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骑士的战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丹鲁会战

骑士的战争 夜摩.QD 9677 2003.06.17 13:23

    

  箭划过一段颇长的距离,在我数了百下后,急转而下,如同暴风雨一般打在我军阵营里。就在这眨眼间,在我的四周,草地上,树上,插满了艾尔法西尔的绿翎箭,密密的就像长出了一片茅草。

  挡在身前的一名亲兵慢慢倒下,一支越过空隙的箭插在他脖子上,血顺着箭杆淌到地上,染红了一片草地。这是我看见的第一个殉难者,身后,此起彼伏的哀号声昭示着在第一轮的箭雨中,一批新的孤儿寡妇的诞生。

  “保护好自己,弓箭队!”

  速的弓箭手很快还以颜色,箭矢就像是一群飞蝗,掠出树林后,快速落到对面的阵地中,一层淡淡的血雾弥漫而起,最前沿的部队如被飓风扫过一般,瞬间消失了无数的身影。仅过了片刻,另一波箭雨回敬而来。

  “……比起诸多名垂青史的会战,丹鲁会战的开始就如同两个孩子在玩弹球游戏,丹鲁的上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灰蒙蒙的。在异常沉闷的箭矢往来中,两军在整整一个时辰内的损失,尚不及接下来战斗的一分钟……”

  上午十时,敌人的弓箭队开始撤出无意义的互相漫射,取而代之的,是身着红色盔甲的艾尔法西尔重装突击骑兵,而在两翼,大量的橙色轻骑兵慢慢聚集起来。标准的艾尔法西尔骑兵突击阵,由中央的重骑兵负责总突击,两翼轻骑兵做包抄。简单但是实用,而且是在这种压倒性优势的作战中,即便是被我们知道了用意,也很难作出应对。

  “敌人准备一鼓作气呀!”德科斯突然遮目喊道,顺着他的目光,只看见打着蓝色、青色旗号的部队大量聚集在中央,紧贴着重装骑兵。看样子,是准备在重骑兵冲击后,立刻跟上,用人数的优势一举歼灭我军。

  “不过,土黄色的重步兵是一个没见,对方恐怕连穿上那么重盔甲后能走动的士卒都没多少了。”德科斯继续道。

  我点了点头,若是有重步兵的话,手持巨盾,做密集突防,火枪手的威力就会降到谷地,现在看来,艾尔法西尔军中痢疾的泛滥程度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

  “火枪手全部集中到中央,弓箭手向两翼散开。”

  很快做出了应对,我抽出了弯刀,“军师,去后阵吧,接下来就是接触战了,我可没办法分心照顾你。”

  “知道了,知道了,这么快就嫌弃老人家了。”

  德科斯嘟囔着,在一群近侍的护送下向后阵移动,他们的空隙迅速被亲兵团的人给填满,克斯汀一脸严肃的站到我身边。

  “克斯汀,别把命丢在这里,不然凡登斯特大公可会怨恨我的。”

  “是,御上!”克斯汀抽出长剑,“夏鲁斯会保护我的!”

  话音刚落,对面就传来了激昂的鼓声,大地开始震动……

  上万骑兵的冲击,大地的绿色在那瞬间被马蹄刨尽,一起卷进骑兵拉出的长长尘土之墙中,那道尘墙就如同咆哮的魔鬼,急速向我们冲来。四周的树木颤栗着把叶子抖落,沙沙的声音混杂在那怒涛般的马蹄踏地声中,分外显得诡异。

  “敌军八百米!”了望兵大声吼叫着。

  我扫视了一下四周,身前一名火枪手的全身颤抖着,敲击火石的声音听上去特别的杂乱,在微叹了一口气后,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要害怕,勇敢点。”

  火枪手转过头,看上去很年轻,脸上挂满了泪珠:“大……大人,我不想死。”

  “敌军七百米!”

  我叹了口气,挥手道:“回家去吧,你会长命百岁的。”

  火枪手颤抖跪在地上,给我嗑了一个头,然后挤过人群消失在树林的深处。

  “敌军六百米,弓箭手准备!”

  “不想战斗的都回去吧,和家人在一起,尽量快乐的生活下去!”听闻我呵斥后,又有一部分人悄悄退下,四周顿时响起了“胆小鬼”,“懦夫”的喝骂声。扫视了一下四周,虽然看不清楚树林里的情况,但是大部分人选择了留下。

  “敌军五百米,弓箭手,放!”

