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骑士的战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回廊II

骑士的战争 夜摩.QD 9649 2003.06.17 13:04

    

  王历一三五四年一月一日,新年诞。

  上神似乎眷顾着战斗着的人们,从昨天开始,天上就下起了鹅毛般的大雪,到了今天,积雪已经漫过了膝盖,而天上还是白茫茫的一片,在积雪化开前,双方都很难开战了。

  “看样子,老天也厌恶血色了呀。”捧着热腾腾的茶杯,德科斯独自站在大帐口感叹着。

  我搓了下手,卷进的寒风让我的手指发颤,连忙更靠近点火炉,而一旁的玛古拉发出了不满的声音:“我说德科斯,能不能把门掩上呀,你想冻死我们呀!”

  “看看雪不是很好吗?”一脸的陶醉,德科斯丝毫没有动手的倾向。

  “有什么好看的,除了白色就是白色,看着就让我想起怀顿诺尔人。”玛古拉加了根树枝,火一下旺盛起来。

  “你就不懂了……”

  还没等德科斯说完,雷帝斯就从座位上猛的站起,一把扯进了他:“呼”的一声拉下了帘子,然后瞪大了眼睛道:“我们特拉维诺人不喜欢寒冷!”

  德科斯张大了嘴巴,一时反应不过来,下意思的喝了口茶后恢复了自然。

  营帐中团团围坐着兵团军官们均露出了笑色,即便是精明的老狐狸在单细胞动物的直线运动下也没有太多的办法吧,在短暂的轻松后,每个人重新笼上了严肃的表情。

  “继续说……”

  我向帐中错愕呆立的年轻人点了下头,这个被派遣在回廊那头的斥候清了下嗓子接回了被打断的报考。

  “卡斯乔依的部队加紧了对回廊那头的清洗,到昨天为止,已经有六个村落被冠上通匪之罪,回廊的出入基本被封锁。此外从怀顿诺尔内部流传着第二军快要动了的消息。”

  “怀顿诺尔第二军,那个舍尔诺夫指挥的第二军?”德科斯的脸色一下凝重起来。

  “应该是吧……”

  “真是困惑呀,那个舍尔诺夫插手的话,就不太好办了。”

  军官们互相望了一眼,纷纷摇起了头,我略略搜索了下记忆中的名词,很快就瞭解了这个新的对手是谁了:年近五十的老将,有着“怀顿诺尔城墙”之美誉的第二军指挥官,经历大小战争过千,战败的次数不到十次,简直可以媲美当年塞维亚的“不落名将”凡尼塞克。

  “这可是个比乌龟还壳硬的家伙呀。”我们的军师是如此评价的。

  “如果加上第二军的话,我们将面对一万七千人的大部队。”

  寒着脸,梅尔基奥尔统计了数字:“而且更重要的是,由于大雪以及敌方的封锁,商路已经不通,就算在春天前不开战的话,我们积蓄的力量也很难和这支部队抗衡。”

  “看样子,光是比拚战斗力的话,我们已经输了呀。”我点了下头。

  “不会法普你想放弃吧?”玛古拉张大了嘴。

  放弃?这可是从来没有的想法,不过对付那么大的部队,还真是让人苦恼的工作,该怎么办呢?双目空望着被帘子隔断的外面,我陷入了思索,并没有回答玛古拉的问题。

  “决定了!”在考虑了片刻后,我站了起来,在军官们诧异目光的注视下,大步走到了帘子前,一把扯开,呼呼的寒风立时卷了进来:“我们先开新年诞的庆祝会,就在雪地里,玛古拉,立刻去收购大的烟花,今天晚上,我想让回廊那头的人也能感受到我们的喜庆。”

  “那敌人的事……”

  “一切等庆祝会结束后再说,现在头很痛,关于这些不再考虑。”

  “你不会真的放弃吧……”

  “如果敌人也这么认为的话,我不会介意。”

  干脆结束了商议良久的会议,我走到了雪地里,让一片片晶莹的雪花打在脸上,感受着冰凉,我张开了手,将这个姿势凝固在帐内军官的注视下。

  “他是不是疯了?”雷帝斯喃喃自语……

  当夜

  在回廊流浪兵团控制的一侧燃起了无数的篝火,星星点点的可以媲拟天上的繁星。

  “蓬——”一束火球摇摇晃晃的窜上了半空,然后在那里绽放开来,犹如春天怒放的草菊,四溅的火星在夜空中划下了漂亮的轨迹,沿着那一道道亮弧,更多的火球掠向了天空,将新年的夜晚点缀得无比绚丽多彩。

