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骑士的战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塔兰维诺的商人

骑士的战争 夜摩.QD 9678 2003.06.17 13:08

    

  “南下道路已被封锁。”

  这个消息是南边斥候传来的,在迷途森林以南,已经没有了分明的界线,流在那里的,一边是留守的残兵,一边是零散的联军,双方的地盘犬牙交错,每一天都在更换着不同的控制线。

  不过有一点相同,就是两边的部队都在趁火打劫,大屠杀中残存下来的村落很快就消失在地表上,失去控制的士兵还不断袭击商旅,这个地区的商贸已经瘫痪。换句话说,我们根本没机会去冒充什么商人。

  “真的不能走了吗?”

  “大人,除非我们有可能突破六百里的混乱地区,在那里,连睡觉都没可能。”斥候摇了摇头。

  我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屋中就只剩下几个军官。

  “我们特拉维诺人不怕危险,法普,交给我开路!”雷帝斯大声嚷道,一边激动的站了起来。

  我看了他一眼,道:“我不想再失去一个夏尔克。”

  雷帝斯张了张嘴,丧气的坐了回去。

  屋中一阵沉闷,好半天,坐在一角的米拉奇扯开了嗓子:“往东边去吧,穿过去就是我们塔兰维诺商业都市了,那里可是什么都有的好地方。而且还有最好的港口,坐船的话,我们一下子就可以到怀顿诺尔的港都塞拉维,再怎么说,那里还安全点。对哦,他们向我们开战,一旦被抓住了就是砍脑袋,这个吗,还是再想想……”

  去怀顿诺尔,我敲敲脑袋,对呀,乘机把另一步棋也走掉吧,呼的一声,我站了起来:“决定了,按照米拉奇的路线!”

  “不是吧,我只是说说呀,其实我们呆在塔兰维诺,等风平浪静了,可以再南下呀,法普,要是在怀顿诺尔被抓住,就是砍头呀!”

  “米拉奇先生,你前面的建议很好,我在这里感谢你了。”

  “……我说的是……”

  “大家去准备!”

  “是!”

  “我……”米拉奇的声音被掩盖过去,惟有发出支吾的抗议声。

  此后的数天,迅速筹备了路途上的干粮、帐篷,在一切妥当后,我找来了甘达尔的族长,做最后的托付……

  “真的要走?”安鲁特盯着我,眼中闪过一丝奇怪的光芒。

  “不错,该回去了,出来的时间实在太长了。”我回应了鼬鼠的问话。

  安鲁特顿了一顿,然后翘起了他的尾巴:“在艾尔法西尔的行动很顺利吧,那个女人不会是传说中的公主。”

  我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看了下天空,然后道:“如果不差的话,明年的这个时候,剩下的两个条件也可以达成,族长阁下也应该有所准备了吧。”

  “是,那是,不过……”

  “毕竟我们还没有正式结盟,族长阁下是不是可以让我方保留点秘密呢?”我笑了笑,其实也不是害怕这个鼬鼠知道米娜维亚身份后,有什么不轨,不过多让他有点猜测,对于我来说并没有坏处。

  安鲁特转了转眼珠,开怀大笑:“对对,阁下所言极是,是我多心了。”

  “那么现在有几件事情要拜托族长阁下了。”好不容易打发了这个家伙的猜忌之心,我进入了正题。

  “哦,请说。”

  “阁老一家对我有恩,我不想让他们再受旅途之苦,暂时就托付给族长阁下保护。”

  “这个简单,我甘达尔不要说一家,千家百家也养的起。”

  “那么伤重不能行走的同伴也一并托付给阁下了。”

  “啊——没……问题。”

  “估计以后还会有更多仆役民家庭会涌进迷途森林,还望族长阁下代为照顾。”

  安鲁特的脸色明显有了变化,在抽动良久后,他点了点头。

  我也清楚,这个家伙一切从甘达尔的利益出发,真要全部托付给他了,难保他支撑不下去,起了什么歪念,那可对不起我的同伴了:“放心好了,安鲁特族长,那些仆役民不会在你这里呆多久,我会安排他们前往其他地方。”

