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骑士的战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奔雷

骑士的战争 夜摩.QD 9941 2003.06.17 13:16

    

  王历一三五四年九月十八日

  就如同很多记载在这个动荡年份的重要日子一般,这一天是在一缕晨曦划破迷雾,洒在我们头上开始的。

  也和往常无数个普通日子一般,太阳依旧从东边升起,唯一有点异样的是,今天的太阳显得有点苍白,天空中也飘着数朵秋日不常见的黑云。

  “不可能在这种日子下雨吧!”抬着头,我自言道,临近秋收的日子下雨的话,还真是一场大灾难,一年的收成都会毁于一旦的。不过在担心秋收之前,我更应该担心接下来的战斗,远处,一匹快马卷过我的视野,冲进了林子里。

  “大人,敌人动了!”斥候的声音宣告了战斗的开始……

  林立的旗帜,除了正统王****的大旗外,还有无数的贵族私旗,花花绿绿的遮掩了半边的天际。

  “两千对两万……”看着贵族军那压倒性的兵势,我不禁自言了一句,在我身旁的雷帝斯倒是火红了眼睛,一脸的兴奋,背后埋伏的龙骑兵略带骚动,几声低闷的地龙响鼻划破了空寂的森林。

  一缕汗水滑下了我的额头,幸亏没有惊动林间的飞鸟,不然什么偷袭计划就成了单方面被追杀的惨剧,连忙挥手示意众人安静下来,在轻细的几声响音后,四周立刻笼进死一般的寂静。

  这个时候,第一阵的旗手队已经跨进了林子间的通道,哗哗的响音如波浪般卷过整个森林。

  在旗手后面是一阵轻装步兵队,持着盾牌一路小跑着,将旗手踏平在地的青草碾碎成细小的粉末,在抬腿前行的刹那,将这层粉末扬起到空中,使四周抹上了一层淡淡的尘雾。

  栖息在林间的飞鸟被嘈杂的声音驱赶着掠上天空,在头顶盘旋着发出鸣叫,乘着这个机会,龙骑兵们慢慢仰起了身子,半蹲着静候着我的命令。

  这个时候,第三阵的重骑兵队跃入了眼帘。

  全身盔甲,就连战马也套上了骑甲,在阳光下闪耀着夺目的光芒,高耸的骑枪几乎触到天顶,虽然人不多,但是给人带来的却是那种窒息般的压力。

  但是,他们并没有吸引我太多的注意力,因为在不远处,在无数长枪兵的簇拥下,身着华丽战服的贵族们,志高气昂的出现在我的视野中。

  “咦--怎么脚上有点滑呀!”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穿过了重重的战阵跃入我的耳朵,在那瞬间,我全身都僵硬起来。

  一名前阵的步兵,在等待着下水的前夕,抬起了脚,伸手摸了一把,正欲凑到鼻前嗅一下时,一匹快马从后阵急冲过来:“混帐东西,立刻下水,不要管什么阵形了,今天傍晚前一定要赶到丹鲁,说不定现在,骑兵队已经给北方逆贼惨重打

  击,今天就是竖立我们正统王****声誉的最好时间!”

  “万岁!”在高喊了一声后,原本整齐的阵列顿时散乱开来,前阵的上千人如同一群鸭子般冲进了特拉维河,紧跟在后面的重骑兵混杂在步兵队列中,一起下了水,哗哗的水声就如同胜利的赞歌欢跃着跳进我的耳朵里。

  这个时候,我扬起了我的手,一部分弓箭手搭上了箭矢,张开了弓,另一部分则从怀里掏出了火折子,凑到了包满油布的箭尖上。

  晨九时,贵族的本阵进入了我军埋伏的地点。

  “放箭--”

  九时十五分,战争开始……

  火箭划过短暂的路程,落到了地上,“轰--”的一声,由落点开始,数道火龙急速蔓延开来,在眨眼的工夫就将贵族本阵和后阵部队隔离开。

  还没等他们缓过神,从雷帝斯口中发出的第一声嗥叫划破整个战场。

  “杀--”