  我搓了下手后,仰头望着头顶:“如此绚丽的色彩,回廊那头的斥候应该看的很清楚吧,过不了多久,对方就可以知道我们在大摆宴席了。”

  “真的很漂亮呀!”亚尼涨红了脸,兴奋的在旁边拍手叫好。

  “是呀,每个都是一枚银币。”抽搐着脸,巴笛恶声道。

  “如果能引起敌方注意的话,一枚金币也值得呀。”我响应了巴笛后收回了目光。

  “什么?你以为那是产金蛋的鸡呀,那只是消耗品!消耗品知道吗,不会有利益产生的呀,你还想用金币?今年的特别贷款我会要求会长少给点的!”巴笛的怒火瞬间爆发,在我背后咆哮着。

  我轻轻避过了他的口水,扯住梅尔基奥尔:“你挑选一千名士兵,现在就让他们睡觉去。”

  “是的,大人。”

  “还有,今天是节日,让战士们高兴点,除了酒其它随意供应,由军队里面掏钱。”

  “知道了。”

  点了下头,梅尔基奥尔立刻离去办理,我苏了口气,回头望向了回廊的另一头,脑子里迅速回旋起来:

  原指挥官切奇科夫虽然冷血无情,但是对士兵的调动,乃至对战场的把握比现在这位靠权势爬上高位的卡斯乔依将军要出色的多。有他在,看见如此夺目的烟火大半会派遣赶死队,胜了固然可喜,全军覆没了也无伤大雅。

  不过换成现在的这位,满脑子只想快速建立功勳,离开这个该死的回廊,如果是要突袭的话,一定会调用大部队。

  现在的回廊积满了厚雪,进程中大约会产生一成的非战斗减员,到了这儿,大概还会有三千士兵,这些疲兵,只能用来建立兵团的武勳。

  如果是这样的话,应该是上上之选了,怕就怕这冬夜的寒风让我们的卡斯乔依将军没了出击的勇气,那就要换我走那么长的路去拜访他老人家了。

  “算了,离天亮还早着呢,先看看对方的表现吧。”

  从口中呼出了雾气,我轻笑了一下,自言自语的走回了热闹非凡的军营中,在那里,兵团的战士们放声高歌,舞蹈和美酒让新年的气息更加浓郁。

  就这样,在欢歌笑语中度过了两个时辰,当众人显露出疲惫时,斥候的报告也传到了我的耳中。

  “……大雪,怀顿诺尔第三军进入回廊,新年第一场战争开始……”史学家如此记录着,时间定格在一三五四年一月二日的凌晨。

  “终于来了呀,等的我好累呀。”活动下了身体,我站了起来,悠扬的军号声也传遍了这个军营,休息的千人队离开了军帐,全副武装的列队完毕。

  “我们去迎接怀顿诺尔人!”高声呼喊了一句,在士兵们挥舞兵器热烈响应后,我带着一千名士兵没入了白雪织成帷幕中,而后面的三千名士兵紧急休整,将在半个时辰后陆续出发……

  扛着长枪,缩着脑袋的怀顿诺尔士兵稀稀拉拉的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白色的盔甲在漫天的雪花中显的模模糊糊,有时候还真难分辨出来,称呼其为雪人也不为过。

  “大概有五千人。”即便有心理准备,斥候的报告还是让我抽了口凉气,敌人这次可以说是倾巢出动,就算是正攻也不过如此。

  “敌人的指挥官在哪一部分?”一点点突袭没什么用处,还不如直突本阵,混乱掉敌人的指挥系统后,再慢慢收拾剩下的敌人。

  斥候吞咽了下口水,费力道:“还在回廊另一头。”

  “什么,回廊的另一头?指挥官居然没有亲临第一线!”