  “那就好……”安鲁特吐了口气,神色略略一松。

  在我的脑海里已经清楚勾勒出一副大的迁移路线,位于南方的仆役民可以比较快捷的进入迷途森林,在这里稍做休整后,东行到塔兰维诺,再由那里上船,到怀顿诺尔,由那里前往兰帝诺维亚。虽然路途遥远了点,但是可以在最大限度上保证他们的安全。不过要让这条迁徙路线能够顺利进行,还要看我前行的打点,万一出个什么差错,我怎么对得起死去的夏尔克。

  不过这个也只是治标不治本,艾尔法西尔仆役民的未来,还是需要寄托在艾尔法西尔身上,现在的我还没有这个能力。

  “其他没有了?”安鲁特的问话将我从思维中拉了出来。

  我点了点头:“没有了。”

  “那好,我也不拦阁下了,预祝阁下一路顺风。”

  “多谢族长阁下的美意。”

  在离去前,我最后前往了夏尔克的墓,随行的还有残余的仆兵们。

  “安息吧,夏尔克……”将酒洒在他的墓前,我注视着墓碑上我亲自刻下的铭文:

  “艾尔法西尔人,夏尔克”。

  对于朴实的夏尔克,一切的赞美都没有用处,就让他作为一个艾尔法西尔人永眠在地下吧,至少对他来说是一种安慰。

  转过身,我扫视了下眼前的艾尔法西尔仆兵,从兰帝诺维亚出来的十二名仆兵并不在行列中,要么战死在艾尔法西尔城,要么战死在森林边上,都跟随夏尔克于地下,一丝凄凉不禁涌上心头。控制了一下情绪后,我大踏步走到他们的面前。

  “你们是艾尔法西尔最勇敢的战士,我,法普,在这里感谢你们的帮助,从现在开始,你们的身体是自由的。”

  仆兵们互相对望了一下,露出了兴奋。

  “我已经没有理由再挽留你们,如果愿意的话,就作为我的同伴,和我一起战斗,如果不愿意,那就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吧。”

  “大人,我们愿意跟随您战斗!”一阵鼓噪,仆兵们纷纷举起了刀剑。

  感受到心里的暖意,我点了点头:“多谢了,不过现在还不需要你们的刀剑,我已经答应过夏尔克,给你们仆役民未来。所以,希望在你们中间,有几个人能够重新回到艾尔法西尔,把我的话传给仆役民知道。”

  这个要求对于叛逃的仆兵意味着什么,我很清楚,万一被抓住,那就是凌迟处死的命运,但是现在,我必须依靠这些人,把我的思想传播到艾尔法西尔去。

  在短暂的沉默后,仆兵们纷纷踏上了一步,做出愿意冒险的姿态。

  我深吸了口气,用劲力气喊道:“告诉所有仆役民,如果在艾尔法西尔得不到自由,那么就到兰帝诺维亚来吧,我,流浪兵团指挥官,给予你们自由。”

  仆兵们在微露惊异后,立时浮上感激的神色,含着眼泪跪到地上,重重磕下了头。

  踏出第一步了呀,我抬起了头,眼前好像浮现出夏尔克微笑的面孔,“为了仆役民,还请你保佑我吧。”口中默默念道,我双手合十,靠在了鼻尖上,然后闭上眼睛……

  王历1354年3月17日,我们离开了甘达尔的宿营,前往了东边的塔兰维诺,在我们身后留下了联络的七人,这些人在后来被艾尔法西尔仆役民传诵为“仁慈引渡七使者”,成为漫长迁徙路线的第一批引路人。

  3月23日我们到达了塔兰维诺。

  塔兰维诺,位于大陆最东部,北边是僧侣国家安帝斯威尔,南边是刺客的原产地萨登艾尔,西北是艾尔法西尔,西南是布莱克诺尔,作为独立的商业都市,一直是全大陆的奇迹,有着“大陆另一个中央”的美誉。在一百多年前,十几个商人看重这里是联系大陆数个国家的枢纽,兼有天然的良港开始,短短的十年里,就在这里出现一座万人的大都市。此后,就是大陆史上第一次“自买土地”事件,用金钱获得了实际意义上的独立。百多年来,依靠着强大的经济实力,即便没有自己的军队,在强国环绕的大陆上,硬是生存了下来。

  而现在,我就踏在这个被称为“幻想天堂”的奇迹都市大道上。

  比起艾尔法西尔那种大开大豁的庄严,塔兰维诺的都市就有一种拥挤零碎的感觉,似乎到处充斥着商店和娱乐设施,除了一条还称的上宽敞的中央大道,其他的路看上去分外的狭窄,塔兰维诺商人还真是能利用每一寸土地。

  “这个都市还真是……”我摇了一下头,就欲和米拉奇说话,这才发现,他的人影都不见了,“米拉奇呢?”