  雷帝斯如出闸的猛虎一般扑进了敌人密集的地方,战斧在头顶旋舞了一圈后,猛地横扫出去,数名长枪兵就像被飓风刮过的树苗般,硬生生被劈成了两截,上身轰然落地的瞬间,从断口处喷涌而出的血泉将我的视线染成了一片红色。

  “啊--”发出了一声惊呼,直对着雷帝斯的敌兵齐齐后退了一步。

  “护驾!立刻回来保护大人们!”传令兵凄厉的喊叫在这个时候响起,拥挤在河中央的敌人在片刻错愕后纷纷掉转了身子,另一声呼喊,从对岸响彻了起来。

  “乒乒乒--”

  火枪的声音后紧接着传来一阵马嘶,身披重甲的骑士被人立而起的战马掀翻到河里,在溅起大片大片水花的同时,也发出了凄惨的喊叫。

  还没等其他人回过神,从对岸林子里飞射出遮蔽半边天际的箭矢。

  后世有一本书是如此描写当时贵族军的惨状:“……根本无力从水中站起的重甲骑士,有半数活活淹死在仅及膝盖的河流里;轻装的步兵在第一波箭雨后,就损失了三分之一,大部分人是背部中箭,当场殒命;而残存的部队在水中来不及组织有效的防御阵形,在随后掷矛队的凌厉攻势下迅速走向灭亡;特拉维河在短短一个时辰内,漂满了尸体,而在此后的一个月内,没有消退它的血色……”

  “杀呀,杀呀!”法利斯发出一声呼喊,从我身边冲过,高举的弯刀在挥舞了一下后,狠劲劈过了一名有点茫然的敌兵脖子,那名敌兵失神的捂着不断喷涌血浆的伤口,跪倒在地上,随后冲上的亚尼将致命的一剑捅进了那人的胸膛。

  一切的动作是如此缓慢的呈现在我眼中,看着亚尼拔出了剑,然后挥舞着冲向了另一个敌人,在他身后,那名敌兵颤抖了一下,扑倒在地上,口中最后吐出了一句话:“妈妈……”然后一双眼睛巨睁着,再也没有阖上。

  所有的声音好像从我身边滑过,踉跄着走到已经冰冷的尸体前,我跪在地上,这个人看上去很年轻,恐怕和亚尼一样的年纪,额头还是那么的光洁,皮肤也如初生婴儿般的稚嫩,但是血污已经掩去了他的下巴,不停涌出的血慢慢在他身下蔓延,渗进那片泥泞的土地。

  这个就是乱世,磨灭一切人情的混乱世界呀,我叹了一口气,伸手将那名敌兵的眼睛阖上。

  “呀--”一声嗥叫,一名敌兵挺着长枪直冲过来,没有犹豫,起身抽刀,断枪翻滚过数圈后插在地上的同时,一蓬血淋在我身上,偷袭的敌兵从额头处划下一道触目的伤口,摇晃了片刻后,扑倒在年轻敌兵的尸体上。

  没有什么好犹豫了,这是乱世者的命运,甩掉了弯刀上的血珠,我直冲向混乱的最中央……

  “呜……”眼前的敌兵低鸣了一声,然后转了个圈,倒在地上,在他身后,是一个苍白着脸的贵族,颤抖着握着长剑,对着我。

  那张脸似乎在什么地方看见过,略略思考了下,一个名字就跳进我的脑海里:“夏拉代议官,想不到会在这里看见阁下。”

  曾经迫使兰碧斯将军离开的那个可恶贵族,原本那副不可一世的模样早被仓皇和恐惧替代了,死鱼一般的眼睛在盯着我看了半晌后,居然露出了一丝生气:“是你,你这个叛乱的低贱闪人,瓦伦西尔这个笨蛋,当初为什么没把你给杀了。早知道今日,那时候我就应该亲自调军,把你这只可恶的蟑螂踩死!”