  “是的,大人,从前线斥候传来的消息确实如此,在回廊那头还有大约一千人左右,敌军指挥官的大旗一直在主帐边。”

  “这样呀……”似乎情况比我想像的还要好,如果是这样,那么行动要做点改变。

  “立刻通知后续部队,告之德科斯军师,敌人指挥官没在军列中,我先锋部队将直接突袭敌人大营,怎么对付五千敌军全权委托给他。”

  “是。”斥候点了下头,消失在雪幕中。

  “庸将大约就是这个样子吧,贪生怕死。”

  略略耻笑了第三军现任指挥官后,我下达了全军隐蔽的命令,一千名士兵散入了两边。

  躺在雪地上,居然还能感觉到一丝暖意,飘落的雪花很快将我密实的掩盖了起来,仅留出了一双眼睛注视着陆续通过的怀顿诺尔部队。

  急忙赶路的他们根本没有注意旁边的异常,在喘出一缕缕白汽后,一个接一个的消失在雪幕中,留下也只有地上纷乱的脚印,黑漆漆的分外耀目。

  一缕化开的雪水沿着我的脸颊滑进了脖子中,在接触到我衣甲下的肌肤后又化成了水雾,还没来得及透出我的衣甲就被透人寒意凝结成冰凌,第二缕……身体的热量被飞快的掏空,让我产生了昏昏欲睡的感觉,笨蛋也知道现在睡着了意味着什么,咬破嘴唇用痛楚刺激自己,强打着精神目送着最后一名怀顿诺尔士兵消失后,我连忙站了起来,活动了略显僵硬的四肢后,挥手向四周示意。

  隐蔽的士兵一个个爬出了雪堆,再也没有起来的人成了第一批牺牲者,没有哭泣,剩下的士兵紧跟着我向回廊的另一头飞奔而去……

  七百二十。

  这是最后和我一起到达的士兵数,在经过一日的长徒跋涉后,就只有这些人还能跟随着我,其余的,无一例外,都冻毙在路上。

  在我们的面前,是灯火通明的敌人大营,隐约可见的是仅有站岗的数名士兵,其余的一切,就如同完全裸露一般。

  “大……大人,我们到了。”有点激动,一名士兵发着颤音道。

  “我们到了。”重覆了他的话,我点了下头,看着眼前毫不设防的敌人主帐,我知道一切的牺牲已经值得,头上的风雪在阻止了我们那么久后,只能发出无力的呻吟,现在,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我们了。

  “前进!拿下敌人后,我们就在温暖的营帐里休息!”

  发出了最后一道命令后,我拉上了面罩,率先走向了敌人的营帐。

  “什么人?”站岗哨兵并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临:“是回来报信的吗,那些还在庆祝的盗贼那么快就完蛋了呀,还真是不堪一击呀,咦——你们是哪个部队的呀,身上的徽章好奇怪呀,呜——”

  抽出了弯刀,终止了哨兵喋喋不休的问话,在他的尸体软倒在地上前,战士们已经推开了营帐的大门,发出了狼嚎般的叫声涌进了营区,手上的火把飞舞着落到了堆在附近的草垛上,一波波的热浪加速了血液的循环,惨叫声响彻在敌人阵营的上空。

  从第一把剑刺入敌人身体到灰色的人流卷过整个大营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微弱的抵抗化成了飞溅的鲜血,洒落在白色的雪地上,在各处盛开起人造的血色樱花后,我在数十名士兵的簇拥下进入了敌人的主营。

  此时各处零星的战斗还鸣奏着最后的音乐,但在不久后,几声淒厉的惨叫就为它们划上了句号。

  只有在那里,还响彻着密集的兵刃格斗声,我们遭遇了出乎想像的顽强抵抗。

  银白色的超重甲步兵,高出常人一个头,披挂着由铁板组成的盔甲,感觉和移动的人型堡垒没什么区别,如此笨重的士兵是我平生仅见,厚实的盔甲让刀剑只能在上面留下淡淡的痕迹,由于太过臃肿,已经不适合挥舞刀剑,装在他们手臂上的赫然是流星锤。

  就是这些怪物,挥舞的流星锤在晃动间夺走了二十七人丧命,他们的尸体就堆积在离主帐数步之遥的地方,几乎分辨不出原本的人体,而他们的鲜血在那些重步兵白色盔甲上涂出了一朵朵斑斓的印记。

  “呀!”一名士兵发狂的冲了上去,手上长枪刺在敌人的盔甲上,在绽放出一点火星后,整个滑了开去,流星锤就在这个时候重击在他的下巴上,只听见骨骼碎裂的响音,他的身体就飞跃过我的头顶,摔在了后面的远处,血一下将地染红了,第二十八个。