  密集的箭矢飞出,敌军两翼的骑兵流如同撞击上礁石般突然阻断,插满箭矢的马匹翻滚着扑倒在地上,马背上的骑兵被甩出,在半空中划过优美的曲线后,

  跌落在地面。大数人当场殒命,挣扎着想爬起来的少数,很快被践踏进自家的马蹄下,发出凄厉的喊叫。

  “敌军四百米,火枪手!”

  火枪队长们齐踏上一步,抽出配刀:“跟随命令,上子弹!”

  “留下战斗的请记住,我不需要你们英勇的战死,需要你们更为英勇的活下去,这是为了你们家人的战斗,保留下性命的胜利才是最大的胜利!”

  “敌军三百米!”

  红色在眼睛里异常鲜艳的灼烧起来,能够清晰的看见敌人,护面下那双通红的眼睛发出嗜血的光芒,骑枪渐渐放下,锋利的刺尖发出冰冷的杀气。

  “端枪!”

  “两百米!”

  “为了家人,为了自己,勇敢的活下去!”

  “射击——”

  “乒乒乒——”黑烟升起,数百道白光划过,直窜入敌人重骑兵的冲击阵中,这是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看见火枪齐射后的威力。在马匹惊吓着跪伏倒地上的同时,最先排的骑兵如同被重力撞击般,甩掉了骑枪,上身往后仰去,几股血箭从胸口激射而出。还没等血

  洒落,尸体已经贴着马背滑倒在地,翻滚了几下后,没有了气息。

  第二排骑兵越过尸体,第二排火枪喷出了火舌,又是一片人仰马翻。从两翼到中央,骑兵队有如撞击在死亡线上不停的倒下,一米一米的向前挪进着。

  “咻——”头顶突然响起了破空的细鸣,抬头一看,只看见遮幕天空的掷矛,中央的敌人步军已经移到了投掷范围内,不过多数都无力的跌落在自家的阵营中,即便是少数,也有数百根之多。破开树叶,在激起“哗啦”一片急响后,落在了我军阵中,惨叫响起。就在我面前,数个火枪手被贯穿了身体,钉死在地上。

  火枪手退下,手持八尺长枪的枪兵队填补了空隙,原本跪在地上的重步兵队在紧密了队型后,大喝了一声,跨步挺出了长戟,连同后阵的长枪搭出了比树林尚密上几分的枪林。数分钟后,敌人的骑兵队撞击到枪林上,鲜血如同泉水一样喷上了半空,将先阵的部队涂抹上耀眼的红色。

  火枪声再次响起,对着高出步兵甚多的骑兵队宣泄着枪弹。

  下午二时,敌军重骑兵队用尸体踏破了前阵重步兵,将潮水一般的步卒引进了我军阵地中,同时,捷艮****龙骑兵在左翼击破了敌人轻骑兵队,直接插向了艾尔法西尔阵营。

  “……鲜血流淌过特拉维诺草原,汇聚成河;尸体如同山一般堆起,在方圆不足十里的树林里,数万人撕杀着,将整片的树林染上了血色;此为哭泣之日,每一分钟内,阵亡的将士以千记……”

  “杀呀,杀呀!”雷帝斯挥舞着巨大的战斧,每一次挥击,都卷走了数人的性命,在他四周,躺满了艾尔法西尔人的尸体。

  我挥刀砍下,当面的敌人即便是抵挡,也让我感觉不到丝毫的力气,刀刃直接劈在了他的脖子上,一股血喷出,溅到我脸上。即便是血模糊了我的视野,眼前的这个敌人,我还是能够看清楚,病态的消瘦,眼睛中只有一点点光芒,完全是身患痢疾,没多少力气的病人。就是这样,居然能挺过千米的奔波,杀到这里来。

  “为什么,这个样子还要作战!”挥刀,又是一个敌人扑倒面前,即便是身着军官服的武将,挥舞的刀剑也如同孺子般无力,每一个亚鲁法西尔兵的兵刃上,都流淌着数个乃至十数个艾尔法西尔人的血。但是到了最后,那怕是无力的刺击,也能穿透杀人杀的连手都提不起来的士兵的身体。

  “为什么!”应合着我的呼喝,远处响起了火枪的声音,这个,是艾尔法西尔的火枪手,他们的对手,是我们的龙骑兵。

  又是一名敌人倒下,我的手上已经沾染了三十几个艾尔法西尔人的血,四周突然干干净净,除了尸体还是尸体,黑压压的堆积在面前。我有点失神,这个不是我预料的战争,参战的敌人大部分连剑都拿捏不稳,这些都是病人,我到底是在和艾尔法西尔军作战,还是在屠杀没有什么反抗力的病夫?

