠自己取得了胜利,亚鲁法西尔的战士再难控制自己的感情,战场上到处是欢跃的人群,许多人拥抱着流下了眼泪。

  “恭喜你了,瓦伦西尔将军。”我向这场战斗的指挥官献上了敬意。

  将军淡淡笑了一下,眼睛望着敌人撤退的方向:“战胜过去的同伴,这种心情还真是复杂呀!”

  从他的口气中,我感受到了一丝忧愁,不过很快,瓦伦西尔将军又恢复了活力。

  “走吧,法普,我们回去好好喝一顿!”

  “好的,将军。”驱散了心头的阴暗,我畅快的答应了将军的邀请。

  “特拉维诺会战”正式落下了帷幕,在付出了八千条生命的代价后,联合军毁灭了德拉科普北方军精锐一万四千人。

  一直充当附庸的正统王****从这刻起跃上了大陆纷乱的舞台,扮演起重要的角色。

  先后两次的战斗改变了亚鲁法西尔大地上的势力分布,原本被压制在北方的联合军挟着巨大的胜利,形成了南下的大好形势。到处是开春后一举攻下圣城,让叛军成为历史名词的乐观景象。

  如果战争就这么结束了,或许我还更高兴点,但是我知道,隐藏在大胜下的是怎样的暗流。

  艾尔法西尔人不会乐见亚鲁法西尔的崛起,估计在他们的计划中,作为附庸的部队只能当作消耗品出现在战场上,一旦壮大的不能控制了,一定会想办法压制的。

  果然,仅仅过了三天,就有了拆分王****的决议,美其名曰:“……调整部队,补充不足……”

  富有战斗力的部队就这样被拉到了特拉维诺的草原上,去清剿在那里不服艾尔法西尔人实际统治的特拉维诺游牧部落,而另外,在军营中也开始流传起,瓦伦西尔将军勾结北方逆匪,阴谋作乱的谣传……

  “呵呵,看样子艾尔法西尔人想除掉我了。”瓦伦西尔将军面对着谣传一点也没有愤怒,只是笑了笑。

  “是呀,我就是北方逆匪的大头目,万一被什么人看见了,将军就含冤难雪了。”我回笑道,如果现在,有艾尔法西尔的探子冲进来的话,就能揪出一批北方逆匪的指挥官。

  “反正在艾尔法西尔人的眼里,我早该被处理了。”

  瓦伦西尔露出了一丝苦涩,明知道对方狼子野心,但是碍于职守,只能维持现况。对于银龙的暴狮子来说,心里也不好受的吧!

  “那么,将军是否想好了呢?”不失时机,我还是提出了我的想法。

  瓦伦西尔摇了摇头:“抱歉了,法普,我必须忠于自己的国家,还是那句话,没有证据,我不会提供帮助的。”

  “将军呀,你还真是……”吐了口气,我苦笑摇头。

  “大人。”夏尔克掀开了帐子,轻巧的走到我的身边,在我耳边嘀咕道:“不好了,在这儿的间谍报告,艾尔法西尔人趁着开战时把公主带到北方去了。”

  “怎么可能?”

  我大吃一惊,在盯着夏尔克看了半响后,转头对瓦伦西尔道:“将军,你要证据的话,现在就在城里,艾尔法西尔人已经把公主带到北方去了。”

  “什么!?”瓦伦西尔张大了嘴,呆涩了半刻后,风一般卷了出去。

  “夏尔克,我们还能追上吗?”