  “退开!”制止了士兵们继续的冲击,我站到了这些钢铁巨人的面前,入耳的除了雪花飘落的沙沙声外就是流星锤鼓起的风声。

  透过头盔上的细缝,对方冷冷的注视着我,不便移动的他们至少在现在没办法威胁到我,细数了下一共有十二个,刚好把大帐守护起来。

  越过流星锤的间隙,还可以看见几个轻甲的侍从护卫着一个肥胖的中年男子。

  “卡斯乔依将军,投降吧,战斗已经结束了,这些钢铁守护不了你多久。”

  光是看外型,就知道那个胖男人是现任第三军指挥官,裹在华丽外衣下的身体不住颤抖着,苍白的脸上还挂着侥倖的神采。

  “我……我的五千大军马上就会回来的,十二名白银骑士就可以扫平你们这些逆匪。”

  发颤的声音使强硬的语意听上去更像是求饶,我还真为他的手下感到悲哀,不过,说到底,是我把他扶上这个位子的。

  “弓箭手!”没有太多的工夫和他蘑菇,我干脆的呼唤了最实用的兵种。

  几十名弓箭手快步来到主帐前,搭箭瞄向了卡斯乔依将军的脑袋。

  “我投降!”淒厉的惨叫,在无数人鄙夷的注视下,卡斯乔依将军大人掏出了白色的手绢,力战的白银骑士们齐齐发出了一声哀叹,将流星锤扔到了地上,短暂的偷袭就这样结束了。

  位于主阵的一千名守军战死者不到一百人,下落不明者大约三百人,包括卡斯乔依将军在内的其余人被俘虏,在敌人的营帐中休整了一段时间后,由一部分士兵押解俘虏,而我带着另一部分士兵穿上了怀顿诺尔人的衣甲后,连夜向回廊里赶去,在那里的战斗并没有结束。

  首先碰见的是围困塞维亚的一千名怀顿诺尔士兵,在刺骨寒风下无力的向要塞内吆喝着劝降。

  “大营被突破了,将军丢下我们逃走了!”初一搭面,我就扯开了嗓子如此喊道。

  惊愕的怀顿诺尔人立刻陷入了混乱,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假扮成敌人的我方士兵第一时间拥挤进对方的阵营中,将后面的战况加倍渲染开去:“到处是流浪贼呀!我们已经被切断后路了,回不了家了!将军一个人跑了!”

  “混帐,怎么可能有这种事!”指挥官们大声呵斥着,但很快也成了目标。

  我抽出了怀顿诺尔的剑一把刺进了临近军官的身体,突兀了下诧异的眼神,他挣扎了下就倒毙在地上,舞起剑,我高声道:“当官的就没把我们当人看!这么冷的天还让我们到这个鬼地方来送死!我们回家去!”

  “奸细,是敌人的奸细,啊——”

  混入的士兵们同时开动,顿时几十具尸体倒在了人们的脚下,现在的怀顿诺尔人哪里还能分辨出是非,乱糟糟的发了声喊,立刻四散开来,而此时在城里的守军乘势涌出,彻底摧毁了敌人的战斗yu望。

  满地都是跪倒投降的敌人,站立着的只有扯出流浪兵团标志的我方士兵,这一次比袭击敌人大营还来的轻松,己方几无损伤,就全歼了敌一千人。

  “其它人呢?”虽说没指望德科斯漂漂亮亮的打一场攻防战,但是本来应该驻守在这的三千大军居然丢下了塞维亚全数消失,空空荡荡的军营直接就成了敌人的那也太奇怪了点。

  “逃了。”特亚斯一脸的不满。

  “逃了?”

  “是德科斯大哥的主意,他不想和敌人交战,率领部队向兰帝诺维亚方向撤退。”要塞的另一名指挥官接过了话题。

  我看了雅修半响,然后点了下头:“继续赶路!”

  踏过厚实的积雪,在通过塞维亚的路段上,倒毙的尸体明显增多了起来,大部分是隶属怀顿诺尔第三军,裸露在积雪外的面孔一个个绽放出青绿的色彩,空张的双眼早就失去了焦距。

  除此之外,被丢弃的盔甲、战盾惊人的多,上面的花纹几乎全是流浪兵团的标记,乍看之下,会让人产生德科斯他们是不是光着身子在逃跑的感觉。

  当所踏都是尸体的时候,我停止了追赶的命令。

  “大人,不追了吗?”