  风卷起,一名骑兵驱马踏过尸体,挥舞着战刀直劈向我的脑袋,没等我回过神,一声枪响。那名骑兵的头侧喷出鲜血,歪斜着栽倒下马,头盔滚落开,露出一张健康的脸。这个才是艾尔法西尔兵,有点茫然,我转过头,看见了先前那名离去的火枪手。

  又是一阵风,橙色跃过,那名火枪手转了个圈,扑倒在地上。偷袭的骑兵拨转马头,露出阴险的神色,吆喝了一声后,直冲我而来。

  跃起,挥刀,带过一篷鲜血后,我落在地上,身后传来了沉闷的撞地声。

  “为什么还要回来?”

  火枪手惨笑着,从口中吐出了更多的血沫:“大人……我不能逃跑……自己的家人……自己保护……”

  头低垂下,带着点安详闭上了眼睛,再没有了声息。

  心一直沉了下去,有如掉进了无底的深渊,深吸了一口这片树林里弥漫的血腥气味后,我撕下了衣襟,缠绕在右手上,紧紧将弯刀绑住:“迦兰,我绝对不

  会死在这个地方的!”眼中的一切,突然如血一般红 ……

  “大人,这样打下去我们损失太惨重了!”梅尔基奥尔砍翻了两个敌人,冲到我面前。

  从尸体中抽出了弯刀,我扫视了一下四周,又有几名流浪兵团的战士倒下,这样下去,我们迟早被七色的海洋给吞没。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这一仗我们败了。深吸了一口气,准备下达撤退的命令时,一阵阵号角声从艾尔法西尔的阵营里响了起来。

  红色的重骑兵,橙色的轻骑兵远比冲过来快的多速度脱离了战场,而残余的轻装步兵根本连步子都没办法迈动,只能呆在原地,大口喘着气,做最后的抵抗。眼前的五彩缤纷一下成了绿色和血色的单调色彩,在天际处,艾尔法西尔的战旗七倒八歪,就看见青色

  的龙骑兵挥舞着长枪,驱赶着敌人。

  “是曼陀罗,他们找到敌人本阵了!”梅尔基奥尔带着激动的声音喊道。

  “萨姆丁战死!不要做无意义的抵抗了!”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残留的敌人在迟疑中放下了兵器,宣布投降。

  “需要追击吗?”

  “不用了,敌人的元气还在。”在更远处,象征艾尔法西尔本阵的旌旗并没有凌乱,而且不断赶回去援助的敌人骑兵已经阻挠了龙骑兵的进一步攻击,“ 我们也吹退兵号!”

  下午七时,我军退出战场,在我们身后,留下的被刨尽青草,裸露出褐色泥土的大地。插在上面的刀枪箭矢,以及躺在上面的无数尸体铺出另一个草原,血与生命的草原……

  丹鲁会战由早上九时起,至下午七时双方拉开战距,短短的五个时辰内,艾尔法西尔军战死者16789人,新亚鲁法西尔军战死5287人。若不是曼陀罗的龙骑兵队偶然间冲进了艾尔法西尔本阵,迫使萨姆丁选择后退,这场血腥的战斗还将继续。

  “……即便是十万对十万的特拉维诺会战,其惨烈程度也远比不上丹鲁会战,新亚鲁法西尔军战死者的比例高达三成;而对于艾尔法西尔军,近两万人战死,这是单一会战中,单个国家战死者的最高记录…

  …”

  此外,艾尔法西尔军被俘虏者约六千人,或许根本谈不上俘虏,全部都是连路都没法走动的被遗弃士卒,从他们口中,我终于知道了为什么这些艾尔法西尔士兵,即便连生病了,还要拿着武器做最后的战斗。

  “如果不战斗,后面的亲人就没有饭吃,甚至被杀死!”