  同行的人互相对望了一眼后,均露出了不知道的表情。

  “这个家伙……”吐了口气,我一时无言,没有他的指引,我怎么找到塔兰维诺商会的人,还有那个谢尼·雅夫什么什么的现任会长,连名字我都记不清楚,叫我怎么去询问。

  “分出几个人去,把米拉奇给我找回来!”

  “是!”

  “其他人的话,先找一家酒楼吧,就那个……咦——”我眨了眨眼,在最前方,一块耀眼的牌子树在街头:“塔兰维诺商会前行一百米。”

  “这个还真是……幸运呀。”我摸了摸下巴,发出了感叹,立刻更改了命令,“寻找米拉奇的继续寻找,剩下的人先去塔兰维诺商会。”

  “是……”

  塔兰维诺商会从名义上讲是这个城市的统治者,不过从所在地的建筑外型来看,更像是这个城市的仆役。外墙估计有几十年没有粉刷,已经爬满了青苔,门前的地面坑坑洼洼,就连那扇大门,看上去也是风一吹就倒的模样。

  我一时不敢踏进去,又仔细的看了看门楣上的牌匾,塔兰维诺商会几个灰色的大字并没有错误,在深吸了口气后,我推开了大门,喧哗的声音一下迎面扑来。

  比起外面,里面只能用另一个世界来形容了,宽广的大厅中排列着无数张桌子,只看见数不清的人在里面晃来晃去,不时挥舞着手上的纸条大喊着;在尽头,是一块巨大的木板,在上面用碳黑画着许多莫名其妙的东西。

  “请问你们的会长在哪里?”被这个气氛所感染,我小心翼翼的找到一名看上去颇为清闲的老者,低声问道。

  老者翻了翻眼皮,盯着我看了好一会,然后道:“你不是那个流浪兵团的指挥官吗?”

  我怔了怔,仔细打量眼前的老者,那头雪白的头发,“你是那个轮值长菲……”

  “不错,不错,我就是菲而多呀,你是来找会长的吧,快请进,快请进。”菲而多一脸堆笑,连忙把我迎了进去。

  就这样,我们异常顺利的见到了塔兰维诺商会的会长——谢尼·雅夫斯基·伊凡诺夫 ·特鲁伊维奇,随后,我开始了与他之间的对话……

  “坐船去北方到不是问题,不过让仆役民进入,我需要一个合适的理由。”谢尼幽雅的将手放在膝盖上,眼睛注视在我身上。

  我摸了摸下巴,脑子飞快的转了起来:“理由吗……”

  “不是对我说的,是对塔兰维诺议事大会说的,我马上就召开这个大会,万一不能得到六成以上的同意,作为会长,我必须考虑到他们的意见。”谢尼笑了笑,阻止了我继续的思考。

  “喂,总要给我思考的时间吧!”

  “真抱歉,商人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不过,只要你拿出在塞维亚外面的口才,应该是没有问题了。实在不行,就用你的心去感动我们的商人吧。”言必,谢尼的眼睛里突然闪过了一丝锐利。

  “可是……”

  “没有可是,菲而多,你立刻去召集重要的干部。”

  “是的,会长。”

  望着菲而多消失的背影,我一时说不出话来,这个会长……还真是一点余地也不给人留呀,比起所我见过的所有人中,这个谢尼算的上是厉害的人物,幸亏这个家伙还没站在我的对立面,不然还真不知道怎么对付他呢。