  “我可不想成为地上的尸体。”到现在我已经瞭然了德科斯的主意,丢掉了负重的盔甲、盾牌,轻装“逃窜”,当全副武装的怀顿诺尔士兵在大胜的刺激下奋力追赶时已经踏进了地狱。

  “现在的德科斯,估计已经在兰帝诺维亚泡好清茶了吧。”

  望着兰帝诺维亚的方向,我轻笑了下,这场战争已经胜利,没有必要再浪费兵力了。

  “我们回塞维亚整修!”

  此时,能听到这个命令的士兵已经不到三百人,跟随我战斗的千人队,有着数倍战死者的冻亡人,老天爷在这点上对交战的双方都很公平。

  德科斯的消息在三天后才传了过来,狡猾的狐狸在接到我的通知后就果断下令解除所有负重,将能保暖的东西尽量披在身上,然后丢下了满地的盔甲、盾牌,甚至连主军旗都扔在了撤退的道路上,连夜赶回兰帝诺维亚城。

  而敌人的反应也如常人般奋力追赶,被胜利冲昏脑袋的他们在接触到兰帝诺维亚厚实城墙后立刻清醒了过来,但是为时已晚,在冬季,打长期战就如同自杀。

  围困了不到一天,就撤离了,在逃窜回来的路上,接受了饱睡了一晚的流浪兵团尾追,大部分人投降,小部分冻死在路上。

  就这样,怀顿诺尔第三军的大旗轰然倒塌,战死者约为一千人,其中八成以上为冻毙,指挥官卡斯乔依以下四千人被俘虏,可谓全军覆没,而对应的是流浪兵团的不足一千人的死伤。

  对手只不过是边境上的流浪贼而已,却让怀顿诺尔遭受了自开国以来最大的惨败。

  听闻这个消息后的怀顿诺尔王庭在长长的一个时辰中无人说话,最后是怀顿诺尔圣王在长叹了一口气后说下了这么一句话:“怀顿诺尔完了。”

  紧接着,在全国各地的怀顿诺尔王旗缓缓降下了一半。

  王历一三五四年元月六日,怀顿诺尔国难日……

  怀顿诺尔第二军在两天后正式开拔,大约一万名士兵在老将舍尔诺夫的指挥下,浩浩荡荡的向回廊开了过来,随军的还包括相同数目的工匠,两万人的洪流一下将回廊的出口给淹没了。

  在众人猜测着“怀顿诺尔城墙”究竟什么时候进攻的时候,从前线斥候兵传来了“敌人开始修筑城堡”的惊人消息。

  刚回到兰帝诺维亚休整的军官们不得不从新聚会在一起,商议对策。

  “果然是大壳乌龟呀……”在地图上标注出了三个成品状排列的城堡,死死的掐住了回廊的出口,在城堡间开始修筑的是一道又一道的壕沟和刺马,这个工程一旦修筑成功,我们就没有任何机会走出回廊。

  换句话说,我们被封闭在兰帝诺维亚狭小的环境中,尔后就全看怀顿诺尔人的高兴了。

  “怎么也想不到那个老家伙会那么变态呀。”

  玛古拉摇着脑袋:“现在好了,我们真成了鱼缸里的鱼,就等着别人来捞了。”

  “在冬季,我们不可能出击,幸运没有第二次。”

  梅尔基奥尔很快打消了我的侥倖心理,大家都知道,舍尔诺夫不同那个庸才,他是不会给任何机会的。

  而且,现在在怀顿诺尔王庭也没人胆敢说换将了,在怀顿诺尔圣都正在大肆清理那些以前换将呼声最高的大臣,全数被扣上叛国罪,被砍掉脑袋的大有人在。

  “在怀顿诺尔的间谍活动也受到了挫败,已经有人被处死了,现在只好暂时停止了。”

  放在台面上的还真是一片哀云,大胜之后就是大悲好像成了流浪兵团的招牌了,我暗自嘲讽了下:“至少在现在,我们可以休息了。”

  “干脆我们也造城堡,把整个回廊都封闭起来算。”

  玛古拉的提议惊吓了一片人,望着大家投过去的目光,他吞咽了下口水,继续道:“不行吗?反正我们的目标是亚鲁法西尔。”

  “如果封闭了回廊,兰帝诺维亚的商路就太过崎岖,在商业用途上就减到了最低点,很快会影响到在城市里居民。一旦到了春季,商业活动开始频繁的时候,有可能造成大批市民的出走,到时候市民收入这块就会产生大的亏空,继而影响到整个兵团的生存。”

  用着平静的语气,梅尔基奥尔宣判了“玛古拉计划”的夭折。

  张了下嘴,玛古拉坐了回去,不再发言。

  “我们特拉维诺人打先锋,再和怀顿诺尔人干一仗,直接把整个怀顿诺尔灭了算!”雷帝斯毫无建设性的提议别人都懒得理睬。

  在他一旁的塔特姆翻了下白眼道:“打什么?用你那身粗肉把堡垒撞开呀!”