  并没有理会夏拉的恶毒辱骂,我沉默着盯着他看了半晌后,举刀对着他的颜面:“夏拉代议官,为了不再有无意义的战斗,就借你的首级一用。”

  夏拉的血色迅速消退,环顾一下四周后,突然跪在我的面前:“不要杀我,要我干什么都行,承认你的正统之位,奉你为王,什么都可以!”

  我叹了一口气,道:“夏拉代议官,至少在最后,保留点作为贵族的尊严吧!”踏上了一步,轻轻挥刀拉过了夏拉的脖子,一蓬血远远的喷射出去,在地上铺下了一幅樱红的图案。

  捂着自己的脖子,夏拉满口血沫的吐出最后一句话:“死……在这里……不甘心……”然后软倒在一地的泥浆中。

  正统王****名义上的最高指挥官,夏拉.德.凯尔,在他四十六岁的辉煌岁月时,终结了一切的幻想,成为南丹鲁,特拉维河附近,肮脏泥地上的无头尸体。

  他的首级在数分钟后,被挑在龙枪上,供所有人观瞻。

  “夏拉代议*死了!”凄厉的喊声瞬间飞越了纷乱的战场,在片刻后,更多的首级被挑在枪尖上。

  北方的大贵族,拥有“公爵中的公爵”称号的梅布尔.德鲁艾德被一杆龙枪刺穿了胸部,当场毙命;拥有大片领地,被称为“富庶的纳巴罗”的纳巴罗.德鲁伊艾侯爵的脑袋上插了一枝箭,尸体被战马拖了数百米,模糊的首级上只有那双大耳朵能够被辨认;“骑士贵族”德拉修斯,这个和德拉科普沾染亲戚关系的侯爵,大义灭亲的豪举换来了正统王****的重装甲骑兵指挥官的高位,身中十余弹后,栽倒在特拉维河中,窒息比流血过多更快的终结了他的生命,挑在枪尖上的首级,看上去有点肿胀的感觉……

  敌人后续的部队好不容易扑灭了大火,在看清楚眼前的一切后,禁不住发出了惨叫。混杂的小贵族第一个动摇,在发了一声喊后,带着自己的私兵逃窜向无尽的荒野。

  惊恐在这刻彻底熄灭了贵族军的战斗心,犹如一群群惊慌的麋鹿,奔跑在特拉维诺的原野上。

  “灾难的九一八”毁灭了正统王****六成以上的贵族,“北方名门的血脉在一日间沦丧”,同时陪葬的包括特拉维河中近千具浮尸,以及败军自相践踏后留下,不可计数的尸体,两万大军就这样烟消云散,站在那里,我感觉像是飘在半空中。

  “畅快,畅快,杀的舒服!”雷帝斯提着满是血污的战斧出现在我面前,脸上已经刻了满足两个字,不愧是特拉维诺的狂战士,在战争结束后,也就只有他们还能在脸上挂着笑容。

  稍稍回到了现实中,我扫视了一下四周,空气中还残留着灼烧的焦味,贵族兵的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数十匹无主的战马不停嘶鸣着,各色的贵族旗帜漂在水里。

  这就是两万大军唯一剩下的东西,战争还真是创造奇迹的地方,不管怎么说,我们胜利了,而且没有付出太多的代价。

  在晃动了下脑袋后,我大声喊道:“亚尼,通知速他们,让他们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就要回丹鲁去!”

  现在就只剩下那些偷袭的骑兵了,只要消灭了他们,特拉维诺草原上,在短期内,流浪兵团将没有对手。

  “是,大人!”抹去脸上的血污,亚尼飞快的冲向对岸,在溅起哗哗水声的同时,也让浮在水面上的尸体翻滚了一下。

  正午的阳光直射下来,晒在我脸上,闭上眼睛,我低叹了一句:“把所有的尸体都埋了吧!”