  “我们走吧,去看看掌握这个塔兰维诺真正权利的百人委员会。”谢尼突然拔高了音调,脸上带有了一种自豪的神色。

  王历1354年3月23日,与商人的会谈在塔兰维诺百人议事厅召开,史称“塔兰维诺舌战”,在这里,我要面对的是控制着这个塔兰维诺自由都市的人们。

  百人议事厅很像一座圆形剧场,正中央是一个圆形的台子,然后沿着台子的边缘,一层层的是议员们的座位,头上是半圆形的屋顶,让整个大厅都显的气派点。

  象征着塔兰维诺最高权利的百名议员陆续出现四周,到处是互相寒暄的声音,更让人产生进入歌剧院的感觉。不过从议员们的穿着打扮来看,我到是发现了个奇妙的现实,在塔兰维诺,并没有一个占绝对统治地位的族群,艾尔法西尔人、布莱克诺尔人、怀顿诺尔人……构成了这个城市居民的主体。

  是什么让他们对这个并不是自己母国的都市产生同心力呢?这个恐怕是塔兰维诺的真正瑰宝吧,到时候有必要向谢尼会长多讨教下。

  “法普,和我来。”谢尼在前面向我挥了挥手。

  我连忙加快了步伐,跟随着他来到了最下层的一个位子上,还没等我坐下,“乓乓— —”的木槌敲击声就响彻在大厅中,四周一下安静下来。

  “今天召开大会,是关于讨论让仆役民进入塔兰维诺的事宜。”谢尼挺直了身,用嘹亮的声音宣布了今天的议题。

  场中一片大哗,顿时如炸了锅一般吵闹起来。

  “什么?我们这是在向艾尔法西尔挑衅,会长!”

  “不错,收留那些仆役民,对我们并没有好处,凭什么让我们去冒险。”

  “就算收留了他们,随后的吃穿住用,难道还要我们塔兰维诺去支付吗?”

  “这个议题不用讨论了,我们不会通过它的!”

  ……

  入耳的全部是反对声,谢尼并没有理会,整了整衣服后坐下,然后对我说:“后面就是看你的了。”

  我向谢尼笑了笑,起身大步走到了中央的台子上,站定后,一只手高高的扬起。四周的吵闹声渐渐停息下来,取代的是众人疑惑的目光。说实在,我心里一点底也没有,不过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再后退没有意义。扫视了下四周后,我清了清嗓子,开始了自己的发言。

  “各位,容我自我介绍下,我是流浪兵团的指挥官法普。”

  一片大哗,很多人站了起来。

  “什么!会长,他可是大陆上最大的通缉犯,几乎所有国家都在缉拿他呀!”

  “是呀,听说亚鲁法西尔交战的双方都想要他的人头。”

  “昨天艾尔法西尔的追讨令也到了!”

  “塔兰维诺会因为这个家伙毁灭的。”

  ……

  虽然我知道自己有点名气,不过在现在,好像太超出我的意料,“大陆最大的通缉犯”,这个称号是什么时候套在我头上的,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虽然是一片杂乱,但是我还是找到了自己的话题:“……盗贼也好,国主也好,哪怕是恶魔,只要有利润,商人也会和他们交易的吧……”

  声音很响,足够在喧哗中让人听见,在片刻沉寂后,四周响起了大笑声,商人们纷纷坐回了位子,不再吵闹。一旁的谢尔克赞许似的点了点头,一双眼睛眯了起来。

  “我知道,对于你们来说,利益决定了很多事情。既然这样,今天,我就在这里和你们谈一场关系到塔兰维诺未来的生意。”

  “啊——”一片惊叹,商人们随后露出了怀疑的本性。

  “喂,你不是在讲大话哄人吧!”

  “对呀,不要以为我们塔兰维诺会被你几句虚言给拖下水去。”

  “虚言吗?”我暗自嘲笑了下自己,如果能行的话,就是讲再大的虚言也无所谓呀,不过要打动这些家伙的心,虚言是没有一点用处的。

  “……战争已经持续了近两年时间,这个大陆的商路陆续被中断。最近的战事将迷途森林以南地区变成了混乱的地狱,而在更早点的时候,怀顿诺尔和我们流浪兵团的战斗封锁了北方的回廊。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从塔兰维诺港口到捷艮****、兰帝诺维亚商路一直是你们获利最丰厚的一条商路,现在这条金钱大道彻底被战争摧毁,每一天,每一刻,从在座各位的荷包里都流出去大量的财富吧……”

  “这个难道你不应该负上责任吗!如果不是你发动了北方的叛乱,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吗?”一名商人重重敲在了桌子上,起身怒喝道。

  我看了他一眼,一点都感受不到生气,露齿笑了笑后道:“发动叛乱……过奖了,不过我记得回廊这条商路早在十几年前就被废弃了吧,如果不是我们流浪兵团重新开辟它的话,现在还被废弃中吧……”

  “就算是这样,那和让仆役民进入我们塔兰维诺有什么关系!再大的利润也比不上我们的生命来的宝贵!”