  当日作战的除了骑兵队外,大部分是强征入伍的农民,为了保护家人,明知道送死,也要战斗。这种现实多少引起我的同情,如果算投降的话,多半会牵连他们的家人,对外只好宣称这些人全部战死,然后秘密遣送到捷艮****境内看押起来。

  “真是的,免费当了次刽子手,这种感觉真是恶劣。”塔特姆拍了拍手,然后扯了一下捆绑在额头的白色绷带。这种非对称的战斗,一般的军官都保下了性命,毕竟对手大部分只是临时拼凑起来的农兵,而且还是染上痢疾的。

  “暂时退守到护龙山一线吧,这次仗算是白打了,敌人的根本并没有损伤多少。”光是看死伤人数,艾尔法西尔军的一半已经没有战斗能力,但是事实上,萨姆丁的精锐并没有损失多少,根据俘虏的通报,痢疾在有良好住宿条件的萨姆丁亲军中并没有太厉害的蔓延,而且大部分的随军医师都是围着少数精锐部队转,药物也多半用在他们身上。

  这一次,敌人不过是暂时性的撤退,一旦稳住阵脚后,再次来犯,我军只怕是抵挡不了多少时间。我清楚有这个想法的可不止我一个,四周军士灰败的脸色,就可以知道他们都了解这个现实。

  “不过也好,至少我们面对的不再是八万大军,而是五万,或者四万。”德科斯挂着狐狸的笑容,突然说道。

  我点了点头:“不错,大家拿起点精神来,在我们有两万人的时候,敌人有八万;现在我们只有一万人了,敌人也只剩下四万。不论怎样,我们可都是以一当四的勇士,这个事迹会传遍整个大陆的。”

  一脸土色的士卒们纷纷露出了笑容,高唱着战歌,开始向北方撤离。

  最后看了一眼这片笼入血色的森林,我拍了一下马,走在了撤离部队的最前列。

  6月26日,残余的部队撤离到护龙山一线,这里山势险要,易守难攻,只可惜缺少了回旋的余地,只能死守在此,等待艾尔法西尔军军粮耗竭之日。

  “若是那个萨姆丁聪明点,分出个一两万去保护粮道,那我们就准备放弃南部的所有地盘,继续龟缩在此。过个三五年,布莱克诺尔或许德拉科普叛军会来拯救我们吧。”德科斯难得露出一丝苦笑。

  “可惜呀,现在拥挤在两地的百姓高达六十万,哪里有那么多的粮食产出,三五年,我看三五个月都支撑不住。”我摇了摇头,叹息着否定了德科斯的设想,这个时候,只看见几名斥候打扮的人手脚并用着,爬了上来。

  “大……大人,艾尔法西尔军开始撤退了!”斥候一看见我,就大声嚷了起来。

  “什么!再说一遍!”我大吃一惊,立刻追问。

  “昨天清晨,属下去探营,发现艾尔法西尔人已经遗弃了军帐,向东撤离;属下还以为是敌人狡诈,想诱惑我军追击,又跟了十几里地,发现艾尔法西尔人就连生病难以行走的同伴都抛弃不顾,这才肯定,敌人是撤退了!”

  “德科斯,这个应该算什么?”我转过头去,对着老狐狸道。

  德科斯耸了耸肩膀,无奈道:“只能说上神是你亲戚,特别照顾你。”

  “通知曼陀罗部先行尾追,其他部队在休整完毕后,慢慢跟进吧,就当是给艾尔法西尔人送行好了。”

  沉思了片刻,我立刻做出了决断,“还有,立刻派遣

  斥候深入,我想知道敌人怎么突然就开始撤退了。”

  “知道了。”德科斯拍拍手,令命而去。

  “上神真的是对我很宽厚呀。”嘟囔完这一句后,我松了松衣领,开始去准备追击艾尔法西尔人的事宜 ……

  战马打了个响鼻,停下了步子,无数黑鸦振动着翅膀飞向了天空,露出了一片暗红色。虽然有点模糊不清,但是还能分出是一具重装骑兵的尸体,腐烂的气味吸引着苍蝇在上面打着转,发出嗡嗡的声音。

  即便是敌人,如此的惨状也让我一阵黯然,艾尔法西尔人撤退的是那么的狼狈,以至于在后面尾追的我军,为了掩埋倒毙在路上的尸体,不得不放慢了速度。

  “真是可怜呀,这都是第几千个了?”德科斯摇着头,一脸叹息状。

  “埋了吧。”我挥了挥手,立时有几个士卒上前,就地挖了个坑,将这具尸体掩埋掉。死者生前使用的骑枪插在坟头上,上面扣着已经破烂的头盔,权当是临时的墓标。

  一队艾尔法西尔的俘虏慢慢走过,茫然着扫视了一下新起的坟头,然后低下头继续赶路,在他们脸上看不到悲戚,似乎死亡对他们来说已经麻木。这个就是八万大军的远征,死亡的远征之路。