  “那些贵族的……”

  “安葬他们吧,怎么说,他们曾经也算是个人物。”

  “知道了。”

  在天际边隐隐传来了一阵雷声,秋初的时分却有如夏日,如果下起雷雨来,今年的秋收恐怕有大问题了。

  在心里转过这个念头后,我摇了摇头,然后默立在充满血腥味的战场中,注视着战士们将一具具尸体收集起来……

  “前方斥候急报!”

  一匹快马穿越过前行的部队,裹带着风冲到我面前,黑衣的斥候滚落下马,在踏前几步后跪在地上,双手递上了一张急报的纸条。

  此时已经为下午三时,处理完战场打扫的我们急冲在归途上,增援在丹鲁城外的玛古拉他们。

  “千万不要出事。”略带着颤抖,我接过了纸条,玛古拉他们可是面对三千之众的骑兵,火枪队和精锐弓箭队全数投入了这边的战斗,凭着雅修的两百名骑兵和曼陀罗的一百名龙骑兵,以及人数也不甚多的轻装步兵,对付那么多敌人实在吃力了点。

  抖开了纸,只看见上面歪歪斜斜写着几个字:“敌军骑兵队一部溃散,一部进入丹鲁,我军胜利。”

  眼睛在这瞬间失去了焦距,这个可是大胜利,一点都不逊于我们的偷袭,敌人的骑兵溃败了,在特拉维诺的草原上,我们再也没有像样的威胁!

  从来没有感觉到光复亚鲁法西尔离我有那么近,喜悦如同奔泄的洪流般卷过我的心灵。

  “大人,发生什么事了?”身边的亚尼提了一下压在头顶的盔帽,一脸紧张的靠了过来。

  我转过头去,然后递给他纸条:“玛古拉他们赢了,赢的很漂亮。”

  亚尼一脸错愕,在接过纸条后,看了半晌,然后抬起头,脸上挂着的疲倦被兴奋给挤掉,他用颤抖的声音对我说:“大……大人,我可以宣布这个消息吗?”

  我重重点了点头,挥手道:“去吧!”

  亚尼点头:“是,大人!”声音十分的响亮,然后他跳下马,冲进了士兵堆里,高声宣布了这个喜讯:“大胜利,敌人的骑兵溃败!现在只剩下丹鲁,特拉维诺马上就是我们的了!”

  一脸疲倦的人们在听闻这个消息后,沉默了片刻,顿时如火山爆发般发出了喜悦的喊叫声。

  “太好了,那些该死的贵族军,那么多骑兵都打不过我们同样多数目的步兵!”

  “这样我们就可以安心收割麦子了,不用担心那些混蛋再来骚扰我们。”

  “是我们解放特拉维诺的,马上我们就可以解放亚鲁法西尔了,我们快成英雄了!”

  ……

  一瞬间,士兵早把远在东边的德拉科普叛军扔到了九霄云外,对于他们来说,眼前数倍之敌的溃散意味着我们流浪兵团的无敌。

  并没有制止士兵们有点狂热的兴奋,对于在不停战斗的人们,现在的兴奋比什么都难得珍贵,谁知道下一场战斗,是不是我们的敌人这么欢呼呢?

  “塔特姆,现在已经不需要增援了,安排士兵们休息。”转过头,对着塔特姆道。

  塔特姆拍了一下胸膛:“是,大人。”

  “还有……挑选几匹马,我先回去。”想了想,我唤住了正欲传达命令的塔特姆。

  惊愕的转过身,露出不解的神情,塔特姆道:“大人,这个时候,有必要这么急着回去吗?”

  我笑了笑,道:“我想好好夸奖在丹鲁城外的战士,而且,我急着想知道,玛古拉他们怎么着就把三千骑兵给击溃了,骑兵指挥官可是瓦伦西尔将军呀!”