  “你小看我们特拉维诺人!”重重拍了下桌子,雷帝斯跳了起来,一双眼睛瞪到了塔特姆身上,一副要动手的架势。

  “安静。”法尔切妮轻声说了句,幽雅的将长枪横置在桌子上。

  雷帝斯抓了抓头,闷声坐下,压的凳子发出了清脆的响音。

  有这么一批同伴还真是我的福气,每一次会议都能领略到不同的闹剧,流浪兵团最近沿着战斗——开会——再战斗——再开会的轨迹有序的向前迈进,估计可以在这种情况下安稳的踏进一三五五年吧。

  “加强防备,外交,休息。”速有点寒冷的声音打破了会议的沉闷,绿瞳的风族人一下成了众人注视的焦点,从来没有在公开场合发言的他一直扮演着塑像的角色,从他嘴里崩出的八个字虽然简单,却也是现在最实用的方法。

  “按照速的提议吧,亚尼,你通知下鲁素大哥,让他负责使节团,用兰帝诺维亚的名义和怀顿诺尔交涉;军师,希望在敌方区域的间谍们收集一切情报;梅尔基奥尔,你负责在塞维亚一线的防御;其余部队进入冬季休整,允许士兵回家探亲。”

  “如果让商会的人知道封锁道路会丢掉多少钱的话,我们的工作可以减轻很多哦。”德科斯加了一句。

  “那么这个就由你的间谍兼任了。”

  “好的好的,反正也是差不多的工作。”

  “从现在开始到开春前都不会有战斗了,乘这个机会大家好好休息吧。”

  “是!”

  在敬了下礼后,军官们陆续离开,一如往常,我们的军师慢悠悠的坐着,脸上挂着开小会的神秘表情。

  “德科斯军师,你还有什么事?”

  “带你去看样好东西。”搓了下手,笼上了街头小贩的职业笑容,德科斯吐出了让我打了个寒战的话,还没等我做出回答,他就扯住了我的手,拖向一个陌生的地方。

  “到矿山来干什么?”我扫视了下四周,入目的除了积雪就是一个个黑漆漆的矿洞,这里是离兰帝诺维亚城并不是太远。

  在四下张望了下后,德科斯拍了下手,随着清亮的响声,从四周的雪地里神奇般冒出了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士兵来,标准的轻甲步兵配置,但是在他们的手上并不是轻步兵的长枪或者大剑,而是一杆涂抹上白漆的铁管子,这个形状再熟悉不过,是火枪!

  “这个不是被偷走图纸了吗,怎么那么快就造出来了?”

  “嘿嘿,这可是我的心血,怎么能那么容易被人偷走,在议事厅的那份是伪本,有一些缺陷,一般使用看不出问题,一旦到了实战,就可能产生动摇部队的故障。整个大陆都在发展新武器,以大国的力量,迟早会有和火枪威力相近的武器出现,那还不如送给别人有缺陷的好东西,而且还是需要那么多资金制造的东西,等他们发觉了,大量资金早就浪费了。偷的好呀,不然我还真不知道怎么送出去。”德科斯哈哈笑了出来。

  我瞪了眼这个老爷爷,不得不佩服他脑子里弯曲的回路,如此阴险的主意也能想出来,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还真有点同情得到图纸的国家。

  “等到开春了,就是整个大陆震动的时候了,法普呀,我们就快刷新大陆的历史了。”

  “是呀。”

  发出了一声感叹,天上的雪花又飘落了下来,晶莹雪白。这一刻,我突然产生了不敢注视雪花的感觉,比起它的纯洁,受战争洗礼的我们有太多污垢了,但是,我有选择吗?在亚鲁法西尔复兴前,我没有。

  王历一三五三年延续下来的冬季快要走完它的路程,后面的是将是王历一三五四年的春天,不知道那时候的颜色还会像冬天那么单调吗?

  大约在白色和红色外还会陪衬上其它什么颜色吧,不过这个已经不重要了,我唯一知道的是,大陆的战争在那时还会延续,我的路远远没有走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