  “是呀,你们的生命……可是现在你们很安全吗?各国的军费在这个时期在飞速增长,当你们的资助已经满足不了他们的开支时,你认为环绕在你们周围的大国会做何想法?这里是一座金山,而且是完全裸露的金山,不在这里挖一点,难道还去使用武力从实力相当的国家里去掘吗?”

  “什……什么……”露出惊讶,许多人站了起来。

  商人未必懂得政治,但是他们一定懂得利益的均衡。我说的虽然现在没有发生,但是按照这个趋势,迟早会发生。

  “我们和各国的高层都有友好的往来,不要听信这个家伙的一派胡言!”

  “可是……他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呀……”

  四周的议论声渐渐响起,我的话在商人的心头敲上了深深的印记,不过由着他们从各国的利益交往中拨出头绪来,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口才就是要使用在别人迷茫的时候:“就算和高层有深厚的关系,但是在国家利益的大义之名之下,你们能找出一个人替你们说话吗?就算有人说话,也要带上苛刻条件,诸如每年进贡什么的,你们有几个塔兰维诺能够满足环绕国家的所有要求!”

  “啊——”许多人颓唐的坐下,更多人激动的站了起来。

  “那么你所谓的交易是什么!”

  “很简单,由塔兰维诺商会提供必要的食物、住所来安置从迷途森林里来的仆役民……”

  “我们有什么好处!”还没等我话说完,立刻有人大声喊道。

  “战争还会继续,粮食将不会流通在市场中,我记得塔兰维诺周围有数万顷的良田一直荒芜,如果能安排仆役民耕种,至少可以保证你们不会因为战争的遥遥无期而饿死。”

  “什么话,在塔兰维诺有着可以支撑一年以上的粮食储备!”总是有人跳出来呵斥。

  “一年以后呢?发生火灾呢?商人什么时候那么不顾后路起来。”我笑了笑。

  “只是保证我们不饿死?我们大可以雇佣大陆的流民。”一名老者颇为老道。

  “请记住这是交易,后面还有更多的内容。”

  “哦——”

  “接着,我需要一百万金币!”伸出了一根手指,我突然大声喊道,再一次,我让商人们受到了精神上的冲击。

  “一……百……万……”张大了嘴巴,在片刻后就从那里卷出了声音的潮水,“这个简直是敲诈,哪里有这么做生意的,还没等好处出来,就开始漫天要价了!”

  “这一百万不是我要的,是给北方的怀顿诺尔……”

  “什么!”或许是太多的精神冲击,一瞬间会场里又如夏日的河塘一般寂静。

  “我要和怀顿诺尔结盟!让回廊再次恢复通畅,同时,我也要替你们与怀顿诺尔结盟,只要有这么个国家在北方宣誓保护你们。靠北边的两个国家将有所顾忌,为了不让南方的国家得到你们这块肥肉,他们也会有所保护的举措吧,这样,你们就可以获得事实上的中立,只要大陆国家的均衡没有被打破,你们将是安全的。”

  悄然无声,大厅里只听得见我一个人的说话。

  “还有,这个一百万,将会因为北方回廊的通畅很快赚回来吧。捷艮****的龙角贩卖到东方大陆就是几百倍的利润,而东方的工艺品,在我们兰帝诺维亚也会有很好的销路,这个应该算是你们的投资吧。”

  “怎么听着就是我们塔兰维诺在付出……”这个声音被更多的声音压了下去。

  “真的是这样吗?那样到是可以考虑的事情……”露出商人盘算表情的人比比皆是。

  乘这个机会吧,我再一次提高了嗓门:“更何况,我和你们塔兰维诺商会有过约束,只要是我流浪兵团控制的地方,你们的道路将一切通畅。现在,你们只要在这个契约上再追加一点投资,至于回报,我就拿整个大陆的无关税通商!”