  塔特姆一脸恍然,然后露齿笑道:“不错,不错,我也很想知道,那些家伙可把我们的风头给盖过去了,光明正大和三千骑兵对着干可比偷袭没什么准备的贵族蛀虫们难多了。我会为你准备几匹最好的马的,大人……只是,就带几骑回去吗?这路上很可能有一些溃兵,万一……我们的胜利就没什么意思了。”

  我低头沉思了下,然后道:“再安排一个小队的龙骑兵吧,溃兵什么的,也就不是什么问题了。”

  塔特姆点头道:“知道了,大人。”

  “还有,你们这里也注意一下,可千万别让溃兵给占了功勋去,到时候,流浪兵团就没什么脸面了。”

  塔特姆哈哈笑了出来,大声回答:“放心吧,大人,这么去偷袭敌人过了,士兵们对没防备是什么下场可清楚的很。”

  “呵呵,也对,去吧!”挥了挥手,塔特姆回礼后,小步跑开,在他的号令声中,疲倦的士兵们干脆席地而坐,一边交换着兴奋的话题,一边取出食物,开始迟来的午餐。

  看了他们一眼后,我把视线转到丹鲁的方向,有几朵乌云飘在那里,不过在太阳的照射下,却闪耀出五彩的斑斓,第一次感觉到连乌云都是那么漂亮。

  “老狐狸,真想知道你是怎么干的。”低声自言了一句,笑意滚落下我的嘴角……

  ※※※

  九月二十日凌晨

  披着清晨的露珠,我重新回到了丹鲁城外。

  兵团的军营上飘着几缕炊烟,数队巡逻兵来回走动着,对着丹鲁城的一面,几名负责警戒的哨兵打着哈欠,然后开始按摩自己的脸部。

  看上去,根本没有经过大阵仗的样子,一切都显得那么安静。

  但是穿过淡淡的薄雾,我还是发现了与离开时的不同之处,被马蹄踏过的地方裸露出赫色的泥土,仅有几根青草还顽强的生存着。

  在粘满血迹的地上,到处是散落的兵器,大部分刻着亚鲁法西尔王家骑兵的纹路,光是从这点上看,敌人的骑兵队遭到的是近乎毁灭性的打击。

  “什么人!”一声呼喝打断我的思路,身边的龙骑兵抽出了龙刀,紧张的护到我身边,此时只看见附近几处草皮一阵松动,然后爬起了数人。

  披着草皮的他们看上去有点怪异,但是手中握着的弓箭上可都搭着闪动绿色光芒的箭矢,一看就是喂过毒的,紧接着十几个挺着长枪的士兵穿过薄雾,冲到我们面前。

  “啊!大,大大人!”最先一个看见我后,失声喊了出来,似乎过于兴奋,短短的几个字他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说完,然后涨红了脸,一把扔下手上的长枪,欢跳着冲回营帐。

  “法普大人荣归!”

  这个声音远远的飘散开去,划破清晨的宁静,不一会,整个军帐都沸腾起来。

  “欢迎呀,欢迎,我们的英雄指挥官。”挂着满脸的笑色,德科斯靠近我搂抱了一下我,在他身后是玛古拉、梅尔基奥尔……留守的高级军官没有战死者,多少让我有点开心,在挣脱了德科斯过于热烈的拥抱后,我走上两步,重重拍了拍玛古拉的肩膀:“辛苦了,让你穿戴那么重的盔甲。”

  玛古拉裂开了嘴巴,笑了出来:“我挺喜欢的,重是重了点,不过一想到几万枚金币就穿在身上,感觉也挺不错的。”

  旁近的军官们顿时哈哈笑了出来,德科斯更是笑的夸张,在抹去了眼角的泪花后,他道:“这个玛古拉呀,我还真看错他了,说起来,闪族人搞不好还真是个战斗的民族……”

  我连忙制止了德科斯进一步的言语:“军师,关于战况等下再说好吗,我快两天没阖眼了,你们能击败瓦伦西尔将军的骑兵队,那一定十分精彩,我想养足精神,一口气听完它。还有,雷帝斯、亚尼他们都还在路上,他们也想听听你们的战绩吧!”

  德科斯怔了怔,然后笑咪咪的道:“不错,不错,如果让我们的指挥官劳累过度,那我们可帮了那些无能贵族的大忙了。”

  又是一阵笑声,梅尔基奥尔向我敬礼后道:“大人,休息的地方已经准备好了,请跟我来吧!”