  “大人,有斥候过来了。”梅尔基奥尔轻声提醒我,我这才感慨中醒悟过来,低下头,就看见一个农夫打扮的人跪在马前。

  “是从西维亚过来的斥候吧。”看见他粘满泥浆的鞋子,我随口问了一句。

  斥候满脸敬色的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低头应是。

  “终于有消息了呀,说吧。”很想听听艾尔法西尔军为何如此仓促东撤的原因。

  斥候连忙将其所知道的一切述说出来。

  六月二十一日,即丹鲁会战的前一天,艾尔法西尔人秘密调集了六千精军,伪装护送数万石粮食入西维亚城,准备诱击雅修部。但是在这一天,雅修恰好做出了偷袭艾尔法西尔境内粮食转运站的大胆决定。

  一边虽然是大肆宣扬要将粮食全部转到西维亚去,但是另一边为了保密,全部选择了无人小道,根本就没有听到消息。

  当两支部队在靠近迷途森林的地方错身而过,而雅修部跟着敌人留下的明显车轴印寻找秘密储藏地点的时候,命运已经决定了艾尔法西尔人的悲哀。

  当日,囤积在边境地上的转运站遭受了袭击,临时换防的四千余杂兵连像样的抵抗都没有做出,就被击溃,十几万石的粮食被焚烧一空。即便是雅修也没想到他的偷袭到底意味着什么,因为我的命令是:“ 去吧,回到以前盗贼的生活,只不过以前的目标是金银,这次的目标是粮食!”

  此次损失直接影响了对前线的补给,驻守在西维亚的敌军将官在一接到飞信,还没来得及等后继六千人马进城,就下达了强征城内所有余粮,调配前线的命令。凡登斯特大公当即发动了叛乱,全歼了城内三千守军,并宣读了西维亚脱离艾尔法西尔的誓词。

  眨眼之间,能够维持八万大军数月的粮草储备成了梦境中的幻象,军中只有十几天的口粮,再从艾尔法西尔调配,就必需攻陷西维亚。而依靠着残余在东边的部队,至少要几个月以后。消息一经走漏,军中大乱,萨姆丁只好乘着还有粮草维持的时候,下达了总撤退令。

  “胜利是偶然的集合呀。”听完后,我不得不发出如此感叹,如果雅修听到那个消息,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袭击粮草队;如果西维亚守将不强征余粮,将消息走漏给凡登斯特大公知道,大公或许还没有那么快叛乱;如果不是龙骑兵冲击了萨姆丁的大营,让他下达暂时撤退的指令……如果没有那么多的如果,这么的大胜利,就不可能降临到我们头上。

  身边的所有军官露出了这是奇迹的神情。

  “我们的白痴指挥官,可是天命之子哦!”德科斯挂着坏笑,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身边的士卒纷纷跪伏在地上,做出了最崇敬的表示。

  还没等我说出话来,另一名斥候骑着快马急弛了过来。

  “属下是普雷斯顿大人麾下!特来传达消息,有一部艾尔法西尔残兵占据了法普城,人数约三千!”

  正好找到下台的机会,我连忙高声道:“在追击拼命逃跑的敌人前,先要消灭盘踞在法普城的残敌,不能把背卖给敌人!”

  “是!”士兵们站起身来,脸上满是无往而不胜的表情。

  七月四日

  追击艾尔法西尔人的流浪兵团部五千,围困了盘踞南部法普城的三千残敌。

  “好像都是死囚团的士兵,十分凶悍,我们已经攻击了数次,没有得手。”普雷斯顿抹去了脸上的秽土,告诉我道。在他身后,有几百名士兵结成战阵,压制住法普城里的敌人,更远点,就是靠在栅栏上的数十具尸体。

  “不要叫你把城池给烧了吗?”普雷斯顿并没有撤往捷艮****,我命令他的部队向南撤退,至少也可以多一支活动的兵力,不过想不到他居然还把这个城池给留下了。

  普雷斯顿一脸的尴尬,好半晌才道:“这个城好不容易才造起来,我想着敌人不太会注意这个小城池的,所以……”

  “你呀。”我摇了摇头,然后道:“梅尔基奥尔,派遣使节,告诉他们,我不想做无意义的战斗,如果放下武器的话,我将允许他们自由回到艾尔法西尔去。”

  “是!”梅尔基奥尔应和了一声,不一会,一名打着白旗的士兵大步向小山丘上的木头城堡走去。还没等那人开口,就看见一支箭从城堡里射出,贯穿了使节的头颅,血洒在洁白的旗帜上,印着我的眼睛一阵发痛,敌人没有选择和平。

  “准备进攻!”无奈着下达了命令,手持盾牌的步兵团团将法普城给围住。

  “大人,我们没必要在这里浪费生命,而且,拖延太长的时间,对我们也没有好处。”梅尔基奥尔突然道。

  我点了点头,下达了另一个命令:“速,准备火箭!”