  “不可能了,都过去快五天了,就算快马也赶不上了,更何况在北部边境上到处是艾尔法西尔的哨岗。”

  “棋差一着呀!”叹了口气,我抬头望向了帐顶。

  一切就如夏尔克说的,趁着我们开战的时候,艾尔法西尔人秘密将米娜维亚挟持到北方去了,在这里的代表厚颜无耻的说:“……鉴于有叛乱之可能,对于重要盟国之公主,我国有义务行保护之责任……而且,我方第二王子尚未娶妻,如果能结两国之世代友好,我方对贵国的支持将不遗余力……”

  在揍了对方代表一顿后,瓦伦西尔将这个消息带给了我。

  “如果光是成婚的话,到也没什么,我现在怕的是艾尔法西尔王室会再上演一场丹鲁依斯吞并事件,毒杀公主,造成事实上的完全吞并……”

  两百年前的丹鲁依斯合并一事,可以说是整个亚鲁法西尔的丑闻。在动用了大量兵力不能压制这个独立的特拉维诺国家后,亚鲁法西尔王室就想到了联姻的绝妙主意,由当时的太子娶了对方首领的公主,并许诺将由两个人的后代继承王位,但在麻痺了特拉维诺人,并慢慢解除了他们的武装后,王室就密谋让人发指的阴谋。

  公主和她的孩子先后暴病而死,当特族人想要解释的时候,奉命镇压的王国精锐血洗了特族人十九个村落,杀光了那里的男人。

  在第二次特亚战争几乎要爆发的时候,王太子自杀,追随他的妻儿于地下,这也是整个丑闻中唯一的亮点。

  在面临北方势力的南下和南方蛮族的大规模作乱,王室顺势宣布了特族人的自治权,才消减了这场灾难。

  艾尔法西尔和亚鲁法西尔的王室虽然时有通婚,但两国的王室正统派一直坚持着血统的纯洁,第一顺位王太子的母亲一定要有自己国家的贵族血统。在这个大前提下,难保艾尔法西尔想学学我们的手段。

  “你、你怎么会知道!”瓦伦西尔的表情活像吞进了整支鸡,空张的嘴巴再也合不上了。

  这个应该算是大丑闻了,经过王室大肆封禁,知者甚少,惟有像瓦伦西尔这样的近臣才有机会瞭解。

  将军做梦也没有想到,在经过圣龙的指引,我已经瞭解整个大陆的历史。

  “因为我想知道。”突然的灵感闪过我的心灵,如果这样说的话,将军可能会高估我方的实力。

  虽然有点卑鄙,但是在非常时期当用非常手段,仁慈可救不了我们的国家。

  沉默了半响,瓦伦西尔点了点头:“把公主交给你,或许是最好的办法吧!为了亚鲁法西尔,我就冒这个险,不过公主被挟持到北方,按照一般的礼仪,王室通婚,大概要有一个月的准备时间,过了这个时间,什么都晚了。”

  “这真是,麻烦……”我并没有想到好的主意,现在去北方的路已经被封锁,总不能硬行闯关,就算能成功,后面的路也是寸步难行。

  “重点是通过在边境上的封锁,在后面反而简单了。”

  “迷途森林……”我抬起了头,以前那里被叛军掌握着,但是现在,我军已经将第一线推到了迷途森林的边上,如果从那里走的话,就可以绕过北方的封锁线了。

  “迷途森林?那里可是进得去出不来的鬼地方。”

  “我可是闪族人呀!”

  瓦伦西尔错愕的望了我一下,然后大笑起来:“哈哈,不错,迷途森林的闪族人,法普呀,我有点相信命运了,上天确实安排了你拯救亚鲁法西尔呀!”

  我抓了抓头,回应似的傻笑了一下。

  “那么,艾尔法西尔的内部通行证给你,虽然没什么大的用处,但是拿着总比没有好。”瓦伦西尔递来了通往圣城的钥匙。

  “放心,我会安全的把公主接到北方。”

  “好好保重,希望下一次见面,你能带着大军从北方来,我会在这里,用我的骑士剑欢迎你的。”并没有开玩笑的含义,瓦伦西尔伸出了手。

  我握住了他的手,感受着他的力量,点了下头。

  “我们出发,前往艾尔法西尔圣城,把公主从恶魔手里救出来!”大声吆喝着,我踏出了将军的大营。

  王历一三五四年二月六日,我离开了瓦伦西尔将军的军营,带着二十二个人走上了北去的路,市井说书人乐道的“勇者救公主”的故事,就此揭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