  总算能睡上一个好觉了,这个时候,我感觉到自己的眼皮突然沉重起来,久被压制的疲倦卷过了全身……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晨曦滑过了帐篷的缝隙,洒在我的脸上,暖洋洋的感觉从心底泛起。

  “大人,你已经醒了呀!”端着水盆,亚尼走了进来。

  接过亚尼递上的手巾,我擦了下脸,冰冷让初醒的头晕一下从脑子里飞散出去,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亚尼已经是个小队长,不再是我的侍从:“亚尼呀,你已经是个战士了,不用再做这些事情。”

  亚尼抓了抓金黄的头发,傻笑道:“法普大人,现在你身边都没一个服侍的人,我怎么说也是法普大人带出来的,不管以后做什么,我都是法普大人的侍从。”

  我笑了出来:“傻孩子,再被你这么服侍着,我和那些贵族就没什么两样了。再说了,你以后可是要当将军的人呀!”

  亚尼涨红了脸,一时说不出话来,这个时候,另一个人掀开了我的帐子,探进脑袋来,金黄的乱发在晨曦的映照下分外的耀眼:“啊!你已经醒了呀,那最好!那个德科斯非说什么要等指挥官来了再介绍情况,那些个士兵更是恼人,只是笑,一点都不肯透露,我都快憋死了!”

  “马上就好,马上就好。”一边回应着雷帝斯的催促,一边穿起衣服,还没等我套上外衣,被雷帝斯一把扯着向军中的大帐冲了过去。

  大帐中早早坐满了人,从特拉维河下来的军官们一个不少的在里面。

  “好了,我们的指挥官来了,我也可以讲讲怎么大破敌骑兵的事了。”放下茶杯,德科斯摆出了一副说书先生的模样,开始叙说着我们所不知道的战况。

  九月十七日,在接收到我们飞传的消息后,德科斯立刻做出了调整,当夜,所有的部队撤离了原来的驻地,在留下了诱饵后,静伏在离驻地半里的地方。

  但是瓦伦西尔并没有采取偷袭的方法,三千名骑兵在距离丹鲁三十里之地驻扎下来。

  在听闻这个消息后,德科斯当机立断,迅速委派了雅修的骑兵队冒充瓦伦西尔的前锋队前往丹鲁城,在诱骗敌人开城后,隐伏在暗处的上千名士兵一涌而入。

  丹鲁的守军做出了顽强的抵抗,然后在午夜时分护着守将撤离,尾追的曼陀罗部就像驱赶一群鸭子般冲进了瓦伦西尔的驻地。

  “青色的剑”,这个是后来据俘虏所传述的瓦伦西尔将军的感叹,虽然做了迎战准备,但是在先期自军的冲击后,原来的布防就出现了缺口,而这个时候,曼陀罗的百人骑兵队乘着这个空隙,把伤口拉得更大,很像是夏日的闪电划破云层一般。

  难怪后来有人传说著“流浪兵团里可有不得了的人物,说不定是雷神传世的呀!”

  “迅雷之曼陀罗”就是在这个时候闻名在乱世中,同时出名的是“翔天之鹰”雅修的部队,比起曼陀罗部如奔雷般的迅捷,雅修的部队就和风一样的轻灵,盗贼的骑射在这场战斗里发挥的淋漓尽致。