  忍不住还是夸下了海口呀,不过用那么中气十足的腔调说出来,在精神冲击效果上,还是令人满意,看了下四周,多少有点失神的商人们之间,激烈的进行着自己的辩论。

  “可是,万一出个什么差错,我们商人不就是血本无归了?”最后的抵抗了,望着他们,我一个字接一个字的做出以下的承诺:“如果失败,我就拿兰递诺维亚的矿藏赔偿你们的损失吧!”

  一片哗然,谁都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商人们纷纷站了起来。

  “好,我们克拉家反正很久没有大投资,就搏这次算了!”

  “我们修米亚家也这么想!”

  ……

  声浪一浪高过一浪,一旁的谢尼在这个时候起身拍起了手掌,不一会,会堂里响起了密集的巴掌拍击声。

  有时候还真怀疑自己的辩论技巧,有多半是把别人搞晕了才下手的吧,不过结果还行,至少商人们不会再去细想让仆役民进来和一百万之间的关系,这个叫大生意下面掩盖的小生意。只要得到塔兰维诺商会的认同,后面就好办了。

  “精彩呀,想不到你实中带虚的本事玩的那么好了。”谢尼迎了上来,握住了我的手。

  此时才感觉到浑身有点脱力,比起战场的厮杀,这个也同样耗费精神。勉强向谢尼点了点头,我甚至挤不出一点笑容来。

  “不过事情在实行的时候总是会带出这样那样的问题,你真的有把握吗?”

  望着谢尼眼中的锐利,我吐了口气:“把握这种东西是要去做了才知道吧,不过,你可以放心,不会让你们的投资泡汤的。”

  “我相信自己的眼睛,所以,好好努力吧,法普!”拍了拍我的肩膀,谢尼不再追问,只是在扫视了四周后,突然道,“对了,你一直没有休息吧,我给你安排一下你们住的地方,菲而多——”

  “是,会长。”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菲而多老爷爷带着管家式的笑容站在我们身边。

  “带他们去拉切沃酒楼。”

  “那里……知道了。”转过身,还是那张笑脸,“请跟我来吧,我带你去你们住的地方。”

  “有劳了。”我点了点头,这个老人给人一种亲和感,怪不得能坐在轮值长这个位子上那么久。

  谢尼提供的酒楼比较偏僻,看上去也比较朴实,不过从坐落的地方来看,给我一个很容易逃走的感觉。不大的地方却连接着六条出路。看样子,这里是招待我们这样高危人物专用的酒楼。

  菲而多似乎也看出了我的疑惑,依然是那张笑脸:“会长的意识是,在这个城里,各国的势力都有所存在。而且你在会堂里有那么精彩的发言,想必各国的探子都收到了消息。对于你现在的身份……本城是不设防城,而且为了保证以后的完全中立,尽可能的,将你们引到这种隐蔽的地方来,万一出现什么状况,恕我们塔兰维诺不能提供必要的援助。”

  “哦——知道了。”我点了点头,看样子我们的窘况这里清楚的很,商人的眼线并不比我们的间谍网差。不过从另一方面,他也提醒我们该注意什么,危险总是在人感觉到安全的时候来临。

  一想到此,我放慢了脚步,仔细观察了周围,脑海中浮现出如何布防的情景。

  当夜我坐在窗台上,望着夜空,两轮月亮互相辉映,是那么的明媚。在远处的屋顶上,速也望着天空,绿色的瞳人在月色照耀下散发着妖异的光芒,很像是迷途森林里野猫的眼睛,难怪会被一些正统人类学者怀疑为非纯血人类。也正因为这样,风族人即便拥有神奇般的射箭本领,却只能在军队中担当着低级士兵的角色,千百年来没有一个被封为象征勇者的骑士称号。

  “我在想些什么呀!”敲了敲额头,自从夏尔克战死后,我突然多愁善感起来,现在的我可不是在这个上面浪费时间,好好想想今晚的状况吧。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夜空传了过来,打断我继续的思考,声音听上去很响,好像就在附近。

  来了,暴风雨般的夜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