  随军的一千余名弓箭手立刻走到步兵阵后,在抽出箭后,将一层油布缠在箭杆上。手持火把的士兵踏上了一步,点燃了油布。火灼烧起来,将每个弓箭手的脸印的一片通红。

  “放箭!”

  带着火光,箭掠上天空,然后直窜入城堡里,木制的房屋瞬间被点燃,一团团白色的烟雾袅袅升起。

  没有停息,第二波箭矢如雨而下,接着是第三波……

  打开城门,几百个敌兵嗥叫着冲了出来,早就布置在城门口的火枪队发出了震耳的声音,一排排白光过后,就看见扔掉兵器的敌兵捂着胸口纷纷倒下,尸体沿着斜坡滚落下来,堆积在一起。

  这个已经算不上战斗,而是单方面的屠杀,当再也没有敌人冲出来的时候,整个城堡已经笼入了一团巨大的火焰中,喷发出灼热的气流。透过栅栏的空隙,隐约间,我可以看见几具扭曲的人型,在火焰中慢慢

  燃成黑色的灰烬。

  三千人,全部死在这座名为“法普”的城堡里,其中的很多,就连完整的尸体都没有留下。

  “普雷斯顿……”感觉着有点疲倦,我无力的喊了一个人的名字。

  “大人,有什么吩咐。”

  “烧完以后,收拾一下吧,能葬的就葬了吧。”

  “是,大人。”

  “还有,另外选一个地方,重起你的城堡吧,这一次,可以用石头来修筑了。”

  “是,实在是感激,属下一定尽力修筑,起一座最好的城堡。”

  “顺便起个名字吧,但是不要再用我的名字命名了。”

  “啊——知道了,大人……”

  最后扫了一眼燃烧着的“法普城堡”,我拨转了马头:“出发,去迎回我们的西维亚城!”

  “法普城堡”的火焰,卷走了艾尔法西尔最后的荣誉,仅仅过了三个月,号称四十万的大军消逝在特拉维诺的草原上。“稻田里的战争”总共卷走了艾尔法西尔87893人的性命,而战死者仅占了五分之一。

  “……从捷艮****到艾尔法西尔本境,每一步路上都躺着一具艾尔法西尔人的尸体,饥饿、伤病以及同胞之间的抢掠撕杀,夺走了大部分人的性命……尤其讽刺的是,最后能幸运的在地狱之征讨战中存活下来的相当一部分人,是贼寇的俘虏……”

  “艾尔法西尔——地狱之征讨战”一书详尽的记载着当时大撤退的惨状,多数被裹胁到特拉维诺的百姓均被无情抛弃,当时的奴隶贩子仅用几片面包,就把整车整车的艾尔法西尔人拉到了诸如布莱克诺尔

  、怀顿诺尔等地。

  而另一边,以两万之众击破四十万大军的新亚鲁法西尔军,让整个大陆窒息了数分钟。

  “怎么可能?艾尔法西尔人是豆腐做的吗?就算是豆腐,那么多也够压死法普一党了!”

  “法普是天命之子呀,与他作对,根本没有胜利的可能!”

  “魔鬼,一定是魔鬼的帮助,法普是大魔王的复生,他要毁灭七英雄的国家!”

  ……

  最为夸张的是撰写“光复王平生”一书的作者,在后来为此事洋洋洒洒写下数万字:“……光复王天纵聪明,高瞻远瞩,早与开战之前就全盘在握;先有凡登斯特大公之假意投降,与敌阵之中留下重要棋子;后有吸引敌寇长途奔袭,使其身染痢疾之症。此等种种,足见殿下才智古往今来,无人可比。此后,雅修将军在殿下指引下,奇袭敌寇囤粮之地,凡登斯特大公一举歼灭守军,高举义旗;艾尔法西尔贼军纵有四十万之众,也只能黯然退场,大败而走,天降……”

  不论怎样,新亚鲁法西尔军无敌之形象深入人心,就在这种情况下,我率军回到了西维亚城,一切犹如回到了原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