  乘着夜色而来的雅修部,像风一样刮过了敌人的驻地,在他们身后,留下了一个大队的尸体。

  一夜之间,三百人的部队制造了上千人的伤亡,特别是瓦伦西尔的马匹,在夜色中被惊乱走散的大约超过四分之一。

  但是王国双翼终究是王国双翼,在遭受如此的冲击,瓦伦西尔硬是重新整合了部队,十八日,也就是我们偷袭贵族军的日子,继续向丹鲁开进,并做出决一死战的架势。

  这个时候,德科斯放弃了在丹鲁城的防御,将城里的粮草搜刮一通后,大摇大摆的向北方撤退。

  不费一兵一卒拿回丹鲁,这份伟绩并没有让瓦伦西尔将军开心,在调集了所有能够战斗的骑兵后,他对北撤的流浪兵团进行了尾追,此时,在他麾下,就只剩不到一千人的部队。

  十八日下午,后世被称为“卑劣逃亡大作战”的战斗上演。

  一路追杀的瓦伦西尔部首先遭遇的是德科斯任意丢弃的粮草车,并没有理会这些东西,在他发出:“粮草车自己不会走,等消灭了敌军后,可以慢慢搬回城”的号令下,骑兵队直接冲进了有点散乱的流浪兵团后阵。

  初一交战,流浪兵团军纪之散漫足够让任何正规士兵侧目,在发出了一声“快跑呀!”的嘶喊后,后阵的步兵就慌乱的逃向原野,直接将中央的本阵卖给了瓦伦西尔的骑兵队。

  而本来应该负责指挥官安全的直属本队步兵更为不济,丢下所有的负重后,撒开脚丫子就背弃了指挥官们。一眨眼间,在瓦伦西尔骑兵队的眼里就跳跃着几匹载着军官打扮人物的战马。

  “擒贼先擒王!”瓦伦西尔将军是一个正规的骑士,他不会去做无意义的杀戮,在控制了准备大追杀的部属后,他发出了这个命令。

  而这个时候,替代我穿着那身华丽盔甲的玛古拉,为了加快奔跑的速度,已经开始丢弃起身上象征身分的盔甲来。

  在一追一逃数刻后,瓦伦西尔的部队被带着绕了个大圈子,回到了丢弃粮车的地方,在那里整齐队列的流浪兵团士兵,竖着明晃晃的长枪静候着。

  疲倦的骑兵,对上数倍的长枪兵,一开始就决定了胜负,瓦伦西尔的部队在损失了半数人马后,硬生生杀出了一条血路逃回了丹鲁城。

  而这个时候,贵族军大溃败的噩耗也传到了那里,当日,贵族的战旗没有立在城头。

  “德科斯你这个家伙,还真是……”我摇了摇头,连对方的正义心都要利用,这个老狐狸还真不是一般的狡猾,也难怪下面的士兵都不肯宣扬这场大胜利,甚至多少还带上了点羞耻的感觉。

  “真是混蛋呀,用这种手段对付那么正直的老爷爷,兰碧斯将军要是知道他的同僚被这么无耻的前属下给耍了,还真是死不瞑目。”塔特姆叹息道:“流浪兵团的恶名现在又多加了一条,毫无廉耻心和光荣感的部队,和卑劣的偷袭者正好凑一对。”

  “那又怎么样,反正我们胜利了!明天,就把我们的圣城拿回来,特拉维诺就彻底回到我们特拉维诺人的手中!”雷帝斯站起身来,一脸的兴奋。

  “军师,对方还有多少部队和粮草?”想着丹鲁城里至少还有两个让我头痛的家伙,瓦伦西尔将军和那个神秘的贵族守将,我可没那种豪情要发动总攻击。

  德科斯歪头思考了一下后道:“大约还有三千人,但是剩余的粮草不会太多,但如果宰杀马匹的话,至少还可以支撑一个星期吧!”

  低着头思考了片刻,我道:“如果对方能够投降,那是最好的,但是万一要决战,就定在一个星期后吧!秋收的时候就快到了,我们也没什么时间无限制拖在这里,毕竟在北方的劳力有很多都参军了,收割麦子的人手恐怕会不足。”

  “是!”

  “各部队从现在开始准备吧,之前的胜利可不全是我们的实力,这次攻城我们可能遇到难以想像的顽强抵抗。”站起身来,我大声道,应和我声音的并不是军官们,而是外面。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原本晴朗的天空变成黑压压的一片,一声闷雷撞破了厚积的乌云,紧接着一道闪电划过我的视野。

  秋初的第一场豪雨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倾泄而下,雨滴打在帐子上,发出了滴滴答答的响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